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只有一把,是九魂劍之一。

一出現就握在方昊天的手中。

方昊天雖然暴露了天人境的修為,但他還是不想完全暴露實力,更加不想暴露他是玄魂雙修武者。

所以現在握的雖然是九魂劍之一,但他是當成尋常寶劍來用。

咻!

方昊天揮劍,劍光只有一束,細小的一束對著迎面而來的駭人劍光射去。

方昊天的劍光,細小得在迎面而來的劍光面前顯得弱小得可笑。

但就這麼一射,與白池的劍光撞上時,"砰"的一聲巨響,剎那之間,劍氣四射,有的射上虛空,有的平射,有得斜射地面。

射向虛空的劍光,瞬間悄無聲息。

斜射向地面的劍光,在地面上犁出一道道悚目驚人的劍溝。

平射的,射到峭壁上的劍光在峭壁上射出一個個深達一米的小洞,而射空的就消失,射向辰天的卻是嚇得辰天趕緊一邊後退一邊揮拳格擋。

等所有劍光消失時,辰天又退了五十米,他的雙臂居然再度受傷,血淋淋的很是刺眼。

辰天的臉色在發白,盯著此時跟方昊天對峙而站的白池。

他的雙眼中沒有嫉妒,也沒有了憤怒,也沒有自卑,有的只有一種堅忍與毅然,還有濃濃的鬥志。

當然,剛才被白池蔑視而帶來的恥辱感消失了,因為他已經真正見識了白池的實力,人家確實有蔑視他的資格。

但恥辱感消失,並不代表辰天就可以坦然接受白池的蔑視。

不!

他辰天絕對不容任何人蔑視,所以他要發奮,要圖強。

"父親說的對,我真的就是一隻坐井觀天的蛙。我以為我已經足夠努力,現在卻在白池的面前被打擊的體無完膚。跟人家同列六大天才,可是人家卻是天人境強者,自已呢?只是元陽境三重的可憐存在!我要努力,我比以前百倍努力,千倍,萬倍,我要強大……辰天雙拳緊握,雙眼毅芒狂閃,一股滔天的鬥志在心底里瘋狂涌動,求強之心,無人可阻。

知恥而後勇!

方昊天和白池似乎都感覺到辰天的變化。

白池看向辰天,眼中有訝色微閃,有殺機掠過。

天才不可怕,知恥而後勇的天才才真正可怕。

方昊天沒有回頭,只是淡然一笑。

他知道辰天是天才,真正的天才。

既然是真正的天才,自然不會受到打擊就退縮,就沮喪,就放棄。

真正的天才就如水裡的皮球,你打擊的越重它的反彈就越大。

現在白池表現出來的實力確實給了辰天一記沉重的打擊,打擊的很重,但因為辰天是真正的天才,所以他的反彈也是更加的強烈。

方昊天堅信,辰天總有一天會追上白池,而這一天也許並不需要多久。

白池突然將看向辰天的目光收回,落到方昊天的臉上。 劇組的化妝間

夜小倩一臉嗔怒的坐下,身邊的助理小葵連忙勸道,「倩姐別生氣了,多少男明星都想和你炒CP呢,你又何必糾結一個飛行嘉賓啊?」

雖然這個飛行嘉賓聽說是大有來頭,不過也僅僅是曇花一現,而她們需要的是今後能互相幫襯的同盟軍。

覺得助理言之有理,夜小倩的表情這才緩和了一些,「我讓你打聽楚婉兒的背景,你打聽清楚了嗎?」

小葵點頭,「打聽清楚了,楚婉兒確實是T國楚家的二小姐。雖然出生名門,卻不怎麼招人待見。就算有關係,靠的也是楚家老爺子的一些威望吧,總之對我們構不成任何威脅。」

因為楚銀南身份特殊,所以一般渠道是很難打聽到他的消息。

助理的話間接指出楚婉兒的後台不硬,不足為懼,也是為了給夜小倩吃顆定心丸。

夜小倩抿了抿唇,「那她和秦菲怎麼會那麼熟絡?這次秦瓊不肯和我組CP難不成是因為她?」

是的,夜小倩已經知道秦海的哥哥秦瓊是這次節目組特聘的飛行嘉賓。

那個楚婉兒果然是個心機婊,一方面跟她私下裡串通好算計秦菲,而另一方面又跟秦菲扮演姐妹情深?

獨寵鑽石天后 像楚婉兒這種口是心非的女人,不得不防啊!

