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沒有辦法的話,那要你有什麼用。

「我這裡有一張網,可以封鎖萬里的空間。在這片封鎖的空間裡面,任何人在戰鬥的時候服用丹『葯』都是無效的。這樣的話,那你們就能滅了那朵玫瑰『』了。」龍在天淡笑著說道。

「那這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呢,你需要我們做什麼呢?」白烏鴉看著龍在天說道。

這個人類,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幫助他們的,這是毫無疑問的。

「很簡單,只要幫我殺了那個楊風就行。他是我的仇人。」龍在天輕笑著說道。

「殺了他?你也應該能行吧?何必需要我幫忙呢?」那頭金龍不由的問道。

「因為我無論如何都對那朵玫瑰『』無可奈何。我也只能依靠你們幫忙,我們的目標都是一致的,不是嗎?全都是他們一批人,殺了他們。」龍在天淡笑著說道。

「沒有問題。」白烏鴉淡笑著直接點頭答應。

「白哥都答應了,那我自然也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金龍隨即也是說道。

「行,那我們就直接的行動吧。」龍在天淡笑著說道。

現在根本就不需要準備,直接的出手就行。

「行。」那白烏鴉淡笑著答應道。

「好,我早就迫不及待了。」金龍立刻的說道。他早就想出手了。現在機會終於是出現了。

隨即,他們就立刻的行動了起來。

雙方本來就差的不是很遠,很快的就再次的碰到了。

「玫瑰。」金龍看著那朵玫瑰『』,冷聲的說道。

「爬蟲。你竟然敢回來。」那玫瑰『』也是一愣,按照歐陽若蘭的說法,他們應該跑了才對,怎麼會這樣的回來了呢?這讓她覺得有些奇怪。

「哼,我們是回來殺你的。」金龍沉聲的說道:「玫瑰,你今天死定了。」

「烏鴉,你呢?你剛才不是口口聲聲說要給我機會嗎?現在不願意給我機會,讓我悔改了嗎?」玫瑰『』冷聲的看著那頭白烏鴉,她倒是想聽聽,這個傢伙到底有什麼樣的說法。

「我覺得,除惡就是揚善,為了我們玲瓏秘境的安危,我做一次惡人又何妨?」那頭白烏鴉淡笑著說道。

本書來自l/19/19444/(..)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聽了那白烏鴉的說法,那朵玫瑰花立刻大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她再次的見識了這個傢伙的醜惡面目,這什麼話都讓他給說了。

「這個時候你還笑得出來,果然是執迷不悟啊。」白烏鴉淡淡的說道:「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客氣了。」

「你們無需客氣。兩個一塊上吧。」那朵玫瑰花淡笑著說道。

這兩個傢伙總算是露出了本來面目了。

這也正是她期待的,一下子滅了這兩個傢伙,一了百了。

「看我的。」那頭金龍率先出手,一道金光閃現,那道金光帶著恐怖的能量朝著這朵玫瑰花發動了攻擊。

這樣級別的攻擊不是針對楊風幾個,但是卻讓楊風幾個都是臉色大變,這樣的能量實在是太恐怖。如果他們要是碰到哪怕一點的話,那就直接的完了。這樣級別的戰鬥,他們還真的是沒有辦法參與。

「哼。」那朵玫瑰花冷哼了一聲,如果要是以前的話,這樣的攻擊,她就必須得躲避了,如果不然的話,那就受到重創了,但是現在呢,那卻不一樣了。對於她來說,這也的攻擊根本就算不了什麼,她完全可以用直接的硬抗。

她根本就沒有躲避,直接的硬抗了下來。

「什麼?」看到這樣的情形,那頭金龍臉色非常的難看,雖然知道了對方可能會真的非常的強大,但是,他卻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是如此,自己這樣的攻擊對方竟然一點都傷害不了對付,竟然如此輕鬆的就襠下了。

「爬蟲,現在你知道我們的差距了吧,你和我的差距根本就是天壤之別,現在的我如果想殺你太簡單了,剛才的時候,你們都逃了。那是屬於你們的機huì。你們卻是沒有把握住。現在,你們回來了,那你們就都沒有機huì了,都得死。」那朵玫瑰花也是笑著說道。

「楊風。」歐陽若蘭小聲的對著楊風開口道。

「若蘭,怎麼了?」楊風不由的輕聲的問道。

「你難道沒有感覺奇怪嗎?他們明明離開了,卻是回來了。」歐陽若蘭小聲的說道。

「恩,我也覺得很是奇怪,這就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有勝利的把握。不然的話,他們不會回來的。如果她有危險了,我們自然也有危險。若蘭,你想好應對的辦法都沒有?」楊風問道。

「這次,有點不妙。你或許煉製了一些丹藥,關jiàn時候應該能夠提升她的實力,但是,我總覺得到時候丹藥會沒有用處。」歐陽若蘭輕聲的說道。

「我煉製的丹藥那是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的。」楊風很是肯定的說道,自己煉製的丹藥,那都是有用的,絕對不可能失效的。怎麼歐陽若蘭會說自己煉製的丹藥沒有用處呢?這難道是懷疑自己的煉藥水平嗎?

