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能力都不俗,侯驚風與弓長衍闖入祭壇之後,無須再牽制,只要躲閃凶獸的攻擊即可,所以一時半刻,三頭凶獸也拿兩人沒有什麼辦法。

裴風舞一邊苦戰青光鷹,心中一邊默默的計算著時間,如果不發生意外,她應該能擋住青光鷹一炷香的時間。這個時間,應該足夠侯驚風與弓長衍將獸王寶盒搶出來。

然而,令裴風舞沒有想到的是,僅僅過來五個呼吸的時間。

包裹著祭壇的光罩驀然一陣,然後兩道身影先後倒飛了出來,像是扔出來的垃圾一般,狠狠地砸在地上。

裴風舞瞪大了眼睛,望著地上的兩個人,不是弓長衍與侯驚風又是何人,他們才進去多久?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居然被扔了出來……什麼情況?(未完待續。。)

… 最近更新慢,劇情很慢,原因太多了,不知道該怎麼說,一直不冒泡,那是因為沒臉出來。

那個月票、打賞、推薦票什麼的……已經沒臉要了。

本來3月份更新還穩定,但因為這幾天家裡來了客人,一打擾就很難進入寫作狀態。

當然,來這裡不是說廢話的。4月份我會好好的更新,盡量多更,且盡量加快節奏。一個朋友在書評區說了,功夫聖醫節奏慢,我悉心接受了。改!不再拖拖拉拉。

後面的情節很精彩,大綱很完整,劇情很清晰,我應該是一個不怎麼願意把劇情寫蹦的作者,所以即使拖拖拉拉都不願意亂寫。

然後推薦一個好基友的書:《超品相師》九燈和善

大神的書哦,天天在暢銷榜上面,很好看有木有。而且這個禽~獸,更新穩定就不說,居然一天十更!

另外,告訴大家一個秘密哦!

我今天風sao了一回,很瀟洒的跳了一曲鋼管舞,視頻已經錄下,你們想看嗎?加群吧,群共享裡面有哦。功夫聖醫:290487867

祝大家愚人節快樂,嘿嘿!(未完待續。。)

… 噗噗!

侯驚風與弓長衍兩人先後砸在地上,塵土飛揚,捂著胸脯,不斷吐血,面色蒼白,印堂灰暗,尤其他們的眼睛,居然出現了渙散的光芒,無法集中。 綜藝大導演 ±,.

無意識的掙扎了兩下,然後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目光獃滯,居然無法再爬起來。

裴風舞倒吸了一口冷氣,她一眼便能看出,兩人受的傷相當不簡單,甚至有可能傷到了靈魂。他們進去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個祭壇,難道還有更可怕的東西?

不過五個呼吸的工夫,兩人就變成了這個模樣,以他們的能力,即使與三頭凶獸硬碰,短時間內都不至於如此。

兩人都沒有把獸王寶盒帶出來,顯然任務失敗了。

裴風舞望向莫問,難道她早就知道,祭壇裡面不簡單。

莫問冷笑一聲,如果那麼簡單,這個任務就不會需要四個人來完成,而且他能感知到,祭壇裡面,有一股不同尋常的力量。

當然,他只知道祭台裡面並不尋常,但也沒有料到,兩人才進去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便成了這樣。

裡面到底有什麼?居然令兩名有著金丹後期修為的天才武者傷成這個樣子!

「莫問……」

裴風舞面色一下就凝重了起來,未知反而更令人感到害怕,祭台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

莫問一揮手,兩團紅光從他衣袖中飛出,正是下品治癒之光。

下品治癒之光莫問有不少,倒也不怕浪費。

兩團紅光分別落在侯驚風與弓長衍身上,眨眼的工夫,一道紅色光芒便包裹著兩人的身體,像是一層胎衣。

兩人受傷太重,無法自己使用治癒之光。若是不立刻救治,會不會死掉莫問不知道,但肯定會被這裡的妖獸吃掉。

若是換成平時,莫問自然不會救這兩個人,但現在不同,少了兩個人,再想完成任務,那就幾乎不可能。

治癒之光的效果堪稱逆天,兩人的傷勢以肉眼看見的速度好轉,眨眼的工夫面色就紅潤了不少。

只是兩人受傷太重。下品治癒之光不足以徹底治癒,除非使用中品治癒之光。

但中品治癒之光,莫問也才只有一枚而已,自然不可能用在別人身上。

不過廖生一無,兩人的傷勢經過下品治癒之光的治療,好轉了不少,眼中渙散的目光也逐漸凝聚了起來。

治癒之光不僅能治癒身體,而且能治癒靈魂上的創傷,這一點令莫問也很感到意外。

他之前因為屍傀催動冥哭鈴所造成的靈魂損傷。在使用治癒之光后,此時已經痊癒。

之前他便看出,兩人受傷最嚴重的不是身體上的創傷,而是靈魂。

兩人的靈魂。幾乎都受到了很嚴重的損傷。

那三頭凶獸,此時都沒有再發動攻擊,而是守在祭壇前,警惕的望著莫問幾人。

剛才叫侯驚風與弓長衍闖了進去。顯然是它們的失職,這種事情自然不想再發生一次,所以三頭凶獸不約而同的放棄追殺莫問與裴風舞。返回守護祭壇。

不過三頭凶獸望著他們的目光可不友善,一旦他們感接近祭壇,立刻便會爆發出最可怕的力量,將敵人徹底摧毀。

侯驚風與弓長衍從神識渙散中幽幽醒來,左右望了一眼,回想起之前的事情,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

