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強者各有計較猶豫不決等到此處恢復原狀也只有二三十位進了通道剩下的強者只是面色陰沉的默然不語

另一處不知名的山谷姬晨慶等人從空間通道中走出姬無命立即猛的拍擊九鼎問天塔將這空間傳送及時中斷根本不給那些追來的強者任何活命的機會

姬空聖背著虛弱的姬羽博跟著姬晨慶和姬無命輾轉飛行了百餘里尋得一處密林這才躲了起來讓姬羽博抓緊時間療傷

因為之前已經服用過玉靈丹所以姬羽博雖然受到重創但自己也沒有失去意識大約兩個時辰之後姬羽博就基本上把傷勢給壓制住了不過要想痊癒恐怕還得靜養數月時間

起身活動了下身子姬羽博臉色略顯蒼白見三人慾言又止的看著自己便笑道:「恢復五成戰力先天中期可保無虞……若是不顧傷勢複發應該還能發揮出七成戰力我們走吧」

聽到這話姬晨慶他們都鬆了一口氣

剛才他們可是擔心死了生怕姬羽博會傷及根本畢竟那些強者都是先天十一層的存在

「這裡距離驚城應該有三百里以上我們趕緊換了行裝找找愁王谷的方位」姬無命見姬羽博一身衣服已成布條便提了個建議

至於這愁王谷則是驚城東南方九百裡外的一處山谷群目前已經有很多無法進入驚城的強者在那裡開鑿凈室其中不乏先天後期的存在他們四人之所以選擇愁王谷主要是那裡沒有勢力影響停留在那裡的都是獨來獨往的兩族強者幾乎互不相識因而不會惹上麻煩

四人換好金色武裳又將銀亮的撐天神甲穿上在千丈範圍內查探了一番后終於找了前往愁王谷的山道

或許因為絕地天通碑現世的緣故四人在這方圓數百里竟然沒感應到太過強大的強者氣息除了一些未開靈智的生死域妖獸偶爾感應到的也就是先天中期的強者這讓姬晨慶他們十分放心的全力趕路

兩三個時辰之後四人翻山越嶺,涉水渡河終於在凌晨之時進入一片荒蕪的山谷群

「不知道這裡還有多少山頭空餘若是都被佔據了少不得要搶奪幾處……」駐足在光禿禿的岩山峰頂四人都感應到了這方圓數十里的強者氣息姬晨慶不得不提醒三人做好準備

姬空聖笑道:「這些氣息絕大部分都是先天五六層境只有幾處是先天七層境以我們的實力我就不信找不到好的凈室」

「不用那麼麻煩我們一路過去看到好的凈室直接將凈室主人打殺了便是這生死域里的強者絕對不會跟你講理也絕不會善罷甘休」姬無命語氣冰冷直接給此行下了基調氣喘吁吁的姬羽博也應聲贊同

姬晨慶和姬空聖啞然失笑覺得這的確是個好方法畢竟以四人的強大實力的確可以囂張些畢竟這裡是生死域實力就是一切

「好博哥你先休息下我們等會輕裝出發」姬空聖見姬羽博似乎吃不消撐天神甲的作用便大手一揮掃出一片乾淨的地面來盤膝而坐

不緊不慢的脫下撐天神甲四人還沒收拾好數道精神力就橫掃而過緊跟著對面百丈處的山頭就飄來桀桀怪聲:「本座還以為是什麼高手原來不過是先天五層境的廢物竟然如此狂妄

本座就勉為其難替這愁王谷清理下外圍」

另外幾道精神力在這話音落下之後也不知是懼怕還是遵守什麼規矩全部都退了回去

姬晨慶他們則霍然起身震地升空朝那聲音傳來的山頭冷眼望去

「還敢挑釁本座

死」那處山頭忽的搖晃起來竟然恍如活物一般張開四肢還未起身之時爬滿稀疏苔蘚和少量灌木的精石大手從山腰橫空拍出

精石大手長達十五六丈凝實無比但姬晨慶他們卻毫無畏懼

「控土……是什麼大妖」姬空聖之前感應到這山頭隱隱散發著先天五六層境左右的妖元氣息見到這一手攻擊立時精神一振興奮的喊道:「哈哈

這隻畜生就交給我了」

不等三人搶先姬空聖身上的氣息猛的暴漲整個人也拔高數寸瞬間破空疾馳以身喂招直接撞擊精石大手的拳頭沒入其中

「空聖體質這麼霸道居然被他搶到先機」看到姬空聖完全就是硬碰硬姬羽博十分鬱悶因為這是他們脫困以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戰他原本已經做好了準備沒想到還是慢了半拍

