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機宗皇眼神漸冷,他在一邊可是看的清楚。

瞬間,整個蟲海開始動了,如潮水般沖向李德,那剛剛開闢的通道,竟然頃刻被四周的赤炎靈蟲填滿,即便是李德如何快速施法,依舊沒有用處,這些靈蟲就像無懼死亡一樣,踏著同類的屍體,繼續沖向李德。

李德一手捏著法術,另一手揮舞著靈劍,可他沒由來感到大量精純的靈氣波動。

只見,他四周的接近不到他的靈蟲張開口器,一團團火球從四面八方飛射過來。

李德驚得膽寒,他哪裡知道這些妖蟲竟然有本命法術,這火球根本數之不盡,源源不斷。他手一翻,同時激活四張真氣級符印,從四個方向祭出。

啊……他不由深吸一口氣,這四道符印近乎耗盡了他體內一半的靈氣,

砰……砰……接連不斷的火球撞擊聲回蕩在山林中,成千上萬的火球撞在金色掌印上。

不過這這麼說也是真氣境強者繪製的符印,數不盡的火球雖然撞上,但也只是削弱了幾分掌印光芒,頓時四道掌印一下清空了李德的四周,連同飛射過來的火球也一併掃除。

大片的火花濺射在空中,一碰到四周的古木皆燃燒起來,整個林地一片火光。

李德開始大口喘息著,他知道今日他難逃一死,可是他好不甘心。

掌印一過,靈蟲又涌了上來,而那些要人命的火球也再次飛射。

他不得不再次甩出最後四道真氣級符印,他明白,這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心中已然絕望。

遠處,千機宗皇十分滿意的看著被蟲海包圍的李德,「哼,吐火球都吐死你了!」千機宗皇冷哼一聲,這裡可是有四百萬隻靈蟲,別說靈氣五層修士了,就是九層巔峰,四百萬個小火球也要隕落。

真氣級符印雖然強橫,但是也只是封印住真氣境修士一道法術,能殺數十隻靈蟲而已。

天衍錄已經給出他一行字,李德體內的靈氣幾乎枯竭。

「禕兒,我們去見見他!」千機宗皇大笑著,一揮手,蟲海讓出一條通道。

此時李德把靈劍插在地上,他已經沒有多少體力了,不得不用劍刃來支撐他,否則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強行激活符印,讓他頗為疲憊,可即便是要死,他也要死的有尊嚴。

可忽然間,整個蟲海卻停下動作,只是圍住他,沒有再次進攻,十分瓶頸。

而遠處,他看見蟲海自動的散開一條路,兩個模糊的人影竟然從通道內走出來。

「是……是人……還是妖修!」他大驚失色。

能讓妖蟲海自動讓開的,定然是這些妖蟲的王蟲主宰,而且看樣子,已經化為人形,那就只有是妖修了!而只有元神境的妖獸才能化作人形,這怎麼能不讓他恐懼。

「不可能的,整個連雲山脈別說元神境了,就是真氣境妖獸都數千沒有出現!三大宗門的太上長老也不過是真元境修士!」他有些顫抖著身體,沒有把住靈劍,嚇得跌倒在地上。

這時候,他終於是看到來人的樣子,一年一女。

男的頗為俊朗,劍眉星目,稍長的發跡,穿著一身白衣,自由一股仙風味道。而女孩則看起來年歲小些,卻也是亭亭玉立,皓腕瓊膚,櫻唇貝齒,好一個佳人。

李德不知道怎麼回事,他能感覺到,千機宗皇的修為不過是靈氣二層,而禕兒身上一點靈壓波動都沒有。可是他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二人是元神境妖修,而且竟然化作這麼完美的人形,一點都挑不出破綻。

在他心裡,根本不可能有修士能御使如此海量的妖獸,別的不說,這每日需要的靈石都會吃死你。可他哪裡知道,這些靈蟲根本就不需要進補,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蟲君掃除一切阻礙。

千機宗皇看到了李德眼中的恐懼,他雖然不明白,但是這樣也好,省的他狗急跳牆,不又說道:「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少符印,這裡的靈蟲你能殺得完嗎,再者你的靈氣也支持不了多久了吧!」他身處蟲海之內,對著李德喊道…… 李家堡一處大殿內。

