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他。

談小詩現在也總算知道,絲絲為什麼擔心他們不同意了。

「既然你知道他的身份,為什麼還和他走的那樣近?」圖爾斯道。

「我知道他的父親做過很多壞事,但是他自從和他的父親走散,就一直沒有找到他的父親,所以,他並沒有做過壞事,他是好人。」絲絲道。

圖爾斯的眼神十分的犀利,表情也有一些駭人。

戴佳寧見此時的情況有一些緊張,她看了看圖爾斯,又看向談小詩,道:「媽媽,我覺得我們應該讓那個什麼幻羽過來看一看,這樣他是好是壞我們就有一個最起碼的判斷了。」

談小詩其實也有這個打算。

她看得出絲絲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幻羽,如果幻羽真的可靠,那她就不反對他們在一起。 談小詩看向圖爾斯,道:「不然,我們就見見那個幻羽吧。」

談小詩雖然不想絲絲難過,但是她也知道,他們和幻羽算是有殺父之仇,如果那個幻羽是裝的,他接近絲絲是帶著某種目的的話,她是不會放過他的。

而如果真的是那樣,她會極力阻止絲絲的。

只是,她也知道圖爾斯的顧慮。

畢竟,幻羽如果是裝的,那麼他們也沒那麼容易看出來,所以,最安全可靠的方法,就是現在就阻止絲絲和他在一起。

圖爾斯在那裡想了片刻,道:「好,讓他過來。」

絲絲一聽,她的心裡還是有一些高興的。

最起碼,他們沒有直接反對,那麼就說明她和幻羽還是有希望的。

第二天,絲絲回來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邪也撤了那些在外面尋找的手下。

而絲絲也將那個叫幻羽的獸人給叫來了。

按照獸人的計算,幻羽雖然年紀沒有比絲絲大太多,但是他畢竟已經成年十多年了,所以他現在看上去已經十分的成熟了。

只是,雖然成熟,他看上去也只是像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

而且,因為幻羽長的不像其他的獸人那樣的健壯,很是清俊,這一點倒是和青陽有幾分相似。

戴佳寧看著幻羽,不知不覺就又想到了青陽。

幻羽看上去倒是十分的有禮貌,一點也沒有粗鄙之氣,只是,他並不是斯文類型的,而是陽光型的。

談小詩看著幻羽,在她的印象中,他的臉和十幾年前那個少年的臉重合,漸漸清晰了起來。

「請求你們讓我和絲絲在一起,我會盡我的全力保護好絲絲的。」幻羽向圖爾斯和談小詩道。

圖爾斯的眸子微微眯了眯,道:「你的父親是亞恩?」

幻羽微微愣了一下,點了點頭。

「那你可知道,你的父親,是死在我們手上的。」圖爾斯道。

幻羽這次的表情倒很是平靜,道:「我知道。」

絲絲看了看圖爾斯,又看向幻羽,情不自禁地攥緊了衣角。

「既然你知道,就不應該接近絲絲。」圖爾斯道。

幻羽看了絲絲一眼,他的眼底帶著幾分堅定,道:「我不是故意接近絲絲的,我是真的喜歡絲絲。」

「我知道,我父親的事情會讓你們懷疑我是別有用心。其實我知道,我父親做的很多壞事,所以,我不會為他報仇的,更不會為了他而利用絲絲。」幻羽道。

戴佳寧一直在一旁看著,她想,這幻羽的口才還是蠻不錯的啊。

不過,圖爾斯爸爸更是厲害,直接一針見血。

但是這樣一看,幻羽那小子的膽子也很大啊,在圖爾斯爸爸這樣的壓迫下,他竟然沒有被嚇的雙腿打顫直接逃走,也是一個厲害人物了。

幻羽說完了這些話,圖爾斯仍然用質疑地目光看著他。

「我保證,我對絲絲是真心的。」幻羽又道。

圖爾斯這時終於移開了目光,他看向絲絲,道:「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簡單的。」 絲絲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他。」

