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浩聽得佛土帝國境內的三仙石府如此神祕模樣,心中早已是亟不可待,連忙問釣老道:“不知釣老可知,如此趕路還需要多久才能到達三仙石府呢?”

“哈哈,不急不急。”

釣老摸了摸凌浩的腦袋,而後繼續說道:“在老夫帶你前往三仙石府之時,希望你能記住一事。據老夫觀察,你體內水屬性已經被激發了,乃是水屬性之中排名第一的隱靈屬性,所以老夫要求你,在進入三仙石府修煉之時,只能表現出水屬性出來,否則你在裏面難以存活!”

“額,釣老,此話怎講?”

“三仙石府,一直以來都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便是允許弟子之間決鬥。他們眼中,能存活下來並走到最後之人,便是一名真正歷經過生死之輩,不僅高強,心性更是過人!所以三仙石府之內,雖然是一塊修煉聖地,但是裏頭卻如羣狼餓虎聚首之地,一不小心便可能引火上身,再也走不出三仙石府了!所以老夫要求你,一切低調行事,不可真正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切記切記了!”

凌浩聽得釣老如此說道,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略微點了點頭,但眼神之中卻依然滿含期待。 平原修煉

釣老與凌浩順道而走,如此約莫一個時辰,兩人終於是走出了密林之中,眼前的景緻已被取代,那參天巨樹好似憑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望無際,廣闊無垠的茫茫草原。

草原之上,幾家村落,而這依然是屬於佛土帝國的外緣之處,所以並不是真正熱鬧之地。但釣老並沒有帶着凌浩馭氣飛行,一來是想讓凌浩的心沉靜下來,而來便是想讓凌浩在趕路的時間之內選擇好好修煉,爲進入三仙石府而做好準備。

畢竟凌浩在天殘帝國釣老地勢之中的時候,便是可以一邊爬山,一邊控制着體內武氣,所以這慢慢的趕路,更是讓凌浩有了修煉的機會。

而凌浩對於八面玲瓏聚氣訣的修煉,已經是可以做到不用打坐修煉,直接在行動之中,便是能夠通過呼吸的方式聚氣,這比起常人而言,倒是可以快速的恢復體內的武氣。雖然凌浩對於這種聚氣方式,並不是非常的熟悉,但是凌浩卻一刻不停的慢慢修煉着。因爲凌浩的目標,是把八面玲瓏聚氣訣修煉到萬洞齊開的地步,到時候全身毛洞齊開,如此聚氣速度,怕是無人可及了!

兩人來到一座簡陋的房前,一位農婦正生火做飯,聞聽有人敲門,忙走出屋來,見是兩名黑袍之人,頭戴垂邊斗笠,狐疑之下,婦人便聞聲而道:“兩位不知有何事來此?”

釣老忙行以一禮,微笑而言道:“老夫帶着孫兒,路經此地,已在森林之中,迷路三天三夜,所以突然見有人家,所以才貿然拜訪。”

釣老一字一句,說的懇切,所以婦人點了點頭,隨即把門一開,對着釣老和凌浩說道:“入屋請坐吧,小人家,沒有好酒好菜,還望莫要推辭。”

“哪裏哪裏,老夫已是感激不盡,若是有陳年老酒,老夫更是滿懷恩情吶!”

釣老說完,凌浩頓時三道黑線,頭頂烏鴉飛過。他微擡起頭來,看着釣老,頗爲無奈的說道:“釣老,哎,你這人也太貪酒了吧,喝酒誤事啊,哎……真沒想到,你居然如此不要臉的討酒喝!”


