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個勇士鐵拳猛然轟向紀羽的門面,紀羽舉手一些,接下來整個人便是被推到了數十米之後,一條划痕在地上延續得長長的。

「杏,還不錯!」那勇士正了正身子,大聲朝著紀羽喊道。

紀羽摩擦了一下有些發疼的手,嘿嘿一笑:「你也不錯啊!」

「嘿,好自大的杏」其他三個勇士都嘿嘿一笑,但他們並不討厭紀羽,因為剛剛的戰鬥紀羽已經表現出了自己有的勇猛,說以一敵四絕對不是自大之言,他們欣賞勇者,此時對紀羽便是越來越欣賞了。

「接下來就該輪到我了哦!」這時,紀羽大笑道。

「來吧,我們都準備好了!」幾個勇士戰意沸騰。

眾人都沒有想到,這辰斗一時間竟然都沒有這麼快結束,四個勇士都沒能一下子將紀羽拿下。

頓時,周圍便是一陣歡呼,他們為紀羽歡呼,原來他是如此的勇猛。

紀羽凝視眼前四人,他心中亦是有戰意升起,異常的濃郁。

他雙眼大睜,接下來便是運轉起風之奧義,一瞬間便到了其中一個勇士的面前。

舉起拳頭,頓時,千斤重的拳頭猛然揮出。

砰!

一拳轟下,那勇士面色一片潮紅,顯然是有些吃力了。

「好杏,力氣還真的不賴!」他們對紀羽更是越來越欽佩了,這看上去比他們小了這麼多的少年,進蘊藏著這麼恐怖的力量。

「嘿,你們心咯!」紀羽嘿嘿一笑,速度又一次加快。

一拳一拳的朝著那勇士攻去,而其他三個勇士不斷的在紀羽身邊干擾,但紀羽的速度奇快,他們的干擾竟然起不到一絲一毫的作用。

這場面頓時讓所有的人都震撼了

這杏,未免也太過出乎他們的意料了吧?以一敵四,現在看來似乎還佔據了上風啊!

「看來我們都看走眼咯!」神樹長老笑眯眯的說道。

烏力亦是一臉震撼:「這杏成長起來,實力絕對比我強大數倍不止!」

四個勇士被紀羽壓著打,眾人看的都是目瞪口呆

「這杏簡直就是個人形凶獸啊!」

「是啊如果不是他身上有濃郁的人氣,我都要以為他是凶獸了,這皮糙肉厚的,力氣還大的可怕!」眾人議論紛紛,交頭接耳,對紀羽的表現都是異常的震撼。

這時,紀羽的攻擊忽然停止了下來,當然並不是因為勝負已分或者他沒力氣了,只是因為他又開始進行新一輪的蓄力了。

只見他縱身後躍,跟四個勇士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他雙眼微微閉起,一時間,一道火焰的力量慢慢的從他的體內升起。

剛剛跟四個人戰鬥的時候他動用了力量令牌的神力,再加上他在造化之珠中經常與魔獸戰鬥,現在他的戰力甚至比一同同等級的魔獸更加的恐怖。

「諸位,心了!」紀羽朝著四個勇士喊道。

「好吧,你還有什麼招式都用出來吧,我們都接下了!」四個勇士認真的說道。

現在他們對紀羽絕對沒有了之前的那種輕視態度,他們非常清楚眼前這個少年擁有的力量甚至比他們四個人都要強大!

而此時,他們見到紀羽身上忽然有火焰釋放而出的時候,卻是微微一怔,呆住了

不止是他們,神樹部族的其他人此時也是一臉的愕然

「這」.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神樹部族的人一時間都安靜到了極點,他們都睜大著眼睛看著紀羽,像是見到了什麼新奇的東西那樣,眼神之中還有幾分敬畏。

「額你們這是怎麼了?」紀羽也發現了眾人的目光有些不同,不由收起火焰,問道。

「你」那其中一個勇士一手指著紀羽,欲言又止。

紀羽一怔,指了指自己,而後便聽那勇士道:「那火焰是你變出來的?」

火焰?

紀羽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原來是自己用的火靈變震懾到他們了?這未免也太可笑了吧這些人難道沒有見過火焰的力量嗎?

