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與劉飛宇契約后,暗影『精』神力得到提升,勉強可以釋放兩個七級魔法,不過控制起來有點生澀,反正也傷不到七級的修鍊者,所以還不如只放一個,加個盾牌來得實惠。

現在暗影還保留這殘影這個底牌,還有一個影豹家族拚命的招式,就是施展秘法,瞬間能夠提升一個等級,那是無論攻擊還是防禦及速度都將大幅增加,不過事後一個月內虛弱無比,實力下降兩個等級以上。

事實上,當然許多魔獸都有拚命招式,而且方式各異,當然越是高級的魔獸,拚命時威力就越大,一不小心就讓修鍊者吃大虧。

而此時的劉飛宇,壓力比剛才驟然增加不少,這可是面對羅老師是不曾有的,與羅老師切磋時,老師不會要自己的命,而現在王佩奇同樣是八級強者,還是想置自己與死地的八級強者。

王佩奇不斷的釋放四級魔法來攻擊劉飛宇,因為四級的魔法可以瞬發,此外準備許多五六級五級魔法,以為憑藉自己強大的『精』神力優勢,多準備幾個五六級的魔法,只待時機成熟就能夠一舉湊效。

不得不說想法很好,王佩奇一邊攻擊,一邊準備了不下十個五六級魔法,自以為能夠一舉湊效,於是一古腦的往劉飛宇身上招呼。

面對洶湧而來的魔法『潮』,劉飛宇沒有驚慌,一方面利用藍纓槍釋放了準備已久的十層『浪』,只見王佩奇的攻擊魔法撞上劉飛宇的十層『浪』水系鬥技,二者發生『激』烈的碰撞,不過明顯的十層『浪』抵擋不住,不過雖然無法攔下所以的魔法,但削弱一下還是可以的。

王佩奇的十多個五六級攻擊魔法,在將十層『浪』擊散時,也消散了三四個,剩下的也有一定程度的削弱,面對削弱的了魔法,劉飛宇應付起來就簡單多了,同樣釋放了自己準備的幾個風系魔法,並且用藍纓槍挑向攻過來的魔法。

又是一陣絢麗的魔法對撞,不過還是劉飛宇的魔法不及,不過魔法對沖中,劉飛宇釋放的也是風系魔法,還是起到了一定的左右,剩下的就要好辦多了。

用魔法盾抵擋幾個,不過由八級魔法修鍊者釋放的魔法,實在是攻擊力強悍,速度也很快,雖然經過兩個削弱,還是相當的迅速,攻擊力同樣不小。

劉飛宇只來得及挑飛兩個魔法,用魔法盾攔下三個攻擊魔法后,魔法盾宣告破裂,實在是補充不過來了,還有三個魔法直接攻擊到了劉飛宇的身上。

好在劉飛宇穿的軟甲還算不錯,關鍵時候還是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破損的時候,同樣幫劉飛宇抵擋住了大部分的攻擊,後面在劉飛宇的鬥氣守護下,又將魔法的攻擊削弱一些。

最後,劉飛宇還是受了一定的創傷,這個前面『胸』部被風系魔法劃出許多條口子,不過都是皮外傷,不算嚴重,不過如果有下次的話,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因為貼身軟甲已經報銷掉了,那可是兩層的軟甲啊!

其實劉飛宇還有手段沒有使出,還有許多的魔法捲軸,還有兩根魔法杖,裡面同樣封印了魔法,不過劉飛宇現在想憑自己全力與八級強者一戰,期望在巨大的壓力下得以突破,紫月大陸有過這樣的先例!

再者那些是留著拚命的時候用的,現在就用出來稍顯早了點,不過劉飛宇還是有點小後悔,因為貼身軟甲壞了!

華先生,求放過 對於這個結果,王佩奇感覺十分不可思議,自己可是盡了力了,除了沒有動用七級以上魔法外,自己可沒有半點手下留情,結果卻是這樣,自己堂堂八級強者,幾乎全力攻擊一個六級的小娃娃,結果只是讓其受了點小傷。

想到此,王佩奇震驚大過惱怒,對於自己兩個屬下這麼久都沒有拿下對面的這個小娃娃,王佩奇是知道原委了,委實是對面的小子太過出人意料,不過越是這樣嗎,王佩奇殺劉飛宇的心越強烈。

留著這麼一個小怪物,遲早是王家之禍,既然已經得罪了,就一定要趁早除之,決不能讓他生還,有報仇的機會!