釣老尷尬一笑,隨即推了推凌浩,說道:“老夫就是嘴饞了,解解饞而已。如此這麼多天的趕路,早就受不了了。你若是不餓,你上面外呆着去吧,待到老夫酒足飯飽,再帶你離開這吧。”

“額……”

凌浩頓時無語,因爲凌浩自從修煉之後便是發現,可以十天半個月的不用吃飯,體內卻可以通過聚氣的方式補充能量。而像釣老這般仙道期之人,怕是可以不用再食五穀雜糧,人間糙米了吧。

可是釣老卻依然這般胡吃海喝,想必這怪老頭之稱,還得加上一個‘饞’字了吧。

凌浩一瞥眼,‘切’了一聲,自己找地方坐了下來,而後對着農婦問道:“這位婦人,爲何一人獨居此處……”


凌浩還未問完,釣老連忙上前,一把捂住凌浩的嘴巴,卻對着婦人,連連賠笑的說道:“小傢伙,不懂事,不懂事……”

婦人尷尬一笑,而後又轉身忙活。

而釣老卻瞪着凌浩,示意他勿要開口說話。

而凌浩摸了摸腦袋,完全不明白什麼狀況,卻只好點了點頭,坐在桌旁,沉默起來。

如此一會,婦人把熱騰騰的酒菜端上桌來,釣老言謝一聲,便把小酒罐中的散發着濃郁香味的酒,大飲了一口,隨即爽笑一聲,道:“哈哈,好酒好酒啊!”

凌浩無語的搖了搖頭,假裝未有眼見,收抓起一塊不知名的肉來,輕咬了一口,而後還欲說話,但想了想,還是再次沉默下來了。

這時婦人也坐在了桌旁,一身樸素的麻衣披在身上,好奇的看了看凌浩,而後看了看釣老,卻是說道:“想必你們並不是佛土帝國之人,來此地應該是想參加一年一度三仙石府的選拔儀式吧?”

釣老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隨即一抹嘴角,回言道:“還真被婦人說中了,老夫就這麼一個孫子,所以想讓他儘快的成長起來,所以這不就待他來佛土帝國了。哎,希望這孩子能夠長點心,通過考覈吧。”

農婦點了點頭,而後再次看向了凌浩,繼續說道:“這幾日,從這天空飛過的人影也是逐漸增多,而飛行巨獸也時常呼嘯而過,看來今年,又得有一場好戲看了。”

釣老再次飲了一口酒,又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哎,往年而看,皆是一般,不過今朝不知如何,一切靜等那日到來吧。”

釣老說完,便是站起身來,而後對着農婦晃了晃手中的空酒罐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而婦人也明白釣老何意,所以接過空酒罐子,欲要取酒時,釣老卻把腰間的葫蘆系下,遞到農婦身前,旋即說道:“有勞了,多謝了!”


農婦只是一笑,接過酒葫蘆裝滿之後,遞給釣老之後,便說道:“希望好運。”

釣老接過酒葫蘆,點頭言謝而道:“多謝,也祝你早日恢復!”

釣老說完,便拉着凌浩的手,朝着門外走去,農婦輕輕掩上房門,折身回到了屋中。

而凌浩和釣老一同出了茅草屋,凌浩心中早已經按耐不住了,連忙問釣老道:“喂,怪老頭,那婦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子怎麼感覺比你還要奇怪呢?”

“噓噓!不要亂說話,不該不知道的別問太多,這也是在三仙石府求生的祕訣!”

釣老警覺的看了看四周,而後對着凌浩,壓低了嗓音說道。

不過見釣老如此,凌浩是越發的好奇,但釣老不說,凌浩也無辦法,聳了聳肩,嘆氣一聲。釣老和凌浩走在空曠的平原之上,在凌浩眼中,釣老是帶着自己漫無目的的走着。所以有些蠢蠢欲動,想要趕緊抵達三仙石府,在其欲要開口說話之時,凌浩卻忽然感覺到頭頂上方傳來了呼呼幾道聲響,凌浩和釣老皆是好奇的擡起頭來,只見一個飛行編隊從他們頭上速度飛過。

凌浩見他們一行人,聲勢浩大而來,飛行巨獸身上,幾道彩旗飄飄,看樣子也是一個大門派,一轉眼的功夫,便是從凌浩的頭頂上方消失了。

凌浩眺望着他們離去的方向,而後問釣老道:“怪老頭,那些人,是否也是想進入三仙石府修煉之人呢?”

釣老見凌浩開口說話,略微點了點頭,而後有些感嘆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沒想到,他們居然也來了!”

凌浩隱隱約約聽到了釣老的話語,不過聽得並不真切,又見着釣老這般表情,便開口問道:“他們是誰,怎麼看你,突然變得有些害怕了?”

