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八是久經大戰之人,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對大戰極為不利,所以,他沒有急於動手,而是迅穩定下心神。

只有心態平和,才能從容的應對對方的進攻,如果正在氣頭上就動手,很容易出現失誤,從而給對方造成可乘之機。

看到區八的臉色迅恢復了正常,孟非馬上看出了此人不好對付,看了一眼血酬,二人會意,迅向區八殺過去。

孟非的實力高於血酬,這是無可無爭議的事實,他在神之樂園得到了兩次獎勵突破的機會,現在已經是真神後期。

血酬來到神之樂園后,至今為止還沒有得到獎勵,修為仍然停留在真神初期巔峰,尋寶遊戲中唯一的一次機會,他還讓給了趙春英。

區八是魔神中期的修為,比血酬略高,比孟非低了一層,所以,打鬥還沒開始,就把目標瞄準了血酬。

看到孟非沖向自己,區八也抓著魔刀迎了上去,沒等區八出手,孟非手中的長劍先向他刺來。

孟非本就是中隕神洲第一天才,加上這次接連突破兩級修為,打鬥起來自然是信心十足。

如今手中的一柄長劍,出手度更是迅猛異常,區八一看,馬上判斷出,自己不是此人的對手,旁邊再加上一個血酬虎視眈眈,今天看來是凶多吉沙。

看到血酬從側面衝來,區八心裡頓時有了主意,眼看孟非的一劍刺到了眉心,區八急忙提刀迎了上去。

孟非也沒想到,區八迎向孟非長劍的魔刀,只是虛晃一招而已,魔體一晃就躲到了一邊,腳步滑動,直奔身側的血酬衝去。

這一次,區八的實力全部爆,他知道自己不是孟非的對手,就算最後被孟非淘汰了,也要拉上血酬做伴。

魔刀在劈出去的瞬間,刀上頓時包裹上一層漆黑的魔光,幾乎大半魔力都凝聚到這一刀上。

血酬自然不甘示弱,手中長劍迅向上一撩,直奔劈落下來的魔刀而去,兩件兵器頓時碰撞到一起。

叮呤呤!

刺耳的金屬交擊聲響起,震得人耳膜翁翁直響,區八站在原地沒動,臉上露出一陣陣冷笑。

「嘿嘿,真神初期的修為,也敢在我面前叫囂,簡直是不知死活,我先打你到觀禮台上去吧!」

嘴裡冷笑的同時,區八的魔體卻是不停,依舊快衝向血酬,試圖下一刀結果了血酬。

此時的血酬,心裡可以說是痛並快樂著,長劍架住區八的魔刀后,神體蹬蹬蹬不斷的後退,臉色瞬間變得蒼白,沒有了一絲血色。

虎口被區八一刀震裂,一滴滴鮮血浸透而出,瞬間就染紅了整個劍柄,體內氣血劇烈震蕩,自身功法不由自主的快運轉起來。

血酬本來就到了真神初期巔峰,體內氣血受到震蕩以後,頓時加了自身功法的運轉。

神力充斥了整個經脈,每經過一次飛的循環,體內神力便會精純一分,某一時刻,突然傳出嘭的一聲輕響。

響聲過後,本來充滿了整個經脈的神力,頓時變得如同一條小溪流一般,反觀其純度,比以前高了數倍不止。

「他奶奶的,挨了一刀,還突破修為了。」

血酬心裡很是無奈,早不突破晚不突破,偏偏在大戰之時突破,弄不好,修為突破不了,還要無端的被別人淘汰。

「小子,真不知道我該怎麼說你,是應該祝賀你呢!還是應該說你小子很倒霉,在這裡突破,你這不是找死?」

區八馬上現了血酬的變化,頓時哈哈哈大笑起來,手中魔刀揮舞,快向血酬衝去。

孟非和血酬之間還間隔著區八,他早就現了血酬的變化,聽到區八的大笑聲,他心裡比任何人都著急。

孟非急眼了,腳步一抬,直接向血酬的方向瞬移過去,眨眼橫在區八和血酬中間。

就在這時,血酬那裡生了變化,身體周圍突然亮起來一道光芒,轉眼間,血酬消失在廣場上。

與此同時,血酬出現在北面觀禮台上的一塊蒲團上,在他身體周圍,濃厚的神源之氣包裹著他,已經順利進入到突破之中。

「各位小友,本次神之樂園的開啟,真是喜事不斷啊!剛才又有一位小友突破了修為,到目前為止,已有兩位小友在戰鬥中突破,為了不使這位小友耽誤接下來的比賽,將要採取特殊的方式。」