當下,兩人都嚇出了一聲冷汗,這樣的地方,他們居然昏迷了過去,一旦有人對他們下殺手,那簡直就是萬劫不復。

「莫問救了你們,兩個蠢貨。」

裴風舞輕哼了一聲,對於侯驚風與弓長衍之前只顧自己利益,不顧整個團隊的行為,她相當的不滿。莫問在這樣的情況下都願意搭救兩人,不管從哪一點看,都高出他們不止一點半點。

兩人聞言一愣,隨即也想到,若是沒有人搭救,他恐怕無法如此快就醒過來。

弓長衍目光有些複雜的望了莫問一眼,斂下眼眉沒有說什麼。

侯驚風則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抹不屑,莫問救他,不過是現在需要他,可不是出於什麼仁義,之前他還差點死在了莫問手裡。

「你們三個想辦法攔住三頭凶獸片刻,我前去祭壇裡面看看。」

醫妃發家史 莫問掃了兩人一眼,淡淡的說道。

雖然知道祭壇裡面恐怕很危險,但他依舊不願放棄,既然侯驚風與弓長衍兩人能活著出來,想必不是太過兇險。

「莫問,祭壇里有未知的兇險,你可考慮清楚了?」

裴風舞柳眉微蹙,她沒有料到,這個時候莫問還想闖入祭壇中,侯驚風與弓長衍兩人都差點死在裡面,他一個人能行?

她眸光一轉,望向侯驚風與弓長衍,希望兩人能講述一下祭壇里的情況。

「之前你幫了我,現在你想進去,我自然會幫你牽制住凶獸。」

侯驚風像是沒有看見裴風舞的目光一把,扭頭望向莫問,冷淡的道。他心中,則冷笑了起來,既然莫問自己找死,那他自然不會阻止。

祭壇里發生的事情,他可沒有興趣告訴他。想知道,就自己闖入祭壇去看看吧。

他希望莫問進去后,就再也別出來。

弓長衍亦是抿嘴不語,只是取出靈器,表示他會配合莫問,牽制住凶獸。

裴風舞面色難看,沒有想到這個時候,兩人居然依舊針對莫問,不肯把祭壇里的事情說出來。

「哦,那你們就負責牽制凶獸吧。」莫問淡淡的點了點頭,根本就沒有細問的意思。

裴風舞輕嘆一聲,不再多言,再次飛身而起,糾纏住那頭青光鷹。

青光鷹見這個裴風舞居然又主動找了上來,怒的不斷唳嘯,若是平時,它根本不把這個女人放在眼裡,持續戰鬥下去它有能力將這個女人擊殺。

但是,現在更重要的是守護祭壇,而不是與別人戰鬥。

所以三大凶獸,都有點捉襟見肘,無法徹底放開手腳,實力自然打了折扣。

侯驚風與弓長衍也同一時間出手,主動纏上爆裂炎獅與藍眸裂地甲。

三人與三頭凶獸立刻戰在了一起,不過這一回,三頭凶獸死活都不肯離開祭壇太遠,時刻盯著周圍,生怕有人趁機闖入祭壇。

莫問皺了皺眉頭,這回三大凶獸都學聰明了,不距離祭壇太遠,任何人想闖入祭壇,它們都有時間發出攻擊。即使有裴風舞三人牽制,但三人的力量,實在不足以威脅到三頭凶獸。

一旦有人闖祭壇,很有可能直接放棄抵擋他們的攻擊,轉而攻擊闖祭壇的人。

莫問只是目光閃爍了幾下,便有了決定。

身影一閃,人便往祭壇飛奔而去,只要他能擋住為頭凶獸的一擊,便足以闖入祭壇中。

幾個閃身,莫問便出現在祭壇前。

果然,三頭凶獸幾乎同時放棄裴風舞三人,任由他們攻擊在身上,紛紛怒吼一聲,全力攻擊莫問。

但莫問早有準備,不慌不忙,配合三耀之法與兩件上品靈器,居然愣是擋住了三頭凶獸的聯手一擊。

不過五獸環與灰暗山峰都撞飛了出去,莫問也面色一白,龐大的力量將他掀飛,恰巧撞向身後的祭壇護罩,噗嗤一聲,莫問的身影便撞入了祭壇中。

一陣光芒變幻,眼前逐漸清晰。

莫問發現自己站在一個龐大的祭壇上,祭壇很大,足有幾個足球場那般大,遼闊而空蕩。

祭壇中間,有著一道白色的光柱,光柱裡面,懸浮著一個白玉寶盒。

獸王的寶藏,那正是莫問此行的目標。

不過,他沒有立刻前去取那白玉寶盒,而是目光警惕的望向四周。

只見那白玉寶盒不遠處,匍匐著一個龐大的身影,那個龐大的身影遠比外面的四頭領主妖獸都大,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令莫問都感到驚顫。

