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妹的,系統那廝居然又掉線了!

陳默就只能借著月光,看著水裡一些其實只能看到黑影的觀賞游魚,發獃…

一道黑洞般界面平鋪在小池塘水面上,自有一種未知規則力量將游過來的觀賞魚,全部阻擋在外…

……

異界!荒野中一座孤山矗立。

銀月如盤,清涼的月光下,一叢叢篝火在孤山下一隅燃起。

一隊約有三十多輛馬車組成的商隊正在孤山下宿營。

負責護衛商隊的傭兵們巡視的巡視,扎帳篷的扎帳篷,各司其職有條不絮。

「小樹,那隻咕咕雞處理好了嗎?」

身穿獸皮衣的傭兵團隊首領,從篝火籠罩中走了出來,在營地不遠處有一條溪水從孤山山縫中流出,隊伍中的傭兵新人成員『李小樹』正在這邊處理著一隻剛剛被狩獵回來的咕咕雞。

咕咕雞是這個世界中很常見的一種野雞,不會飛,肉質鮮美且肉量很足,一隻成年的咕咕雞能有40——45公斤重,雖然蠢笨,但因為其族群實在是太大了,所以一直沒有被吃滅絕過。

當然,這或許也跟在這個世界中,還有其他更好吃的物種有關的吧…

「馬上就好了老大!」李小樹是第一次跟隨傭兵護衛團隊護送貨物,這次宿營后,他就被分配處理起隊員們的食物了。

一隻足有七十多斤重的咕咕雞,已經被他把毛拔了個精光…

「嗯!記得把雞頭上的肉冠一定要割掉,那肉冠中可是有毒的。」首領就說道。

扭曲紀源 「好的,老大!」李小樹從一旁地上撿起一把小刀,就準備割去咕咕雞頭上的巨大肉冠,便在這時,一根魚線從無盡高天上垂了下來,金色魚鉤直接勾在了咕咕雞的一隻肉翅上…

「咦,這隻咕咕雞怎麼動了?」李小樹並沒發現魚鉤身影,當他剛想要拿著小刀去割雞頭上肉冠時,李小樹就發現被自己抱著雞頭的咕咕雞…居然動了下?然後……被拔了毛的咕咕雞居然飛起來了?!

「老大!咕咕雞飛…飛了!」只有十五歲年紀的李小樹,從沒見到過這樣場景,一隻被褪了毛的咕咕雞…明明雞血都已經被他先前放完了!可是…

「哈哈,你這小鬼頭,咕咕雞又不會飛…卧槽!真的飛了!」

傭兵團隊首領見之,嘴巴張的老大…

……

「咦,這是什麼東西,一隻被褪了毛的雞嗎?這麼大個兒?」

嘩啦一聲,隨著陳默拽起魚竿,一隻被褪了毛的、長相很像是雞的不知名生物,就被他拉出水面了…

「叮!恭喜宿主垂釣到被宰殺的新鮮咕咕雞一隻,垂釣經驗+130!」

「啥?被宰殺的新鮮咕咕雞?什麼鬼東西!」陳默一邊吐槽著,就把已經被褪了毛的咕咕雞放到小池塘旁的岸上了。

「我擦,這麼重?這得有好幾十斤了吧!」

陳默解下魚鉤后,拎起一隻雞翅膀試了試這隻褪毛雞的分量,他發現…這隻咕咕雞真的很重!