的確,紀羽這是用後來的思維去思考問題了,征戰時代是戰氣出現的最初期,人類雖然以戰氣作為修鍊,但對於戰氣的很多能量他們都是不清楚的,尤其是像紀羽這樣的,用戰氣祭出火焰,他們更是想都沒有想過。

愚妻不候 直到後來的家族割據時代,大陸群雄並起,人才出世,這才慢慢的有人開始領悟火焰與戰氣之間的關係,從而演化出了其他的東西。

但至少在現在,這些人對戰氣控制火焰那是聞所未聞的,所以他們才會感覺到一陣驚奇。

「額,也可以這麼說吧」紀羽撓了撓腦袋,道,心中只希望這些人別再追問了,他只知道用戰氣控制火焰,不過具體是什麼原理之類的他就不知道了。

「神奇神奇了!」

「竟然能控制火焰,他一定是火焰之子!」

「不,我看他是神之子,來這裡就是為了對付天人的!」

「是啊,神將神樹帶給了我們,現在又將神之子送來,就是為了幫我們對付天人!」

這時,周圍的人們早已經是興奮不已,看向紀羽的眼神都是火熱無比。

乃至於神樹長老此時都是一臉驚喜的看著紀羽,急忙問道:「控制火焰你能發揮出多強大的力量?」

這時,眾人又安靜了下來,紀羽能控制火焰這讓他們發現了新的東西,讓他們械,m.

所有人都睜大著眼睛盯著紀羽,卻見紀羽苦笑道:「我們就繼續戰鬥吧。」說著,火焰又從他的手上升了起來。

他知道,這些東西只有用實際的戰鬥才能說得清楚了。

四個勇士此時是一臉的謹慎,又有些興奮的摩擦著雙手,他們可是第一次領教火焰的力量,可不敢太大意。

紀羽面帶笑意,但在下一秒,肅殺之氣就頓時升起了:「四位心了!」

說著,一條火龍從他的手臂上慢慢的升起,直接引得周圍一片嘩然,所有人看向紀羽的眼神都是滿眼的星星。

「嘿嘿,來吧!我已經等不及了!」四個勇士大聲笑道。

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看著這辰斗,哪怕是第一勇士的烏力對紀羽的火焰也是感到新奇無比,一臉的振奮。

紀羽嘿嘿一笑,風之奧義運轉而起,速度徒然增加了數倍。

踏天步運轉而起,他一瞬間便出現在四個勇士的面前,只見他意念之力一動,火焰囚籠猛然出現,朝著那四個勇士猛然蓋下。

四個勇士每個人都如臨大敵,急妹自己最大的力氣躲開囚籠,然而就在他們剛跳開的時候,卻又發現紀羽手上的那條火龍竟然猛地朝著他們的方向撲來

一瞬間,他們便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力量正在這火焰的吞噬之下慢慢消失了。

「我們輸了」

這時,四個勇士同時開始說道。

他們臉上沒有任何的不服,相反的,對於紀羽他們是口服心服!

他們深刻的感受了一次火焰的威力,若是紀羽再動一下,他們毫不懷疑自己會被瞬間燒成灰。

紀羽收手了,火焰漸漸消失而周圍頓時也響起了一片叫好之聲。

一開始紀羽說一挑四的時候他們還不相信,覺得紀羽是年少輕狂了,但現在他們對於紀羽可謂是完全的就是佩服\夠操控火焰的人,是神之子。

「真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強大!」這時,神樹長老一臉笑容的走向了紀羽。

這辰斗他看到了紀羽的潛力,若是成長起來,以後天人定然不敢侵犯他們神樹部族!

烏力大步朝著紀羽走去,重重的拍了拍紀羽的肩膀:「好樣的!果然不是年少輕狂!」

這句話說的紀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出一挑四的時候的確是有些狂妄了。

當時他可是完全不知道這些人是對付不了火焰的力量的,只當他們是平常的對手,即使這樣,紀羽也自認為有信心對付四個人。

四個勇士讓了開來,神樹部族的人朝著紀羽涌去,一臉的興奮。

此時,神樹長老雙手虛按,道:「大家都靜一靜!」

眾人安靜了下來,盯著神樹長老。

神樹長老滿臉的笑容,走在紀羽的身邊,拍著紀羽的肩膀道:「就讓我們恭喜紀羽兄弟成為我們神樹部族的真正族人吧!」

「好C!」

「新族人!神之子!」

「紀羽,神之子!」

周圍的人是一片歡聲酗,對紀羽又無盡的讚歎。

紀羽老臉有些通紅,這麼簡單的控制火焰,在這個時代就被稱為神之子了但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乾脆也就不說話了。