大概是洞察到了夜小倩的心思,所以小葵才一臉的不屑,「倩姐你相信娛樂圈內人和人之間有純粹的友情嗎?我看是那個楚婉兒想蹭秦菲和秦先生的熱度。」

夜小倩臉色這才好了一些,拿起手機給「秦瓊」發了條簡訊:

跟我組CP炒作對你的事業百益而無一害,你最近不是在拓展海外的產業嗎?我可以幫你。

話說夜小倩的金主分佈廣泛,所以她想要獲取哪個領域的資源相對要容易一些,偶爾也會拿一些資源和娛樂公司置換影視資源。

秦瓊幾乎是秒回:不需要!

如此言簡意核的三個子,氣得夜小倩差點摔碎了手機,該死的秦瓊!

節目正式開始錄製后,大家都是抱著玩的心態做遊戲,四對嘉賓相處的還算融洽。

直到最後爭奪冠軍的環節時,本來是楚婉兒組獲勝,結果夜小倩不服輸的撲上去想搶楚婉兒手上的小牌子。

也正因此,本該井然有序的活動現場一下子失控了,這是令在場的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楚婉兒跟夜小倩不顧形象地扭打在一起,頓時讓現場的演員們嘆為觀止。

值得一提的是剛開始節目組為了績效並未阻止,甚至還讓攝影師湊近了拍攝。結果也不知道是誰先動手拉扯頭髮的,其中一個疼得尖叫出聲。

旁邊的幾位男嘉賓眼看著兩個女人動真格的,連忙上前將楚婉兒和夜小倩拉開。

秦菲嘴角微抽,沒有料想中的幸災樂禍,反倒擔心起楚婉兒。

不管怎麼說楚婉兒曾經是東方玉卿的妹妹,而現在又是楚銀南的妹妹,她無法做到若無其事。

合租屋:寵你沒商量! 楚婉兒的頭髮凌亂,嘴角還滲出了血漬,可夜小倩卻率先嚎啕大哭,惡人先告狀:「導演,我不拍了,怎麼會邀請這麼野蠻的女人……」

楚婉兒臉色蒼白,站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這次上綜藝的機會是她托關係才好不容易爭取來的,結果被夜小倩這個胸大無腦的賤人給搞砸了。

媽咪這位帥哥是爹地 她剛才都手下留情了,但夜小倩卻是趁機狠狠扯她的頭髮,還往她的臉上抓,幸好她躲的快,否則都有可能毀容了。

尼瑪,在這麼多人面前都敢撒野,真不敢想象私下裡又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看來今後要跟夜小倩保持距離才行。

秦菲上前輕輕摟住楚婉兒的肩膀,雖未出聲安慰,卻給楚婉兒惶恐又彷徨的心中送去了一劑暖心貼葯。

站在不遠處的秦海,垂在身側的手下意識地攥緊。

說實話就在剛剛,若不是秦菲及時瞪了他一眼,他都有可能衝上去揍夜小倩一頓。

不管楚婉兒曾經做過多少喪盡天良的壞事,也改變不了他曾經喜歡過她的事實。想當年他在楚婉兒的葬禮上失態地哭過……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失去心愛人的滋味。

即便現在不愛了,也無法做到熟視無睹。

夜小倩,你給老子等著,遲早有一天讓你身敗名裂!