姬晨慶和姬無命兩人對姬空聖的舉動毫不在意也一點都不擔心反而緊盯著周圍數百丈內另外幾座山頭

「轟隆隆

」隨著姬空聖沿路破開精石大手無數碎石紛紛砸下

等到姬空聖倏然間震裂精石大手的臂膀位置跳上晃動不已的山頭之時才發現這座山頭竟然化成一個四五十丈高的石頭怪物而且離姬晨慶他們所在位置也不足三十丈

「紫府神碑鎮」身在石頭怪物頭頂姬空聖右臂升騰滾滾紫氣身後同時聚出一塊十餘丈高的紫色大碑隨著姬空聖右掌猛的按下那紫色大碑也同時轟然砸落

離得最近的姬晨慶他們見姬空聖施展出這一招身形立即朝後方飄去;周圍被動靜引來的一些強者只見紫光大盛之後迎面就看到無數碎石激射而來不由得也是各自躲避

伴隨著無數沉悶的撞擊聲眾強者依稀分辨得出那石頭怪物通體碎裂發出的聲音但視野內已經看不到那石頭怪物剩下的只有滿地的碎石土塊和虛立半空的金色身影

「沒想到你竟然是一隻土蟮可惜本體還是太弱」望著碎石縫裡渾身血跡長約三丈的粘稠狀怪獸姬空聖隔空探掌將其徹底轟成碎末

「哼

」姬空聖冷眼環顧有意震懾這些外圍的兩族強者

姬晨慶他們三人這時也迅速趕至與姬空聖一道轉眼就破空深入朝著愁王谷中心飛去

等到四人身影消失在黑白二氣中被一掌崩成碎渣的山頭附近出現了十餘道身影看著下方被轟成碎末的土蟮殘渣個個都驚駭不已

「前幾天是端木家和北山家今天這金色武裳很有可能是姬家的武修……看來絕地天通碑這件事給各大勢力一個極佳的滲透機會生死域以後可能會變得更加危險」有人突然嘆道讓在場的十幾道身影都為之震驚當場就有三位強者破空飛離愁王谷

