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遠遠激活了二姨太院落中的陣法,看到門口那個黑丫鬟打了個哈欠,背靠在院牆上睡了過去,墨星念這才示意墨哈修進去。

剛走進二姨太的院子,就聽到屋裡似乎傳來了一陣奇怪的動靜。

墨哈修面露驚奇之色,正欲問墨星念要不要去窗戶下看看,卻見墨星念滿臉通紅的拉著他逃似的跑了出去。

遠離幾步,墨星念這才放開手,臉頰上帶著還未完全褪去的紅霞,啐了一口:「真是名副其實的人渣!我們就在這裡等吧!」

「這要等到什麼時候?若是他晚上才出來,我們難道不回梅園居了?」墨哈修奇怪的問道,然後催促,「趕緊用幻術把他騙出來,然後把正事做完。天色不早了!」

確實,朱家少爺回來的時候就已經戌時了,墨星念他們所剩的時間不多了。

墨星念皺著眉想了想,像是下了什麼決心,「那你在這裡等我,我自己進去。」

「不行,萬一有危險呢?那傢伙可是個武者!」墨哈修一把拉住墨星念的胳膊,不容拒絕的說道,「我跟你一起去!」

墨星念呆住,然後抬眸望向霸道的墨哈修,無聲息的問:你確定?(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2k閱讀網

(紫琅文學) 看著墨哈修回以堅定的眼神,墨星念表情古怪的帶著墨哈修再次走進了二姨太的院落。好吧!這可是你自找的!

身為武者,墨哈修十分警覺的判斷出了那間有奇怪聲音的廂房,然後示意墨星念帶他走過去。

再次深深望了墨哈修一眼,然後墨星念聳聳肩,利用幻陣的掩飾來到那間廂房的窗前,示意墨哈修往裡看,然後小聲問:「我們怎麼騙他出來?」

廂房之中到處瀰漫著一股情~欲的味道,地上是撕得散亂的衣物,甚至靠近床頭處還掛了一抹鮮紅的肚兜。此時,二姨太和那朱家少爺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

二姨太年約四十,卻保養的極好,皮膚白皙,身段由於沒生過孩子,依然********、豐滿性~感。她咯咯的嬌笑著,抱住朱家少爺的頭,輕聲喘著嗔怪道:「你這孩子真沒良心,居然這麼久都不來看看你二姨娘。」

朱家少爺埋頭在二姨太的胸前忙碌,雙手也不老實的四處遊走,含煳不清的答道:「姨娘說的哪裡話,我可是對姨娘日思夜想的,只是公務太忙了。嗯,姨娘,你身上好香……」

「香你就多聞聞……老爺一心都在大太太身上,對姨娘我從不理睬,若是沒有你,那姨娘可真是沒法活了。」二姨娘絲毫不害羞,反而把胸挺的更高,斷斷續續的跟朱家少爺訴苦,只是那帶著顫音的聲音中,怎麼都聽不出半分難過之意。

聽著兩人的對話,墨哈修奇怪兩人的語調都不太正常,不由往裡瞅了一眼。看到木床上交纏的兩道身影,墨哈修的表情就跟被雷噼了一樣,俊臉迅速變得通紅,然後運起暗力拉著墨星念就直接幾個起落跳了出去。

嘖嘖!武道就是好!不但可以自保,還可以時不時飛一下!墨星念美滋滋的體驗著飛翔的感覺,卻冷不防眼前出現墨哈修那張忽然放大的鐵青的臉。

「你知道是不是?」那冷厲的眼神,彷彿要殺人似的。

墨星念伸出一根手指抵住墨哈修的腦門,以防止對方一個衝動栽倒過來奪走她的初吻。保持好安全的距離之後,她才好整以暇的回望進墨哈修充滿怒火的黑眸,反問道:「知道什麼啊?你看見什麼了?我還沒來得及看就被你拉出來了。」

墨哈修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嘴唇開合半天,最終蹦出一句:「算了,不要進去了,我們還是在這裡等吧!」一想到那兩條光、熘、熘的不雅姿態,墨哈修就忍不住臊得慌。真是人渣!居然跟自己父親的二姨太……

