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賜自然是看出來了這花爺的拘束,當下笑道:「花爺,當初說過的話,我自然是記得,這不,我就預期而至了嗎?」

「這……」花爺面色有些為難,似乎是有些下定了決心道:「凌兄弟,我就託大的這樣叫你。如今,我也是舉步維艱,那六個傢伙,對我的監管看的更是困難了。就算是最後你真的將他們殺了,但是我也掌控不了這麼大的地域。」 ???

「哦?」凌天賜微驚,看著花爺,等待下文。

「也不蠻你,其實,我兄弟們都想找一個穩妥的靠山,這荒原是一個好地方,但是我的能力只有這麼大,要說控制整個荒原,卻是太過於勉強了一點。所以,我希望。」說到這裡花爺也是有些怕拒絕,呢喃了一下,才道:「我希望我們可以投靠帝聖宗。」

在一旁的帥軍、江明、朱聖方、鄭允浩、宇文卓和雲野都沒有任何的表情,似乎這種結果,他們早就已經預料到了。

凌天賜和於繼雲看了一眼,卻是有些疑惑了,道:「難道你不想自己掌控這片區域?假以時日,咱們合作,你可以徹底的掌控這裡。」

「我是有想過。但是太難了,誰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花爺苦笑道:「我還有還那麼多的兄弟和家人要養活,我能夠賭一次,但是她們的性命卻是不能賭啊。」

聞言,這宇文卓等人都為之動容,或許從一方面來說,這花爺有些耍小聰明的味道,甚至還有算計的成分在其中。但是換作自己,只怕是未必有他做的好。

畢竟,誰都心底的底線,無疑,這群兄弟和在他們背後的女子孩子,就是他們的底限,他們如論如何都不想孩子和婦人受到傷害。

凌天賜微微的沉吟了一下,然後才目光冷然的看著花爺,道:「你可是想清楚了,我凌天賜不是沒有誠信之人,只要你願意,這荒域可以給你,但你若是真的投靠了帝聖宗,那麼以後就是我帝聖宗的地域了。」

說實話,要說掌控荒域這片肥水之地,誰都會樂意。但是人要有自知之明。無疑,這花爺是屬於後者。

「我知道,所以我才這樣決定的,所有兄弟們都同意。」花爺神色珍重,無比的堅定的眼神看著凌天賜。

「好。從今日開始,你就是我帝聖宗的一員,等這裡的解決之後,到時候我再給你安排。」凌天賜也不客氣,他的確是有著染指這裡的想法,他本來是打算解決了六大武靈強者后,在從這花爺這裡商談的。

但如今花爺都已經加入了帝聖宗,那自然是沒有了顧忌。

「現在他們都在哪裡?」凌天賜問道。

「他們現在都在荒原的中心地帶那裡修鍊,畢竟現在的荒域,是一個肥水之地,他們也是藉助了我們的力量,才達到了武靈這一境界的。如今,他們六人都想要衝擊更高的境界。」花爺說道。

「也就是說,他們進入武靈境界,也算是有著一段時間了?」於繼雲微眯著眼睛問道,如今的於繼雲可是武宗九段。

「正是如此。所以,我們要對付他們六人,只需要將守護在他們身邊的武宗十段的高手解決就行了。距離這裡大概三十里的距離就到了。」花爺繼續將自己知道的說出來。

「這樣很好,於兄,咱們一起去,另外,帥軍你們也都來吧,記得,先看形勢,然後在出手。」凌天賜吩咐道,若是這六人上道,還有點天賦,收到帝聖宗也算是壯大了勢力,但是若這六個傢伙不上道,那就只好殺了。

為了保險起見,帝聖宗的五百強者都留在這裡監視,其餘的人都前往那裡,而花爺的人,也帶走了五百,他們相信,這六個傢伙閉關的地方,一定會有著大量的高手守護。

而對於帝聖宗的強者而言,對於這荒原的一般勢力,他們這些人已經夠了,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三十里的距離,並不是太遠,凌天賜等人也只不過是花費了兩個時辰,便是已經趕到了。

這裡,倒也是一片罕見的地形,在這片荒原之上,居然還有這十幾座小山丘,在這些小山丘的裡面,有著不少搭建的簡易住所。

只不過,在凌天賜等人都距離這些簡易的住所還有這一里之距的時候,這周圍便是響起了無數是嘶鳴聲和馬蹄聲。

花爺的臉色微變,畢竟這長期以來的壓迫,使得他有種內心的恐懼。

「是何人敢擅闖這裡,找死不成?」這策馬而來的人,竟然都是高手,光是武師十段的,就足足是有著好幾位。

而只是一瞬間的功夫,這些人就已經達到了五六百之數,而其中這些人便是一眼就認出了花爺這號人物。

「花爺?想不到竟然是你?你現在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連六位大人的棲息之地,你都敢帶著外人來闖!」那武師十段的高手厲喝道。