此時,帝君使者的話響起,廣場上的所有天才都停了下來,抬頭看向北面的觀禮台,當他們看到被神源之氣包裹的血酬時,臉上呈現出喜怒不一的神色。

人類一方,自然為他的突破感到興奮,而魔族一方恰恰相反,每人都是一臉的怒容。

同時,這些天才們還想到了一個問題,再有二十多人淘汰,就要進入下面的比賽,這麼短的時間裡,血酬怎麼完成這次的突破。

人們剛想到這個問題,血酬周圍突然出現了變化,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出現在血酬周圍,連同神體周圍的神源之氣,都一把抓在掌中。

無形的手掌一點點握緊,血酬周圍的神源之氣,在以肉眼可見的度減少著,很快,盤坐在蒲團上的血酬出現在眾人眼前。

神識向血酬神體掃描過去,的確不再是真神初期巔峰的修為,已經突破到了真神中期巔峰,距離真神後期只有一步之遙。

血酬體內經脈中的神力,已經充滿了整個經脈,隨著功法的快運轉,神力依然在緩慢的減少著,這說明,此時的血酬,還沒有徹底鞏固修為。

坐下的蒲團,依然還在釋放著神源之氣,不斷的填補到越來越精純的神力之中。

如果到了某一時刻,隨著神力在經脈中的運轉,神力不再減少,這就說明他徹底鞏固了修為。

「各位小友,作為對這位突破小友的獎勵,他將不再參加混戰,直接晉級接下來的比賽,現在,再淘汰十五人,就將結束這次的混戰。」

沒有理會站在自己對面的孟非,區八抬頭看著空中的血酬,心裡不知道是一股什麼滋味,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成就這人突破了修為。

區八抬頭看著血酬,嘴裡大叫道:「別看你突破了修為,等接下來的比賽時,我依舊能夠把你淘汰。」

「區八,你恐怕沒有機會了,遇到我孟非,就是你在神之樂園的終結。」

區八嘿嘿一陣冷笑道:「我知道你是孟非,在這裡僥倖突破了兩次修為,但是別忘了,生死之戰中,依靠的還是真實的戰鬥力。」

「區八,我知道你不服氣,現在就讓你看看,孟某的真實戰力如何。」

孟非懶得和此人廢話,身體一晃,瞬間出現在區八對面,手中劍直奔區八眉心而去。

長劍去勢如虹,眨眼便到了區八眉心近前,一股冰冷的殺機,頓時傳入了他的心神。

因為血酬的突破,整個廣場都同時停止了打鬥,因為孟非和區八的突然交手,頓時再次點燃了戰火。

區八魔體向旁邊一閃,手中魔刀向上一提,迅迎向刺過來的長劍,不曾想,魔刀迎上去卻撲空了,孟非刺來的長劍早就不知去向。

「好快的度。」

五個字從區八的嘴裡脫口而出,與此同時,孟非突然出現在他的魔體一側,長劍迅向區八的脖子橫掃而來。

「秋風落葉斬」

同樣是橫掃的一劍,孟非的武技中叫做秋風落葉斬,6青峰那裡叫做橫掃乾坤。

這一劍橫掃過去,帶起來大片的劍光,看到這片見光的銳不可當之勢,區八心裡頓覺膽寒。

區八也是見多識廣之人,不可能讓這一劍嚇到,魔體條件反射一般,迅橫向移動而去。

孟非手中的長劍,橫掃之勢不變,瞬間上步欺身,再次來到區八身側,一劍削在區八左側肩膀之上。

噗哧!

秋風落葉斬果然名副其實,區八的左臂遇到孟非的長劍,就像一片落葉一般,瞬間飄落而去。

斷臂之處,鮮血噴射出來,再看區八的臉上,頃刻間變得一片慘白之色。

孟非再次上身,手中劍迅刺向區八心口,區八急忙提刀格擋,只不過晚了一步。

噗!

