“你到說的輕鬆,你不是說沒有聖光系的鬥氣和魔法,是不可能殺死這裏的惡魔嗎?你倒是教我個辦法啊!”蘭德斯已經後退了有一段距離,雙手擺動着兩把大寶劍,戒備的看着對面的骷髏。

會色骷髏兩隻綠火的眼睛,緊緊盯着蘭德斯,嘴裏不斷髮出鬼嘯,讓人耳根都有些發麻,巨大的鐮刀在身前揮舞,帶起一道道黑色的死亡氣息。

Wωω★ttкan★CO

胸骨內的喬娜痛苦的表情,證明她精肉這多麼巨大的痛苦,骷髏邁開大步,向着蘭德斯衝來,速度看着不快嗎,可一眨眼就到了近前。

灰色鐮刀纏繞着大吧的死氣,就往蘭德斯頭上豎劈而來,一陣陣陰曆的氣息和鬼嘯傳入耳朵,使得蘭德斯一陣不舒服。

“哼!我還怕了你不成!”兩把寶劍同時上揚,去磕大鐮刀,同時蘭德斯也爆發出黑色的鬥氣,不過沒有什麼陰曆的感覺。

“轟隆!”

寶劍和鐮刀對撞在一起,暗黑鬥氣和黑暗死氣纏繞在一起,在碰撞的中心都產生了一股震盪,看似勢均力敵,可吃虧的是蘭德斯。

“我的金龍的咆哮竟然沒有切斷鐮刀!”蘭德斯十分吃驚,到現在爲止金龍的咆哮還沒有失誤過。

可再往下就更另蘭德斯吃驚。

自己的黑暗鬥氣, 盛寵蜜愛:總裁的隱婚甜妻

“啊!”蘭德斯使勁用力想拽出自己的兩把寶劍,可是有種被黏在鐮刀上的感覺,“哼!我就不信了!”

一聲怒吼之後,蘭德斯黑暗鬥氣全力爆發,如同一朵美麗的花朵一般的綻放。

“黑暗切割”

金龍的咆哮和九皇天極劍同時用出黑暗切割。

兩把寶劍同時長出尖利的黑色鋸齒,寶劍用力向外推骷髏,鬥氣和如同魔獸的力量的同時作用下。

會色骷髏一個不穩,晃了幾晃最後還是向後倒下,死氣一下減弱了很多,兩把寶劍脫離了鐮刀的束縛。

在空中劃出兩道美麗的弧線,帶着恐怖鋸齒的寶劍向下急壓骷髏的雙臂!

兩道彎月在骷髏的兩肩閃過,一陣骨頭碎裂的聲響,叫人聽後心裏一陣發麻,在兩臂被斷之後,骷髏發出仰天鬼嘯,兩股黑色死氣從兩肩冒出。

“我看你死不死。”

蘭德斯看到這個骷髏倒下,趁次機會兩手揮動寶劍,高喝一聲“黑暗十字斬”

兩個巨大的黑色十字,在兩包寶劍揮動下快速生成,寶劍一震,兩個黑色十字帶着音爆和閃電一樣速度快速的射向了骷髏。

正好切中了骷髏的兩條粗大的雙腿,骨頭應聲碎裂,簡直是粉碎性骨折,沒有一處完好。

但蘭德斯沒有在攻擊,因爲頭顱和身體,離被困住的喬娜太近了,害怕傷到小喬娜。

雖然小喬娜現在只是一個虛幻的投影,但能直接影響到喬娜的生死。

本以爲一切都結束了,可讓人吃驚的一幕產生了。 會色骷髏的腿腳全部被蘭德斯斬斷,冒出四股黑色的死氣,貝萊應該消散在空中的死氣,卻開始圍繞着已經碎裂的骨頭打轉。

“這是?”蘭德斯不明白這個骷髏要幹嘛,可是直覺告訴他,肯定不是好事,還沒等蘭德斯做出反應。

就看黑色的死氣,把一塊塊的碎骨頭從新聚到一起,形成手腳的形狀,黑色死氣所過之處全部癒合,並且死氣全部回到了身體之中,最後一點死氣收入到身體之時,骷髏已經完好無缺。

“嗷!”

一聲低沉的咆哮,這個巨大的骷髏從地上一躍而起,動作之敏捷,絲毫不覺得大而蠢!