「哈哈,這下總算是又有口福了啊!」陳默就舔了舔嘴角,他又想起自己第一次垂釣時,釣到的那隻巨無霸兔子了。

當時因為感覺那隻兔子的個頭太大,陳默以為肉質會很老,就給一鍋煮直接『糟蹋』了…

而現在嘛…

「叮!系統友情提示:宿主如果想要吃這隻咕咕雞的話,需要把咕咕雞的肉冠割掉,咕咕雞肉冠中含有精神毒素,雖不致命,卻會使食用者產生幻覺,嚴重者或會因致幻而精神崩潰,成為痴傻之人或是植物人…」

「我擦,精神毒素?這麼厲害嗎?」

陳默嘖嘖嘴,暗道有些可惜了。

陳默吃雞,最喜歡吃的三個部分就是雞腿、雞翅跟雞冠!但為了自己不至於因『嗑藥』而成為痴傻或是植物人,那個比巴掌還要大的肉嘟嘟雞冠,就只能銷毀扔掉了哈…

好可惜…

陳默摸了摸肚子,他現在一點不餓,於是就只能把咕咕雞先收入儲物袋中,留著明天再吃了。

而老宅里原本是有冰櫃的,但在儲物袋出現后,冰櫃的職能似乎就有些多餘了…因為任何被放入儲物袋的東西,當再拿出來時就都會像是剛放進裡面時的樣子,絕對保鮮!

這貨,居然拿儲物袋直接當保鮮櫃使用了…

別說,還真得給個好評!

……

第二天上午,結束了清晨的吐納紫氣修行后,一直惦記著咕咕雞美味的陳默,就開始做起一頓豐盛的早飯了!

這貨昨天還說過早飯不能吃的太油膩的,結果現在有了好食材了,陳默早上這一頓就忍不住了,直接從咕咕雞上切下一大塊雞肉來,就準備來一道青椒炒雞肉嘗嘗。

陳默的廚藝不錯,或許跟那些頂尖大廚不能比,但跟一些小廚師比廚藝的話,他還是很有些信心的,於是霹靂啪嚓中,很快一道青椒炒雞肉就被他做好了。

「唔,好香啊,果然不愧是異界食材!」

吸取了上次教訓后,陳默這次沒有一次性就把整隻咕咕雞全部料理了,菜炒好后,陳默嗅了嗅自己炒好的青椒炒雞肉,頓時食指大動!

如今有了儲物袋法寶在,以後什麼時候想吃美食了都有最新鮮的食材用!陳默就端上一碗自己煮好的稀飯,大口朵碩起來。

小傢伙依然不準備嘗嘗陳默感覺到『好吃的舌頭都要咬下來』的美食的,似乎對於小顏朵來說,堅果就是她最好吃的食物了…

飯桌下,兩隻小狗崽子嗷嗷的嚎叫不斷,這倆貨倒是能跟陳默吃到一鍋去,只是這青椒炒雞肉太辣,不適合小狗崽吃,陳默已經給這兩隻小狗崽煮好『土法狗糧』了。

吃飽喝足后,搬上一把小靠椅往後院池塘邊一坐,喝喝茶,看看魚,舒坦!

……

「曼姐,你們到了哈?行,我這就出去接你們去!」

早上吃的太飽(其實是上午),陳默中午就沒吃東西,他正在屋裡追一部新發現的神劇看,手機忽然響起,原來是李曼她們來了。

本來應該是昨天就過來的,結果因為有一位成員可能是闌尾炎犯了? 龜仙 就沒來成…

上午陳默練功結束后就發現李曼給他發來的信息了,說是今天中午左右就會到,而陳默也一直在家等著來著。

「默子!」

陳默帶著兩隻超級凶的惡犬走出老宅時,兩輛BMW正好停在老宅門口,李曼打開前面一輛X5的車門走下車后,跟陳默打招呼道。

「曼姐!」陳默叫道。

然後見到副駕駛車門打開后,姜成語下車后,陳默愣了愣。

我擦,居然連這位姜大美女也過來了?姜成語很美,陳默說的是實話… 三四道人的初衷是討厭吳賴在一旁唧唧歪歪,便想著嚇唬嚇唬他,好讓他閉嘴,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小子除了一開始有些吃驚之外,竟然像是看電影似的,開始點評起來外面那些孤魂野鬼的樣子來了!