「楊風,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歐陽若蘭連忙的解釋道:「我的意思是,他們可能會將空間禁錮,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服用丹藥就起不到丹藥的作用。」

「禁錮空間能夠讓丹藥失效?」楊風不由的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說法。

「有些禁錮空間不行,但是,有的卻是可以的。看來,對方對我們這邊是摸得比較透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肯定就是沒有用的。而且,這頭白烏鴉還有這頭金龍敢來,那就絕對有把握對付她的。」歐陽若蘭輕聲的解釋道。

楊風也是不由的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該如何是好。

「他們估計到了那朵玫瑰的實力,但是絕對想不到小帥的,小帥能不能對付他們當中一個,如果能的話,那我們就沒有危險,如果不能的話,那我們就危險,我說的不是他們現在表現出的實力,而是他們提升后的實力,應該差不多和這朵玫瑰實力不遠。」歐陽若蘭小聲的說道。

「我得詢問一下。」楊風點了點頭,這幾年小帥的實力有沒有提升,楊風自己也是不了解的。

和小帥交流了一番,小帥這段時間實力提升的不是很快。

小帥和楊風以前接觸的超級魂獸是有些不太一樣的。

小帥吸收一些特殊的能量,像恐怖的閃電,恐怖的火焰,那實力提升的速度是非常的快,但是,一般情況下,實力也是在提升,但是,比起一般的超級魂獸,那就差很多。

「小帥,你的戰鬥力和玫瑰能差多少。」楊風和那小帥傳音道。

「差上不少呢。」小帥立刻的回答。

「這樣啊。」楊風的眉頭一皺,如果這樣的話,那就難了。

紫藤如果服用讓其戰鬥力爆發的丹藥或許還能,但是,丹藥沒有作用了,那一切都是白搭。

「不過,如果纏住她,防住她,還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隨即,小帥這麼的來了一句。

「這就沒有問題了。」楊風立刻的就笑了。

這頭金龍還有這頭白烏鴉他們的戰鬥力飆升肯定不會是長久的,那是有時間限制的,只要這個時間限制過去了,那他們就肯定不是那朵玫瑰花的對shǒu了。到時候,戰鬥就分出結果了。

說話之間,那頭金龍還有那頭白烏鴉的身上都是爆發了極其強大的力量,瞬間實力飆升,戰鬥力都和那朵玫瑰差不多了。

一個都差不多了,那兩個聯手,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你們。」看到這樣的情形,那朵玫瑰花不由的大吃了一驚。怪不得,怪不得對方敢回來,原來對方有這樣的手段了,如果這樣的話,自己還真的不是對shǒu啊。

「玫瑰,說實話,你的實力提升到這種程度讓我們都感覺到非常的意外。但是,意外歸意外,你今天都要死了。去地獄懺悔去吧。為你做的事情懺悔吧。」那頭白烏鴉白色的羽毛就像是一陣雨一樣射向了那朵玫瑰,與此同時,那頭金龍巨大的爪子直接的就朝著那朵玫瑰花抓了過去。

這朵玫瑰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是躲了過去,但是,很明顯,她已經處於下風了,而且是處於絕對的下風了,如果這樣的情形長期的持續下去的話,那她是必死無yí了。

「玫瑰,現在認輸投降吧,如果你要是真心的向我們懺悔,說不定我們還會放了你。」那頭白烏鴉淡笑著對著那朵玫瑰花說道。

「白哥,不是說了,一定要殺了他嘛,為何要放了她呢?」這個時候,那頭金龍倒是有些不解了。

「爬蟲,你真是笨,他是故意這樣說,我真的要是投降,那他就立刻的翻臉,快速的殺了我,那個時候,我還有一點反抗能力嗎?你也算是我們玲瓏秘境最頂尖的強者了。卻是能夠笨到這樣的程度,真是可笑之極啊。」聽到了這頭金龍的問話,那朵玫瑰都不由的笑了,她都明白,這個傢伙竟然不明白。

那頭白烏鴉也是不由的搖了搖頭,都說龍都很精明,但是,這頭金龍卻是例外,不過,這頭金龍卻真的是強大。尤其是戰鬥起來,那也是絕對的強悍。

「混蛋,竟然敢這樣說我,我一定要滅了你。」那頭金龍立刻的怒聲的說道。就算他有點笨,也不能這樣的說出來吧。這個玫瑰真是可惡至極啊。

「那就看你們的本事了。」那朵玫瑰花冷聲的回應道,雖然她知道自己很危險,但是,她也絕對不會投降的,就算死,也要戰死。

「殺。」

「殺。」那頭白烏鴉還有金龍都是立刻的行動了起來,他們服用了那神力之靈,戰鬥的時間也是有限的,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必須在這個時間內斬殺掉玫瑰,不然的話,他們就倒霉了。

