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被冰封不知多少年的稀有玄獸,今天可算一展拳腳,好好發泄一番了!

「呼!」

「咻!」

火化首先衝來,全身毛髮更顯通紅,然後就看到一團團火焰在上空凝聚,最終形成巨大無比火球,然後選中一個螃蟹類型的九品玄獸,就那麼瘋狂的轟擊過去。

攻妻無度:惡魔總裁輕點撩 「砰!」

稀有玄獸,果然不是吹的。

單單是火焰噴發的速度就已經快到極致,而同等級的螃蟹玄獸,根本沒有來得及躲避,瞬間就被火焰吞噬,變成了被蒸烤的螃蟹,甚至還傳出誘人的海鮮味。

火化出手,一擊即中!

神芒雖然是四個冰雕中最菜的,但它卻不承認。

所以緊跟其後,巨大的嘴張開,噴出一道強勢水柱,強度自然並非羽翼化龍獸這種八品玄獸可以相提並論的。

「撲哧!」

水柱如利劍,直接穿透了一頭蝦獸的腦門。

兩獸出手很快。

而它們的對手卻瞬間被秒殺。

這無疑是極為彪悍的。

所以另外六頭玄獸頓時憤怒起來,然後蜂擁而上,將火化和神芒包圍起來,開始瘋狂的噴吐著體內的靈力。

巨型玄獸一旦打起來,可謂聲勢浩大。

好在,這洞府夠大,能夠容得下它們。

一時間,靈力噴發所產生的五彩光芒和身體對抗聲音在洞府彼此起伏,不絕於耳。

在尚武大陸,武皇巔峰打架是極為少見的,而如今,八頭九品玄獸干架,那更是彪悍無比。

古木並沒有去在意神芒和火化。

因為,此刻他揮出去的劍氣已經徹底擊在那頭鱷魚獸的身上。

但讓他吃驚的是,對方硬抗下來,不但沒有絲毫損傷,竟然連腳步都沒移動。

「好強的肉身!」

古木暗暗吃驚,自己這一劍雖然並非最強,但普通的武皇巔峰可是不敢硬接。

「可惡的人類,你這是試圖激怒本王,你會付出代價的!」鱷魚獸雖然沒有受傷,但也是會疼的,而它繼續咆哮道:「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為什麼還不成功,為什麼!」

而就在它大聲呼喊下。

就見其全身頓時散發出金色光芒,旋即那雖有人形,但卻布滿鱗甲的身體上,竟然開始有靈力涌動,稍許,當光芒散去,就看到此刻,它的身上竟然披著紫色光澤的戰甲!

「哈哈,紫金戰甲!」

鱷魚獸看到戰甲在身,頓時瘋狂的吼叫道:「終於成功了,一百年的煉化,本王終於獲得了龍戰天的戰甲!」

古木神色凝重。

當那所謂的紫金戰甲出現,他就感覺情況不妙,這也許是一件防禦性極強的寶物,檔次至少和那個戰戟相同。

「它並非煉化戰戟,而是戰甲?」

想至此。剛剛披上戰甲的鱷魚獸巨大的手臂突然動了,然後徐徐向著高台上那豎立的戰戟抓去,同時說道:「龍戰天,你已經死了一萬兩千年,今天就由本王拿著你的戰甲和戰天戟重出世間,來完成你未完成的遺願!」 慕靖南一個一米八幾的大男人,在喝醉的狀態下,完全沒有一絲力氣。

渾身軟綿綿的靠在封雨書身上,她真是用盡了吃奶的勁,才把他塞上車。

回到駕駛座,她已經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了。

轉頭,看了一眼坐在副駕座上,整個人已經醉死了的慕靖南,她無奈的嘆息一聲,「幸好遇見了我,要是讓你一個人躺在地上,明天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這大晚上的,路上基本沒有行人了。