「咦?這個長得好噁心啊,舌頭伸那麼長幹嘛?」

「我靠,這個半個腦袋,剩下半個哪裡去了,這貨不是被車碾死的吧?」

「哇塞,這個是女鬼,身材不錯,靠,臉上七竅流血,媽的,糟蹋了好身材!」

……

聽著吳賴沒心沒肺的評點,三四道人感覺自己要崩潰了!

任雅嵐聽吳賴說的精彩,雖然心裡害怕,可是好奇心壓倒一切,朝著外面張望了半天,卻是根本沒有發現半個吳賴口中的各種鬼,便心知是剛才三四道人方才窗台上的那盆水的作用,便趕緊朝著三四道人說道:「道長,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什麼也看不到啊?你也給我弄弄!」

三四道長一陣愕然,見程紅芳一臉的堅決,便搖了搖頭,讓程紅芳閉上眼睛,伸出食指蘸了蘸清水,如法施為,口中一聲「開」之後,程紅芳便迫不及待地朝著窗外看去。

「啊!媽呀!」程紅芳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畢竟是女兒身,一看到窗外的情景,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尖叫了一聲,徑直撲進了吳賴的懷裡,嬌軀簌簌發抖,不敢再抬頭看外面。

吳賴感受著程紅芳身上的溫香,心裡一陣愜意舒爽,難怪一些心懷不良念頭的男子喜歡帶女友看鬼片,這也太好佔便宜了啊!

而程紅芳的叫聲太過尖利,不遠處游弋的一個骷髏頭聞聲朝著這邊飄蕩過來,眼眶裡的藍色火焰閃爍著,無比的詭異。

吳賴見這骷髏頭沖著窗戶飄蕩而過,心裡著實沒底,側頭看了一眼三四道人,卻見三四道人一臉的從容,便也放下心來,這般情形那位三四道人應該已經想到了,事先做了那麼多的布置,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實在不行,自己抱著任雅嵐和程紅芳跑路。

很快,那骷髏頭便離窗戶已經只有三四尺之遠了,吳賴甚至能夠數清楚骷髏頭口裡的牙齒了,正想著如何對付,卻見窗戶上的一道黃符紙突然飛起,徑直沾到了那骷髏頭光溜溜的額頭上,然後倏地一下子燃燒起來,那顆骷髏頭也被引燃,化為一個火球,朝著地上墜去,只是燒的速度太快,還沒有落地,便已經化為灰燼熄滅了!

吳賴見狀頓時暗暗佩服,難怪程紅芳說起恆山紫霞觀來,帶著幾分忌憚,看來這牛鼻子小道士果然有些本領,竟然能夠解決掉骷髏頭,如此分析的話,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治療任雅嵐的怪病。

想到這裡,吳賴回頭看了看昏迷中的任雅嵐,心中燃起了一絲的希望。

而此時任國康也已經被幾人的表現所吸引,也上前要求看外面,三四道人索性又照法施為,又給任國康的眼皮上沾上了清水。

任國康畢竟是半輩子的人了,見多識廣,看到外面群鬼亂舞的情形雖然臉色蒼白,雙腿微微發顫,可還是強撐著沒有離開床前,心中反而因為三四道長的本領多了幾分欣喜,看樣子這位道長果然有些本事,自己這一百萬說不定還真花的值。

「呃?這個是怎麼回事啊?怎麼一開始看不見,後來卻是能看見了呢?」吳賴一臉好奇地問道,對於這些神秘的事物,吳賴一向有著相當濃厚的興趣。

三四道長倒是也不隱瞞,淡淡地說道:「這只是一個小法術而已,喚作開天眼!」

「啊?這就是開天眼?」趴在吳賴懷裡的程紅芳突然抬起頭吃驚地說道,看樣子她倒是聽說過開天眼的事情。

三四道人也沒有想到程紅芳竟然聽說過開天眼,詫異地看了看她點了點頭道:「正是,這便是道門入門法訣開天眼,作用便是能夠讓凡人看到本來看不到的東西,這些孤魂野鬼一般肉眼自然看不到,但是開了天眼之後,便無所遁形了,不過,這只是暫時的開天眼,兩個時辰,也就是四個小時之後,便自動失去效果!」