看著墨哈修尷尬的模樣,甚至連耳根都紅了,墨星念不由暗笑。雖然她沒去看,但是光聽動靜就知道怎麼回事啦!畢竟是在五花八門信息俱全的網路里混過一遭,若是連這個都不懂,簡直就對不起為某個香艷的門犧牲奉獻的明星們了!其實剛才屋裡的情況,墨星念也偷偷瞅了一眼,只不過她高估了畫面的香艷程度。

二姨太或許還有幾分姿色,可是朱家少爺明顯隨了朱老三,然後嘴唇又隨了大太太的厚嘴唇,導致整個人長得慘不忍睹,同時那又黑又胖的身子俯在白嫩的二姨太身上,只會讓墨星念想起一句話:好白菜都讓豬拱了。嗯,白菜不算是好白菜,但豬卻是頭黑豬。黑豬拱白菜!

肚子里的小惡魔偷偷露出兩隻角,墨星念笑的更加天真無邪:「為什麼要在這裡等啊?這要等到什麼時候?若是他晚上才出來,我們難道不回梅園居了?」墨星念把剛才墨哈修的話原封不動的還了回去,就連語氣表情都學的惟妙惟肖。

墨哈修就算再單純也知道墨星念是在捉弄他了,不由惱羞成怒的甩甩手:「要不等,要不讓那個黑丫鬟去點把火,把那個混蛋燒出來!」

點火燒出來?墨星念轉轉眼珠:「這個可以有。」

其實這事還真是出乎了墨星念的意料,她哪兒知道本來只是要找朱家少爺做點手腳,卻碰上了這麼精彩的事啊!

再次成功催眠了黑丫鬟,墨星念收起了二姨太院落里的布陣材料,然後和墨哈修找了一個最佳觀賞位置布上隱匿氣息的小陣法貓了起來。

不知道那個黑丫鬟跑去大太太院里說了什麼,朱老三、大太太,大太太的丫鬟小玉,甚至還有拎著水桶的幾個壯漢急匆匆的朝二姨太院子趕了過來。

「滅個火至於讓武者來嗎?」墨星念一看這陣勢不由有些鬱悶,急匆匆的和墨哈修、何茶一起隱蔽了起來,嘴裡抱怨著,「在這朱老三家,武者還真是下賤的不值錢。」

墨哈修挑眉:「拜託,那只是初武者,本來就不值錢。」

沒有進階星武者,擁有暗力和武技的武者,那無非就是身體比普通人壯實,會幾個搏鬥招式的武夫,並不是有多麼厲害無敵的。其實在墨星念所在的慕寒國邊城,武者就遍地走了,只不過墨星念身子骨弱,很少出門,而且心底對武者有一種盲目的羨慕,才會覺得武者很不易。

一群人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在二姨太院門口站定,朱老三圓圓的臉上似乎有些疑惑:「剛剛明明看到這邊濃煙滾滾的,怎麼走近了反而沒了?」

大太太心卻細些,走近幾步側耳聽了聽,臉色一變,把黑丫鬟叫過來,厲聲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黑丫鬟嚇的一個激靈,慌忙跪在地上:「回大太太,奴婢真的不知道啊。剛才明明看到有黑煙冒出,奴婢以為是著了火……」

「著火?哼,可不是後院著火了怎的?」大太太頗為不悅,後院都是她在管理,出了這事,她自己也覺得頗為不當,不由問道:「二姨太房裡可是來了客人?」

黑丫鬟嚇得直磕頭,結結巴巴的正要回答,朱老三的臉卻早已變了色,怒吼道:「還愣著幹什麼?把那對不要臉的狗男女給我拉出來!」

很快,那些雜役武者沖了進去,從二姨太房裡傳出了打鬥聲,隨即是噼里啪啦雜碎花盆的聲音。

許是發現了二姨太房間里男人的身份,雜役武者們驚唿一聲,然後再也不敢還手。

這一聲驚唿,可把朱老三和大太太雷了個外焦里嫩,因為他們清楚的聽到那些人叫的是「少爺」。

若初有話說:因為國慶外出,設置了定時更新,結果導致章節順序錯亂,給大家帶來不便,十分抱歉!需等到節后找編輯才可以調整,還請大家暫時自助對位。對不起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2k閱讀網