他衣著不凡,要是不法分子盯上他,他就危險了。

封雨書發動引擎,往慕家官邸開去。

回到慕家官邸,在警衛的幫助下,封雨書把慕靖南扶回了他的卧室。

明顯吐過了的慕靖南,身上還沾染著些許嘔吐物,那氣味……著實令人作嘔。

「封小姐,十分感謝您,這麼晚了把二少送回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送您回去吧?」

警衛不失禮貌的委婉開口。

時間確實不早了,她今晚跟朋友聚會,玩得晚了一些,沒想到回家的路上會撿到醉的不省人事的慕靖南。

把他送回官邸,這一趟折騰,又耽誤了不少時間。

眼看著時間也不早了,她這麼晚回去也確實不妥,再加上,她放心不下慕靖南……

「我放心不下靖南。這樣吧,我今晚冒昧在客房住下,順便照顧靖南,明天我就離開。行么?」她禮貌的詢問,態度溫和,真心的在徵求警衛的意見。

「這……」

警衛也拿不定主意。

「要是明天靖南怪罪起來,我自己承擔。」

「抱歉封小姐,我們無法做主。」

封雨書也知道,自己強人所難了,她點點頭,表示理解,「沒關係,我能理解。那我留下來照顧一會兒靖南,再離開。」

如此,警衛也不好再阻攔。

冷情烈愛:婚暖入心扉 她進了盥洗室,擰了濕毛巾出來,溫柔細緻的為慕靖南擦拭臉和雙手,又親自脫下他的鞋襪,替他擦腳。

他身上的襯衫和西褲都已經髒了,她不方便換,便對警衛說,「麻煩你們幫靖南換一下衣服吧,我到外面等著。」

武帝重生 她率先離開卧室,把門關上。

警衛速度很快,替慕靖南換下了身上的臟衣服,替他穿上了舒適的睡袍。

卧室門打開,站在門外的封雨書端著解酒湯,「傭人煮了解酒湯,我正好端上來,讓靖南喝一些,明天早上也不至於太難受。」

「有勞封小姐了。」警衛讓開身子,讓她進了卧室。

睡著了的男人,髮絲柔順的垂在額頭上,睡顏安靜無害。

封雨書來到床畔,把托盤放在床頭柜上,俯身輕聲叫喚,「靖南,喝一些解酒湯再睡吧?」

叫了幾聲,也沒有反應之後,她伸出手,輕輕拍打他的俊臉,「靖南,醒一醒。」

男人緊蹙著眉頭,突然攥住了她的手,俊臉也主動貼上去,蹭著她柔軟的掌心,「雲舒……別吵。」

封雨書渾身微微一僵,雖然他是在呢喃,可雲舒和書兒的發音,是完全不同的。

他叫的是雲舒。 古木一瞬間便明白了。

這個洞府果然和龍戰天有關聯,而藏著的就是他曾經的武器和戰甲,這個鱷魚獸所說,它用了一百年來煉化,終於成功了,也就是說,它現在已經可以擁有戰戟!

千億寵婚:重生嬌妻不好惹 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而且,既然是龍戰天的遺物,作為後裔的龍靈,就應該獲得,所以,他豈能眼睜睜看著,旋即雙拳緊握,大步跨出,早已布置好的天罡九演陣徹底打開四演。

「嗖!」

古木化為虹芒沖了過去,在鱷魚獸尚未觸及到戰戟的時候,先一步抓在戰戟上。

「嘶嘶!」

在觸碰到戰戟的一瞬間。

古木仿若觸電,全身傳來麻痹感!

鱷魚獸沒想到這個人類如此快的動作,而當看到他全身有電光浮現,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無知的人類,你以為這種法器是隨便就可以觸碰的嗎!」

它來到這裡,用了一百年時間,才在今天將兩件裝備煉化,可謂艱難異常。

這個渺小的人類竟然敢去觸摸,這是找死!

但是——

讓它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是。

古木雖然仿若觸電,但這種感覺只是稍縱即逝,然後就看他臉色猙獰的半蹲下來,在鱷魚獸的目視下,竟是一咬牙將戰戟給拔出來。

「靈靈,此物交個你了!」

將戰戟拔出來,古木托起來,然後拋向龍靈。

「嗖!」

戰戟化為金光,奇快無比的飛向龍靈。

古木眼珠子頓時瞪了出來。

他根本就沒用力啊,怎麼會飛這麼快?