李牧看著兒子,雖然有著靈氣五層修為,但是通過千里傳音符的他總覺得平陵礦脈的情況很詭異,不由擔心兒子,這才拿給他十丈符印。

「這是老祖交給我的保命符印,每一張符印上面都封印著老祖的一道法術,威力極大,但激發也頗耗靈氣,情況不對的時候再用!」李牧叮囑著,「萬事小心,一定要平安歸來!」

李德點點頭,他當然知道爹爹意思,而且他能統領護衛,情商自然不弱。

時間匆匆過去……

這一天清晨,千機宗皇睜開雙眼,只見他眼中充斥一道紫光,轉瞬即逝。一股靈氣四溢,一下驚醒還在酣睡的禕兒。

「哥哥!」禕兒揉揉眼睛,她睡眼惺忪的看著千機宗皇,只感覺哥哥的氣質有些變化,給她一種縹緲的感覺。

「你醒了啊!」千機宗皇淡淡一笑,有此佳人相伴,這些都是值得的。「我接著靈石,已經突破到靈氣境二層!」

這蟲經果然玄妙,不僅吸收靈氣極快,而且煉化速度也不差。龐大的靈氣直接讓他突破一層。

千機宗皇自視了一下,腦海中出現三行小字。

「修士,靈氣境二層初期。」

「肉體量綱化:五」

「法術量綱化:十二」

他不由自嘲一下,雖然法術達到十二,但是他現在他連一個法印都不會,更別說施法了。

不過,他還是試著把靈氣聚集在手,只見一股看不見的氣息快速凝聚在他手上。雖然看不見,但是千機宗皇能清晰的感受到這道靈氣的純在。

他再次看向蟲界內的靈蟲,它們的數據也出現變化。原本之前但是的靈氣一層赤炎靈蟲,都被千機宗皇送回蟲界內進化,如今所有的靈蟲都是二層巔峰。

「赤炎靈蟲,靈氣境二層巔峰。」

「肉體量綱化:十九」

「法術量綱化:十」

千機宗皇很少驚訝,赤炎靈蟲肉體數據增長倒是正常,可那法術也變成靈氣二層最低的數值,這讓他很少不解。

他手一揮,跑過來一隻靈蟲,只見它背部上的紅色翼膜已經從甲殼中長出來,形成一對翼膜,甲殼上的紅色紋絡也變得細密。

千機宗皇對這遠處的古樹遙遙一指,頓時靈蟲口器一張,竟然噴出一團火球。

這團火球飛射而出,速度飛快,只聽砰一聲,那古樹頃刻間被轟得粉碎,木屑在空中燃燒著,好似下起了火雨一般。

「這是火球術!」千機宗皇大喜,他沒有想到赤炎靈蟲會在靈氣二層的時候會誕生本命法術。

根據蟲經的記載,低等妖獸除了肉身很強外,有的一些妖獸還有本命法術。

正當千機宗皇還想看看赤炎靈蟲其他能力的時候,突然,遠處百裡外,出現了警戒,有埋伏的靈蟲發現了修士。

一共十二人的小隊,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男子,正是李德,而跟隨他的修士,修為大體在靈氣三層到四層。

李家在連雲山脈中,也只能算是個小世家,護衛的修為也不是很高。

「禕兒,有人來了!」千機宗皇說著,一手抱起她,腳下一點,消失在空地上。

與此同時,這李家十二人的衛隊終於是走進了蟲海的埋伏範圍。他們那裡會知道,這方圓百里的土層內,埋伏了近四百萬的赤炎靈蟲。

「哥哥,這些人你想要怎麼處理!」禕兒不由問道。

「本來就是想看看李家堡的實力,畢竟我們沒有與連雲世家交手過,書冊上說的小家族也沒有明確的實力界定,不過看著隊修士,想那李家堡的實力應該不強!」千機宗皇說著,如果那李家堡派出的修士都在靈氣中期境界,他就要重新考慮之前的打算了。