這些人全部都是帶著一股不善的目光看著花爺和凌天賜等人,武靈強者壓制了自己,他們根本是查探不出任何的反應。

「哼。那又如何?你最好滾開。」花爺如今有著凌天賜在,膽氣也足夠,更何況他對這些狐假虎威的傢伙真的沒有多少的好感。

「大膽,花爺,莫非你是要造反嗎?你這是在找死。」那些人都怒了,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花爺究竟是有著什麼資本,連六大武靈強者都敢不服。

一旁的帥軍微微的皺眉,他不明白為何凌天賜會讓花爺自己來處理這些事情。若是單刀直入,這些人又豈會是他們這些強者的對手?

花爺則是冷然一笑道:「大膽?黃忠卡,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在他們的六人管制之下,誰不想早一點的脫離苦海?你們守著他,無非就是想在這裡得到一點好處。像我們這些人,他們一旦是發覺控制不了,就會直接的殺了,這種事情你比我清楚吧。」

果然,在這花爺說完之後,這對面的一眾強者臉色都變了,在這武靈強者面前,他們真的是沒有太多的主動權。

「放肆。」那黃忠卡似乎是被花爺說到了點上,但是現在這裡如此多的高手,一旦是被人打了小報告,他會死的很難看。

「放肆?我放肆的時候還少嗎?若不是這六個傢伙看我還有著足夠的利用價值,你以為他們會留我到現在?」花爺一步跨出,臉上帶著不屑的看著黃忠卡這些人道:「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投靠帝聖宗,否則,你們的下場你們自己清楚。」

「帝聖宗?」這些人都是一驚,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就徹底的將墨城變成了如今治安良好、環境良好,經濟良好的聖城,不得不說這帝聖宗很詭異。

而這黃忠卡等人也終於是明白了過來,看著這一道道陌生的身影,黃忠卡等人臉色陰晴不定,他們不敢賭,也不敢輕易的去賭。

凌天賜見到時機成熟了站出來道:「只要你們歸順帝聖宗,這裡的地域到時候還是會讓你們進行掌控,若是那六人不服,今日就滅了!」

可以說,這凌天賜的語氣極為的囂張跋扈,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的確,帝聖宗的種種好,他們又不是沒有聽說,而且這帝聖宗的宗主還是一位神秘的少年,莫非就是這個人?

「哼!」

然而,就在這五六百多強者都陷入了深思的身後,這後面,卻是響起了一道悶哼之聲,如雷擊一般的響徹在眾人的心頭。

那對面的黃忠卡等人頓時臉色刷白,驚恐的將目光看向了後面。

只見在那黃忠卡等人後面的樓宇之間,幾道身影緩緩的出現,全部都升入了空中,不是武靈強者又會是誰呢?