下定決心,王佩奇開始新一輪的攻擊,這次是動用了底牌,直接使用了魔法杖中封印的七級魔法,同樣是風龍,再加上自己的五級六級魔法的輔助「我看你這次拿什麼抵擋,準備受死吧!」王佩奇從心裡認定劉飛宇已經抵擋不住了。

此時在一旁觀看的羅老師已經做好了隨時救援的準備,『精』神力高度集中,直接用『精』神力鎖定戰場,也顧不得被發現,魔法杖中七級魔法也處於隨時調用的狀態,只要劉飛宇有生命危險,就會第一時間出擊進行營救。

面對八級強者的全力攻擊,還動用了七級的魔法,劉飛宇知道一個不好,就會身死當場,因此絲毫不敢大意,當即從腰帶里拿出一張七級的土系魔法捲軸土龍,一下子就將土龍釋放出去,現在可不是猶豫與節省的時候。

看到劉飛宇居然有七級的魔法捲軸,王佩奇只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隨即將魔魔法杖中再釋放一個七級的風龍:「我可以一次控制三個七級魔法,你一個六級的小娃娃,能夠控制一個七級魔法就不錯了,以一對二,看你如何抵擋!」王佩奇在幻想著劉飛宇無法抵擋,被自己虐待的場景!

「兩個七級魔法嗎?再用一張七級的魔法捲軸還是用鬥技?還是用鬥技吧,我應該加強自己的近戰能力,一個善於近身攻擊的魔武雙修者,絕對比一個善於遠程攻擊的魔武雙修者厲害,」電光火石之間,劉飛宇就做出了計較。

以前劉飛宇就主張加強自己的近身攻擊,也就是鬥氣的運用,要不也不會選擇長槍作為主戰武器了,現在面臨生死關頭,劉飛宇雖然有過短暫的考慮,不過還是堅持了自己的觀點。

一邊利用土龍抵擋風龍,不過肯定是抵擋不住了,主要是等級相差太大,劉飛宇只期望能夠抵擋削弱一些,再利用鬥技將其擊散,使其無法再利用魔力補充凝聚。

攻擊『性』魔法尤其是七級以上的魔法,不同於防禦的魔法盾,魔法盾用魔力支持效果不錯,而攻擊『性』的魔法修復起來就要難很多,如果破壞較嚴重的話,用魔力修復可不是一個好的辦法,可以說是費力不討好,還不如重新釋放一個,殘餘的魔力可用用『精』神力凝聚成魔力球,同樣具備一定的攻擊力!

當然,如果是輕微的破壞,用魔力修復還是不錯的,一般兩個同級魔法對攻,主要看施法者本身魔力的雄厚,『精』神力的強大與否,就如大陸的七級魔法,幾乎都有各自的龍屬相魔法,同樣具備一定的龍的特『性』。

「鬥氣彈!」劉飛宇現在想試試自己的專屬鬥技,因為十層『浪』偏重防守,劉飛宇不可能讓自己的土龍面對兩條風龍,那樣一下子就會消散,唯有以攻對攻,而水濤術本來也可以,不過發動時間需要數秒,同樣有點來不及!

所以劉飛宇就只能寄託於自己的鬥氣彈了,劉飛宇也沒有用最大威力的鬥氣彈,就是一秒一個左右的,小威力的速度是夠快,不過劉飛宇怕無法對風龍造成實質『性』的傷害,於是就選擇的一秒左右,攻擊力相當於玄級初階的鬥技。

原來支援自己的土龍也能夠趕上時間,隨著鬥氣彈的凝聚,藍纓槍槍尖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去吧,鬥氣彈!」

速度很快,鬥氣彈直接命中一條風龍並順利鑽進風龍軀體:「爆!」劉飛宇再釋放鬥氣彈的時候就已經控制其自爆了,只有這樣才能對風龍造成較大的影響,七級魔法風龍具有一定的風龍特『性』,從內部破壞,這樣造成的傷害同樣更大! ?看著自己的一條風龍在對面小娃娃的攻擊下,受創不小,王佩奇現在可是又驚又怒,當下將魔法杖收起,將背上的劍也『抽』出,再次釋放出一條風龍。