釣老一臉嚴肅的盯着凌浩,隨即意味深長的對着凌浩說道:“相比不用多久,你便會知道了。在此之前,老夫還是需提醒你一句:是福是禍,是禍躲不過!剛纔老夫叫你到了三仙石府之時,一切低調行事。不過低調之意,不是讓你一味的忍讓,可懂?”

“懂!犯我者,必誅之!反正三仙石府,殺人不償命,是吧?”

釣老見凌浩如此回答,點了點頭,而後看向了那飛行編隊離開的方向,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憂慮。

如此繼續行走了一段距離,放眼望去,沒有一絲人影,碧綠草原如滾滾翠綠色的波浪,在風中舞動。釣老此時終於停下身來,對着凌浩說道:“忽影掠步訣,讓老夫看看你修煉如何了。”

凌浩點了點頭,隨即從體內納器之中放出了一絲精純的武氣,依據忽影掠步訣運氣功法,讓體內的武氣順着筋脈而走,抵達中極穴,並且不斷的醞釀,煉化。

釣老見凌浩愁眉緊皺的模樣,並且時間又是過去了如此之久,忍不住連連搖頭,而後一臉不悅的說道:“你這還叫忽影掠步訣麼?花費如此之長的時間去煉化醞釀,早已經成爲了他人手中亡魂!此地如此空曠,也無任何人影,你自己慢慢修煉去吧,什麼時候可以在短時間之內使出忽影掠步來,老夫再帶你前往三仙石府!”

凌浩對於釣老的一聲冷喝,只能點了點頭,‘哦’了一聲,便開始繼續修煉起來。

這釣老也並非突然如此,而是方纔見到那飛行編隊,知道若是凌浩想要在那種地方生存下來,沒有一絲技能完全不可能走到最後!而凌浩的凝手成冰訣,也只是中級功法,而凌浩對於這凝手成冰訣,也並不是非常的熟練,所以釣老才讓凌浩,必須要完成忽影掠步訣的修煉,以能在緊要關頭,保全自己一命。

釣老讓凌浩獨自一人修煉,而自己卻拿出那被盛滿的酒葫蘆,一小口一小口喝着,打發着時間。

直到凌浩突然發出‘啊’的一聲,整個身子好像失去平衡的暴衝而起,釣老才忙睜開了醉眼迷濛的雙眼,看向了凌浩,隨即不可置信的說道:“沒想到你這小子,還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練出一個眉目!若是能掌控身體,這功法也算小成了!” 生存要訣

釣老見凌浩的身子被炸得高高飛起,隨即卻又是猛的摔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釣老迷糊着眼睛,醉眼迷濛的看着了凌浩,高興說道:“哈哈,力道還不會控制,穴位之間武氣突然爆發,而你卻還沒有學會完全的控制,只會是摔一個狗吃屎……”

凌浩見釣老不指點,還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笑着,沒好氣的冷哼一聲,朝地上爬起,拍了拍屁股,而後看着雙腿,已是鮮血淋淋。

因爲這些被煉化之後的武氣,突然的在凌浩的穴位之處炸開,不過因爲穴位已經打通的緣故,筋脈也已經疏通,所以並不會炸燬穴位。雖說如此,凌浩卻依然疼痛不堪,站起身子,雙腿有些顫抖。

凌浩一瞥眼睛,看着釣老,等待着他說話,教導一番。但是釣老笑完之後,卻當做什麼都沒有看見,一吮酒葫蘆,再次自娛自樂的喝起酒來。

凌浩無語,卻只好再次整裝待發,調整好,繼續修煉起來。因爲凌浩迫切希望,能夠快點進入三仙石府,在傳說中的修煉聖地修煉,提升自己的實力,去完成約定,找到方芸以及研苒,還有那來自現實世界中的女子。

這一切,對於凌浩的誘惑之力,實在是太大了,所以短暫的休息之後,凌浩便再一次修煉起來。一直練到雙腿都是血肉模糊,鮮血淋漓,但凌浩卻依然苦苦堅持,沒有動搖一絲內心的堅決。