「哥哥,你該不會想去襲擊李家堡吧!」禕兒驚呼一聲。

千機宗皇點點頭,「你這小丫頭,什麼都能猜到!」

「可是我們已經拿到很多靈石,幹嘛還要去襲擊李家堡,萬一出了岔子呢!不如直接離開連雲山脈,反正那李家也不知道是哥哥襲擊了礦脈!」

其實千機宗皇想要襲擊李家堡是有另一層打算的,「我們當然是要去落日修仙界,但是在離開之前,我想試探一下連雲修仙家族的實力,我有一種感覺,我遲早會回到連雲山脈的!」

禕兒不再說話,她知道哥哥從來都不會做無用功,她安靜的躺在哥哥的懷裡。「哥哥,那十二個人里,只有為首的修士有五層境界,蟲海應該沒有問題。只是看死傷多少了!」

此刻,這群修士還不知道他們已經十死無生了,還在匆匆往平陵礦脈趕路。

李德越過一塊青岩,突然,數十道黑影從土層躍起,他不由大驚,不過他身為李家堡護衛統領,對戰經驗也頗豐,手中動作奇快,一面靈器圓盾已經出面他面前。

咣當七八聲,他手中的圓盾上留下七八到利爪划痕。可著些黑影數量太多,他顧得了前面,顧不料後背。

吱啦……利爪直接拍在他身上,他瞬間吃痛,手一翻,一道符印出現在他手中,靈氣毫不保留的讓其中注入,猛然甩出向身後。

那符印剎那閃過一絲金光,一股威壓從其中散發。

遠處的千機宗皇一驚,這種氣息,讓他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力,他腦海不由蹦出一行字。

「符印,真氣境二層」

這是真氣境修士繪製的符印,他一愣,難怪這股氣息讓他都感到恐懼,「看來大境界之間的差距不是數目能彌補的!」千機宗皇皺著眉頭,他想讓李德身後的靈蟲散開,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這道金系法術,華光大方,凝聚成一個十丈大小的掌印,猛然一拍,頓時李德身後的靈蟲,連帶著附近的土層都被轟出一個深坑,數十隻靈蟲都被拍成了肉末。

「該死,這些是什麼東西!」李德後背被抓的生疼,要不他穿著靈甲,剛才那幾隻靈蟲的前爪就能洞穿他的肉身。他雖然是撿回一命,可身後的同來的修士就沒那麼幸運了。

一聲聲慘叫,從他身後傳來,只見那十一人都沒有躲過蟲海的襲擊,已經梟首隕落了… 千機宗皇看著圖冊。

這上百家家族,也都被三大宗門掌控。族中的真氣境修士也都留在各門的雲中宮內。

「這樣看來,李家堡應該都是靈氣境修士了!」千機宗皇自語道。

連雲修仙界被宗門和家族控制得死死的,這裡根本無法讓他生存下來,而且如今他有得罪了一個小家族,只怕其他家族對他也不會有善意。

「必須離開連雲修仙界!」千機宗皇往地圖上看去。

這連雲修仙界北面有著另一修仙界,名叫藍星修仙界。

藍星修仙界內遍布河流,其中水靈氣極為充裕,那裡也有大宗門,但是不想連雲修仙界要依仗修仙家族,還是有不少散修的。

而連雲修仙界西邊則是一片荒野,被稱為落日修仙界,也是三千年千,三大修仙界大戰中,戰敗的一方。原本落日修仙界應該是最為強橫的一界,奈何不知道為何連雲聯合藍星一同進攻落日。

那一戰,讓落日修仙界根基幾乎被拔出,死傷無數修士,就連在落日修仙界盛極一時的第一大宗也被屠殺殆盡,至此落日真的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再也不復輝煌。

即便是三年之後的現在,落日修仙界依然是亂戰之地,裡面大小門派不計其數,散修遍地,很少有世家,即便是有,也不會很大。

再加上落日修仙界和其他兩界不同,落日並不盛產礦脈,相反,哪裡妖獸橫行,這樣更加劇了修士惡劣的環境,讓落日越發的難以崛起。

「看來我知道去哪裡了!」千機宗皇一看這圖冊對這三界的介紹,不由哈哈大笑。

落日修仙界是他最好的去處,那裡宗門根本沒有多大勢力,門派的興衰也很常見,修士為了爭奪資源,殺人越貨簡直是家常便飯。

「不過走之前,應該再去拿點資本吧!否則我也無法再落日修仙界立足!」千機宗皇眼神漸冷,不由轉頭對著禕兒說道,「禕兒,這是吃的,如果你餓了,先自己吃點,我現在要專心吸收靈氣,只怕不久后,會有一場惡戰!」

禕兒點點,安安靜靜的呆著一旁,不管以後怎麼樣,她都要陪著哥哥,即便真的無法修仙,真的只有百年,她也知足了。

可唯一讓她失落卻是她無法幫助哥哥,現在所有的事情都要哥哥去抗,她能做的,只有不再調皮搗亂了。

禕兒看著哥哥在快速吸收靈靈石,不由心中一盪,她又想起了那晚親吻哥哥的場景。臉色一下就掛起腮暈,不由翹小嘴,幽幽的想著,「什麼時候,哥哥才能吻我啊!」

而此刻,千機宗皇心中卻想著另一件事情,按照天衍錄記載,平陵礦脈距離李家堡有八百里。千里傳音符到千里需要十日,這樣算下來,八日才能到達李家堡。

而按照靈氣境修士腳力來算,八百里需要十幾天才能到,也就是他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用來吸收靈石,差不多能吸收兩百萬枚靈石。

千機宗皇心中不由平靜下來,這時間足夠了。

時間慢慢過去,八天過去!