劉飛宇一次次給王佩奇震驚,開始是以為用十幾個五六級魔法就可以輕鬆獲勝,後面是動用了兩個七級魔法,居然還不能夠拿下,甚至在那種古怪的鬥技下,自己的風龍比受到一般的玄級高階鬥技傷害還要大。

不由得王佩奇不震驚,不擔心,沒有辦法,只能提劍參與戰鬥,要知道,王佩奇除了是個八級的法師,還是一個八級的鬥氣修鍊者,雖然近戰不是特別擅長,但也不是一般七級鬥氣修鍊者可比的。

面對三條風龍,加上王佩奇本人的加入,劉飛宇的形勢一下子就危急了,速度上劉飛宇已經跟不上王佩奇,王佩奇本身是八級修鍊者,還是以速度見長的風系修鍊者,在速度上強過劉飛宇一些,因此現在劉飛宇處境艱難。

好在劉飛宇使用的是長槍,王佩奇也有點顧忌劉飛宇的攻擊,不敢過分的欺身近身,不過劉飛宇釋放的土龍很快就被三條風龍撕裂,而三條風龍只有一條受到一定的創傷。

看到現在劉飛宇已經到而來極限,再戰鬥下去只會受到嚴重的創傷,負責暗中保護劉飛宇的羅老師現在已經按耐不住了,立馬現身,生怕自己晚了,就會失去這個優秀的學生。

看到有人現身,對戰的雙方都是神情凜然,不過馬上就是一邊大喜,一邊叫糟糕了。

見到是老師來了,劉飛宇自然是大喜,『精』神一下子就振奮起來,趁著王佩奇略一分神的瞬間,就將準備好的鬥氣彈再次發出,目標是那一條受創的風龍,再次來個內爆,讓這條風龍處於潰散的邊緣。

看到事情一時間已經不可為,王佩奇只得停下手來,和兩個七級的屬下站到一起,準備應對將要發生的事情,這時暗影也回到了劉飛宇的身邊,不過暗影也是有點小狼狽,受了一些皮外小傷,讓劉飛宇看到后,滿是憤怒。

感受到劉飛宇的神情,暗影也是一陣感動:「沒有想到我的這個人類契約小夥伴這麼關心我,以後一定要用心輔助他。」誰說魔獸沒有感情!

「你們是哪個家族的,為什麼要為難我的學生!還這樣下死手!」來到現場,滿是惱火的羅老師就發話道,語氣中滿是指責,大有要殺人的意味。

「沒有,只是看這小哥不一般,修鍊已經到了六級頂峰,於是想試探一下,看能不能用戰鬥的方式讓他晉級的七級,我們沒有別的意思!」王佩奇馬上轉換神『色』,不過心下想到:「你個死老頭,明知故問,料想你現在也不敢撕破臉皮,同為八級,我也不怕你,何況我還有兩個七級的屬下,真要一戰,誰生誰死還不知道。」

「那我可要謝謝你們的好意了,我的學生,自有我來指點,還輪不到你們來關心。」羅老師很想上去把這幾人滅掉,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現在主要的任務是帶著劉飛宇趕緊離開,因為後面肯定還有這樣的隊伍,要是會合了事情就相當麻煩了,雖然臉『色』『陰』沉的出水,不過還是忍住了!

在心裏面,羅偉剛已經將這幾人判了死刑,敢明目張胆的獵殺自己的學生,到時候一定讓你們後悔,暗暗記下這幾人的氣息,修鍊者到七級以後,就可以憑藉氣息記下其他修鍊者的氣息,前提是等級不能相差太大。

正準備帶著劉飛宇離開,誰知不遠處又飛速趕來三人,羅老師一看頓時涼透了心,暗道:「看來今天難以善了,當下帶劉飛宇離開已經不現實了,只能期望這兩隻隊伍互有顧忌,不敢搶先動手阻攔,最怕的就是兩隻隊伍聯手對付我們師生倆,那樣就相當的麻煩了,說不定就得『交』代在這裡了!」

「喲,這人還蠻熱鬧啊,你們繼續,我們路過的!」新來的三人,那個八級的修鍊者說著俏皮話!