如此不知不覺,十天時間悄然而逝,在這段時日之中,凌浩未曾休息一刻,但釣老卻一小口一小口酒喝了十天十夜,後面幾天的無酒之日,釣老就是聞着酒葫蘆,也能愜意好一會兒。並且這段時間中,天空之上,越來越多的飛行巨獸快速掠過,而且也有着仙進期的強者,‘呼’的一聲,也是如流星劃過天際一般,在此處穿行。

而凌浩對於這些各路人士,心中也是明瞭一個大概,這些人也必定是衝着三仙石府一年一度招收新弟子的儀式而來的。一想到自己也將進入其中,並且想到裏頭的潛規則,便更加堅定了凌浩修煉的決心。

越加刻苦的修煉,不知疲倦,在十天之後的第一天清晨,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了釣老的身前,之間其手用着看不見的速度,朝着釣老頭上拍去。

‘啪’的一聲脆響,釣老在恍惚中幡然醒來,而後腳步連點,一圈圈好似光波在釣老的雙腳之下傳蕩而開,衝着那一道速度快得只剩下模糊的身影而去。

“哼,還想逃!居然敢打老夫,活膩歪了不成!”

‘啪啪啪!’

釣老話還未有說完,已是把那快速逃命的身影一把抓住,一巴掌一巴掌扇在其頭上,並嗔罵而道。

“釣……釣老……別……別鬧……小子只是想測試一下嘛,沒想到,哎……小子的速度和你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分分鐘鍾便是被你捉住了……”

把熟睡的釣老一巴掌拍醒的,真是凌浩。如今經過時日忽影掠步訣的苦修,凌浩對於這身技功法,是精進了不少。雖然這速度和釣老的比起來,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是對着之前的凌浩而言,還真快得令人窒息,一眨眼的功夫,便是可以做到閃撤身形,這對於緊急關頭的救命只用,還是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釣老一手握着凌浩,臉上卻是異常興奮,因爲他對於凌浩的修煉速度,實在佩服!

這身技功法,釣老深知,凌浩此時修煉,可謂是困難重重,不僅僅是因爲凌浩之前左腿的筋脈受傷,更是因爲這筋脈需要打通五處穴位,而且還需要熟練的武氣控制。 陰婚纏綿,傲嬌鬼神壞壞噠 ,滿心歡喜的說道:“沒想到你這臭小子,修煉還真是有着兩把刷子!想當初老夫修煉這忽影掠步訣身技功法之時,六月時間,才達到和你此時差不多的效果!老夫還自認爲這速度已經是夠快了,沒想到你這修煉怪物,兩個月的時間,還需要打通筋脈,卻也能把忽影掠步訣修煉到這種地步!看來這五行輪迴之體,果真非同凡響!”

凌浩聽得釣老聲聲誇讚,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輕笑了兩聲,便對着釣老說道:“雖然這一切,和釣老這位仙風道骨的老前輩……”

凌浩說到這,故意停了下來,觀察起釣老的臉色來。

只見釣老兩眼眯縫,正等待着褒言讚語,手都舉起來了,準備擺手客氣一番。可沒想到,凌浩藉着說道:“沒有半點關係,乃是小子天資聰穎,後天勤奮刻苦,所修煉而成的。所以小子對於釣老的教導,對於釣老的趕緊之情,如六月豔陽高照之下,三年未有下雨的乾涸土地,荒涼無際,滴水無影吶……啊……”

凌浩說完,還不忘加兩個感嘆詞,一臉深情的模樣,卻是把釣老說的沒起到半點作用。釣老那準備好的表情,頓時落下,揚起的手,直接是拍了下去,笑罵而道:“你這臭小子,吃水還不忘挖井人,滴水之恩,不求你涌泉相報,也不能如此無情無義,過河拆橋吧?”

凌浩‘嘿嘿’兩聲,撓了撓被釣老所拍的頭頂,微擡起頭來,看着釣老,笑笑說道:“小子哪能!釣老的恩情,那滴水之恩,豈能用涌泉相報!那不誠意,不厚道, 總裁的前妻 !所以釣老對於小子的滴水之恩,來日小子出息,必定當洪水相報!”

“嘿,你是想淹死老夫這把老骨頭吧!”

