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這樣的城堡還有不少,這座城堡在眾多城堡中只能算是普通的,但卻也彰顯了它的不凡。

此時正從那輛馬車上跳下一對年輕男女,男的一身黑色大衣,而女的則披著紅色披風。

兩人剛一下車,守衛就迎上去噓寒問暖。

張放望著那裡,洪武見此開口道:「那是孫家,是這塊區域的大家族,我志海堂的死對頭光翟會就是投靠了他們。」

張放收回目光,他能從孫家城堡里感應到凝重深沉的氣息,宛如蟄伏的洪荒猛獸,那股氣勢讓人窒息。

這股氣息甚至影響了城堡上空的天氣,甚至跨入這裡后,他就感應到一股沉重的壓力。

他對氣的感應很敏銳,故而比洪武等人更能感受到這股迫人的壓力,這股氣息讓他神情凝重。

「好了,走吧!」洪武招呼著手下弟兄,躲過往來馬車,在川流的人群中前行。

這些人中大多是無紋煉妖,而人紋煉妖也不少,甚至張放還感應到不少雙紋及三紋的煉妖。

直到此刻,張放才真正體會到力量的差距,他就算使出渾身解數,至多與最弱的雙紋煉妖持平。

不過,煉妖輕易不會在城內鬧事,誰都不敢破壞夜家及各大勢力定下的規矩。

然一旦到了城外,所有的制約都會消失,那時就是奉行叢林法則的時候:強者為王。

走進一家頗具規模的商鋪,裡面大大小小櫃檯很多,陳列著琳琅滿目的符器與各種稀缺資源。

這些資源當真讓人眼花繚亂,就算是張放也不禁怦然心動,忍不住動手去搶。

可惜,他目前的力量還不夠強,不然定會將所有的東西全部洗劫一空,化為自身力量。

這裡的人很多,除了買器物的,也有向店鋪販賣東西的煉妖,張放的前方正有煉妖阻止販賣一塊妖魔骸骨。

張放看了看,這股巴掌大的骨骸卻透露著遠古的氣息,這股氣息不同於當今時代,充滿了滄桑之感。

骸骨上纏繞成型后複雜的部分原始符文,也算是強大的天生符器,其價值不可估量。

洪武的目的是購置符器,很快他們就找到一處櫃檯,櫃檯的管事四十多歲,嘴上有一撇濃重的八字鬍。

張放感應了下他的氣息,此人竟然有雙紋的實力,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洪武望著櫃檯管事,拿出馬恩九賜予他的清單:「李管事,這是我們堂主列的清單,還請您看一下。」

李管事略微一看,那兩撇鬍子顫動了下:「嗯,這些我這裡都有,不過這價格要略微要高一些。」

「高多少?」洪武雙眉緊促。

李管事伸出兩根手指頭,道;「三千刀,再加三千刀?」

「這麼貴,原本也就一萬刀而已!」

「十年一次的衝擊馬上就會降臨,現在不買,這些東西還會更貴,你不要到時自然有人搶著要。」

「這…能不能?」

「不能,沒得商量!」李管事的語氣很堅定,毫無商量的可能。

無奈,洪武只得買下,其實他自己也知道價格會上漲,可也想不到會漲這麼多。

還好,馬恩九給了他一萬五千刀,若是超過這個數,他就沒法了,其實這些馬恩九早就估算到了。

刀(貨幣)都是青銅鑄成的,上面都留有幽主的意志氣息,除了普通青銅刀,還有代表百刀、萬刀的貨幣。

這些東西的材質都一樣,外形都一樣,不同的是百刀是紅色,萬刀是紫色的。

繳納一萬三千刀,洪武如願完成了馬恩九的任務,收到了一大包統一制樣的攻擊符器。

馬恩九早已分工,各組負責採納一定的符器,而他本人則帶著左右使前往中域買更強的符器。

中域才是清水城最為繁榮的地區,在那塊地區有令人想象不到的瑰寶。

出了店鋪,張放停下腳步,回頭望向身後的巨大店鋪,此時還有很多煉妖進進出出。

剛才張放在裡面見到了血魂珠,他忽然有了新主意,快不走到洪武面前,說道:「洪大哥,小弟還有一件事要做,你們先回去,不必等我!」

「嗯,你能有什麼事?」洪武不解,裡面可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那裡的東西都貴的要死。