節目組的導演心知肚明是怎麼回事,如果當時夜小倩不那麼好勝,非要撲過去搶楚婉兒的冠軍之位,其實也算是功德圓滿。

不過綜藝節目本來就需要有矛盾,有衝突,才會有看點。

其實他們節目組最希望的是秦菲和夜小倩起衝突,這樣的話矛盾點就會誇大到商界大佬東方玉卿,觀眾也會更加期待後續的發展。

現在這樣的結果雖然不盡人意,但也算達到了預期的效果。

「先暫停拍攝,讓醫護人員過來給兩位女藝人檢查一下。」

很明顯楚婉兒的傷勢要更嚴重一些,但她卻沒有哭,反而還特意去給夜小倩道歉。

看到這一幕的芷若忍不住小聲腹誹,「菲菲姐,楚婉兒為什麼要去給那個夜小倩道歉啊?這分明就是夜小倩的錯!」

秦菲喝了口水,意有所指地說道:「這就是娛樂圈的生存法則,新人初來乍到,難免要給前輩交點學費。」

楚婉兒倒是個八面玲瓏的主兒,假以時日,她應該能找到一個更適合自己發展的平台。

芷若撇嘴皺眉,「唉,太過分了!」

後面的錄製就順利多了,最後的冠軍自然是夜小倩組獲得,這也算是節目組默認給她的補償。

對於這樣的結局,楚婉兒心知肚明,只是有些歉疚的瞥看了一眼她的搭檔,小聲道歉,「對不起啊,都怪我一時衝動,才讓你跟冠軍失之交臂。」

對方搖頭,「不是你的錯,你的頭皮還疼嗎?」

楚婉兒尬笑,「我沒事,回去揉一揉就不礙事了。」

對方沒再說什麼,但心裡卻覺得楚婉兒是個堅強的新人。

男大當婚女二嫁 不知道是不是楚婉兒的錯覺,在接下來的節目錄製過程中,總是能跟「秦瓊」的視線撞在一起,偶爾會聯想到昔人的秦海。

剛開始的時候,楚婉兒心裡咯噔了一下,不過想到這個「秦瓊」知道她的真實身份,又覺得肯定是她想多了。 此時白池對方昊天自然是不會再有半點的輕視,也不再將他當成是辰天小跟班看待,而是將方昊天視為自已在絕龍蠻荒唯一值得他正視的天才之一,絕對是一下子將他提升到了與狂沙部落的那一個變態的層次。

白池感覺方昊天很年輕,也許比他還要年輕。

既然年輕,那就有可能參加屠魔選撥賽。

如此一來,自然是他的強大勁敵之一。

他雙眼陡然眯起,冷厲如劍。

"再接我一劍,你若能接下,我走。"

白池將劍舉起。

方昊天淡然一笑,以劍平舉而答覆。

"轟!"

白池猛踏前一步,一步就是十米之距搶近方昊天,讓得方昊天進入了他的劍最佳攻擊範圍之內,然後揮劍。

一劍三式!

這三式頓時掀起十丈劍浪,翻滾席捲,凝聚成團,聚而不散。

不但如此,他這三式看著是一剎那先後而發,三式分開,但實際上三式卻似同時發,而是三式劍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摩擦又相互融合。

方昊天雙眼微微一眯,感到了白池這一擊的可怕。

劍光鋪天蓋地,厲害程度是剛才交戰中他施展的攻勢所無法比的。

三式劍招,凝而合,合而凝,散而聚,分而融,簡直就是一團完美無暇的圓形劍山向他撞來。

然而面對這樣的劍招,方昊天的打法卻沒有多大的變化,仍然是一式剛才已經施展過幾次的潛龍出淵。

白池眉頭微皺了一下。

他施展這三招,主要是想逼出方昊天一些真正的實力。但方昊天卻仍是這一招白池已經很熟悉的劍招,他感到失望,隨之暗中冷哼。

如果方昊天心存大意的話,白池覺得他這三招之威定能讓方昊天吃點虧。

然而白池卻不知道方昊天明顯上還是這一招潛龍出淵,但暗中卻已經將魂域凝在了劍尖之上。

看似只是簡單而快速的一刺,看似還是這一招潛龍出淵,實則天地差別,卻已經是方昊天玄魂齊出,已經幾近方昊天實力的六七成有餘。

砰!

方昊天的劍刺在了迎面而來的劍山之上,兩劍相撞,瞬間便是爆發出驚人的爆炸聲,對四周的波及更加厲害。

猶為明顯的就是峭壁之下一下子被劍氣削得斑駁陸離,參差不一。

也許以後絕龍蠻荒一些實力低微但在劍上有悟性的人看到峭壁的話會從中悟出自已有用的劍招。

因為上面的劍痕,有方昊天的劍意,也有白池的劍意。

若是悟性超絕者,說不定就能將方昊天的劍意與白池的劍意給合,悟出一門全新而強大的劍法。

"嗯!"

白池倒飛,嘴裡發出輕微的悶哼聲,整個人飛到了峭壁之頂才停下,臉有驚色。

不管怎麼看,方昊天這一招"潛龍出淵"其實真沒有什麼絕妙可言,唯一可稱道的只是這一招的速度。

因為這一招的簡單,所以更快。

確實快得很可怕。

但在力量上,白池並不覺得這一招有什麼了不起。

但現在他三招絕殺組合的攻擊,卻被方昊天用這一招最簡單最直接的劍招近乎粗暴的化解,他真的有點震驚了。

繼而白池對方昊天的估計又得提高了一個大台階。

從高處俯視方昊天,白池卻沒有了半點高高在上的姿態。他突然說道:"蠻荒城的選撥賽中,如果你我能相遇,再戰,如何?"

動手至今,他隱落下風,他根本看不出方昊天的深淺,知道他想看到方昊天的真正實力或是殺方昊天,怕且要他盡一切手段才行。

甚至要拚命才行。

可是屠魔士選撥賽就在不久要開始,如果在這裡拚命受了重傷,白池想在屠魔士選撥賽上有耀眼表現就有點難度。

於是白池發起一次仍是屬於試探性但卻是足夠強大的攻勢而無果后便生出了退意。

"好。"

方昊天手腕一翻,手中的劍便是直接消失,抬頭看了一眼白池,應下。

白池站在上方,雙眼在夜色中有厲芒閃了閃。盯著方昊天看,好像要從高處看得更清楚點,似是想進一步看出方昊天的深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