「隊長,現在我們處於弱勢,該怎麼辦,他們新來的,同樣是一個八級修鍊者和兩個七級的修鍊者,我們現在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王家的一個七級修鍊者說道。

「我們只能和後面來的隊伍聯合,先拿下這隊師生再說,至於東西,讓家族那出一些好處給他們吧,在王國,還沒有誰敢不給我們家族面子。」王佩奇對自己的屬下說道。

「我也不廢話了,你們什麼目的我也知道,既然都是一樣的目的,那麼就先聯手拿下他們再說,你覺得如何?」王佩奇毫不拖泥帶水,直接對後面來的隊伍隊長明說。

稍微考慮一會,這個隊長欣然同意:「好,就按照兄台的話做!」

「完了,最糟糕的事情出現了,只能將自己的身份抬出來了,現在別無他法。」羅老師心裡著急:「我是格林魔武學院的老師,這是我的學生,還請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放我們離去!」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我們可沒有遇到什麼格林魔武學院的老師,你說對不對?」王佩奇知道事情無法善看了,就只能殺人滅口。

「對對,我們沒有遇見什麼格林魔武學院的老師!」在巨大的利益下,沒有什麼是這些家族做不出來的。

見事情沒有迴旋的餘地,羅老師知道只能一戰,就是希望全力攻擊一邊的時候,另一邊不那麼出力,這樣還有一線希望,當下就和劉飛宇用『精』神力商量,全力攻擊開始的三人,也就是王家的三人。

劉飛宇表示明白,由羅老師親自對兩個七級的修鍊者動手,劉飛宇自保,暗影負責牽制,希望第一時間至少滅殺一人,對於這個計劃,劉飛宇也相當的贊同,自己還得支援一下老師。

於是劉飛宇就吩咐暗影,第一時間釋放殘影,進行牽制,兩個殘影分身分襲八級強者,剩下的和本體一起攻擊兩個七級的修鍊者。

劉飛宇自己也要狂暴加上聚力一起了,先度過這一關再說,否則一切都是空談,後面還有隊伍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了。

這時對面的六人也商議好了,對羅老師和劉飛宇師生六人進行包圍,首先給自己人加持各類輔助魔法!

早在商議的時候,羅老師和劉飛宇還要暗影也都在做準備,一時間各種魔法紛紛釋放,劉飛宇給自己加持了迅捷術,聚力術和狂暴,土系魔法盾,給羅老師加持迅捷術。

羅老師準備了兩個魔法盾,一個光系一個火系,一個生命潛能,還有一個七級的火系魔法火龍和七級光系魔法光龍,還從魔法杖中召喚一個七級的火龍,三個七級魔法。

老公不壞,嬌妻不愛 暗影也是第一時間配合,釋放出了殘影,和一個七級的魔法風龍,兩個殘影直奔兩個八級的強者,自己和一個分身直奔王家兩個七級的修鍊者,用風龍牽制另一家的兩個七級修鍊者。

在暗影釋放三個殘影分身的時候,兩個家族的六人都有短時間的錯愕,他們出來沒有見過影豹放出的殘影分身是三個的,一般七級的影豹是兩個,八級的是四個,九級影豹可以達到八個,至於三個的,還是頭一回看到。

就是這個時候,羅老師也開始行動了,三個魔法瞬間放出,直奔王家兩個七級的修鍊者而去,配合著暗影一起攻擊,務必一擊必中,最低限度也是要使其一人失去戰鬥力,另一人受傷。 ?在暗影放出三個殘影分身的時候,讓大家有點小小的錯愕,不過都是修鍊者,馬上就會過神來,不過當王家的兩個七級修鍊者面對八級強者三個七級的魔法加上暗影的一個共四個七級魔法,還有兩個影豹的攻擊,立馬就懵了。

這一下,王佩奇也是暗道:「糟了,這老傢伙老『奸』巨猾,居然想先滅了我的兩個屬下,到時候我也會受制於另一支隊伍,就有可能給他們師生可乘之機,好縝密的心思,還有周到的計劃!」

當下只能全力援助自己的兩個屬下,希望能夠來得及,現在王佩奇連劉飛宇也顧不上了!