「各大勢力滲入我們散修若還是獨善其身將來恐怕無容身之地老夫獵殺妖人去了爭取早日進入驚城諸位好自為之吧」一位人族強者離開之時還留下一段說辭讓其中幾位強者頗為意動

不出半會兒十餘道身影或回凈室或直接離開也有直奔愁王谷深處而去各有打算

姬晨慶他們四人對此完全不清楚沿途飛了數十里之後終於來到有山有水的區域這一片區有數百座高不過七八十丈的山頭星羅棋布每座山頭都隱隱散發著先天七八層境的強者氣息

「要不要就在這裡尋四座山頭或者我們繼續往前」姬無命倒是比較喜歡這個片區不過還是徵求了大家的意見

三人四顧看了幾眼都覺得還可以於是姬晨慶下了決定:「行那就這裡不過喜歡什麼山頭自己去搶打不過再來喊人哈哈

」說完姬晨慶率先出手朝著下方兩三百丈外的一座狀若雄鷹踞地的山頭飛去

見姬晨慶選的山頭並不是自己看中的三人都暗自高興六目相顧三人懶得廢話各自的動作也不慢都飛向下面的目標山頭

兩三息之後四聲驚怒衝天而起龐大的氣息立時將這片原本寧靜的山谷攪得風捲雲動

山頭主人很快出現基本上都是先天七層境除了姬羽博稍顯凝重剩下他們三人根本就沒有把對手放在眼裡均擺出一副傲氣十足的樣子

「這座山頭小爺要了所以你就去死吧」姬空聖周身紫氣環繞肌肉層層鼓起抬手間便大掌隔空虛握將對方禁錮在擒拿範圍內

「竟敢打擾老夫清修罪無可赦

死」對面那位黑髯男子催發勁力瞬間就掙脫開來對姬空聖這個區區先天五層境武修感到無比的憤怒踏步渡空身形急速貼近黑髯男子準備直接將姬空聖轟爆當場

姬空聖臉色喜怒無形無懼對方雙拳砸來竟只以右臂攔截

「呼

」右臂上猛地鼓起道道青筋瞬間振起氣浪卻是姬空聖將滾滾紫色真元灌注其中將其充盈得幾乎爆裂

對方攻擊轉眼及至姬空聖右臂徑直貫穿空氣揮出數以百計的紫色拳影猶如周天羅網將這黑髯男子全身罩住 ?四人突然出現到這裡,許多有些見識的強者都認出四人穿的金色武裳正是姬家的族服,各種猜測和忌憚由此而生。見到四人似乎要搶奪山頭,這些暗中觀察的強者們誰都沒有先出聲,想看看他們四人到底有什麼底氣,竟敢在生死域里放肆。

姬晨慶最先出手,極為誇張的身後聚出數丈長的真元翅膀,一邊刀芒迸發寒光,一邊劍氣奔流如虹。在雙臂指引的下,真元翅膀揮動,爆出兩道刀劍洪流,聲勢極其浩大的朝山頭處的木臉大妖捲去。

「先天五層境?哈哈——給本座留下來吧!」對方貌若中年人,此時妖氣衝天,滿頭棕發纏腰束起,完全分不清是男是女。感應到姬晨慶的真元波動之後,原本升騰的怒火立時熄滅,轉而十分高興地喊道。

當然,這大妖動作也不慢,周身浮現妖元護罩,非常大膽的趨身暴進。

「風雨雷電聽我令!——風擊!」另一邊,姬無命則是首次在實戰中施展天級**。只見他隨意的在衣角撕下一片金色布條在額頭束起長發,兩手並指而出,在空中恍如隨興勾畫般的亂舞,卻神奇的喚來一陣颶風,在身前身後匯聚成四道丈粗的浮空風柱!

不過姬無命對面是位道師,見到這等異術,倒也沒有太過驚訝。

「水龍術——出!」這位頭戴金冠的銀髮道師手中捻訣,遙引下方河水,令水面波lang翻滾,升騰起七道水柱,扶搖而上。

再反觀姬空聖這邊,基本上已經可以判定出結果。

原因是那黑髯男子的速度與姬空聖相比,實在差得太多,根本無法完全護住周身。即便有真元覆體保護,依舊被數百道龐大的勁力透體而過,整個人就這樣氣息全無的直墜地面,死的不能再死。

姬空聖紋絲不動,似乎那黑髯男子的死與他無關,心中只對自己一擊必殺感到滿意,覺得應該能震懾這一片區的其他強者。

身落山頭,姬空聖抬眼看去,只見姬晨慶早已倨傲無比的立身樹梢,顯然速度並不比自己慢;等尋到姬無命身影的時候,剛好看到他將披風一展,打完收功。三人目光相接,身上氣息再度暴漲,同時望向姬羽博所在方位。

「博哥若是不受傷,這大妖算什麼? 作死 一刀就能解決……」看到姬羽博與對手旗鼓相當,姬空聖倒也不是很擔心,對姬羽博能夠擊殺對手無任何懷疑。

姬晨慶和姬無命同樣對姬羽博很有信心,此時他們三人氣息升騰如風柱,除了震懾其他強者不敢插手,更是給姬羽博鼓勁。

那些暗中觀戰的兩族強者原本還有點心思,但現在也確實不敢冒頭,因為被姬晨慶他們擊殺的三位強者實力在這一片區也算是位列前茅,可是卻都在一招之內敗亡!

而此時的姬羽博,見到好友們都已經完事,也不心急,在保證傷勢不會複發的情況下,依舊遊刃有餘的和這先天七層境的大妖搏殺。

游斗片刻,姬羽博手上忽然現出一把通體青色的質樸大刀,橫刀指著大妖喝道:「若你再無新招,今天我就送你入幽冥!」

「可笑,你以為就你們人族有兵器?」與姬羽博廝殺的這位身高兩丈余的獨眼巨漢被大刀上散發的寒氣所迫,身形暴退十餘丈,反掌間也拿出自己的兵器,竟是一把銹跡斑斑的丈高巨錘!