“糟糕,真的是殺不死,竟然可以藉助死氣恢復過來,可惡!”蘭德斯一個橫移繞道骷髏身側,躲開了骷髏鐮刀的襲擊。

這時蘭德斯甩出一道小型的黑色十字斬,直奔側對着自己的骷髏的頭部,手腳都可以再生,蘭德斯能式的只能是他的頭部了。

眼看只有一尺大小的黑色十字,就要擊中骷髏的頭部,突然骷髏的手臂一擡,正好擋住了十字精工的方向。

蘭德斯看在眼裏大叫可惜,“不過趁着手臂斷裂的機會,可以衝到近前,這樣毀掉骷髏頭的機率更大一些。”

蘭德斯心裏盤算好了,剛一啓動,可是突地發現,十字斬雖然命中,但骷髏的手臂沒有斷裂,只是有點點裂口,甚至都不影響動作。

可是蘭德斯因爲啓動過急,意識沒辦法停住,索性兩把寶劍擺開,揮舞如風,直奔骷髏的這條手臂力斬而去。

可是戰鬥的時機已經錯過,在想有所作爲就不太容易了。


骷髏這時已經完全轉過身來,正面對着蘭德斯,巨大的鐮刀帶着濃重的死氣,迎頭硬憾蘭德斯的兩把寶劍。

這次碰撞蘭德斯倍加小心,剛一佔鐮刀,就趁着巨大的力量,是自己反震出來,讓自己的黑暗鬥氣沒有和死氣纏鬥下去。

蘭德斯急忙沖天上的暗夜君王說道,“快給我找找他的弱點,還有這裏那是陷進,但不要傷到喬娜的!”

蘭德斯說完之後急忙一個閃身,躲開了巨大的鐮刀,可還沒站穩,,一個黑色的圓球從骷髏嘴裏射了出來。


剛躲過鐮刀,黑色光球又過來了,看光球的蛇毒好像一道黑色閃電,在空中帶起一道溝壑,光球沒到一種陰曆氣息已經撲面而來。

因爲立足未穩,蘭德斯踉踉蹌蹌一個橫移,躲開了這個國球的正面襲擊,但餘波還是掃中了,一陣巨大的衝擊波,使得蘭德斯一陣翻滾,甩出去五六米之多。

“站在那不要動,你後面就是一個陷進,急速冰凍,應該不會影響到喬娜的靈魂!”漂浮在高空的君王,看到蘭德斯如此狼狽也很擔心,快速的掃描了下,找到了最近的陷進,及時的通知了蘭德斯。

蘭德斯聽到君王的喊話,立刻站了起來,用寶劍做了個防禦的姿勢,快速的回頭一看,後面是一個青草地,根本看不出來是陷阱。

“讓你嚐嚐陷阱的威力把。”

蘭德斯看到骷髏大步流星的向自己跑來,並沒有發射那種黑色球體,立刻明白了一件事情,看來那中國紅球體的射程只用三米多。

蘭德斯嘿嘿一笑,左右開弓,連續甩出五六道黑色十字斬,好像鬥氣多的可以浪費一般。

就算這個巨大骷髏在結實,連續礙了六次斬擊,身體也多處出現了裂縫!

骷髏一步邁出就相當於兩米的距離,蘭德斯沒有近身,反而抽身就退,但是沒有走直線,而是畫了一個美麗的弧線之後,又回到了原來的軌跡當中。

蘭德斯回頭偷眼一看,那個傻大的骷髏,徑直的衝向了蘭德斯沒有拐彎,沒有繞道。

“我害怕你繞彎呢,過來再過來點!”只聽身後刺啦一聲輕聲,接着傳來陣陣鬼嘯。

蘭德斯急停回身,發現在那片芳草地上,骷髏已經被牢牢的凍結了,巨大的堅冰從腳下蔓延,隨度之快已經到了骷髏腰部,堅冰的厚度恐怕足有一米,而且亮如星辰。

眼看喬娜的林混也要被蔓延過去的時候,一陣驚天地鬼嘯傳出,黑色的死亡氣息從骷髏嘴裏大量的奔出。

死氣出來後呈螺旋狀,向下面快速擴散,正好好堅冰碰撞在一起,場上頓時響起了刺啦啦刺耳的聲音。

“不好,堅冰在被死氣吞噬!”蘭德斯看見沒有辦法困住骷髏,索性來個趁你病要你命。

一個急加速,如同在冰面行走一般,行雲流水的就到了骷髏對面,雙腳蹬地,身子急速原地拔起,一瞬間的高度竟然和三米多的骷髏平齊。

蘭德斯大聲吶喊,“黑暗切割”

左手金龍的咆哮被黑暗鬥氣包裹,冒出一個個鋸齒,並且鋸齒圍着寶劍飛速的旋轉,帶起一陣轟鳴聲向骷髏頭頸部切去。

右手的九皇天極劍從右方,發動黑暗切割,帶着更加強大的威勢,向骷髏的另外一邊頸部下壓。

“咔嚓”

兩聲脆響之後,碩大的骷髏飛上了高空,九皇天極劍反向一擡正好擊中廢棄的骷髏頭!

一陣骨頭的碎片在天空散落,迸濺到各處都是!