一道利器入體之聲響起,長劍從心口刺進去,從后心穿透而出,刺中區八的同時,一道光芒籠罩了區八,轉眼消失在孟非面前。 ?孟非一劍刺進區八心口,劍尖從身後穿透而出,長劍抽出,迅退到數十米之外。>八一中文≦.

與此同時,在區八魔體周圍,瞬間出現一道刺目的光芒,把他包裹在中間,眨眼消失在孟非面前。

再次出現時,區八已經坐到了觀禮台的一塊蒲團上,臉色很是蒼白,顯然斷掉一臂使他魔體虛弱了很多。

在區八坐下的蒲團周圍,大量的魔源之氣釋放出來,迅為他補充著損耗的魔力和氣血。

孟非抬頭看向空中的區八,笑道:「區八,很多時候,修為還是和真實的戰鬥力成正比的。」

聽到孟非的話,區八緊咬牙關一語不,他想反駁幾句,只是在腦海中尋思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合適的詞語。

鳳族五兄妹中,風飄飄和鳳飛飛二人,在七色玲瓏塔中,得到的寶貝排進了前十名,被免於參加這次的混戰。

這片圓形的廣場上還剩下鳳寶寶、凰紫姍、凰紫瀾三人,這三兄妹如今成為了眾多人類天才的頂樑柱。

因為這裡沒有生命危險,所有人都可以肆意廝殺,不必有別的顧慮,所以,鳳寶寶在大戰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照看兩個妹妹。

開始都是單個廝殺,像三兄妹這個級別的天才,全部都在極力保護那些實力不濟之人。

直到放棄了對那些人的保護,人類天才變成了以二戰一,甚至出現了四個人類天才,對戰一個魔族天才的情況出現。

人類天才放棄保護那些人的最後一刻,凰紫瀾遇到了一個魔族天才,此人名叫嗤不保,挑戰陀螺時,他曾經取得了第十名,獲得了突破一級修為的獎勵。

嗤不保在得到獎勵前,和魔無極是一樣的修為,都處在魔神中期,在所有魔族天才中,絕對是排在前五名的存在。

這傢伙生的骨肉如柴,也就是穿著外衣,如果脫去再看,簡直就是皮包著骨頭,看起來就像活鬼一般。

身穿一件寬鬆的黑色戰衣,更顯得嗤不保的瘦小,和他的名字搭配在一起,真的就是天作之合。

別看嗤不保很是瘦小,手裡握著的這口刀卻很是怪異,不過一米六的身高,而刀的長度卻過了他的身高。

這口刀比大多數刀都窄,刀把很長,雙手握著都十分寬裕,樣子就像苗刀一般。

凰紫瀾剛擊敗了一個魔族天才,自信心頓時膨脹起來,扭頭向左側看去,正好看到嗤不敗擊敗了一個二流門派的天才。

引起凰紫瀾興趣的,就是嗤不保雙手抓著的那口長刀,她不知道這口刀如何使用,更不知道這刀的厲害。

手中提著靈寶長劍,迅沖向嗤不保,對方本想沖向另外一個人類天才,一下子讓凰紫瀾擋住了去路。

「嗤不保,你的刀好怪,凰紫瀾來會會你。」

嗤不保抬頭一看,被一個美麗的女子擋住了去路,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上下打量了一眼凰紫瀾,不削的撇了撇嘴。

「小丫頭,真神初期巔峰的修為,也想和我動手?趕緊該幹什麼幹什麼去,沒時間理你。」

嗤不敗的話,明顯沒把凰紫瀾看在眼裡,他是鳳族五兄妹中最小的一個,平時所有人都讓著她,自然養成了一副刁蠻的性格。

「你不就是叫吃不飽嗎?在挑戰陀螺時突破了一級修為,就很了不起了?你聽聽你的名字,還吃不飽?再看看你的乾巴樣子,一定是你老娘不捨得給你東西吃,這才餓的你骨瘦如柴,連刀都快拿不住了吧!我看你就是不敢和我打,還腆著臉說沒時間,借口都不會找。我呸!」

凰紫瀾擋在嗤不保對面,唧唧喳喳的說了半天,嗤不敗聽了以後,臉色頓時狂變。

「好你個伶牙俐齒的小丫頭片子,說出話來還這麼難聽,既然你要自找淘汰,我現在就成全了你。」

嗤不保說完,魔體猛然向前一竄,眨眼間,就到了距離凰紫瀾不足兩米之處。

嗤不保雙手握著長刀,刀身斜指地面,由右下至左上,朝著凰紫瀾神體迅削來。

長刀刀身上,包裹著一層漆黑的魔光,在向凰紫瀾神體削去的過程中,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

嗖!