兵器在手,這化形大妖頓時氣勢大漲。只見它雙手握住巨錘的長柄末端,以自身為軸心,將巨錘高速揮舞起來,呼呼的帶起狂暴的勁風,將自身全部護在裡面。

「有趣!就以生雲刀接你這一招!」姬羽博見這大妖揮舞著巨錘,裹著暗青風團朝自己撞擊過來,單臂迅速提刀,樸實無華的將刀身當胸橫推,以無數刀芒形成仿如雲氣般的白霧狀刀牆。

大妖將姬羽博的防禦看在眼裡,心中暗喜,帶著強烈的自信,將蓄力到了極點的巨錘猛的脫手擲出,徑直轟向看起來軟綿綿的白霧防護。

罡風氣勁倏合乍開,灌滿了妖元的巨錘彈指間跨越十餘丈距離,毫無阻滯的沖入白霧刀牆。

姬羽博只感龐大的力量撕裂無數刀芒凝聚的刀牆,衝撞的力量連自己的真元和精神力都被震的發生動蕩。當下凝神聚元,動念間喝道:「合!破!」

刀牆如霧氣般極速涌動,四下合圍,將巨錘連錘帶柄全部裹在裡面。隨著刀牆忽而暴漲,忽而緊縮,在無數叮叮脆響中,爆濺出密集的電星火光。

「轟——!」爆響突兀的穿出,獨眼大妖忽感一陣刺痛傳來,瞬息之間,就失去了和巨錘的精神感應。

「這巨錘是什麼材料製成的?竟然如此堅硬……我這雲生刀可是在極道秘府中獲得的人級中階神兵,都不能一刀將這凡鐵般的巨錘劈開!」姬羽博真身進入刀牆中,以手中神兵斬向巨錘,卻只能將其鐵柄擊成碎渣。而巨錘本體只是綻裂出三五寸深的裂縫,同時還出乎意料的給姬羽博反震回來巨大的力量。

獨眼大妖心中焦急,精神力瞬間延伸過來,試圖和巨錘取得聯繫,但姬羽博怎麼會給它這個機會。

見這巨錘竟能扛住自己的強勢一擊,姬羽博便把這巨錘的品級提升到了和生雲刀的同一級別,哪裡還會任其從手上溜走。在其被自己一刀逼停之後,就一掌按住巨錘頂端,以精神力將其裹住,十分順利的收入儲物袋中。

等到獨眼大妖的精神力鋪天蓋地湧來,姬羽博周身驟然盛放無盡刀芒,刀芒生滅中,將獨眼大妖的精神力全部攔在三尺之外。

「心刀!」獨眼大妖的精神力無法靠近姬羽博,神色慌亂的高聲驚呼。

這聲驚呼,不僅令暗中觀戰的強者倒吸一口涼氣,連遠在兩三百丈外的姬晨慶他們也是眼中流露著欣喜和羨慕。

姬羽博輕鬆擋住對方的精神力后,臉上毫無得意之色。刀芒閃耀的身形倏然間橫空渡虛,獨臂朝獨眼大妖隨意揮下。在獨眼大妖驚駭的暴退中,姬羽博獨臂所指的方向,空氣全部被無影無形的罡風氣勁衝破。

電光火石間,獨眼大妖就已經破空暴退數百丈,姬羽博卻是緊追不捨。姬晨慶他們則緊緊的跟在後面,對沿途所過的山頭保持著絕對的警惕和威懾。

獨眼大妖早就看到了姬晨慶他們三人一招擊殺對手的情形,見他們在後面不緊不慢的跟著,便知道自己只能施展特殊手段和以真身拼殺,要不然絕無活命希望。

「斬天——破雲!」一追一逃,轉眼就是千丈,姬羽博懶得與這獨眼大妖啰嗦,周身刀芒噴涌而出,半空中聚成十數丈長刀,以近乎先天中期里的極限速度破空劈斬,隔著數十丈就把獨眼大妖劈成兩半!