恐怕古大少不會明白,在他拔出戰戟后,就算鬆開手,戰戟也會自主飛向龍靈。

原因很簡單,龍戰天是龍族後裔,而龍靈同樣是龍族後裔!

血脈的問題,讓戰戟有著強烈的歸屬意識。

戰戟極速飛來。

龍靈沒有挪動腳步,只是輕輕舉起手臂,就看到那纖細的五指剛好接住戰戟。

「吾龍戰天,歷經三千年,成就武神境界,卻逢商寇亂天下,男兒在世,應做大事而為重,奈何天命愚人,大哥隕落賊手,吾痛心疾首,臨東海惡戰十寇,雖永不輪迴而終不悔!」

「戰戟封存,卸甲於此,若有吾龍族後裔,持戰天戟,披紫金戰甲,戰那商寇!」

龍靈和戰戟接觸的一瞬間,洞府之中忽然傳來蒼勁有力的聲音,與此同時,一股極強的氣息充斥而來。

這股氣息極強,同時充滿了一股王者氣息。

保護在龍靈周圍的低級玄獸竟是伏在地上,不停顫抖,同時傳來低吟的聲音,仿若在膜拜神!

而惡戰中的那些九品玄獸,更是停止戰鬥,猙獰恐怖的臉上浮現出懼怕之色,就連神芒和火化也不例外。

古木此刻也是臉色極為難看。

因為在氣息出現的一瞬間,他仿若被一股極強的威壓侵襲著,迫使膝蓋彎曲,迫使自己伏地膜拜!

武神。

這一定是武神氣息!

古木沒想到會在這個山洞內,第一次碰到武神級別的氣息,而且竟然這麼強,如果這股氣息有殺傷力,他毫不懷疑自己會被輕鬆抹殺,哪怕肉身再強,哪怕真元再多。

這就是差距。

僅僅是封存在戰戟中的武神氣息,經歷萬載,古木這個武皇巔峰都沒有絲毫的抵抗力。

當然,一品精獸,同樣也被氣息壓制,有著伏地跪拜的衝動。

咬著牙,古木的五行真元訣在體內瘋狂運轉,最終得以支配身體從而沒有跪下來。

「吾在此洞府留下三寶,其一為戰天戟,乃下品法器,其二,紫金戰甲,乃下品法器,其三,便是吾龍族精血!」

那聲音再次響起。

而當話畢后,就看到高台前段的石壁,突然出現一個暗道,旋即就看到一個似乎用防禦屏障籠罩的鮮紅血滴懸浮其中。

「龍血,果然有龍血!」

鱷魚獸艱難轉過身,看到那滴血液,近乎瘋狂的大笑道:「一百年煉化,為的就是這滴龍血,本王要化龍!」

說罷,竟是擺脫武神威壓的控制,沖向那暗格。

古木對龍血根本不了解,但看到這個白痴精獸如此激動亢奮,頓時就明白這玩意恐怕比戰甲和戰戟還要強悍,頓時將天罡九演陣提升至六演,悍然沖了過去。

「這東西是我的!」

古木衝過來,凝聚所有的金元,舉著斬妖劍悍然砍了下來。

「嘶嘶!」

這一劍的強勢,讓空間都破碎了。

而亢奮中的鱷魚獸神色駭然一變,旋即身子一動躲避開來。

那張鱷魚臉扭曲到極致,左手散發出金光,沖向古木:「可惡的人類,你死定了!」

看到避開自己的劍氣,做出靈敏的反擊,古木暗暗吃驚,同時驚鴻游龍踩出,化為光影消失在原地。

「砰!」

鱷魚獸一拳擊在地面上,頓時一個足有五米大的深坑出現,由此可見,這傢伙的力量非常強。

在它落空,還沒有抽出手的時候。

古木依靠靈敏的身法出現在身後,然後揮劍砍去,同時其中爆發出火之真元,顯然,這正是三轉劍訣的火轉金剛!

「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