長刀刀刃上,帶著一股攝人心神的寒芒,劃過空氣中響起的尖鳴,每個人聽了都不由得一陣膽寒。

嗤不保一出手,凰紫瀾頓時大吃一驚,對方長刀上,夾帶著一股逼人的氣勢,刀隨人轉,人隨刀動,人和長刀成為完美的一體。

嗤不保出刀極快,眨眼就到了凰紫瀾身前,凰紫瀾根本就沒有出劍的機會,神體只好急向後退卻。

腳步向前一滑,再次欺身到凰紫瀾面前,向上削去的長刀不停,猛然向下迴旋,迅向右橫掃而來,直奔凰紫瀾腰部而去。

嘶啦!

一聲利器劃過布帛之聲響起,長刀刀尖從凰紫瀾腰部迅掃過,嚇得凰紫瀾瞬間出了一身冷汗。

「好可怕的刀法,我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厲害的神通武技。」

眼神看了看自己的腹部,新得到的戰裙穿在神體上,戰裙被嗤不保一刀劃出來一道白印,並沒有任何損傷。

凰紫瀾長出了一口氣,暗道:多虧了這件戰裙,不然的話,剛才肯定被嗤不保一刀腰斬了。

凰紫瀾的想法,只是一念之間,因為對面的嗤不保還沒停下來,手中的一口長刀,依然在向她猛烈進攻著。

長刀如閃電一般,對著凰紫瀾的小腹橫掃而過,只是讓嗤不保驚訝的是,對方的神體竟然完好無損。

「小丫頭,怪不得對我如此狂妄,原來是穿著一件絕品靈寶戰裙,嘿嘿,別以為這樣就能救了你,看我怎麼破解了你的靈寶戰裙。」

嗤不保嘴裡在說著話,手下卻是依舊不停,長刀如電,劃過凰紫瀾小腹后,猛然收回到自身腰部,雙手捧著長刀,直刺凰紫瀾心臟。

長刀刺出的一刻,刀體上迅亮起來一道黑色的光芒,顯然是要對凰紫瀾一擊必殺。

看到對面刺來的長刀,凰紫瀾想躲,卻感覺到是那麼的無力,神體勉強向一側閃開,還是沒能完全躲開。

噗哧!

長刀筆直的刺進了凰紫瀾的左臂,絕品靈寶戰裙沒有刺透,卻是連帶著戰裙一起刺入了傷口之中。

「哈哈,小丫頭,有絕品戰裙護體又能怎麼樣?還不是照樣被我傷到,告訴你,沒有強橫的肉體,靈寶戰裙的品階再高,也不能時刻保護著你。」

凰紫瀾畢竟是一介女流,就算她的修為再高,承受能力疼痛的能力,也不如相同修為的男子。

「哎呦!」

疼得凰紫瀾忍不住一聲驚叫,這聲驚叫傳出去很遠,萬米之外的凰紫姍頓時扭頭看來,當她看到嗤不保手中的長刀時,心裡頓時一驚。

凰紫姍同樣不知道嗤不保這口刀的厲害,但是,她看到了對方刺中凰紫瀾一劍后,並沒有停下來,而是再次向凰紫瀾進攻而去。

看見小妹右手抓著長劍捂著左臂,傻子也知道是受傷了,急忙虛晃一招擺脫了對手,迅向小妹所在之地衝來。

在更遠之處的鳳寶寶,也聽到了小妹的一聲驚叫,也扭頭向這邊看了過來,沒有一絲猶豫,緊隨凰紫姍之後,向小妹的方向衝來。

只不過,這兩人看到的還是晚了,或者說是,嗤不保的出刀度太快,凰紫姍跑在最前,還有百米遠時,嗤不保已然出了對凰紫瀾致命的一擊。

凰紫瀾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此時不是捂著傷口驚叫之時,眼下應對對方的攻擊才是頭等大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