「黃忠卡,你的膽子倒不小啊?」其中的一人大約在四十歲的樣子,一頭黃色頭髮,眼神中充斥著一股暴戾之氣的看著黃忠卡等人。

這一刻的黃中卡眼神中充滿了驚恐,連忙的帶著一眾強者紛紛的下跪,道:「屬下不敢,都是那花爺花言巧語,他如今已經投奔了帝聖宗了。」

「花爺?」那人踏空而來,充滿了殺氣,跟隨在他身邊的還有五人,這黃中卡所有人都是膽戰心驚的跪在地上,幾乎是不敢動顫。

剎那間,這花爺的臉色也是微白,身體不由得踉蹌的後退了。畢竟長期以來的威壓和威懾,還是有著一定的效果的。

見此,宇文卓只是冷笑一聲,然而就在他準備站出來的時候,這朱聖方卻是先一步站了出來。

那成熟女性的魅力,在這一刻,徹底的吸引了對方的六人。

「咦?還有如此嬌媚的人兒?」那其中一人說道。

這些人的眼神都變得火熱起來,看著那朱聖方無比窈窕的身段,就算是傻子都知道這六人的想法是什麼。

凌天賜和於繼雲只是微微苦笑的搖頭,而這一刻的朱聖方,臉色徹底的陰寒了下來,喝道:「敢在我帝聖宗面前耍狠,找死。」

原本,眾人都只是當這朱聖方是一個女子不滿流氓般的眼光,然後發發怒氣而已。但就在那個死字剛剛落音,對面的六位武靈強者笑容瞬間就凝固在了表面之上。

「轟——」

一道黃金色的光影突然的出現在了這空中,正是朱聖方本人,她面容嬌媚,但卻是一臉寒霜。只見她伸出那蔥花般的纖纖玉指,然後對著那充滿了盪笑之人的身前點去。

剎那間,無盡的威壓鎖定對面的六大武靈一段的高手,那金黃色手指,帶著粗達一尺的光柱,狠狠的衝擊而來。

「武靈二段?」那一刻,不僅是這高空中的六大武靈一段強者臉色煞白,就連著下面的黃忠卡以及花爺等人,都是在這股強大的力量下,不得不低頭。

特別是花爺和他的一眾兄弟,都是不由得大鬆了一口氣,還好自己等人的決定是對的。

那一聲巨響,空中的六大武靈強者,有兩位都已經出手阻止,另外攻擊的一位,則是全力的出手阻擋。

但,結果是一股強大的震波,直接的將這兩人震飛,另外一人吐血,倒飛了足足是三四米的距離。

而這一刻,六大武靈一段的高手,眼神中再也沒有了那種輕佻之意,都帶著一抹懼色的看著朱聖方。

現在,這下面的黃忠卡心都悔青了,看向那花爺,心中暗暗叫苦,難怪這花爺敢造次,看來真的是帝聖宗的強者來了。

只是這帝聖宗的強者何時有這麼恐怖了?

凌天賜這才笑呵呵道:「看來六位便是掌控這荒原的主人了。在下凌天賜區區帝聖宗宗主,今日就是來找幾位談一談的。」

那黃卡中等人聞言臉色更是一白,除非是這六人有著足夠的實力碾壓帝聖宗的強者,否則他們真的是死定了。

畢竟帝聖宗的這位宗主,剛才已經給過自己機會了,但自己卻沒有答應。

那六人臉色難看,心中震驚,好不容易修鍊到了這種程度,他們自然是都不願意將這個荒原交出去。但對方似乎還只是出來一位強者,自己這邊的三人就抵擋不住了。

要是出來了兩位?三位?甚至是更多了?他們更加的不想死!

「你真的是帝聖宗的宗主?」之前開口的那位男子問道,心頭很是疑惑的看著凌天賜。

儘管這傳言中,帝聖宗的宗主是一位十幾歲的少年,但是看著模樣,他也不敢確定。

而且,他們現在很是缺少修鍊的資源,所以,帝聖宗如果真的來了,或許那將是不二的選擇,但若不是了?

凌天賜呵呵一笑道:「以我的身份和地位,還需要掩飾嗎?花爺很是清楚我的為人,我認識他也算是有三個月了。廢話不多說,答應加入我帝聖宗,修鍊資源,只要你有本事,你用之不盡。但若是耍小聰明,不出力,你將會死的很難看。我的時間不多,儘快決定。」

這霸氣的聲音,不容置疑,凌天賜的確是不想在這上面耗費太多的時間。

而且這段時間,他不知道是什麼緣故,總覺得是有些心神不寧,所以,還是不要節外生枝比較好。

那六人頓時就臉色難看起來,這的確是一個重要的角色,朱聖方一臉寒霜的盯著他們六人,只要六人一有異動,以朱聖方的戰鬥經驗和修為,這六人只怕是要吃大虧。

而下面的宇文卓、雲野等人也都在盯著,他們現在是能不暴露,就盡量的不要去暴露。

「我們答應,但,這荒原你怎麼安排?我們要這樣平白無故的交出來,我們連什麼保證都沒有。」那人眼神中閃爍過一絲精芒,逼問道。

凌天賜眼神一凝,喝道:「怎麼?質疑我?」

「我。」那人站在空中,這話都沒有說完,頓時下面的帥軍身影更是無比快捷的出現在了空中,那恐怖的身影在瞬間到了那六人的身後。

「武靈……三……三段?」

冷汗已經從這背後面流了下來,這六人面如土色,看著前面的朱聖方和後面的帥軍,那這下面還有多少武靈高手?

… ?帝聖宗怎麼會這麼可怕?這六人如今是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全部都是無比緊張的看著下面掌控他生死的凌天賜。

至於下面的黃忠卡等人,已經徹底的被朱聖方和帥軍散發的威壓所壓的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們想到自己之前還很傻逼的喊道來者何人之類的廢話,心中是多麼的慶幸對方的高手沒有和自己傻逼一般見識。

「我們願意投靠帝聖宗,從此聽從宗主的號令。」這六人連忙的下來,他們這個時候只想如何的保全自己的小命。

鄭允浩、宇文卓、雲野、江明四人之前一直都沒有出手,就是因為彼此之間的一定默契。

畢竟這朱聖方和帥軍都是後來者,而這兩人在這個時候,將自己當成了帝聖宗的一員,無疑是開始融入進帝聖宗的第一步。

所以,凌天賜對此相當的滿意,點點頭:「很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希望你們的心是真誠的,否則,我會有辦法讓你們生不如死的。」

這幽冷的語氣,使得這六人都是大汗淋漓,連忙的說不敢。

「很好。」凌天賜在這六人的帶領下,和一眾高手都走進了這六人的住所,這六人的名字說來也奇怪,都是單字,因為是彼此長期的合作在一起,也算是生死與共,所以,這感情也就出來了。

所幸,這六人都拋棄了原來的名字,組成了荒原六仙,而地位就分別按照年紀來,名字就是荒一至荒六!