「楊風,助我。有沒有可以讓我提升實力的丹藥,不然的話,那我就不行了。」經過一段時間的戰鬥,那朵玫瑰直接的受到了重創,形勢那是更不利了。

「好。」楊風直接的拿出了一顆丹藥,扔給了那朵玫瑰,這個時候,他總不能說對方有禁錮空間的東西,丹藥沒有。他怎麼解釋呢?自己怎麼知道的?這都沒有辦法解釋,反正這樣的丹藥自己煉製了一些的,給一顆沒有任何關xì的。

「哈哈哈。」服用了那顆丹藥之後,那玫瑰花立刻的大笑了起來,這丹藥真的是好東西啊。

一下子實力提升了這麼的多。

這樣的話,局面完全就能夠扭轉過來了,想到這裡,他的心情就是相當的不錯的。

「這。」看到自己竟然被輕易的震飛,那頭金龍那是異常的震驚,這朵玫瑰竟然可以強到這樣的程度。要知道,他的身體力量是多麼的強悍,最終還是這樣的結果。

「還不動手。」那頭白烏鴉立刻大聲的喊道。這個時候,玫瑰的實力大增,他和金龍聯手都差距很大,一點希望都沒有。

猛然間,一道大網從空而降,四周的空間好像直接的被禁錮了一般,那朵玫瑰花感覺到自己的實力一下子下降了很多。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本來嘛,那顆丹藥對他起到了作用。

這讓她的實力一下子增長了很多。

現在嘛,那作用卻是一下子就沒有了。

她也知道,這不是楊風丹藥的問題,完全是這片空間的問題。

「這下子徹底的糟糕了,對方簡直是什麼都想到了。」這個時候,那朵玫瑰花的臉色那是非常的不好看。自己一對二,根本就不是對手啊。如果是一對一的話,那就絕對沒有問題。

只是可惜啊,他們這一方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和他相提並論的。

怪不得對方敢返回來對他進攻,原來那是有絕對的把握了。

「這下真的完了。」那朵玫瑰花不由的發出了這樣的感慨。

「吼吼。」這個時候,小帥的體型開始變大了一些,然後直接的開始抵擋那頭金龍的攻擊。

「小傢伙,給我滾過去,你算什麼東西,也想擋我?」看到小帥阻擋在他的面前,想要擋住自己對玫瑰發動的攻擊,那頭金龍冷聲的東西。

在他看來,小帥那是必死無疑,而且,根本就不可能阻礙到他分毫,他現在的攻擊,就是玲瓏世界的其他四個強大的存在阻擋,那都是必死無疑。更何況是這個不知名的小卒,那肯定也是必死無疑。

那朵玫瑰花也是不由的搖了搖頭。

她也見過小帥,知道小帥的戰鬥力。

這完全就是螳臂當車,根本就是自尋死路,雖然說勇氣可嘉,但是,卻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

「轟。」的一聲響,那頭金龍的攻擊落在了小帥的身上,立刻的就發生了激烈的震動。

這一下子就鎮住了三個參戰者。在他們看來,這場對抗沒有任何懸念,應該是碾壓的結果。

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阻礙才對,根本也不可能有對抗的聲音,但是現在呢,卻是發出了這樣的震動聲,這就說明雙方發生了激烈的對抗。可是,這怎麼可能?

他們的目光都是集中在了那頭金龍和小帥的對抗上面。

那頭金龍巨大的爪子直接的擊在了小帥的身體上,而且,小帥也是牢牢的擋住了。

這震驚住了除了楊風和歐陽若蘭之外其他的人或者魂獸。

「這怎麼可能?」那頭金龍很是震驚的看著小帥,這個傢伙還沒有達到魂帝的實力,卻是能夠擋住自己這一招,自己這一招威力難道這麼的小?不可能啊,剛才的時候,自己就是這一招可是讓那玫瑰狼狽不堪的。

「呼呼。」小帥這個時候也是很驕傲的挺起自己的胸膛,當然,這也有對那頭金龍挑釁的意思。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候,那頭白烏鴉的臉色也是大變了。他們可是藉助神力才有這樣的實力的,因此,他們和玫瑰之間的戰鬥,那絕對不能無限期的拖下去,本來嘛,他們兩個合力,能夠很輕鬆的殺了那朵白玫瑰。