圖爾斯其實已經知道了絲絲的想法,於是他頓了頓,道:「既然這樣,你就先留在這裡,不過,你和絲絲還不能結侶。」

幻羽和絲絲一聽,都十分的高興,幻羽還像圖爾斯道了謝。

其實談小詩知道,圖爾斯會讓幻羽留下來的。

他讓幻羽留下來,並不是已經接受他了,而是幻羽在這裡,他們更好控制,也能夠防止他暗地裡做什麼小動作,比如再次帶絲絲逃走。

家裡的事情算是解決了,而且因為幻羽的加入,家裡也更加熱鬧了。

而這時,戴佳寧覺得,她應該也要好好想一想她自己的事情了。

這些日子萊特沒有來,她也不知道萊特是否還有其他的消息。但是一想到有人故意針對她,她就想現在就回到珍鳥族的部落去。

「你自己在這裡想什麼呢?」絲絲出來,見戴佳寧自己一個人坐在院子的角落,看著一棵花發獃,不知道在想什麼想的走神。

戴佳寧回過神,她向旁邊挪了挪,讓絲絲也坐了下來,道:「能想什麼啊,還是我自己的那些事情唄。」

「對了,我都忘了問了,你和那個青陽怎麼樣了?」絲絲道。

戴佳寧嘆了一口氣。

「咱們兩個還真是相像,感情都這麼坎坷。」絲絲道。

「不,咱們還不一樣,你要比我好多了,最起碼你們互相喜歡啊,不像我,只能自己搞單戀。」戴佳寧無精打采地道。

因為是在自己同胞的姐姐面前,所以戴佳寧此時才會做出這樣有一些泄氣的模樣。

絲絲拍了拍她的胳膊,道:「不要難過,媽媽之前告訴過我,屬於你的別人偷不走,不屬於你的你也搶不回,所以,只要我們努力了,剩下的就看緣分了。」

戴佳寧點了點頭,是啊,只能看緣分了。

戴佳寧和絲絲又說了一會兒話,幻羽便找了過來。

戴佳寧看向幻羽,向絲絲使了一個眼色。

絲絲看見幻羽,輕柔地笑了笑。

「人家都找來了,你快走吧,我可不想當電燈泡。」戴佳寧道。

絲絲嗔怪地看了她一眼,站起身和幻羽走了。

戴佳寧笑了笑,伸手擺弄了幾下那株鮮艷的花,又開始走神了。

她在那裡坐了片刻,突然站起身,回了屋子。

**

「戴佳寧,你站住!」

戴佳寧向河邊走,瑟維斯從後來追了過來,而且看上去還挺著急的。

不過,戴佳寧卻沒有停。

瑟維斯快步追了上來,他一把拉住戴佳寧的手,道:「你還要去珍鳥族部落?」

戴佳寧掙了掙自己的手,沒有掙開,她仍然點了點頭。

瑟維斯的表情不太好看,眼神也有一些低沉,道:「你還要去那裡做什麼?你還沒有放棄青陽?」

戴佳寧又掙了一下自己的手,她有一些無奈地道:「對,我還沒有放棄,所以我要去。而且,陷害我的事情還沒有查清,我一定要弄明白。」

瑟維斯看著戴佳寧,看了片刻,道:「好,既然你要去,我就和你一起去。」 戴佳寧其實不想瑟維斯跟著她的,但是她也知道,瑟維斯也和她一樣的倔強。

於是,她道:「你想跟著就跟著吧。」

瑟維斯這時才放開戴佳寧的手,道:「你這次想什麼時候回來。」

戴佳寧向河邊走,瑟維斯在身後跟著她。

此時夕陽西下,紅霞漫天,落日的餘暉照在戴佳寧的身上,像是一層魅惑的薄紗。

「這次回來,要麼就是帶著青陽一起,要麼……就是……」戴佳寧沒有說完,但是瑟維斯已經知道了。

其實,他真的很不想戴佳寧再去。這並不是因為他嫉妒,而是他怕戴佳寧受傷。

總裁勾你入局 戴佳寧已經和談小詩他們說好了她第二天就去珍鳥族部落的事情,所以,第二天一早,談皓便再次充當了他們的交通工具,將他們送到了珍鳥族部落。

戴佳寧的到來,很顯然出乎那些獸人的意料。

他們以為,戴佳寧走了就不會再來了,所以再看見戴佳寧的時候,他們都十分的吃驚。

部落里的那些雌性看見戴佳寧更是吃驚的一時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才聽見一個雌性道:「你怎麼又來了?」

