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鄭壹早就對毛小環說過了,靈瞳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沒有任何作用。

他們的存在早已超越了靈瞳的承受範圍。根本無法復活。

「向問天,你是我向某人的驕傲,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要打什麼,但是你就是死,也得給我打一場漂亮的戰。」

向問天揮手意示,卻始終不曾回頭。

…………

吞噬大界

信仰之光中鄭壹的分身並不是漆黑青年的對手。除了被動防禦以外,根本做不了太多的反擊。

「雖然你只是分身,但是我不會手下留情,更不會讓你拖延時間。」漆黑青年神術從未停歇,招招致命,殺意凜然。

「呵呵,」鄭壹擦了擦嘴邊的血:「那你也得殺的了我,你們的人快要來了吧?不知道你們敢不敢進來了。要知道我們這些人要是聚在一起,就等同於不死不休。」

漆黑青年笑道:「我也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居然引起了真靈法則的關注,不過你確定單憑你一個天的實力,可以跟大界抗衡?」

「綜合實力自然不可能抗衡,但是尖端戰力就難說了,至少找幾個還是沒問題的。」

鄭壹的話還沒說著,對面就傳來一陣笑聲:「我軍以順利抵達戰場。我們入局終末之戰。那麼我們的對手都有誰……」 對方雖然丟棄了自己的主戰場,但是貌似並不是很在意。

也許對他們來說,這無盡的歲月也沒什麼意思了吧,現在要麼更進一步,要麼就這麼算了。

「不要把我們想的太豁達,」漆黑青年笑道:「我們之所以入局就是不認為會輸,而且這終末之戰貌似有點強制的意味,必須我們這邊所有夠等級的人全都到場。這感覺真讓人噁心,就好像被當做一場遊戲進行著。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說什麼也要突破一切,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的自由。」

鄭壹皺眉,他對這強制的終末之戰並沒有他大的感覺。

好像真靈法則並沒有強制他這邊來多少人,不過好像有強制級別。

這麼一想鄭壹也真有一種被當棋子玩耍的感覺,自己拼死拼活,居然是在被人當棋子使。

「怎麼你也感受到了么?要不跟我們合作吧,以你的實力可以跟我們肩並肩。」信仰之光中突兀間多出了六個人。

這六個人有男有女,同樣也有不是人形的存在。

這其中就有一顆球,一個漆黑的金屬球。除了金屬球以外還有兩個非人天道。

一個讓鄭壹懵逼的火柴人,以及漆黑的水元素人。

剩下三個就兩女一男了。

這些人長什麼樣鄭壹真不怎麼分辨的出來,反正全部都是黑的。

「我們七個人都已經來了,那麼你們的人呢?如果再不來的話戰場就要關閉了,你確定要用一個分身挑我們七個?」那水元素說道。

「我們並不介意以多欺少。」金屬球傳出機械的聲音:「如果這樣我們反而更高興。」

「可惜始終是讓你們失望了。」鄭壹本體在這個時候踏進了信仰之光中。

而戰場也確實開始封閉了。

向問天緊隨其後淡淡道:「對面人有點多。」

「就是,一點都不好打。」七夜也已經進入戰場。

「哈哈,這才叫熱血,這樣才是浪漫的開始。單挑多沒意思,我最喜歡的還是群毆。」死魚眼笑道。

「很遺憾,是對面群毆你。」鄭壹的分身走了過來,鄙夷了死魚眼之後就融入鄭壹的身體中。

鄭壹的分身可不是隨隨便便造出來的,他可是鄭壹力量的分裂。

所以只有必要才會臨時製造分身,一般情況下他並不怎麼喜歡分身這東西。

「4V7?不容易了,一個世界能找出四個這等強者,已經是極為罕見了。不過你們四個貌似就一個是天道,其他三個真的行嗎?」漆黑青年真誠道。

看他這樣子好像真的是為鄭壹他們擔憂,要不是鄭壹他們跟這些人對立,一時間還真會以為對方跟自己是一夥的。

向問天拔出漆黑的劍道:「那麼誰第一個來送死?」

眾人:「……」

鄭壹也挺無奈的,向問天也就靠著屬性對這些人有暴擊效果,真正靠實力,向問天不可能是他們對手的。

就是靠暴擊屬性也不一定是他們其中一個的對手。

但是向問天天賦異稟,很多時候弱不代表他會輸。

七夜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他站在向問天身邊跟對面叫囂道:「你們誰第二個過來受死?」

「…….」

這時候對面的一個漆黑的女的,就忍不住問了:「你帶的這兩個人真沒毛病?不是我們自大呀,就憑他們貌似弄不死我們吧?更何況我們從一開始,就打算兩個人混合雙打來打這些弱的。」