釣老說完,揚起手來,又要打下去。凌浩連忙一個掙脫,雙腳之下,頓時灌入武氣,那瞬時爆發的武氣,正如功法所言:衝三穴,入中極,順脾關,定崑崙!脈而通,氣而涌,瞬而發,形而變!

凌浩的身影,在一眨眼的功夫,便是消失在了釣老的眼前。

釣老一愣,隨之一笑,一臉歡喜的搖了搖頭,而後一個轉身,其手朝着旁邊一握,凌浩便被緊緊的抓在了釣老的手中。

“額……”

凌浩有些無語,感嘆着自己的身法,在如此之短的時間便被釣老看穿,頗爲無語的嘆息一聲,說道:“哎,看來這功法也不過如此嘛……真是想不通,這你怪老頭偷它幹嘛呢……”

шшш▲ttκд n▲co

“嘿,老夫怎麼說你好,自己練不好還怪功法不行,拉屎不出,你乖屎坑麼?臭小子……”

“你看你看……你自己都承認這功法和屎一樣……”

“那……那只是老夫打了一個比方,你……你有沒有一點情操啊!再者說了,這身技功法,老夫已經修煉了十數年之久了,你才十天半個月的,能比麼!?反正一句話,這功法的厲害之處,絕對不止這些,自己摸索去吧……”

凌浩沒想到這怪老頭還真和自己較起真來了,掩住嘴角的笑意,擡起頭來,看向了那湛藍的天空。

“呼呼”幾道身影,又是從他們頭頂上方,急速飛過,一眨眼之際,卻完全的看不到人影了,茫茫草海,一切又靜如廣闊的湖面,沒有一絲波紋。

凌浩收回目光,轉過身來,一臉期許的問着釣老道:“喂,怪老頭,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前往三仙石府呢?若是過了選拔的儀式,豈不是白忙活一場了?”

釣老見凌浩滿懷着期待而又有些擔心的表情,也是擡起頭來,看着剛纔天空之上人影飛過的地方,卻是露出了憂愁的表情。不過一會,釣老收回了目光,對着凌浩,一改之前的面容,突然嚴肅的說道:“三仙石府,生存就是王道!所以你千萬要記住於心,沒有對錯,一切都是以力量爲尊,勝者爲王,敗者爲寇,實力就是一切!若是你沒有準好準備,一旦進入其中,便是有去無回了!可懂?”

凌浩第一次見釣老如此認真的樣子,開始明白,這三仙石府,雖然是修煉聖地,但同樣也是人間地獄,對於危及性命一事,凌浩從來不敢大意掉以輕心,所以對着釣老鄭重的點了點頭,而後信誓旦旦的說道:“釣老,你放心吧!小子不會是一個無情無義之人,有朝一日,小子定然會煥然一新的出現在研族以及飛馬幫弟兄的面前,並且找到苒兒,找到芯兒,保護好自己想要保護的人!所以小子一定不會輕易言棄,更不會如此輕易夭折的!”

釣老聽着凌浩說完,眼神之中有些閃爍,但是他在凌浩眼神之中卻是讀出了那前所未有的堅定!

釣老緩緩嘆了一口氣,而後朝着北方,低低一聲自言自語道:“三仙石府,老夫再一次來了!”

“走,一路向北!”

“恩,三仙石府,小子來了!”

凌浩說完,等待着釣老再次環抱起自己,可是釣老卻看着凌浩欲要伸出雙手求抱的舉止一愣,而後說道:“你……你還想老夫帶着你一起馭氣飛行麼?”

“怎麼,這佛土帝國無邊無際,你不會想讓小子走着前往吧?那走到黃花菜都涼了,雙腿走斷怕也是到不了啊!”

凌浩也是裝出一幅不可思議的面容,對着釣老有些莫名其妙的說道。

“你不是修煉了忽影掠步訣麼,自己忽去。一來可以加強忽影掠步訣的修煉,而來也可以練習聚氣,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爲呢?”

凌浩聽完釣老所言,臉上的表情頓時僵硬,尷尬一笑,看着這望不到盡頭的碧綠平原,無語了。 研苒消息

“忽影掠步,走起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