而劉飛宇現在也沒有閑著,還有沒有使用的魔法杖也開始使用了,裡面的魔法一個個的調出,還有大量的魔法捲軸不要錢似的紛紛撕裂,將裡面封印的魔法一股腦的釋放出來,就是為了聲援羅老師,這些魔法捲軸主要朝王佩奇而去,務必拖住王佩奇,還有一部分是朝著王佩奇的兩個屬下而去。

包括還剩下的兩個七級魔法,就分了一個襲擊王佩奇,希望儘力攔阻一下,還有一部分分襲另一組的三人。

劉飛宇可不願暗影的七級魔法在兩個七級修鍊者手中很快就被擊散,自己釋放一些魔法來『騷』擾三人,另一個七級魔法捲軸襲擊兩個七級的修鍊者,使其不那麼快的達成目標。

「暗系魔法,這小子還開啟了暗系魔法修鍊,不管如何優秀,今天就是你的死日!」看到劉飛宇攻擊的魔法中還有暗系,王佩奇相當驚訝。

另一支隊伍的三人看到這樣,也樂得見死不救,兩個七級修鍊者只招呼好自己就行,而八級的鬥氣修鍊者全力攻擊劉飛宇,只要拿下這小子,東西到手,就算是完成了任務!再怎麼樣,東西在自己手中,主動權在自己手上!

現在劉飛宇面對的還是一個八級修鍊者,不過只是一個鬥氣修鍊者,比王佩奇要好對付一點,當魔法杖里所有的魔力都變成魔法釋放了出去,所有的魔法捲軸都釋放完了,劉飛宇最後準備的一個全威力的鬥氣彈也是賞賜給了王佩奇!

即使以王佩奇八級魔武修鍊者的身份,也不得不將這些朝向自己的攻擊先解決再說,沒有辦法,王佩奇只好再次釋放七級的風龍魔法!來應對劉飛宇的七級魔法,還有利用自身的鬥氣來抵抗劉飛宇的鬥氣彈。

現在釋放鬥技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將鬥氣凝聚於體外,並藉助天地元氣來防守,至於暗影的殘影,兩個八級的修鍊者絲毫都沒有放在心上,都用『精』神力探查了只是一個殘影分身,他們想象的沒有絲毫攻擊力的分身。

在暗影的殘影分身攻擊到王佩奇的時候,後者居然絲毫也沒有在意,不過經驗讓他有點狼狽,暗影的殘影分身具有攻擊力,開始還讓他下了一大跳,不過畢竟暗影的殘影分身攻擊力有限,只是讓王佩奇心驚了一下,就消失無形了!

同樣有此尷尬的還有另一個八級的強者,不過同樣只是心驚了一下,不過就是這一下的驚心,讓戰事態勢有所變化。

攻擊王佩奇的鬥氣彈在穿透王佩奇的天地元氣防守,加上護身鬥氣,直接攻擊到了護體軟甲上,直接爆裂開來,將王佩奇的護身軟甲破壞了,不過王佩奇畢竟是八級強者,只是受了一點小小的震『盪』。

不過即便如此,也是讓王佩奇覺得是奇恥大辱,發誓要將劉飛宇碎屍萬段,而與劉飛宇對戰的八級強者在看到鬥氣彈的威力后居然有了一絲的忌憚,不過心裡同樣是對劉飛宇起了必殺之心!

另一邊,羅老師和暗影對付兩個七級的修鍊者,戰況是呈一邊倒,三個魔法有三個攻擊同一人,加上暗影本體殘影攻擊,另一個七級修鍊者只要面對一個七級的魔法,相對輕鬆很多。

羅老師的策略很正確,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優先攻擊兩個七級的修鍊者,然後又集中先滅一人,當王佩奇化解完劉飛宇的攻擊時,一個屬下已經躺到了地上,生死不知,不過看樣子是死了!

現在羅老師開始準備全力攻擊另一個了,不過王佩奇剛好趕到,這是暗影主動去牽制王佩奇,希望能夠再次爭取到一定的時間,讓羅老師將另一個七級的修鍊者徹底滅殺。

不過願望是好的,有了王佩奇的加入,暗影無法牽制住,畢竟暗影的攻擊不是太高,最後還是讓王佩奇將另一個七級的修鍊者給救下了,不過在羅老師一輪的攻擊下,也受了相當大的傷勢:「只要數秒的時間,我就可以滅了他,可是沒有這個機會了」羅老師心道。

對於這個結果,羅老師有點小遺憾,而王佩奇就是惱羞成怒,不過也是沒有辦法,連忙給自己的屬下施展光系魔法治療,而暗影看到劉飛宇現在處境十分的艱難,就『抽』身去支持劉飛宇了。

早在羅老師利用魔法杖釋放魔法的時候,遠在數十裡外的歐陽兆老師忽然感覺到了:「不好,是羅老鬼,一定要堅持住,我來了!」於是歐陽老師急急火燎般的趕向魔力『波』動的地方,一邊還心裡自責,開始就應該去看看的!