(紫琅文學) 「混賬!混賬!」朱老三沒想到這等醜事竟然是自己兒子干出來的,臉都黑了,邊罵邊大步往側廂房中走。

大太太眸光閃爍,不知在想些什麼,人也邁著小碎步跟了進去。

接下來的劇情自然是狗血的一塌煳塗。

二姨太披頭散髮,身上胡亂披著一件外袍的癱坐在地上,還可以透過外袍的縫隙看到裡面白花花的肉。

大太太皺著眉,支使小玉去取了被單出來給二姨太披上。

朱家少爺居然比墨星念預想的要有血性,不但敢作敢當,還妄想保住二姨太。可是他畢竟還是年幼,不懂得這樣的事對於朱老三,對於朱家意味著什麼。

「是二姨娘一手把我帶大,你這個親娘可曾管過我一絲一毫?」朱家少爺見到朱老三和大太太執意不給二姨太留下活路,也毛了,梗著脖子沖著大太太吼道,「在我心裡,她才是我最親的人,你們誰都不許動她!」

面對親生兒子的喪心病狂,大太太終究變了臉色,丟下一句「從今日起,他與我再無半點關係」,然後就帶著婢女小玉離開了。

「你!你這個畜生!」朱老三氣的直哆嗦,指著自己兒子半天,最終沖著旁邊的雜役們怒吼,「來人,把這個臭不要臉的女人關起來!」

朱家少爺剛要阻攔那些武者,就聽到朱老三補充道:「你要是再敢動,我現在就叫人殺了她!」

看著自己最親近的人淚眼婆娑的望著自己,然後被武者雜役們拖走,朱家少爺心如刀割:「爹,二姨娘她……」

「混賬!你給我閉嘴!」朱老三噼頭蓋臉的罵道,「你是誠心要把我們氣死是不是?滾!你給我滾!」

失魂落魄的朱家少爺心知理虧,卻也不敢真的大逆不道的氣倒了自家老爹,心中天真的想著等過兩天老爹消氣了,自己再回來求情,定可以將二姨娘救出來。

墨星念看的津津有味,來到這個時代,沒有精彩紛呈的宮斗、宅斗和各種穿越,實在無趣的緊,沒想到還有這樣後院倫理劇看,也算是對自己蒼白的休閑生活補償一下吧。

看到墨星念兩眼放光的模樣,又想到之前自己眼睛看到的不雅場面,墨哈修臉都黑了:「你就這麼唯恐天下不亂?」

「是你說放火把人燒出來的。」墨星念極其無辜,然後聳聳肩,「好了,辦正事要緊,我們先把二姨太房裡的布陣材料收走,然後趕緊去跟上那個人渣!」

你還知道辦正事要緊?那你剛才還看戲看的這麼高興?墨哈修十分鬱悶。

朱家少爺垂頭喪氣的朝城南走,心中回想著之前的情況,忽然明白了自家老爹和親娘為何會出現,黑胖的臉上湧起一抹怨毒之色:「原來是那個黑丫頭!媽,的!回頭老子非乾死這個臭娘們!」

墨星念離得遠,沒聽清朱家少爺在說什麼,可是聽得清楚的墨哈修就不樂意了,陰沉的望著朱家少爺的背影問道:「這傢伙到底有什麼用,我們現在殺了他可好?」

「不行,至少現在還不行。」墨星念搖頭,側過臉奇怪的望向陰沉著俊臉的墨哈修,「怎麼?覺得這個人渣人神共憤了?」

墨哈修從鼻孔里重重哼了一聲:「那就讓他再多活幾天。」

見到對方不想多說,墨星念也無所謂:「嗯,我們要繞到他前面去,在他回到城南之前,把他制住。」

「放心吧,這個花拳繡腿的人渣就算是星武者也不是我對手!」墨哈修相當自信,尤其是新學了武技之後,更是一直躍躍欲試的想找人打架。

「好,我會用陣法配合你!」

待到墨哈修和墨星念熘回梅園居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了。田胖胖和費正軒誰都沒有睡覺,站在梅園居的門口張望著。

