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的雙手,也是血肉之軀,又不是鋼鐵鑄造。

他用雙手去擋刀,頓時雙手就被鋒利無比的圓月彎刀砍下來了。

袁老慘叫着向後退去。

他的一雙斷臂,還在不斷噴血,十分嚇人,但袁氏的其他人,也都自顧不暇。

這個時候,誰也顧不上過來救援。

袁老的臉色一變再變,他已經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在不斷靠近。

「完了!」

袁老終於意識到不妙,但他現在才後悔不該招惹獄神殿,為時已經過晚。

獄神殿的戰士,已經把袁家的所有人,全部斬殺,一個不留。

而袁氏的那些人,現在也都不好過,傷的傷,死的死,情況十分慘烈。

袁老一邊後退,一邊扭頭看向袁氏的四大長老,現在,他們是袁氏最後的希望。

只要袁氏的四大長老,能夠打贏獄神殿的四大長老,那麼,他們袁氏就還有希望。

否則,今日,他們袁氏必亡。

袁老不看還好,可他這一看,袁老的心,就像被人澆了冰水,頓時涼了大半截。 陳晚霞被她的話怔住,眼底閃過絲意味,深看着她說:「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想嫁給燕景霆!燕家當初和您脫離關係,害您在唐家得不到尊重,現在他們甚至將我們想要的項目轉手就給了顧連城,擺明是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媽,我不甘心!憑什麼燕家就能左右我們的死活?所以我想改變一切,我要嫁給燕景霆。」唐夢琳越說越激動。

這個目標,她從來就沒改變過。

「我說過你以後不許再提。」陳晚霞怒喝道。

之前也因這事,兩人大吵一架。

「為什麼不能提?你是害怕得罪宮媚秋嗎?你到底有什麼把柄落在宮家手上,所以才這麼害怕他們?」唐夢琳突然撕心裂肺的吼道。

她突然冷盯着陳晚霞,想從她臉上看出什麼端倪。

「上次宮媚秋設計想害我,就算你被她叫來的幾個什麼製片人給糟蹋了,你還不敢吭聲,你是不是還想被她搞一次?」唐夢琳的情緒有些激動。

陳晚霞被她的話剌激到,手用力握成拳頭。

她看着眼前的唐夢琳,突然發現很陌生。

明明是自己養大的,現在卻突然對自己針鋒相對。

「你看我做什麼?難道你不覺得唐南綰失蹤后,再次回來,帶着那兩個孩子很可疑嗎?」唐夢琳突然上前,抓住陳晚霞的手臂。

她的眼底,從來沒這麼堅定過。

她的手捧著陳晚霞的臉,讓她正視着自己,說:「我們不能再被別人牽着鼻子走了,我們要目標一致,對準著燕家。」

「所以唐南綰身邊那兩個孩子,也許就是我們的墊腳石,你別忘了燕景霆一直都繞着他們轉,如果他們真是燕景霆和唐南綰生的孩子,那麼我們…….」唐夢琳說着,她突然壓低聲音。

陳晚霞聽着她在耳邊說的話,她怔怔的站在原地,低眸看着唐夢琳,這一次她才發現,自己好象一直低估了捧在掌心的女兒。

是什麼時候開始,她早就脫離了自己的掌控,變得這麼心狠手辣了?

「你想怎麼做?」陳晚霞沉默了許久后,問道。

唐夢琳看着她順了自己的意思,心情不由大好!有種掌控了全局的感覺。

「唐南綰不是和顧連城聯姻了嗎?那我們就逼她嫁進顧家,趁著燕景霆現在不在,只要我們順水推舟,你覺得現在除了我們外,還有誰最想她嫁人?」唐夢琳低聲說道。

「宮媚秋?」陳晚霞脫口說道。

宮媚秋想嫁給燕景霆,全城所有人都知道的。

「對,所以我們要讓宮媚秋出手,將唐南綰推給顧連城,等燕景霆回來了,這筆賬也是算到她的身上。」唐夢琳低聲說道。

剛才她被人糟蹋時,整個人好象突然開竅了一樣。

不管剛才那個人,是不是唐南綰叫來羞恥自己的,但她都會算到唐南綰的身上。

「現在要怎麼做?」陳晚霞問道。

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問唐夢琳意見,與此同時,她還有些懼怕,甚至開始提防眼前這個唐夢琳。

一個年僅23歲的她,之前卻裝得柔弱無能,突然一夜間暴露真面目,讓她覺得害怕。

「我們先回家,這件事還要讓爸爸親自出手把唐南綰推出去,畢竟聯姻這件事,他比我們更急。」唐夢琳說道。

這時,她突然感覺身心舒服極了。

剛才在房間內,明著是她被糟蹋了,事實上她感覺自己居然前所未有的滿足。

那種剌激像只神秘的手,悄悄扒開了她內心邪惡的因子,讓她嘗試到了快樂與剌激,既然沒了清白,她感覺自己為什麼不享受?

