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巴可拉後悔沒有更早的把老乾媽介紹到自己的美食博客中去,現在一提到這東西,又成格蘭斯克發掘的了。難道這就是為什麼不是他成為星際食神?或只是運氣問題而已?

因為老乾媽而困惑的人不只是他,還有在費爾星魚歌者酒館小賭怡情著的一位綠髮老人。

商標上的這不是個蓬萊人嗎?但蓬萊什麼時候有這麼位陶碧華了?

怪事,怪事!

他離開蓬萊出來尋找那兩個東墨孽徒有段時間了。最初本來想先去祖地探探線索的,卻在半路聽說兩人被一個血嘯人綁了,當然後來知道是假的,而且那個血嘯人應該跟他們是同夥,坑了蓬萊好幾億。

但在當時,他並不知道,還有些擔心,一億賞金啊!

然後又聽說兩人被賣到沙海星了,他就立即趕去沙海。

那是個兇險之地,他斷了通訊,混到前幾天才確定兩人不在那裡,並安全地離開。來到費爾星,今天就聽聞到什麼地球美食節,地球?有點兒耳熟……好像祖地的,就是自稱地球人的……

綠髮老人照著廣告說的坐標跟祖地的坐標對比一下,頓時就震驚了。 經過萬分複雜的權衡利弊,羅陽真想坦誠跟谷家三姐妹公開攤牌:我不是你們的菜。

可是想到若說出口了,恐怕谷家三姐妹會變本加厲來向羅陽獻身。

那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現今把三寸不爛之舌發揮到極致,才換來短暫的休戰時間。

羅陽知道若不抓住機會,待會就要倒在谷家三姐妹的大腿下面。

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先把內心的那抹小火焰壓下去。

隨後又分別輕輕啄了啄谷家三姐妹的紅唇,羅陽才說道:「雪妹,湘姐,雲姐,聽我說……」

結果不待羅陽講完,谷雪就搶著道:「噯!一句說完了!咱們動手!」

說著,谷湘和谷雲又要移臀出去,騰出空間來脫羅陽的褲子。

幸好羅陽兩手還分別兜住谷湘和谷雲的圓臀,她們一起未能快速退開去。

「雪雪,雪妹湘,湘姐姐雲姐,聽我說!很重要的,說完,咱們就……嘿嘿,你們要是不滿意,我不做人!」

「噯!快說!」

谷雪見羅陽鯉魚打挺一樣,也難以脫他的褲子,只好先讓他說。

兩個妹妹很聽姐姐的話,谷雪同意了,她們只好又繼續分別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

快速轉了一圈腦筋,羅陽說道:「雪妹,湘姐,雲姐,我要告訴你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見羅陽神色鄭重,谷家三姐妹都豎起了耳朵聆聽。

「今天極有可能要進冰湖下面的祭壇去找血煞子!」羅陽正經道。

掃視一眼,還道谷湘和谷雲會微微驚訝。

不料她們卻是不屑的樣子。

「噯!那還磨蹭什麼,快點,一個小時完成!」谷雪說道。

咦?

這個回答令羅陽暗暗叫苦。

他還道谷雪會說「那咱們先去拿血煞子」這種話,不料她催他趕快接受她們獻身。

「雪妹,湘姐,雲姐,等等,先聽我說。」

「噯!你說了一句又一句,想怎樣?」

在這種時候,羅陽只得又分別輕輕啄了啄谷家三姐妹的紅唇,先討好她們。

見她們撅起的紅唇沒那麼高了,才接著說道:「雪妹,湘姐,雲姐,不瞞你們說,我要是跟你們……嘿嘿,一個小時肯定完不了事,我不弄三個小時以上,那是還不夠意思的。」

聽了羅陽的話,谷家三姐妹嬌軀都顫了顫。

她們還是黃花閨女,並不了解男人一般能熬多長時間。

一聽羅陽說三個小時以上,那平均下來就是她們每人要領受一個多小時。

這種高強度的體育運動鍛煉,她們也不知自己能不能頂得住。

若果真如羅陽所說,在床上呆了三個多小時,那就已到中午時分了。

不休息一兩個小時,估摸四人都是腿軟的狀態,還怎麼去爭奪血煞子呢?