獨眼大妖的兩半身軀在半空中並沒有變回真身,直接砸落下方大河中,顯得十分詭異。

正當姬羽博和姬晨慶他們打招呼,準備下水查探的時候,河面突然發生巨大的爆炸,一道紅光破開水面,直線升入黑白二氣瀰漫的高空。轉眼就將高空雲氣染成暗紅之色,形成血色天空。

「難道這大妖還頗有來頭?」見此異狀,姬羽博心中有些擔憂,轉而對姬晨慶他們說道:「慶哥,你們先退回去,我暫時留在這裡看看情況。」

姬晨慶他們雖然不知道這血色天空意味著什麼,但以人族的角度來看,這種情況可不會是什麼祥瑞的端倪。即便姬羽博的語氣極為輕鬆,也無法打消三人心頭的危機感。因而,姬晨慶扔給姬無命三塊道源石,做了安排:「無命,做好準備,若是情況不妙,我們即刻離開!」

不退反進,三人呈三角之勢,將姬羽博護在中央。同時,姬無命右掌執出九鼎問天塔,隨時準備開啟空間傳送的通道。

血色天空出現的剎那,數百座山頭頓時變得寂靜,原本還暗中觀察的強者似乎察覺到了某種危險正在迫近,紛紛退入自己的凈室,緊閉大門,半點氣息都不敢泄露。

十數息時間悄然而逝,就在四人覺得沒什麼事的時候,原本安靜的血色天空突然間無聲炸裂!一隻掌中有巨眼的血色大手憑空出現,浩瀚的威壓籠蓋千丈範圍,將姬晨慶他們壓製得無法動彈半分。

「極道強者?合體大妖?」四人心中狂呼,但卻無能為力!

姬無命算是小心到了極點,可依舊沒有來得及。激發空間傳送的動作只做了一半,掌心距離九鼎問天塔僅有半寸,卻再也無法繼續按下去!

「破壞本尊的試驗品,是要付出代價的!就抓你們這些廢物回去改造改造,嘿嘿……」大手的主人似乎有所忌憚,話語並沒有顯得太囂張。但儘管如此,千丈範圍內的數十座山頭都全部爆裂,數十道身影被隔空拿捏出來,直挺挺的升入高空。

聽到這明顯動機不liáng的話語,姬晨慶他們雖心中驚駭萬分,但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和好友一同被浩瀚的力量帶上高空。

數息之後,大手消失,血色雲層也迅速散去;黑白二氣逐漸聚攏過來,令高空恢復原狀。若非下方數十座山頭爆裂散做的碎石堆清晰入目,那些感應到浩瀚氣息,從遠處趕來的強者們還以為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

「到底是誰惹到了極道強者?」

「你們不知道,這獨眼大妖的屍身可是非常奇怪,竟然不是化形大妖!難道是妖人?!可惜竟然爆炸了……」

「愁王谷什麼時候混進了妖人?這一片的強者怎麼如此粗心大意?現在愁王谷里到底還有多少妖人隱藏?」

「絕地天通碑出世,這千里範圍也開始不安全了……妖人不會趁機攻城吧?」

護花小道士 …………

近百位強者互相發問,議論紛紛,心緒越發不寧。駐足片刻之後,這些強者們都憂心忡忡,滿臉愁色。

[連載中,敬請關注…]

友向你推薦

本書由正版提供,請支持正版

.. ?睜開眼睛,入目處是一片平整光滑的灰石廣場。目測過去,千餘丈外的廣場盡頭是一座高數十丈,通體紅色的圓頂宮殿。姬晨慶認得出這種建築風格,從而斷定這正是這生死域的妖人建築!

翻身看到廣場上伏趴著數十道身影,而姬羽博他們三人就在自己身側。姬晨慶趕緊起身,走了幾步,彎下腰來分別晃了晃他們三人,喊道:「醒醒,快醒醒。」

姬羽博他們依次睜開眼睛,旁邊的好幾位人族強者也隨之醒了過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姬無命醒來的第一句話就向姬晨慶詢問,而姬羽博和姬空聖茫然四顧之後才跌坐盤膝,眉頭緊皺。

「我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不過從那座宮殿的樣式來看,應該屬於要人的建築。可能把我們抓到這裡的強者是妖人的極道大宗師。你們檢查下,身體有沒有受傷,實力還剩多少。」姬晨慶搖頭回道,暗中則在檢查身體,發現暫時沒什麼異樣。

四人的對話,其他強者也都聽到了,都各自暗中檢查。

很快,這些強者和姬羽博他們一樣,發現自己毫髮無損,也沒有受到任何限制,緊張的心情緩和了許多。

半柱香之後,四五十位強者全部舒醒過來,場面也因此嘈雜了好一會兒。

雖然這些強者都知道眼前結果都是姬晨慶他們惹出來的,但因為沒有受傷,也無任何損失,再加上對姬晨慶他們的實力十分忌憚,故而也沒有誰跳出來找姬晨慶他們算賬。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