因爲頭顱失去,龐大的死氣也失去了來源,堅冰失去了對手,很快把沒有頭的骷髏全部覆蓋,成了一塊大大的冰山。

“我看你還猖狂,起來啊,和我打啊!”蘭德斯坐在地上大口喘氣,還不停的指着對方罵個不停。

“好了你只是佔時困住了它,你還要想辦法收拾掉它纔算結束!”暗夜君王看着一臉猖狂的蘭德斯,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是啊,我要消滅這個骷髏就要打開堅冰,可一打開,恐怕骷髏就又會快速復生!”蘭德斯圍着骷髏轉了幾圈,沒有想到任何辦法。

剛剛吹過一口氣的蘭德斯,忽然看到胸部之內的喬娜,已經失去兩條腿,現在嵌在骷髏之內的喬娜只剩下胸部以上還在裏面,臉上已經失去一切表親,幾乎就是麻木,並且也在淡化。

“槽糕,光顧和這個骷髏遊鬥,原來消化這段喬娜的記憶是有時間限制的,並且時間還很短暫,一定要想到個辦法!”蘭德斯本來渾身是汗,現在更是如同從水裏撈上來的一般。

正在蘭德斯着急的時候,異變又起。

碎裂的骷髏脖子裏面大量的死氣涌動,向上衝擊着堅冰的封鎖,每衝擊一次就能腐蝕掉大量的堅冰。

不消片刻,厚度達到一米的堅冰裏面就被侵蝕了大半,並且巨大的冰塊已經出現多處巨大的裂痕,眼看就要破碎。


“哼!我就不信你的能不死!”蘭德斯後退一小步,擺開寶劍準備迎擊,因爲他是找不到比這更好的辦法了。

在後退這一小步的時候,忽然感覺腳下猜到了什麼硬物,咯的腳掌生疼,挪開一看,是一塊灰色的骨頭。

“哈哈!真是蠢到家了!”蘭德斯拿着着快骷髏頭碎裂後的骨頭片,哈哈的大笑起來,好像得了失心瘋。

“你怎麼了,沒事吧?”君王在也看不下去,生怕蘭德斯有什麼事,飄下來關切的問道。

“沒事君王,我剛想到,這個夢魘可以把這個變成噩夢的世界,這裏屬於他的世界!”蘭德斯用手掂量了一下骨片,隨手一扔,一道銀色的通道在空中生成,骨頭正好被捲入其中。

“這不我也有一界嗎?”蘭德斯哈哈一笑,眉頭也舒展不少,“我把他的骨頭和死氣全部抽到我的神界中,用昊天塔煉化,我就不信他還能復生!”

說道這裏,蘭德斯快速引動這身形,把周圍的骨頭全部收入到自己的神界之中,剛收好最後一片。

一陣地動山搖,天上飄起了漫天的冰花,原來是哭了震碎了兼併脫困而出,但沒有聽到陣陣的咆哮,因爲骷髏已經沒有頭了。

“哈哈沒有頭的東西還能有什麼作爲!” 天路爭鋒 ,心裏一喜,看來自己是賭對了。

死氣因爲要找到碎落的骨頭碎片,大量的從脖頸處涌出,但東西亂走的骷髏,始終沒有找到一個碎片。

它哪知道自己的頭,已經進了蘭德斯的神界,累死它也找不到啊!

“看來這是個不錯的辦法!”蘭德斯看夠了骷髏的笑話,決定還是先解決了骷髏再說,要不喬娜的這段記憶就將失去了。

“黑暗十字斬”

蘭德斯站在遠處,利用黑暗十字,一陣狂轟濫炸,沒有頭顱和眼睛的骷髏,只是捱打的靶子而已。

耗費了大量的鬥氣,把骷髏給直接的就剩一小半胸骨,因爲裏面鑲嵌着喬娜,不能有失。

蘭德斯利用自己的速度和死氣爭奪起來骨頭碎片。

“這是我的!”蘭德斯滿臉的興奮,好像在搶奪自己心愛的玩具相似。

突然之間蘭德斯大叫一聲不好,“啊不好,死氣進入了神界!”

因爲開啓了神界通道,突然有一股死氣被吸入了通道進入了神界。

蘭德斯急速後退到安全地方,趕忙動用心神查看神界的狀況。

只見黑色死氣進入了神界,還沒翻騰出一個浪花,就被鎮守在這裏的昊天塔,散下一片金光,消除的乾乾淨淨。

“哈哈,原來這麼好用啊!”蘭德斯知道昊天塔不能拿出來,害怕搗毀這個夢境,恐喬娜有問題,可通過平神界作爲中轉,就沒有事情了。

趁着骷髏散發死氣恢復自己身體之時,蘭德斯開始開啓寬大的神界通道,鯨吞牛飲一般的吸收起死氣。

也就一刻鐘,骷髏再也放不出死氣,灰色骷髏骨架,也變成了灰白色,好像乾枯的稻草一般,上面還滿是裂痕。

突然一陣清風吹過,灰白色的骷髏隨風而逝,困在裏面只有半身的喬娜記憶,也慢慢還原,最後淡去。

這次淡去不是被消化,而是迴歸了喬娜的靈魂而去。

突然整個花園,一陣顫動,空間出現一道道黑色的溝壑,整個空間就要完全崩塌。 整個花園天崩地裂,道道黑色溝壑橫貫花園,就和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感覺天都要塌了,地也陷了。

可是蘭德斯站在那裏巋然不動,有種超然世外的感覺,脊樑挺得筆直,眼睛望着破碎的天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