一席話,便讓谷家三姐妹陷入了思索,羅陽竊喜。

初步取得了小小的成功,羅陽連忙趁熱打鐵道:「雪妹,湘姐,雲姐,急什麼?我都是你們的老婆了,難道還能逃了不成?咱們先去把血煞子奪到手,回來后,我要跟你們……嘿嘿,一個晚上都不停下來!」

說著,又分別啄了啄谷家三姐妹的紅唇。

谷家三姐妹猶豫不決。

若不在進祭壇之前向羅陽獻身,牢牢的套住他的心。

待進了祭壇,萬一遇到極大的危險時,她們無法保證羅陽會先救她們。

羅陽心念電轉著,揣摩谷家三姐妹在想什麼。

這時聽谷雪說道:「噯!我們是你的老婆了,你得關心疼愛我們!」

一聽這話,羅陽大抵猜到她們在擔心什麼。

於是只好試一試,說道:「雪妹,湘姐,雲姐,我在你們在。我會用生命保護你們,你們是我的老婆,我絕對不讓你們輕易受到傷害!」

這番豪氣干雲的話語,令谷家三姐妹很是滿意。

她們因感動,身子的溫度都升高了些許。

4人緊緊的挨著,羅陽能清晰的感受到她們體溫的變化。

說出口了,羅陽又略微歉疚。

畢竟他講的不是真心話。

一旦在祭壇里找到了血煞子,羅陽是不會輕易讓給谷家三姐妹的。

若她們要跟他明爭,羅陽會覺得很為難。

現今向她們承諾了,屆時又跟她們動手,那都變成小人了。

可是此時若直接說「我不跟你們是一夥的」這種話,那她們不當場鬧翻天才怪。

「噯,老公,你別騙我們。我們可是把心交給你了的。」

聽著谷雪羞答答的話音,羅陽耳朵酥酥的。

但谷雪話鋒一轉,又嚇得羅陽連連叫苦。

「噯,不如你先把我們的第一次奪走吧。等回來了,你想怎樣都可以。」

「哈?呃,雪妹,別急!」

羅陽不敢隨便採摘她們黃花閨女嬌軀的第一次,就是擔心到時雙方要明著來爭奪血煞子。

一旦把她們黃花閨女身子的初次奪走了,那他就無法狠下心來對付她們。

結果可想而知,多半要雙手把血煞子奉上給她們。

若血煞子對羅陽沒什麼用處,就算再至寶,他也會送給她們。

可惜他也需要血煞子來修鍊狂暴功,還要用血煞子來修鍊飛劍劍術。

如此一來,至少在一段日子裡,羅陽是不會隨便把血煞子交給任何人。

「噯,幾分鐘就完事了。」谷雪說道。

「雪妹,聽我說。」

羅陽只得轉頭啄了啄谷雪的紅唇,先用嘴安慰一下她。

隨後接著齜牙笑道:「雪妹,你們想一想,要是我現在跟你們……嘿嘿,弄幾下就停下來,你們覺得我能做到么?就算你們強行要我停下來,我自己都停不下來。要真的停下來了,我可能會很鬱悶,沒心情去做任何事情,那不就是壞事了?」

這番曉之以理並且夾雜著動之以情的高大上的道理,讓谷家三姐妹聽了無話可說。

羅陽心裡偷笑,又進一步說道:「雪妹,湘姐,雲姐,我是個做事特別認真的人。只要開了頭,就要把事情幹得完完美美的。你們要是給了我,我不弄三個小時以上,我覺得自己對不起你們。」

雙手輕輕拍了拍谷湘和谷雪的圓臀,又繼續說道:「咱們今天先去把血煞子拿到手。晚上我要是不讓你們滿意,任由你們處罰!」

美人愛聽誓言,羅陽深諳此道。

只要不斷的起誓,就能讓美人心裡舒服。

她們心情一好,那很多事情就很好商量了。

從她們俏臉溢出來的甜蜜笑意,便知她們接受了羅陽的建議。

谷雪晃了一下嬌軀,嬌聲道:「噯!你放我們好多次鴿子了,不能再那樣了。老婆與老公要做的事,你是逃不掉的。那今晚再說。你要是還敢放我們鴿子,那走著瞧!」

羅陽啄了啄谷雪的紅唇,保證道:「雪妹,我一定會滿足你們的!」 「你好!我是地球星港總督娜森飛,地球歡迎你!」

經過幾天航行,快要抵達地球的時候,綠髮老人駕駛的金烏級小飛船收到了歡迎信息。一個托蘭人當了什麼星港總督,還有什麼林球長,沒錯,這裡就是祖地。

與以前不同的是,現在有個蜂巢式星港和太空競技場在那裡,無數的飛船來往,米奇臨號還在……

蓬萊知道祖地的存在也就是這幾十年的事。二百多年前在進入星際時代后,聖殿就有明確的尋找祖地方案了,但銀河系非常廣闊的,並不好找,直至機緣巧合的一隻異星貓到了蓬萊。

秘密知道祖地的情況后,聖殿沒有立即行動,因為事情太重大了,要怎麼接觸呢?

又該怎麼向蓬萊人民解釋?那樣一個又破又爛的地方,就是他們的起源之地?還有著一群窮親戚?