蟲界內,不定的孕育出赤炎靈蟲,在被千機宗皇召出,守備在平陵礦脈中,預測同時,千機宗皇分派處大量的靈蟲進入礦脈中繼續開車靈石,他要在離開連雲修仙界之前,能拿多少資源就拿多少。

如今整個平陵礦脈都被蟲海佔據,礦洞也被開鑿出之前幾倍不止,一隻只靈蟲叼著挖掘出的靈石,跑出礦洞,丟在預定的地方。

與此同時,遠在八百里之外的李家堡,一個年老的修士坐在椅子上,拿著一張傳音符很少震驚。

別看他一頭白髮,皮膚都有些乾癟了,但是身上的靈壓波動極為強烈,竟然是靈氣境七層巔峰。這老者是李家堡現任家主李牧,已經是一百七十歲的高齡了,此生無望突破靈氣境。

其實他在百歲的時候,已經到靈氣境七層,可自覺天資普通,就算在花費家族更多資源突破的可能也不大,所以之後他把畢生的精力都放在經營家族上面,再加上摘星閣內有家族老祖真氣境修士撐腰,這七十年來,李家堡蒸蒸日上。李家在他管理下,和不少家族聯姻,開枝散葉,增長了不少實力。

年輕一輩,已經有兩位子弟在他培養下,有望在一百三十之前達到靈氣境九層。

一百三十歲蒞臨九層,這個是修仙界公認的分界線,能再這之前達到九層,天資屬於上佳的了,只要在之後的近七十年中全力衝擊真氣境,有很大的可能不如真氣境,那李家又可繁榮數百年。

可他現在的手卻有些顫抖,家族掌控的兩處礦脈之中,竟然有一處被襲,甚至派去的子弟在傳音符中說道有可能殞命。

要知道,其中有一位可是老祖的兒子,雖然此子資質一般,但有個爹罩著啊。

李牧心中也是驚異,傳音符上說,有妖蟲襲擊礦脈,數目有三百之多,而且已然開啟靈智,應該是有一隻王蟲存在。可據他所知,數千年來,連雲山脈盛產靈礦,也會有少許妖獸會出沒,但都是低等妖獸,更不會開啟靈智,而且都是單獨一隻,但從未有記載過成群的妖蟲出沒,還是開啟靈智。

「一定是有古怪!」李牧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他不由手指一彈,一道傳音符飛出,「德兒!速來見我」

不一會,門外匆匆走來一個中年人,穿著一身華服,正是他的大兒子,李德。

這李德和他爹一樣,資質中庸,年有百歲,靈氣五層修為,李牧是想把其培養成下一代家主,所有讓他統領李家堡護衛,在李家身份很高。

「爹,你找我!」李德說著。

「你看看這道千里傳音符!」李牧把符印遞給他兒子。

「這……」李德也頗為吃驚,這幾百年了,還沒有聽說有妖獸組團襲擊礦脈。

「路兒正是這次的礦脈守備,你現在立刻帶一隊子弟前去查看。」李牧想了想,拿出十張符印交給他兒子…… 千機宗皇也第一次見到丹藥,這種靈物十分寶貴,煉製不易,他雖然不清楚價值,但是根據天衍錄的記載,丹藥煉製過程困難,不過成丹后,丹藥出了能提供可觀的靈氣之外,還有衝擊瓶頸作用,而且其產生的靈氣更易被修士煉化為真氣。

千機宗皇不由吞下這枚丹藥。

這丹藥一入腹中,頓時融化,一股股靈氣快速散發。他能感覺到這靈氣和天地靈氣稍有不同。

天地靈氣時而溫潤,時而狂暴,這在煉化的時候極為不適合。而丹藥提供的靈氣好似讓靈氣回歸到中性一般,更適於讓修士煉化。

不一會,他這股靈氣就被他吸收一空,體內蟲經運轉,抽出一股靈氣開始煉化。

只見他腦海中,關於自己的數據多了一行。

「真氣量綱化:零」

直到他第二股靈氣被蟲經煉化,數據才發生變化。

「真氣量綱化:一」

「這是怎麼會,難道靈氣煉化的比例,是二比一嗎?」千機宗皇閉上眼睛,調出天衍錄,翻出關於靈氣煉化那一篇幅。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