程紅芳點了點頭,看著三四道人一臉的欽佩:「果然是恆山紫霞觀的高人,聽我父親說,想要練成開天眼,必須先天境界的高手才行,沒想到三四道長看上去年紀輕輕,竟然已經是先天高手了,失敬失敬啊!」

那三四道人聞言,卻是臉色赧然道:「慚愧慚愧,姑娘過譽了,貧道不過是後天成境而已,離先天還有一大截呢,不過貧道師傅施展秘法為貧道開了天眼,而剛才讓你們暫時開天眼更是雕蟲小技,不足掛齒!」

程紅芳依舊是一臉的欽敬,能夠在這個年紀達到後天成境,那也是了不得了,自己如今還是初階武者圓滿境,看來這紫霞觀果然名不虛傳,若是小流氓能夠和紫霞觀建立起關係,那慕容家族要對付小流氓應該就會投鼠忌器了吧?

三四道人自然不知道程紅芳已然將主意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而是肅然說道:「三位,接下來我就要施法召喚任小姐的魂魄了,你們一會兒按照我說的話行動!」

三人見三四道人說的慎重,都是點了點頭答應。

而那三四道人則是對著窗戶外面,手中桃木劍朝前一指,口中開始念念有詞,很快那桃木劍便發出一道妖異的紅光,如同禮花一般,朝著夜空中激射而去。

隨著這一道紅光的激射而出,那些夜空中飄蕩的幢幢鬼影全被驚動了一般,齊齊朝著那紅光的方向看去,而就在這時,三四道人結下要見的銅鈴,將手臂探出窗外搖晃起來。

隨著清脆的銅鈴聲響起,那些形態各異的鬼影齊齊彷彿被繩子牽引了一般,朝著窗戶的方向緩緩地飄蕩了過來。

「呃?這哪裡是召喚雅嵐的魂魄,這分明是要將所有的孤魂野鬼都召過來啊!」吳賴見狀,心中發緊,嘴裡嘟囔道。

程紅芳和任國康見到空中的鬼影全都朝著這個方向匯聚過來,也都是臉色發青,很明顯心裡都有些擔心。

三四道人又是臉色一陣赧然:「這個……咳咳,貧道法力低微,還不能定向召喚,只能使普遍撒網,再從裡面召出任小姐的魂魄。」

就在三四道人解釋的工夫,一個渾身血跡斑斑的鬼影已然伸著乾枯的手臂朝著窗戶內撲了進來。

「爾敢?」三四道人並不慌張,一聲輕叱,手中桃木劍一指,一張黃符紙飛了起來,倏地飛到那鬼影身上,頓時如前邊對付那個骷髏頭那般燃燒起來,很快就將那個鬼影燒於無形。

「曾經記得化學老師說過,神棍欺騙愚民時候,做法自燃的那些黃符紙都是因為上面塗了白磷,所以燃點很低,往往微微一摩擦就能夠燃燒起來,可是看眼前的情形,分明沒有那麼簡單,看來這個世上,神秘的事情實在是太多,自己以前算是井底之蛙了!」吳賴看著眼前的情形,心裡暗暗思忖道。

只是接下來鬼影越來越多,但是三四道人卻始終是從容不迫地揮舞著桃木劍,甚至還有閑暇回答程紅芳的問題。

「三四道長,這些鬼好像什麼都不懂啊,一個勁地往上撞啊?」

「這些都是俗話說的孤魂野鬼,乃是死的時候不對,從而難以入地府的陰魂,剛一死亡的時候還是有著幾分意識的,可是慢慢就會靈智消散,成為現在這般樣子,而且若是還無法進入地府或者無人超度的話,最終會化為天地間的陰陽二氣徹底消散!」