而且瞧瞧這些窮親戚整天都幹了些什麼,打生打死,一點都不兼愛非攻。要讓民眾獲悉,「蓬萊精神」恐怕會受到動搖,極可能會使整個蓬萊社會患上「集體抑鬱症」,後果可能極為嚴重……

因此聖殿才一直定不下接觸方案。有人主張算了吧不要接觸了,當祖地不存在;有人主張強勢接管,把祖地納為蓬萊的一部分;有人主張和平地相認,再幫助這幫親戚發展。

三個派別唧唧咋咋,一吵就到了現在。不過地球的戰事少了,聖殿最近已經傾向於和平相認……

但現在!

「三兒,弓女,你們竟然真敢拿祖地來折騰!」綠髮老人驚得夠嗆,「出了那件事,還要出這件事,你們厲害啊。」

很快,他駕著飛船泊進了星港,入境種族登記為蓬萊人。嗶嗶,有警報聲響起,他剛剛走下飛船,就被一隊服務機器人強行要帶去「檢查室」。

一路走去,星港里十分熱鬧,各種的異星遊客在興奮談著美食節,老乾媽的商標一路都有顯示。

與此同時另一邊,娜森飛當即緊急通知了林放他們:大事不好!趕緊上來!

就職以來,她做這個工作已經記不清第幾回了。

「什麼?綠髮的?立即把他關起來!」林放說。

「絕對絕對不能讓他到處亂跑!!」東墨彤弓說。

「不關我事……」衛苗說。

其實他們忙著呢,要陪同那些貴賓逛美食節,有是美食節目的,有做採訪的,有做紀錄片的,一檔很熱門的節目《美味行星》也要來了,這個突然走紅的偏僻星球成了大家的新寵。

而同時,隨著地球名氣高漲,在奇點上的那些幽默也更出名更暢銷了。但萬轉人也已決定走法律路徑,給地球發了封律師函,要求下架《三體》三部曲並道歉。

相比可能的蓬萊麻煩,這還是小事。

不用半小時,林放三人匆匆趕上來了星港空間站。衛苗是不想跟來的,他既不是零點能修鍊者,也沒參與過那件事,但不知怎麼也被叫來了。

三人和娜森飛來到那個檢查室,艙門打開,一個蓬萊老人在裡面踱著步,綠色的頭髮飄揚。

「阿柳大師,很久沒見啊。」林放揮手打招呼。

東墨彤弓揖揖手,溫聲地笑道:「阿柳大師,蓬萊還好嗎,好想你們。」

衛苗一臉微笑,但站到一邊,他是真的不關事!娜森飛也站到一邊,蓬萊的內務她能說啥?

「你們少來這套!」綠髮老人大叫,「這裡是祖地,祖地啊!我看你們是真的要跟蓬萊決裂了。」

東墨彤弓不由輕嘆一口氣,有些糾結,終於還是迎來了這個時刻……

「你不要說得那麼嚴重。」林放走過去,講道理嘛:「這不是蓬萊人的星球,是地球人的。我是地球人,我也是地球球長,我們自己搞發展,跟蓬萊有什麼關係?」

綠髮老人怒哼了聲,「你們怎麼搞的發展?肯定是突然出場,引發混亂了吧!這裡是蓬萊祖地,由不得你們亂來。聖殿的重返祖地方案要出來了,到時候……」

「我是球長啊喂。」林放鄭重地拿出證書晃了晃,「我們已經買下這個星球了,買下。」

「買下?」綠髮老人一愣,「你哪來的錢買下。」

「地球還真不貴。」林放攤手。

東墨彤弓認真的道:「阿柳大師,我們剛來的時候是有點混亂,現在早就好了,你沒看到嗎?地球已經有能力舉辦美食節,還得到了米奇臨認證,現在地球蒸蒸日上呢。」

「你當我三歲小孩。」綠髮老人不買賬,「以你們的性格,肯定不是正正常常搞的發展,那個血嘯人怎麼回事?這個美食節又怎麼回事?你們是在拿祖地玩票!隨時都會玩砸掉。」

衛苗默默地心道:阿柳大師,你真了解他們,你說得一點都沒錯。

娜森飛默默地心道:已經把我玩砸掉了,被逼上了梁山。

「等等。」綠髮老人思索著,用零點能感受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的,如果你們有幾億,肯定不會願意投進來的,你們沒這種長遠的魄力……除非有什麼事情,誘惑到你們這樣做……」

東墨彤弓的眼眸一下轉溜,讓自己放空心思,別想那個秘密,別想,想想叨叨獸……

「阿柳大師,大家明人不說暗話了。」林放呵呵道,老頭了解他們,他也非常了解這個老頭啊,「你是為了1億賞金找我們的吧,1億?知道我們現在一個月的流水有多少嗎?」他看向東墨彤弓。

「唔,只說這個美食節。」她想了想,「20億都打不住。」

20億!?綠髮老人頓時面色一變,泄了氣似的,「這麼好賺?」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