那個妖獸,便是古城的統治者,一代獸王。

那是一頭像是小山一般的龐大妖獸,身上覆蓋著赤紅色的鱗片,那鱗片鮮艷無比,像是燃燒著的火焰。

赤甲地龍!

莫問瞳孔微縮,那頭獸王,居然有著龍族血脈,身上隱隱有一股龍威。

龍族!乃是妖族中,最強大的種族之一。曾今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統治過整個妖族。

龍族血脈有著很強的擴散能力,很多妖獸,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著龍族血脈,可以說,龍族一系,乃是妖獸中種類最多的一脈。

但是,純凈的龍族血脈,卻很少很少。有著龍族血脈的妖獸雖多,但一頭純血龍族,卻是鳳毛麟角。

赤甲地龍,便是有著龍族血脈的妖獸,屬於地龍一族。

但赤甲地龍卻也不是純血地龍族,只能說有著一點地龍族血脈,它們的祖先乃是純血的赤焰火龍。

赤焰火龍才是屬於真正的地龍。

當然,地龍一族很廣泛,除了赤焰火龍,還有雷龍、霸王龍、角劍龍等等純血龍族。

不說純血龍族這種鳳毛麟角的存在,可以說,那些但凡有著龍族血脈的妖獸,都是強大的象徵。除非那些天賦異凜的妖獸,尋常的妖獸根本無法與有著龍族血脈的妖獸相比。

當然,龍族血脈也並非是妖族中最強大的血脈,傳說中的妖界廣袤無邊,不差於龍族血脈的妖族血脈,至少在十個以上。(未完待續。。)

… 莫問沒有料到,赤甲地龍這樣的龍血妖獸他居然都能遇見,相對於龐大的妖族來說,有著龍族血脈的妖獸還是很罕見。

不過那頭獸王,似乎只是赤甲地龍的後代,血脈傳承的等階很低,不能說是真正的赤甲地龍。否則以獸王的修為,估計早就化妖成功了。

莫問謹慎的走向祭壇中央的白玉寶盒,他不知道這個祭壇里有什麼古怪,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那頭獸王,以莫問的經驗判斷,的確受了很嚴重的傷勢,陷入了深度沉睡中。

這種情況下,只要不威脅到獸王的生命,一般都無法蘇醒過來∴wan∴shu∴ba,●ansh∷uba.。

如果祭壇裡面的危險,不是來自於獸王,那又是什麼?

莫問一時間,也有些疑惑不解了起來。

當他接近白玉寶盒五十米以內時,驀然,一聲恐怖的獸吼聲響起,那吼聲震得莫問都一陣眩暈,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獸王醒了?

他面色大變,猛地望向那頭獸王,只見那獸王身上,亮起一道紅光,紅光襯托著赤色鱗甲,相當的鮮艷。

一團火焰悄然從獸王的頭部飛出,那是一團臉盆大小的熾熱火焰,火焰裡面包裹著一團變幻不定能的身影,那是一隻縮小的妖獸幻影,只有巴掌大小,但卻散發出恐怖的能量波動。

赤甲地龍獸!

莫問瞳孔一縮,他一眼便看出,那是獸王的縮小版,與地面上的赤甲地龍一模一樣。

或者說,那是赤甲地龍獸的靈魂,一名獸王的靈魂化形之體。

靈魂化形,外放出體,乃是元神境界的修仙者才能辦到的事情。即使一代武宗都沒有這個能力。元神境界的修仙者,把靈魂修鍊成元神,才能元神出體。

否則,修為不夠,靈魂強行出體,便會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按理說,妖界中,只有妖族才能有能力妖魂出體,即使一頭獸王妖獸。那也不可能做到。

這頭赤甲地龍怎麼辦到的?

莫問可以肯定,眼前的赤甲地龍不是一隻妖族,只有獸王的修為。

吼!

獸王的妖魂緩緩飄出,然後昂天一聲咆哮,紅光大作,那拳頭大小的妖魂就驀然變大,化為一頭龐大的赤甲地龍。雖然無法與本體相比,但也有本體三分之一大小。

一股股磅礴的靈魂氣息,不斷從赤甲地龍獸的妖魂中散發而出。那宛如實質的靈魂力量,令莫問都感到心驚。

莫問的靈魂力量不低,但與這頭赤甲地龍相比,卻差了很多。

靈魂出竅。原來如此。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