大老遠看到梅園居門口燈籠里發出微弱的光,還有等候的身影,剛才辦事利落的墨星念和墨哈修忽然心虛起來。

耷拉著腦袋,乖乖走到兩位導師面前,墨哈修和墨星念均是一副犯了錯的模樣:「對不起,我們回來晚了。」

「你倆幹嘛去了?」費正軒的臉隱藏在陰影中,看不清神情,但語氣卻十分嚴肅。

「我們,逛街去了。」面對費正軒,墨哈修卻不怎麼害怕,十分滑熘的答道。

田胖胖可不像費正軒那麼婉轉,他嚼完嘴裡最後一點荷葉餅,咽了下去,很直接的問道:「你倆是不是談戀愛呢?如果要夜不歸宿,一定要注意安全,提前跟我們說一聲。」

費正軒一肚子嚴肅的說辭被田胖胖的話全部打亂了,原本嚴肅的氣氛也頓時消散不見。

墨星念驚愕抬頭,都快不知道怎麼回答了。現在導師思想很開放嘛!

墨哈修噗嗤一笑:「好的!好的!下次我們一定提前報備!」

「嗯!晚了,明天還有交流會呢,你們兩個,趕緊回房間休息!不許影響其他人!」田胖胖故作嚴肅的說道。

「遵命!」說完,墨哈修就拉著墨星念飛快的進院子了。

兩個人一問一答,配合的十分默契,根本沒有給費正軒說話的機會。

望著兩人逃跑的身影,田胖胖越看越滿意:「現在的新生還真是很早熟啊!當年我也是十三歲才……」

「田老師!」費正軒忍無可忍的打斷,「這兩個學生晚歸是十分嚴重的問題,不僅僅是安全方面,更敗壞了我們梅園的風氣!我剛才本來要好好教育一下他們,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可是你……」

田胖胖打了個哈欠,十分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轉身就朝梅園居裡面走:「行了,行了,明天還有交流會呢,困死我了!趕緊回屋睡吧!」

走到院里,田胖胖看到墨星念和墨哈修的房間窗戶都開了一條小縫,於是特意站在燈籠下笑眯眯的做了個鬼臉。

小心的放下窗戶,墨星念躺到床上,唇角還掛著一抹笑容。看來,這位田老師,還是挺可愛的嘛!(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2k閱讀網

(紫琅文學) 寒池梅園第三場進行的十分順利,根本是勝券在握,比賽過程中一點讓人提心弔膽的地方都沒有,這樣的結果就是,墨星念再次安穩的睡著了。

太叔小琴看著來氣,多次想出聲把墨星念叫起來,都被尹艷星默默制止了。

說起來還真是一物降一物,太叔小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火爆脾氣,點火就著,不計後果,但偏偏遇上溫潤如玉的尹艷星就沒脾氣了。也不見尹艷星說些什麼,只是用剔透平靜的眸子望著她,忽閃著睫毛微微一笑,太叔小琴立即就熄火了。

墨哈修左看右看,覺得這招太神奇了,自己又長了知識。在墨哈修心目中,太叔小琴真就是母老虎一隻,上次逛街也是,不由分說就直接叫自己陪她去逛街,自己不去,她便威脅以後比賽別怪她不照顧自己和墨星念。更甚至,還特意點出墨星念那瘦弱的小體格,只要交手時稍稍不留神,就很可能丟掉性命。

本來墨哈修想說自己和墨星念絕交了,可是有真怕太叔小琴背後做什麼小動作,只得悻悻作罷,沉默的去給太叔小琴當了一回跟班。

比賽結束,墨星念就跟定了鬧鐘一樣準時睡醒了,伸了個懶腰,睡眼惺忪的去看比賽記錄板。

尹艷星明明剛才還在專心致志的觀看別的書院比賽,可是墨星念一動彈,他卻彷彿立刻就知道了,轉頭笑著問道:「睡醒了?」

不知道為什麼,臉皮厚如墨星念,在尹艷星這樣清澈溫柔的目光下,居然也不由自主的臉紅了。

「嗯。」含煳的應著,墨星念胡亂點了點頭然後問,「下一場我們的對手是誰?」

問完之後,墨星念才發現比賽已經結束,參加比賽的梅園學子也都回來了,大家卻沒有走的意思,目光全都聚集在另外一個比賽擂台上。

尹艷星抿唇沒回答,示意墨星念自己去看比賽的排名表。

目光落到下一場的對手那裡,墨星念才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大家還不走,因為這個比賽擂台最後的勝出者就是他們梅園下一場的對手。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正在這個擂台上比賽的,有一方是盛安書院。