「那道長這樣算是超度嗎?」

「咳咳,超度是和尚們乾的事情,反正這些孤魂野鬼留著也只能是害人,索性消滅了,還人間一個清靜!」

「道長好殘忍啊!」

「呃?咳咳!」

「那個長舌頭的是弔死鬼嗎?」

「嗯,沒錯!」

「咦?那個好像沒有穿衣服的呢?那個是什麼鬼呢?」

「呃?無量壽佛!」

……

吳賴和任國康卻是不顧得管程紅芳和三四道人的對話,他們都將目光緊緊地投向窗外,意圖在外面的幢幢鬼影中能夠尋出任雅嵐的蹤影,尤其是看著那些黃符紙的威力,二人俱是有些擔心任雅嵐的魂魄也被一下子燒成了灰燼!

外面的鬼影漸漸地稀少起來,而三四道人的額頭上也開始沁出細細的汗珠,也不知道是消滅孤魂野鬼累的,還是被程紅芳問得窘迫的。

而且尤其是讓眾人擔心的是,後面來的鬼影雖然少了不少,但是很明顯兇悍了不少,神色面目也比前面的鬼影要清晰不少,表情也兇狠了很多,張牙舞爪地朝著窗戶撲了過來,而那些黃符紙也必須要好幾張才能對付一個!

「事情有些麻煩了,貧道忽略了一個事情,忘了之前看看這裡的地勢了,這裡不遠處竟然是個凶煞之地,任小姐的魂魄只怕是被厲害的厲鬼拘禁了!」三四道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有些氣喘微微地說道。 ?「咦,姜老闆也來了?」

陳默帶著兩隻哈士奇小狗崽走出老宅時,兩輛BMW正好在老宅門口停下,李曼跟姜成語從前面一輛X5上下來后,陳默沒想到姜成語居然也來了。

姜成語身為JCY設計會所的大老闆,居然還需要親自出來跑現場的嗎?

對於姜成語陳默雖然只見過一面,但顏值這麼高的妹子,他還是記憶很深刻的。

「陳先生!」姜成語笑著打招呼道,臉上掛著職業性笑容。

陳默笑著點了點頭。

這時,後面一輛車上也下來了四位青春靚麗的女孩,都是JCY設計會所的員工。一下子老宅門口出現了這麼多高顏值美女,還真是很稀罕的哈~。

陳默跟李曼、姜成語簡單聊了幾句后,就帶著幾人向老宅里走去了。

「哇,二哈,兩隻都好肥啊,好可愛!」

幾個女孩子看到跟在陳默腳邊形影不離的狗崽后,女孩子大多都喜歡這種嚶嚶嚶的毛茸茸小崽子,尤其陳默挑選的這兩隻狗崽顏值還真的高,又兼顧有二哈特有的逗比氣質,幾個女孩子直接就被兩隻小哈俘獲了。

姜成語應該也挺喜歡這種小動物的,只是身為公司老闆,她需要剋制哈…

「默子,這次修繕老宅的設計工作,我們老闆可是準備親手抓的哦。」李曼或許是當寶媽了,家裡兩個熊孩子都讓她有操不完的心,倒是對兩隻狗崽沒多大興趣,臨進門時走在陳默身邊,說道。

「哦?是嗎?」陳默則感到頗有些意外。

然後在李曼跟他又簡單說了幾句后,陳默就知道原因了。

姜成語讀書時,學的專業就是室內設計方向,同時還輔修了其他一些諸如園林設計等相關專業。後來創辦JCY設計會所后,但凡是接到像老宅這樣的大單子,或是高級別墅、私家小園林設計等類型的單子后,只要有時間,姜成語一般都會親自帶隊。

姜成語別看年紀很輕,應該比陳默還小一兩歲,但卻很有些挑戰性格,越是難度大的單子她越喜歡。

陳默就扭頭看了眼走進老宅后,就開始很專註看起老宅結構布局的姜成語一眼后,嘴角露出笑容。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