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瞬息間就過招千次,萬次,不分勝負。

但是這樣子的消耗巨大,陰陽子有些吃不消了。

畢竟在這裡得不到補充。

砰,陰陽子被擊飛了出去,突出一大口的鮮血。

「怎麼可能?我聖境的生命層次,應該碾壓你才對,怎麼會不是你的對手?」

「哈哈哈,碾壓我,在肉體上,沒有能碾壓我的存在。」

夏很自信。

陰陽子不信邪,再次上前,結果這次他敗的更快,不是他變弱了,而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夏的實力在進一步的恢復。

「完蛋了。」

陰陽子悲戚,連這種狀態下的他都不是夏的對手,夏還在時時刻刻恢復實力,這還怎麼打?

猛然間,陰陽子將目光瞄向了方回,「方回,將你的力量交給我吧,我會代替你,殺掉夏的。」

方回彷彿是早已經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幕,平靜的問道:「為什麼不是我代替你殺了他?」

「你?一個斬道境修者?」

陰陽子臉露不屑說道:「我打不過夏,那是因為他是古往今來第一人,你以為你比他還厲害嗎?」

「為什麼不呢?」

「哈哈哈,這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既然你不願意,那我就只好親自動手了。」

「方回,對不住了,我只是想活下去。」

咻!

晉陞聖境的陰陽子速度太快,瞬移之下,直接來到方回的面前。

陰陽子雖然嘴上不屑,但是他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

拳頭間有陰陽印記在流轉。

但是……

啪。

方回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握住了陰陽子的拳頭。

「我真的比現在的夏強那麼一點,你怎麼就不信呢。」

方回用力。

咔擦。

陰陽子的拳頭便粉碎了。

「啊啊啊啊啊!」

陰陽子膽寒,想要退,此時方回逼前一步,竟是直接跨越空間,和夏一樣。

「你想殺我,現在卻要被我殺了。」

噗嗤!

方回一拳就打碎了陰陽子的心臟。

夏看到這一幕,在冷笑。

「人來的劣根性啊,這個時候不團結,竟然還互相殘殺。」

方回卻說道:「殺他,只是因為他想殺我。」

「就像你想殺我一般,所以我也要殺你。」 陰陽聖君死後,他的力量全部加持在了方回的身上。

但詭異的是,方回依舊沒有什麼變化。

但是本質上,方回的修為境界,已經和夏相當了。

最起碼,兩人到了一個起跑線上了。

如果讓方回自己來積累,估計沒有上萬年甚至幾萬年的時間,他是不可能達到這一步的。

但是在封印之地,這個特殊的地方,短短的日子,方回就晉陞到了這一步。

「你們送了這麼大一個機緣給我,我就幫你們徹底解決掉這裡的麻煩。」

雖然這些機緣,原本不是給方回的。

但是既然方回已經拿到了,就要真的做一些事情了。

「你以為你能殺掉我?」

「哈哈哈。這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

「是不是笑話,我們比試比試就知道了。」

「哼!」

夏一步踏出,便消失不見。

方回微笑道,「空間規則么,我也會。」

方回也是一步踏出,嗡,和夏出現在了相同的維度中。

「你竟然也會空間跨越,竟然和我一個層次?」

夏震驚,他所使出的空間跨越,是最高級的空間跨越,處於最深層次的維度中。

之前的方回,領悟雖然到了,但是積累不夠,還做不到這一點,但是現在,他將幾乎全部世界之子精血還有冷酷男子,魅惑女子,已經血色銘紋參與的力量全部吸收,要做到這一步,很輕鬆了。

既然方回也會,那麼夏的這一手段,便對方回沒有作用了。

只見夏變招,雙手搓動間,一道道的空間之刃出現。

夏連連甩出,空間之刃咻咻咻飛來,飛動期間沒有引起任何的空間波動。

而且這些利刃和空間結合成一體,如果不具備強大的感知,根本就察覺不到,可謂是防不勝防。

「空間具現化嗎?我也會……」

但是方回在第一時間,就識別出了夏的手段。

之間他利用空間,在身前做出了一面盾牌,將所有的空間利刃擋掉。

這又是空間的另一種究極領悟,兩人都掌握了。

「哼,空間壓縮。」

卡擦卡擦。

空間明明是無限大的,但是方回所處的空間,像是受到了巨力擠壓一般,在不停的被壓縮。

其中的壓力越來越大。

方回的應對也很簡單,「崩塌。」

轟隆!