「白哥,我也不知道啊。」那頭金龍也是感覺到很是憋屈。面對著自己這樣一個小傢伙,自己竟然直接的被擋住了。自己根本就看不上這個傢伙,以為自己這一招的餘威都能夠將其給泯滅了,結果卻是這樣的結果。他也想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你先試試他的實力到底如何。」那頭白烏鴉對著那頭金龍說道。

如果說要是小帥的戰鬥力真的能夠和他們相提並論的話,那他們得考慮撤離了。如果要只是防禦力強的話,那就不用理會,然後他們兩個就將目標對準那頭玫瑰,殺了那頭玫瑰,那就一了百了了。

「好的。」那頭金龍點頭答應,隨即也是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攻擊。但是卻被小帥都給擋住了。這讓那頭金龍直接的氣急敗壞了起來。

「我的意思不是讓你進攻。而是讓他進攻。看看他進攻力到底如何。」那頭烏鴉看到這樣的情形,立刻的說道。這頭金龍,怎麼就這麼的笨,根本就沒有搞懂他的意思了。

「我知道了。」這個時候,那頭金龍立刻的點了點頭。剛才的時候,他真的是沒有聽明白,現在總算是聽明白了。

「小傢伙,你攻擊我試試。」那頭金龍立刻的對著小帥說道。

小帥叫了兩聲,但是卻沒有發動攻擊,他現在也知道自己的攻擊能力,雖然也不錯,但是想要攻破這頭金龍的防禦那是一點可能性都沒有,既然如此的話,那他還不如不攻擊呢。

「你這是什麼意思?不屑於攻擊我,不屑於和我說話嗎?」看到小帥僅僅是叫了兩聲,連說話都沒有說話,那頭金龍直接的氣壞了。他卻不知道,不是小帥不屑於和他說話,現在小帥根本就不會說話呢。

「小傢伙,你給我說話,給我說話。」那頭金龍很是氣急敗壞的說道。

小帥摸了摸鼻子,還是不說話,臉上滿是笑容,這立刻的就再次的激怒了那頭金龍,那頭金龍立刻的就朝著小帥發動了雨點般的攻擊,但是卻依然被小帥擋住了。

「別攻擊了,和我一塊進攻這朵玫瑰。」看到這樣的情形,那頭白烏鴉就不由的搖頭,這個傢伙,難道還沒有看出來嗎?那個傢伙就是防禦強,根本就沒有進攻能力,你花費時間浪費在他的身上有什麼用?因為你根本就沒有能力攻破他的防禦。

「好。」這個時候,那頭金龍也是反應過來了,自己進攻這個傢伙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用處,只是白白的費自己的力氣罷了。

隨即,那頭金龍立刻的就和那頭白烏鴉聯手進攻那朵玫瑰花,本來嘛,看到小帥能夠擋住金龍的攻擊,那朵玫瑰花也是鬆了一口氣,只要熬到這頭金龍和這頭白烏鴉神力效用結束之後,她就能夠贏了。到時候,這兩個傢伙肯定就不是她的對手,可是現在呢,又被夾擊了,時間不長,她肯定就不行了。

「呼呼。」這個時候,小帥再次的行動,只見他的手不斷的變長,最終是抓住了那頭金龍,然後將金龍拖著離開了,讓金龍無法和白烏鴉一起圍攻那朵玫瑰花。

「鬆開。」

「你給我鬆開。」金龍不斷的用力,甚至一次次的將小帥給擊飛,但是,小帥就是不鬆手,不讓那頭金龍參與戰鬥。不過,他和金龍差距很大,將金龍纏住那耗費著巨大的能量,讓他也是苦不堪言,好在小帥的防禦非常的強,不然的話,早就死了無數次了,那個模樣,那可不是一般的慘啊。好像隨時都有可能被這頭金龍撕碎一般。

「快點擺脫他,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如果還不能擺脫的話,我們可就完了。」那頭白烏鴉有些著急的說道。

他們什麼都算到了,但是卻沒有算到這玫瑰身邊還有這樣一頭難纏的魂獸。

「白哥,我一直在儘力啊,但是,這個傢伙太難纏了。我沒有辦法啊。我有時候剛掙脫他就再次的困住我了,實在是把我給煩死了。該怎麼辦呢。」金龍很是無語的說道,如果要是有辦法,他也不想這樣啊,這可不是一般的憋屈啊。

「你就不會想辦法嗎?他能困住你?你就不能用辦法困住他?如果你把他困住的話,那他就稍微的影響你一番罷了,他的攻擊也傷害不了你。」那頭白烏鴉也是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白哥,我明白了,我剛才只想著怎麼擺脫他或者是殺了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個方面來,現在,我知道該怎麼辦了。」那頭金龍立刻的說道。

困人的方法他也是有的,但是,一般他也不會用,因為他都是用暴力解決的,哪裡會去困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