唯你是圖 戴佳寧看了她一眼,目光十分的犀利。

她沒有理會那雌性的話,直接向她之前的住處走去。

瑟維斯一直跟在戴佳寧的身後,因為他的緣故,那些雌性還不敢太放肆,所以她們見戴佳寧走了,也沒有再去追。

戴佳寧過來的消息很快就在部落裡面傳開了,青陽自然也知道了。

青陽一開始還有一些不太相信,直到他在戴佳寧的院子里看見了她。

青陽也不知道他此時到底是什麼感覺,或許,是無奈,也或許,有一些隱藏的喜悅。

戴佳寧剛到沒多長時間,萊特就過來了。

萊特看了瑟維斯一眼,然後看向戴佳寧,道:「過來了,你姐姐找到了嗎?」

「嗯,找到了,她一切都好。」戴佳寧道。

「那就好。」萊特道,他的目光又在瑟維斯的身上掃了一圈,他問道:「這次準備待多長時間?」

戴佳寧也不知道,她道:「先待一天是一天吧。」

瑟維斯的唇動了動,想要說什麼,可是他卻沒有說。

「對了,萊特,那個長老的消息還有嗎?你能告訴我他住在哪裡嗎?」戴佳寧道。

萊特就知道戴佳寧一定會問的,於是他沒有片刻猶豫地道:「沒有什麼消息,其實,那個長老年紀大了,總是有一些神神叨叨的,他的話你也不用當真,他應該不是針對你的,只是那些雄性見你漂亮,所以才會產生那樣的結果的。」

戴佳寧一聽萊特的話,她還是有一些吃驚的。

真的只是一個巧合?

「這樣啊,那我也想見一見那個長老,說不定他是什麼世外高人呢,是吧?」戴佳寧道,說著,她還帶著幾分說笑的意味。

萊特想了想,道:「他就住在部落的最南邊,有一個單獨的木屋,過去就能夠看見。」

「好,謝謝你了,萊特。」戴佳寧道。

萊特笑了笑,只是那笑容似乎有一些牽強,道:「沒事的。」 戴佳寧並沒有直接去找那個長老,她在部落住了兩天,那些雌性沒有再來鬧事,她也就打算把這件事情暫時放下。

戴佳寧想,她應該去看看青陽。

於是,這天晚上,她在家裡做好了吃的,準備給青陽送過去。

瑟維斯知道戴佳寧要去見青陽,他只是瞥了她幾眼,也不幫她的忙,只是在那裡悠閑地坐著。

等到大概到了晚飯的時間,戴佳寧拿著食物去找青陽。

她好像已經很長時間沒有主動來找青陽了,也沒有和他一起吃過飯了,她不確定青陽會不會和她一起吃飯。

戴佳寧的心裡還是有一些忐忑的,在走到青陽的門前時,她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走了過去。

「大叔,你在家嗎?」戴佳寧在門口喊了一聲。

屋子裡沒有聲音,過了片刻,青陽打開門出來了。

他看見戴佳寧,臉上沒什麼特殊的表情。

「大叔,我做了一些吃的,我們也很久沒有一起吃過晚飯了。」戴佳寧道。

青陽看了看她拿著的竹籃子,似乎是在猶豫。

「好。」可是,他經過了猶豫,最後還是答應了。

戴佳寧心中一喜,臉上也掛上了笑,她又變成了一開始那個活蹦亂跳的小女孩。

戴佳寧將吃的在桌子上擺好,並且擺好了碗筷,她笑盈盈地看著青陽,等著青陽過來坐。

青陽看了看戴佳寧,接著他微微垂下了眼帘,走到桌前,坐了下來。

吃飯的時候,戴佳寧還是會說一些有趣的話,青陽也會跟著附和,戴佳寧還不時給青陽夾菜。

戴佳寧很享受此時的感覺,她不知道,青陽的心裡其實比她還要懷念。

青陽的心裡其實不單單隻有懷念,他還有一些恐懼。

那恐懼來的莫名其妙,卻也是真的讓他的心裡沒有底。

「大叔,我在你們部落,會不會給你帶來煩惱啊。」戴佳寧問道,她這樣問,是擔心那些雌性再來鬧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