在歐陽兆老師急急火燎的趕來時,劉飛宇的情況已經相當的危急了,羅老師被王佩奇和一個七級的屬下攔住,這個七級的屬下在王佩奇的治療下,已經恢復了不少,一下子是『抽』不開身,暗影被兩個七級的修鍊者擋住,一下子也沒有辦法!

情急之下的暗影直接動用了天賦秘法,直接提升一個等級,達到了八級的程度,無『亂』是攻擊還是速度都提升不少,只希望能夠救下自己的契約小夥伴,雖然是魔獸,也是有感情的,誰真心對你好還是知道的。

看到有點驚慌失措的兩個七級修鍊者,暗影沒有與他們多糾纏,即使現在暗影可以輕易的滅殺他們,也沒有這個念頭,而是直接撲向了那個攻擊劉飛宇的八級修鍊者,期望能夠救下劉飛宇。

不過還是有點遲,「逆『亂』『波』!」那個八級的修鍊者發出了準備好的土系地級初階鬥技,是存了心要劉飛宇的命!這是一個土系單體群攻都不錯的地級鬥技,釋放無數土系鬥氣攻擊前面。

「十層『浪』!」劉飛宇不做他想,在八級修鍊者準備鬥技是,也準備了這個以防禦為主的鬥技!

不過差距是巨大的,十層『浪』只能稍微阻擋一下,無法削弱太多,畢竟威力不可同日而語,十層『浪』只對相差不大的鬥技效果好,然後劉飛宇就只能用魔法盾進行抵擋了,不給依然無濟於事!魔法盾不到一秒就宣告破碎!

還好暗影及時趕到,電光火閃之間,用魔法盾和自己的身軀擋在劉飛宇的面前,並且用天地元氣防禦,不過暗影知道這些還不夠,有心再次召喚一個七級的風龍擋在前面,無奈已經沒有這個時間了。

暗影擅長的是速度,用天地元氣進行防守,效果提升並不多,相比對面八級的鬥氣修鍊者,用天地元氣加強攻擊的效果遠遠高於暗影加強防禦的效果!

知道自己說不定是最後一次與自己的這個契約夥伴戰鬥了,暗影同樣是悲從心來,看向劉飛宇的時候充滿了決絕,碩大的眼眶裡淚『花』點點,現在暗影只希望自己能夠幫助自己的契約夥伴抵擋住,其餘的無法多想!

看到暗影捨身為自己抵擋,劉飛宇一時間百感『交』集,只來得及說了一個字:「不!」地級初階的鬥技逆『亂』『波』先後將暗影和劉飛宇淹沒!

「不!」迴音在遠處群山來回傳遞,經久不息,似乎在傳達著什麼!

另一邊,看到到這一幕的羅老師也是肝腸寸斷:「好好的一個苗子就這麼沒有了,他是格林魔武學院的希望,也是王國的希望啊!就這麼沒了!」

而王佩奇卻是相當的解氣,這個小麻煩總算解決了,只剩下這個老傢伙了,一定得殺人滅口!

趁著羅羅老師有點失神的時候,王佩奇用劍在羅老師身上開了一到長長的口子,要不是羅老師醒轉的快,說不定已經步了劉飛宇的後塵! ?不過現在的羅老師也是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中,兩個八級修鍊者和兩個七級修鍊者開始圍攻羅老師,加上本身就受了王佩奇一劍,身上有傷,落敗身死是遲早的事。

現在剩下的幾個人是鐵了心要殺人滅口,管他是不是格林魔武學院的老師,反正事情已經做下了,只能先殺人滅口,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

知道自己生還無望,這些家族派出執行任務的修鍊者是不會放過自己的,最後望了望劉飛宇和暗影被鬥技淹沒的地方,期望奇迹的出現,不過毫無動靜,不過羅老師也知道,即使有奇迹,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抵擋下一次嗎?