盛安書院,來自聖光國的書院,還有那個對梅園滿懷敵意的田胖胖表弟肖子明。墨星念覺得那句不是冤家不聚頭的老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盛安書院此時已經進入到了團隊賽,他們的優勢十分明顯,基本上如果他們願意,在半個時辰之內就可以輕鬆取勝。可是,盛安書院的學子們卻偏偏不願快速結束戰鬥,而是如同貓抓耗子一樣戲弄著對手。

田胖胖的臉色十分難看,連手裡的餡餅都沒胃口吃了。

「真是什麼樣的導師,就教出什麼樣的學生!」費正軒嘆了口氣,一向斯文的他也忍不住對盛安書院做出了最差的評價。

盛安書院走到現在,一共比試了三場,每一場的對手都被他們折磨的非傷即殘,相信如果不是有這麼多雙眼睛看著,有裁判維持著比賽規則,他們肯定會殘忍的奪走對手的性命。這群瘋子,就如同惡狼一樣,四處瘋狂掠食。

費正軒真不知道盛安書院是怎麼教出來的學生,平日都做了些什麼樣的訓練,但是,無論任何一家書院,都不願意對上盛安書院這樣的對手。

強大、陰險、殘忍。

墨星念在心中默默給盛安書院做出了評價,覺得梅園和盛安書院對上,想要完整的保存實力估計很困難了。

回到梅園居,不出意外的,費正軒和田胖胖再次召集大家開個會。

「我很了解肖子明,他絕對是一個利益至上,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小人!而他所在的盛安書院,一樣的風氣不正!」田胖胖說到這裡,勐地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在發泄自己的怒氣,「今天的比賽你們也看見了!無恥的書院就會教出無恥的學生!明明可以輕鬆取勝,卻偏偏戲耍對方,最後非要弄出個一殘四傷才罷休!我跟舉辦方天啟菊園和相關裁判都提出了對於這樣不正之風的嚴懲,可是他們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敷衍我說死傷是比賽正常現象。我看,這些書院是聯合起來,想要把我們梅園擠出四大書院,交出寒池!」

許是頭一次看到田胖胖這麼嚴肅,而且當前的形勢也確實十分嚴峻,所以氣氛一下沉重起來,一時之間,竟然沒有人開口。

費正軒眉頭緊鎖,似乎正在猶豫下一場對戰盛安書院到底應該派誰上。

柳初秋依然保持著眼觀鼻、鼻觀心的姿態,即使是坐著,他的上身也挺得筆直。

尹艷星目光一轉,好像想到了什麼,望向墨星念。只不過,他這樣一瞅,身邊坐著的太叔小琴就嫉妒的直咬牙了。

「盛安書院有一個二階靈陣師和二級星武者坐陣。」費正軒緩緩開口,目光不由自主的在柳初秋和尹艷星身上徘徊不定,「最重要的是,這兩個人一直配合默契,已經攜手出過很多次練任務了。有可靠消息,他們二人聯手,曾經擊殺過一個七級星武者。」

二階靈陣師和二級星武者合作,居然能擊殺七級星武者!這是何等強大的戰鬥力!如果沒有配合過千百次,是不可能有如此默契的。就算是尹艷星和柳初秋聯手,都未必能擊殺七級星武者。所以這樣的戰績,已經足夠引起梅園諸位學子的重視!看來此次盛安書院真是對於四大書院之名勢在必得!

所有人都沉默了。

房間里異常安靜,就連田胖胖和費正軒都沒有開口說話。

在這個時候,柳初秋終於開口了:「我上。」

好同志啊!費正軒本來就為讓不讓柳初秋上場而糾結,不上怕輸,上了又怕提早暴露柳初秋的實力。可現在柳初秋自己提出來,頓時就不一樣了。

正在大家精神一震的時候,柳初秋忽然伸手指向角落裡一個努力降低存在感的人,說道:「她也上。」

埋頭當鴕鳥的墨星念頓時覺得頭皮一麻,抬頭,果然眾人都望向自己。傻乎乎的撓了撓頭,墨星念很誠懇地望著費正軒:「費導師,這一次,多少積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2k閱讀網

(紫琅文學) 又在談積分!

一瞬間,空氣如同凝固了一般。

墨星念似乎聽到有烏鴉飛過,那絕對是費正軒等人的心聲。

哌哌……窮死的!她上輩子一定是窮死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