方回的周圍,徹底變成虛無,連空間都沒有了。

這和空間壓縮差不多屬於一個性質。

「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

強大的實力,催生的就是強大的自信。

哪怕是古往今來第一人夏,在形同的修為境界下,方回也自信,可以碾壓他。

「啊啊啊……」

夏陷入了封魔狀態,空間的各種妙用都被他驅使出來。

但是方回更加乾脆,就用一模一樣的能力解除,兩人過招上萬次,夏都奈何不了方回。

「空間規則是不是都用光了?但是我還有!」

方回的臉色陡然間冷了下來,大喝道:「絕對冰封!」

卡擦咔擦!

無形的冷氣,開始蔓延,將方回前方的空間,一寸寸冰凍了起來。

這絕對冰封,太過可怕,是一種究極領悟,無論是什麼物質規則,全部都冰封。

無一例外,就算是夏,也被困住了片刻。

但是夏的身體太強大,僅僅一會時間,他就掙脫了出來。

「你竟然還能在其他規則上做到究極領悟?」

夏吃驚,不是究極領悟,根本不可能壓制到他。

如果不是因為夏的肉體強橫,他可能就真的載了。

「才一種規則你就吃驚了?」

「絕對溫度!」

方回又換了一種規則,和決定冰封完全相反的規則,絕對溫度下,一切都要被燒毀融化,哪怕是空間都不行,承受不住。

夏的空間能力在這裡用不上,只能身體硬抗。

因為方回的空間能力,隨時準備著。

呲呲呲!

夏的肌膚乾裂了,連鮮血都流不出來,因為在不見光就直接蒸發,氣體都被烤乾了。

太恐怖了。

冰火兩重天,短時間兩種極端溫度侵襲,哪怕是夏的身體都吃不消了。

方回停止了虐夏。

隨後他的身後,有光,暗,風,雷,劍,土,金等等,各種規則流轉。

每一種規則上都是究極領悟。

「看到了嗎,同境界同修為下,我虐你如狗。」

「不,不可能。一個人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經歷,去鑽研如此多的規則領悟。」

確實不可能,哪怕是天師體,沒有規則領悟衝突,一下子將這麼多規則領悟成究極狀態,都不現實。

但是方回的體質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在混沌黑洞體質領悟上達到聖境下的究極狀態后,其他規則信手拈來,根本不需要去領悟,通過體質就可以轉化出來。

這種能力,幾乎可以對應所有類型的修者。

這就是一種無極變態的能力。

所以同等境界同等修為下,夏是被完虐的。

但方回顯然還想繼續打擊,說道:「你不是說你的體質無雙嗎?來,我們不動用規則能力,之論體質,敢不敢?」

「哈哈哈,你要和我比體質。」

夏本來就不抱任何希望了,這次可能要再次被鎮壓,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要和他比拼體質。

「哼,盲目自大,最後可是會丟掉性命的。」

「那就來吧,看最後死的人是誰?」

方回撤掉了一身的規則力量,夏也是。

兩人就像是野蠻人一樣,用最原始的力量對戰。

沒有防禦,只有進攻。

轟!轟!

兩人對轟一拳,各自退開,但方回僅僅是手臂發麻。

而夏的指頭上,血跡斑斑。

論身體防禦能力,他不如方回。

「怎麼可能?你的體質防禦力怎麼可能比我的還要恐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