羅偉剛現在心無留戀,只是覺得有負校長所託,讓一個王國的好苗子就此煙消雲散,自己死了倒是們沒有什麼,讓一個王國的希望就此夭折,羅偉剛心裡窩火之極,萬般無奈之下,準備要自爆魔核和斗核了。

這是七級以上強者最後的攻擊手段,一般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使用這一招,不過這一招同樣存在諸多缺陷,一般面對同級強者,很少能夠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因為態勢不對,肯定會事先逃離現場,不會傻傻的等著你自爆。

自爆需要時間啟動,一般需要數秒,啟動時完全可以察覺,還有攻擊範圍也是有限,七級修鍊者自爆攻擊範圍一般在五十米上下,八級強者一般也就百米範圍,超過這個範圍,威力大大降低。

所以自爆對同級修鍊者來說,威脅有限,當然對於低級的修鍊者,可能就是致命的,現在羅老師就是準備拉著這幾個七級的修鍊者一起,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看到情形不對,兩個八級修鍊者紛紛往外竄,順便提醒自己七級的屬下,這時數人牟足了勁的逃竄,生怕慢了遭殃。

「老傢伙!不要!」剛剛趕到的的歐陽兆老師看到這一幕,嚇出一身冷汗,連忙出聲制止,同時將自己的武器投擲出去。

歐陽老師的八級攻擊武器帶著呼嘯聲,直接命中了羅老師,在鬥氣的作用下,打斷了羅老師的自爆,不過因為形勢嚴峻,歐陽老師出手也有點重,讓羅老師還受了不小的傷勢。

看到還有更加厲害的修鍊者感到,還是敵對方一起的,這兩個八級的家族修鍊者知道事已不可為,紛紛帶著屬下逃竄!

「好險,差一點就沒有趕上,羅偉剛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歐陽老師暗自慶幸,總算是趕上了,同時又對羅偉剛出現在這裡充滿疑問。

「咳!咳! 島戀 快阻止他們逃跑!」羅老師咳出幾口鮮血,連忙指示歐陽老師追趕那幾個襲殺自己和劉飛宇的家族修鍊者。

「算了,相信你也記住了他們的氣息,你現在這個樣子,我怎麼放心去追!來!先把這個吃下!」搖了搖頭,歐陽老師從腰帶里掏出一個小瓶子,從裡面倒出一粒紅『色』的『葯』丸,遞給羅偉剛!

伸手接過『葯』丸,放到嘴裡並且噎下去,這是治療傷勢的『葯』丸,價值不菲,不過對於歐陽兆,羅偉剛也不會客氣什麼!

「老傢伙,你怎麼會在這裡,還被人『逼』得要自爆,我發現你動用七級魔法的氣息,急急忙忙就趕來,還好堪堪救下你,要是晚上一秒就不可設想了!」現在歐陽老師還有點后怕!

「咳!咳!」再次咳出一些淤血,羅老師氣『色』看起來好了一些:「快,去那邊看看,劉飛宇那小子不知道還有沒有氣息。」話雖然這麼說,不過羅老師自己也是不抱希望!

「劉飛宇那小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難道是有家族派人來追殺這小子,就是為了他身上的東西?這些家族還真的膽大妄為啊!」歐陽老師一邊說道,一邊前去探查!

「還有口氣,他的契約魔獸也還活著,不過受創嚴重,形勢不容樂觀。」歐陽老師『精』神力同樣強大無比,沒有多久就搜索到了劉飛宇和暗影的存在。

「太好了,還有氣!那就有希望!」羅老師頓時滿心喜悅,一下子牽扯到了傷勢「咳!咳!」又是幾口鮮血吐出,不過羅老師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傷勢!

現在的劉飛宇,躺在地上,這裡離當初的戰場數十米遠,可想而知當時受到的衝擊有多大,護身軟甲衣物全部化為了碎片,全身上下『裸』『露』,沒有幾處完整的地方,渾身鮮血淋淋,還在不停的往外冒,看著都讓人於心不忍。

暗影也在不遠處,一身的黑『毛』同樣掉了不少,外傷比劉飛宇更甚,畢竟暗影當在劉飛宇的前面,眼下也是進氣多,出氣少。

這還是逆『亂』『波』屬於帶有群攻特『性』,土系鬥氣分散,所以造成傷口很多,但又沒有致命,要不然早被劈成幾半了,哪還有命在!

看到這一人一豹變成這樣,饒是歐陽老師作為九級強者,見慣了生死,也是一陣心悸:「太無恥了,對一個小娃娃居然下這麼重的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