這樣的名字,也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了,只不過,讓凌天賜和於繼雲等人都大吃一驚的是,這荒原六仙的年紀普遍都沒有超過四十歲!

這簡直就是邪門了,看著幾位尊容,少說也是有著四十多歲了。那裡知道,這幾人中,年紀最大的都只有三十八歲,而最小的才三十五歲,這著實是出乎了意料。

如此看來,這六人倒也是可塑之才!

荒原六仙當即就發布了命令,頓時分佈在整個荒原的無數小勢力的首領,紛紛必須在一個時辰之內趕到!

長期以來的積威,那可不是說玩笑的。果然,在一個時辰的功夫,這足足是有著五六人都來到了這裡,而其中武宗十段的都足足是有著十幾人之多。

而這所有的高手加起來,也都成為一股不可小視的力量。凌天賜端坐在上方,下面就是帥軍等一眾強者,之後才是這荒原六仙的站位。

這些人又不是傻子,自然是看的出來這地位的變化。

荒原六仙連忙道:「宗主,咱們荒原的所有勢力都在這裡了。不知道你的意思是?」

「嗯,到時候所有的武宗十段的高手,連同武宗九段的高手,統一到這裡來領取丹藥。另外,從今日開始,這荒原的一切大小適宜,都將由花爺親自過問。他就是這片荒原的管理者,除非是我親自過問,否則,這裡就是他做主。」凌天賜的話,頓時讓這荒原的無數人都眼紅。

甚至是看向這花爺的眼神都變得不友善起來,畢竟他們一直花爺不滿,現如今又騎在了他們的頭上,他們心裡不舒服也是正常。

見到久久沒有回應,凌天賜的眉頭都緊皺在了一起道:「怎麼?對於我說的話有異議?」

這些傢伙剛來,根本是不懂事,自然是不知道這凌天賜等人的作風。

當下便是有人站出來,不滿的說道:「敢問閣下是什麼理由支持花爺?他雖然在這裡財大勢大,但荒原的掌控者,似乎並不是他吧?」

隨著他說完,頓時有又幾人不滿的說道。

「那麼你們是在置疑我嘍?」凌天賜聞言突然笑了起來。

「我們。」那幾人正欲在說話,他們卻是發現自己的眼前突然一花,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凌天賜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就連現在已經達到了武靈三段的帥軍,心中都是大吃一驚,他都只是勉強的看清楚了這凌天賜的動作。

一道黑紅色的幽冷光芒閃過,頓時這幾人便是捂住了自己的脖子,鮮血奔涌而出。

「砰砰砰……」

一具具屍體,帶著不甘,帶著不解,帶著驚恐的倒在了血泊中,使得其餘人都靜若寒蟬,大氣不敢出一聲。

「我向來都不喜歡說廢話。在這裡還是我說了算。接下來,還有異議嗎?」凌天賜的目光從這些人的身上掃過。

特別是這黃中卡和荒原六仙,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剛才凌天賜動手的一瞬間,他們都沒有看到是怎麼回事。

等這幾人倒在血泊中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原來出手的竟然是這位帝聖宗的宗主。果然不愧為帝聖宗的宗主。直到這一刻,荒原六仙才見識到這凌天賜的可怕之處。

現場,所有人都不敢支一聲,就連花爺都被這凌天賜的所有舉動所震懾了。心中一陣慶幸自己的決定。

「另外,從今天開始,這荒原要給我大力整頓,我不希望這裡出現很多不該出現的事情。」凌天賜一邊說著,一邊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道:「花爺在以前就做大非常好。而且,從今日開始,這荒原一共劃分為十個部分。每一個部分都由一名武宗十段的高手帶領。座下統帥的高手不能超過八十人。」

「是」花爺冷靜的回應,其餘的人也都心有不甘的回應,對此,凌天賜不覺得奇怪。

「花爺,從今日開始,這裡勢力的劃分,和周圍行人的安全,就靠你了。每個月你必須到帝聖宗彙報一次。另外收取的費用,每次上交三成,其餘的你自己留著,給兄弟分攤。」凌天賜再次的吩咐道。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