「好了,接下來就讓紀羽兄弟來接受我們神樹的洗禮吧!」

這時,神樹長老又說道。

眾人一片贊同,紛紛叫著紀羽的名字,經久不衰。

紀羽此時也慢慢的回過神來,抬起頭,雙目錚錚的朝著神樹的方向看去。

洗禮,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他對於這個神樹可是好奇得緊,這神樹的洗禮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他同樣是非常的期待的。

太陽底下,神樹卻擁有著比太陽更耀眼的光輝,周圍散發出一種神秘無比的力量,像是要與天地對抗那樣。

神樹看上去非常的透亮,每一個葉子都有耀眼的光芒綻放著,神聖無比,讓人心生嚮往,不駐拜。

神樹長老在紀羽的肩上搭了一把,笑道:「去吧,接受神樹洗禮,你就是我們神樹部族的人了。」

紀羽點了點頭,一步一步的朝著神樹的方向走去.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紀羽一步一步的朝著神樹的方向走去。

一簾一簾光芒從神樹的枝葉上下垂著散發著神聖的光輝。

甚至在這個時候,紀羽感覺眼前的神樹真的就是一個神了,不可侵犯。

「神樹在上,今有少年紀羽願投入神樹之下,成為神樹部族的一員,請神樹降下祝福,讓少年茁壯成長!」

這時,神樹長老忽然大聲喊道,一臉的崇敬。

而後,神樹部族的人皆是跟著神樹長老在呼喊著,在對神樹進行禱告。

「這是」紀羽怔住了,他獃獃的看著這一幕。

他看到一道道白色光芒從神樹部族人的身上釋放而出,紛紛飛到神樹的身上,使得神樹的光芒更加耀眼。

忽然,其中有一道光芒一下子便將紀羽給覆蓋了起來,掩住了紀羽的身形。

紀羽感覺自己身上有無數的力量流下,不斷的湧入他的體內。

紀羽不禁大驚,急忙凝啄神,開始專心的接受這股力量也許這就是那神樹的洗禮吧。

忽然,他發現自己周圍的環境已經改變了,像是身處在無絹宙之中那樣。

睜眼望去,周圍竟然是一片無廄空,看上去遼闊而又閃耀。

「這是」

紀羽一臉愕然的看著這一幕,他看到了星河的破碎,又看到了星河的重組。

他身處大宇宙中,就這麼看著這些星河的不斷破碎與重組,不知到底是什麼意思。

而就在此時,星河最後一次進行破碎重組之後,一道閃耀的光芒忽然降臨,朝著紀羽猛然衝下,無數的星光將紀羽覆蓋於其中有著說不盡的奧秘。

變化還在繼續

紀羽在被星光繚繞的同時,看見了不遠前,那星空的中間,有一個黑色的漩渦慢慢的成型,與這星光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又給人一種非常奇怪的適合感。

下一霎,這黑色漩渦轉動了起來,將這星光一點一點的朝著漩渦,m.

轟!

一片爆炸之聲轟然響起,這時,黑色漩渦轟然之間炸了開來,漩渦之中,有無數的七彩光芒綻放而出,一下子便將這片黑暗重新點亮,更為耀眼炫目。

「這是破而後立?」紀羽看著這一幕,喃喃道。

然而七彩的光芒似乎還不是終點,這種爆炸還在持續著,慢慢的,七彩的光芒開始不斷的匯聚了起來

與此同時,神樹部族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在紀羽進入神樹之下接受洗禮的時候,神樹忽然有無盡的光芒綻放而出,在這一刻,神樹的光輝徹底的超越了太陽,將整個神樹部族照耀得無比的通亮。

「快看,神顯靈了!」

「是啊,我第一次見到神樹進入會這麼美麗!」

神樹部族的人驚喜的看著這一幕,從紀羽進入神樹之下之後,神樹光芒將紀羽覆蓋了,隨後便出現了這壯闊的一幕。

先是光芒收斂,黑暗到了極致,隨後便是光芒的爆發,神樹一下子出現了七種顏色,靚麗無比。

眾人看在眼中,只認為是神樹顯靈了,不駐拜。

但神樹長老此時卻是一臉的凝重。

他面帶憂慮的看著神樹,不知在想些什麼。

「長老,怎麼了?難道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嗎?」烏力站在神樹長老的身邊,看到神樹長老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他的心也不禁有些緊張了起來,感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神樹長老目光深邃,看著這片七彩的天空,擔憂之色是越來越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