而且,實力決定地位,他大意損壞裡面的東西,很容易被強行滅殺的。

不說裡面的強者,僅是著守門的門衛,就不是他們所能抵抗的,無紋比夷人強不了多少。

張放有一句沒一句的說道:「初來乍到,想隨便走走,見識見識世面!」

洪武想了想也沒有阻止:「也好,萬事小心,大意不得!」

他猜張放定是見店內的寶貝太多,心中渴望不得想趁機過足眼癮,想當初他自己也是如此。

張放點頭道:「放心,我不會魯莽的!」

他目送洪武等人離去,這才轉身回到店鋪,他這是打算賣掉一些東西,以此換取血魂珠強大神魂。

他始終覺得「神話」與神魂強度有關,若是「神魂」蛻變成功,那他的實力將在短期內迎來井噴式增長。

如此一來,他就能在危機四伏的幽界,迎來安身立命的實力,在這塊土地上真正沾滿腳跟。 店鋪內部空間很大,各種器物分門別類,而張放要找的就是收納器物的櫃檯。

這類櫃檯很多,張放很快就瞄準了一處,從川流的人群中快步走去。

櫃檯的管事和先前的李管事一樣,都是雙紋煉妖,而且都屬於同一勢力,服式都是統一制樣。

之所以選擇這裡,是他深思熟慮過的,其他的櫃檯人多眼雜,只有這裡的位置較為偏僻,不會輕易被有心人覺察。

看著櫃檯管事,張放毫不羅嗦,直接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沾染魔血的白靈珠以及極煞元陰瓶。

這是他目前用不著的,有些價值的器物,他相信這些能賣出一點錢。

「白靈珠!」四十多歲模樣的王管事盯著櫃檯上的兩樣物品,而眼光都獨盯著白靈珠,對極煞元陰瓶則視而不見。

「正是,你看它能值多少?」張放表情淡定,並沒有露出迫切賣出的表情。

「嗯!」王管事皺著眉,摸著黑色的白靈珠看了又看,隨後搖了搖頭:「可惜了,這麼好的白靈珠卻被魔血污染,失去了它原本的價值。」

白靈珠張放後續也有些了解,這是一種極佳容器,可以說一文不值也可說價值連城,完全取決於它的用途。

它可以用來封印魔魂,封印妖魔意志,於強大的煉妖來說極其有用,也願意花費大價錢去購買。

可白靈珠只能用一次,且極易受到外界的污染,也就喪失了它原本的價值。

王管事也曾遇到一兩次白靈珠,可惜無一列外,都是用過了的白靈珠,不再純凈。

張放能看出王管事失望的表情,他從段滄浪手中得到白靈珠時也是如此神色:「白靈珠的確已被魔血污穢,不過這魔血仍舊有不少價值吧!」

「這滴魔血的確也不簡單,是靈境魔體妖魔的精血,但是這滴精血存在的時間太久,值不了多少錢!」

王管事搖頭,似乎也真像他說的一樣,其實他說的不錯,這滴魔血確實存在的千年之久。

不過…

張放看著王管事,儘管他將魔血貶得一文不值,但他還不至於上當:「白靈珠具有極強的蘊養作用,魔血經歷的時間雖久,但並沒有受多大影響,反倒魔血中的意志被削弱,功效不減反增。」