向問天,七夜:「……」

七夜不滿道:「憑什麼呀?你們應該把火力集中在大人身上才對。」

晨曦一樣溫暖 「要不怎麼說你蠢,你們好殺,那個天道難殺,到時候把你們幹掉了,在合力弄死那個天道,簡直完美。」金屬球道。

「呵呵,要不要我先弄死你呀。」死魚眼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金屬球身邊。

而後爆炸性的力量直接在金屬身上爆開。

這一刻金屬球如同死球一樣被轟到遙遠的遠方。

「天地禁錮,永恆。」鄭壹也在這個時候對整個空間進行了封鎖。

「生死神術,真是捨得,就是不能跨空間又能如何,現在你們還是4V6。」漆黑青年二話不說就往鄭壹這邊而來。

而死魚眼首戰立功直接就纏住了漆黑青年,「弄死你,我都不需要太長時間。」

然後死魚眼就勇敢的一條二,剛剛好是兩個男的。

至於兩個女的瞬間就把七夜包圍起來。

向問天對上了水元素人,鄭壹則對上了火柴人。

四方戰場瞬間拉開了遙遠的距離,每一處都爆發出毀滅天地的力量。

………

在鄭壹這主戰場爆發出無盡威能的時候,下面的諸天中卻意外的安靜。

羅天在鄭壹大界主法則樹下,他不僅可以看到鄭壹他們的戰場,更能看到諸天的戰場。

只是羅天有點看不懂,真的一點點都看不懂呀。

而在羅天旁邊其實還有一位見聞部的成員,見聞部這些人根本就不顧生死,他們全都是為記錄戰況穿梭各種戰場。

他們的見識絕對不比羅天差,但是這個時候這個見聞部的也徹底的愣住了。

這種情況真的是超過了她的認知。

這真的是雙方的終末之戰?

這簡直太驚悚了。

羅天機械道:「這種情況正常嗎?你們領導知道嗎?」

小婭編號49999愣道:「我個人覺得不太正常,我們領導也應該沒有預知到,至於大老闆…他一向神通廣大,不過我覺得他八成也不知道。」

是的,羅天也是這麼覺得,因為這個時候諸天中,在終末之戰的影響下,不但沒有打生打死,相反的完全一片祥和。

雙方領導人甚至坐下來喝茶的喝茶,交流的交流,唯一過火的就是切磋,但是雙方也是點到為止。

至於所謂的叛亂….很遺憾,各種克隆人也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叛亂。

羅天道:「你覺得這算不算好事?」

小婭編號49999道:「應該算吧,畢竟我們沒有什麼損失,但是這種情況又能維持到什麼時候?」

「應該能維持到鄭壹他們戰鬥的結果…所以實際上所有人都在等他們的結果。 何玏而不為 畢竟說話權在他們手中。只有有一方勝利,那麼這些人根本沒有堅持的意義。」

「看來是這樣了,先生他們的戰場被封閉了,外界的一切再也無法影響到他們,所以這些人根本沒有戰鬥的必要,只是這場仗其實還有第三種可能。」

「對呀,鄭壹本就抱著同歸於盡去的。」 在管理局中,道天端坐在辦公桌邊。

「大人,其實這是808大人自己的抉擇,後果他自己就已經想過了,你沒必要太在意的。」木頭人道。

「不是的,808這小子自己找死我也沒辦法,但是我想看看這一戰究竟怎麼樣。雖然對我來說是小打小鬧,可是……畢竟這場戰爭從未有過,也從未有人可以觸發過。」道天說。

「額,」木頭人不解道:「那大人坐的……坐的這麼端正是為什麼?」

「你不懂,」道天正色道:「我感覺有上級領導來視察,總之做做樣子還是需要的。」

上級領導?木頭人有點懵逼,是什麼樣的上級領導需要讓不可一世的道天這種模樣?

對於自家領導,木頭人還是有點了解的,這種情況他從未了解過。

…………

而就在這個時候,管理局中突然升起了一道光。

這道光連接天地,分散諸天萬界。

每一道光芒中都有著同樣的畫面,畫面中正是鄭壹入場時的模樣。

超神機械軍團 也就是說鄭壹所處的戰場,將在諸天萬界進行時實直播。

畫面一出諸天蒙圈,大界咋舌。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個情況,莫名其妙就進行直播,而且還這麼大動靜的直播。

天道公共頻道一下子就炸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有知道內幕的嗎?趕緊跳出來……」

「瑪德,諸天直播,這誰呀,要出名的節奏,莫不是走後門了?」

「我怎麼感覺這人看的有點眼熟呀!」

「112233你見過他?快說快說,他是不是哪個大佬的私生子?」

「趕緊先閉嘴,屏幕上有字,每個人的頭頂都出現簡介了。」

…………

這個時候畫面中鄭壹的頭上出現了一行字:

【某大界,ID808天新任天道,鄭壹】

七夜的頭上也有一行字:

【某大界,ID808天鄭壹名下使徒,七夜】

死魚眼:

【某大界,ID808天前任天道使徒,夢影流年眼之分身,俗稱死魚眼】

向問天:

【某大界,ID808天古來最強屠天者,向問天】

就這麼幾行字的簡介,很多人依然不明白怎麼回事。但是112233最終還是反應過來了。

「七夜不是我的使徒嗎?她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你的關注點錯了吧!誰能告訴我為什麼屠天者居然跟天道是一夥的?」

「你們能正常點嗎?808到底在幹嘛你們知道嗎?突然直播總不可能真的是錢八大人的私生子吧!」

「很有可能,畢竟夢影流年都出現了。」

「…………」

然而在他們還沒有討論出結果的時候,對方七個也也出現在畫面中了。

他們的頭上同樣有一行字,只不過他們的字全都一樣:

【你們口中所謂的那個頻道七大主宰之一】

這一刻一切討論都停止了,整個諸天中寂靜無聲。

這件事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在所有人都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畫面中又出現了幾行字:

【終末之戰,一戰定成敗,成敗定生死。】

【存在即是合理,合理便是真理的一部分。】

【此戰不論成敗,真靈法則將褪去對於吞噬之能的約束。】

吞噬之能吞噬一切,如果失去了約束,那麼將是所有大界的災難。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