見張放也是明白人,王管事也不再忽悠,只得老老實實開出合適的價錢。

此等魔血能讓血脈低劣的夷人成為煉妖,即便開出大價錢也有人搶著要。

王管事最終妥協,開出了合適的價錢:「好吧,那我就收下它們,一萬三千三百刀如何?」

見張放還在權衡,王管事繼續道:「你那瓶子最多五百刀,而且還殘存靈境強者的氣息,我能給你三百刀已經十分公允了,你若不願賣,我也不強求。」

張放沉思片刻,最後下了決定:「好,成交!」匆匆完成交易,他便迅速離開。

他轉身離開之際,王管事立即將染上魔血的白靈珠標價出售,標價赫然是兩萬五千刀。

或許普通夷人買不起,可是那些血脈世家完全有能力買下它,須知不少年輕的世家子弟血脈低劣,至今潛神無望。

就在張放尋找店鋪的時候,兩人紋煉妖盯上了他,其中年紀略輕的關國小聲道:「大哥,王管事收了什麼寶貝,竟然標價兩萬四千刀,那夷人即便被狠宰一刀,也能獲得不少財物!」

關忠看著張放的身影,兩粒漆黑的眼球轉了轉,心裡不知在打什麼壞注意:「二弟,你說得很對,老規矩,我們先跟著他,到時候見機行事。」

這關氏兩兄弟是北域遊手好閒的煉妖,他們能成攢足萬刀買下血魂珠正是巧取豪奪,不知禍害了多少夷人。

這裡的血魂珠都是明碼標價的,是這裡是最為暢銷的物品,因此想要購到很容易。

張放新到手的一萬三千三百刀,轉手只剩下五百刀,而手中則多了一個黑色布袋。

布袋能隔絕氣息,有利於阻擋他人的窺視,其中除了血魂珠以外,還有巴掌大的符文陣盤,以及刻畫符文的符筆、硃砂以及特製的符紙。

他走出店鋪后,沒有停留直接朝遠處走去,而後面的關氏兄弟也尾隨他而去。

關國看著前面的張放,邊走邊向他大哥關忠說道:「大哥,那小子好像買了血魂珠,看來是想用血魂珠突破。」

關忠狡黠地笑道:「不止是血魂珠,還有其他的寶貝,不過,這些寶貝最終是我們兄弟的。」

兩人在人流中並不顯眼,所以自問張放發現不了,故而堂而皇之的尾隨其後。

張放始終從容不迫,其實他早知道有人尾隨他,不過發現是兩初入人紋的煉妖時,他心中早有定計。

目前他雖說也初入人紋不久,可實力則相當於人紋圓滿的煉妖,不是雜魚可以欺凌的。

其實他已經猜到那兩人尾隨他的原因,無非以為他實力弱,將他當成夷人了,故而將注意打在他身上。

張放平常都閉氣,收斂了絕大部分氣息,故而被當成夷人他也覺得很正常。

光國與關忠貼在牆,此時他們越走越偏,路人已經很少了,很快就不會遇見路人了:「大哥,這小子竟然走這麼偏僻的地方,真是自尋死路,白白便宜了我們兄弟。」

陰暗的巷子瀰漫著噁心的腐爛氣味,地上還有些許髒兮兮的夷人,其臉上長滿了噁心的膿瘡:「也只有低賤的夷人才會住在這破爛、骯髒的地方。」

他們繼續跟上前,速度快了很多,膽子也大了起來,先前人多不好下手,現在他們終於沒了顧及。

「大哥,那小子不見了!」光國突然一怔,眼前的巷子哪裡有什麼人。

關忠目光驚駭,前方巷子空蕩蕩的,只剩下一堵厚厚的牆壁:「他逃走了,我們追!」

兩人正準備跳上牆查探張放的去路,然而就在他們往上跳躍的瞬間,耳邊忽然傳來嗡嗡的劍吟聲。

「不好!」

關忠往後躲閃而過,這時一柄殘繞黑氣的利劍瞬間切入,以光國反應不及的速度刺向他的胸膛。

薔薇·閃爍灌注了五重龍象之力,配合閃爍的速度,產生的貫穿力無與倫比。

就算雙紋煉妖,若無有效的妖法防禦,在這突如其來的襲殺下也必死無疑。

光國的身體轟的一下撞在牆壁上,恐怖的力道就連石牆也承受不住,劇烈顫動,險些崩坍。

若牆無符文壓制,早被巨力轟塌。

「死!」張放一身恐怖的力道灌入劍身,使得劍鋒更加的猛烈,霎時關國胸前妖力氣盾破碎,劍噗頓時從他後背穿出,刺進堅硬的牆壁里。

關國的心臟被劍鋒撕裂,殷紅的血水順著冷冽的劍身往外流淌,他已經無可救藥。

然他拼盡最後一份力,死死握住胸前的劍,朝著一旁的關忠怒吼道:「大哥,動手!」

「二弟!」 關忠顯然不能接受這瞬間的巨變,眨眼間被視為弱者的夷人雷霆出擊,一劍刺穿他二弟的胸膛,此刻他怒火衝天,勢要斬殺張放:「狗賊,拿命來!」

關忠手中的大刀已經抽出,所有的力量通通灌進刀內,而此時張放的劍仍被光國死死握住,動彈不能。

關忠離張放很近,他現在沒有時間繼續施展劍術,繼而他果斷棄劍,轉身彎腰一拳轟出。

他的身法速度極快,遠超關忠,元境修為對身體與力量掌控使得他遊刃有餘,極為巧妙地躲過來勢洶洶的劈斬。

關忠直覺眼前一花,那身體竟脫離了刀的目標,全力一擊他無法收手,難收的刀勢破碎薔薇繼而斬碎關國的身體。

鮮血橫溢,沛然的血水灑出,濺他一身是血。

就在關忠劈斷光國肉體的瞬間,張放灌注全力的鐵心拳重重轟在關忠的胸膛。

只聽見「砰」的一聲巨響,關忠的身體重重砸在對面牆上,牆面巨顫烙下凹印,頓時龜裂。

碎塊從凹印中嘩嘩掉落,關忠也無力般垂落地上。

他的胸膛處烙下碩大的拳印,殷紅的血水正從裡面滲透出來,很快就如赤色水流淌落地上。

巷子本就不寬,也就丈許,張放雷霆般的攻擊轉瞬及至,飽滿全力的巨掌拍在關忠眉心。

砰!

一層氣浪蕩開,眉心處的妖力薄膜被巨力震碎,原本堅硬的頭顱頓時四分五裂。

呼!

巷子充滿血腥,關氏兄弟的屍體躺在骯髒的污水中,一身血水則順在地上流淌,化開成數道血道。

張放回頭看著薔薇劍,此時劍已變成碎片,顯然是不能用了,這柄劍是他在雲州尋到的百年寶劍。

他眉頭一皺,過去拿起關忠留下的朴刀,這柄朴刀不同於尋常的朴刀,刀身上盤繞著紫青色的紋絡。

「不錯,這柄朴刀鐫刻符文,是柄不錯的符兵,若是灌注妖力,能將刀威提高一籌。」

輕輕彈了彈刀身,清脆的聲音有幾分韻律,刀彷彿在歡呼雀躍,慶幸自己遇到明主。

這柄刀是關忠花費千刀所得,是件威力不錯的符兵,不過現在卻是便宜了張放。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