她和陳晚霞心懷鬼胎離開劇組時,唐南綰正蹲在一旁,看着晚晚和北北,輕嘆了口氣,說:「我確實也聯繫不上燕景霆。」

「哼,晚晚不信。」晚晚委屈得紅了眼,憋着眼淚別過頭去。

唐南綰傻眼了,她感覺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了。

不敢相信的伸手戳了下她圓嘟嘟的小臉,低聲說:「晚晚,我好歹是你媽!你因一個外人,對我不屑?」

「他不是外人,他是媽咪的舅舅。」晚晚立刻反駁。

唐南綰有些哭笑不得,這天剛黑,她居然說想燕景霆了,害得她非常想吃醋。

「他就算是我小舅,那你也不能因為他想拋棄我啊?」唐南綰有些哭笑不得。

「晚晚沒有想拋棄你。」晚晚立刻撲進她懷裏撒嬌,一個勁的親著唐南綰,親得唐南綰滿臉都是口水,奶聲奶氣說:「媽咪,你快和舅舅結婚吧。」

「晚晚好想你們結婚,哇…..晚晚要當伴娘。」晚晚低聲抽泣著,撲在唐南綰里泣不成聲,像受了很大委屈一樣。

北北默默蹲在那,看着晚晚要哭鼻子的模樣,他嘆了口氣,說道:「你再哭,會變醜。」

「唔。」晚晚連忙捂著嘴巴,眼底含淚盯着北北,不斷抽泣著卻不敢再發出半點哭聲,小臉憋得通紅。

「對對對,你再哭就不美了。」唐南綰低聲說道。

不遠處,一道身影焦急的跑了過來,看到蹲在角落的三道身影,顧連城一臉驚訝的說:「你們躲著做什麼?我差點沒找到。」

「先回去再說。」唐南綰說道。

顧連城見狀,連忙上前抱起晚晚。

唐南綰牽着北北,幾人低調從後門離開,上了車后,唐南綰低聲問道:「秦佳是什麼情況?回去后就沒消息了。」

「不知道,我打聽過了,秦家沒什麼事。」顧連城說道。

顧連城駕着車,朝市內返回。

車內備了些吃的,唐南綰遞給晚晚,一邊替她擰開瓶水喝了幾口,一邊問著顧連城,說:「聯姻的事是怎麼回事?顧家怎會答應?」

「具體我也不清楚,我趕回顧家時,他們已經談完了,說是兩家都同意,我爸因這事和我翻了臉。」

「丫的,大不了到時我們一起滾到國外去,這些亂七八糟的事,都別管了。」顧連城半調侃的說道。

北北安靜坐着,咬了口蘋果,若有所思的睨視着兩人。

「你們要聯姻?」北北琢磨了下后,低聲開口問道。

一般大人說話,他從不插嘴,但聯姻這事,他就不能不管了。

「如果必要時,也未償不是個好的選擇。」顧連城突然說道。

。劉慧手機的聲音也不小,剛好車內又比較安靜,我們這輛車上只坐着我和黑子,還有林瀟然,聲音清清楚楚的傳進了我們的耳朵里。

我抬起了頭,看向了劉慧。

劉慧瞬間瞪向我,美眸中滿是悲痛。

「誰讓你亂翻我手機的?你怎麼這麼讓人煩?」

……

《陰屍帝命》438章烏沱江 ?

好像沒人?

陸顏霜敲門,接連敲了好幾聲,房間里都無人回應。

「師父,你不在裏面嗎?」陸顏霜視線。

小精靈眨巴着眼,還乖乖坐在她肩頭,輕飄飄彷彿沒有任何重量,這時軟軟的聲音響起,「娘親,裏面好像沒有人。」

「沒人?」陸顏霜挑眉。

她也才回房間沒有多久,離開之前帝雲卿還在。

之前在崔府時,帝雲卿一般也不會離開這院子,不然就是與陸顏霜在一起。

他向來喜歡煉丹,會習慣性把自己關在屋子裏煉丹。

「那師父會去哪裏?」陸顏霜手按上門。

想了想,她推開,房間里空空蕩蕩,桌子上倒是放了個煉丹爐,還有一些藥材。

但帝雲卿的去向不在,陸顏霜去問了下楊管家,幾乎將整個府里都溜達了一遍。

期間,也幾乎是所有人都看到了她肩頭坐着的小精靈,乖乖巧巧,只依賴她。

「陸小姐,你這……難不成是精靈嗎?」楊管家忍不住好奇的問。

陸顏霜點頭,「是之前師父送給我的精靈果,得了些機緣才出世了。所以我才想着找師父,跟他分享這個好消息。」

楊管家點點頭,一臉驚奇又嘆息的。

「只是我們也確實不知道帝公子在哪?問下人,他是沒有離開過府里的。」

陸顏霜也沒想到,轉個身的功夫,帝雲卿就不見了。

殊不知……

就在她剛才推開的房間門裏,一層看不見的結界,帝雲卿就站在其中,對面的人則是帝凌風。

以帝凌風的本事,只要他想,這天下其實是沒什麼人能困得住他的!

「我之前跟你說過了多少次,不要再來找她。」帝凌風語氣陰沉。

之前只算得上強勢,而這一次,則是直接怒了。

「你用這樣的方式留下來,你竟然還撒謊!」

「我沒有,大哥。」帝雲卿臉色有些蒼白,「極丹宗那些煉丹師,確實是有可能會來找崔府的麻煩,你也知道,極丹宗那群人。」

帝凌風又沉默。

因為帝雲卿一番話,想到他最近算出來,陸顏霜這邊可能會有一些變故……難不成真的是極丹宗的人?

「總之,你給我回帝家,安心煉丹。等你什麼時候突破了十品,你才有資格回到她身邊。」

「可她還需要我,煉丹這上面!」

「她不需要!以她的本事,就算沒有你,她照樣能成就!」

「那也會累,會更辛苦,我只是……」

「你的私心,你覺得你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嗎?」帝凌風質問,眼神銳利,「雲卿,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兄弟,你是個什麼樣的樣子,連小雨都很清楚,否則她不會願意跟你在這裏待上這麼久。她向來是個最閑不住的。」

帝雲卿:「……」

「我不想離開。我可以不見她,只要留在倉州城。」

帝凌風聞言沉默,一些話到了嘴邊,欲言又止。

他要怎麼說……

有些時候,如此強硬,不過是為了保住帝家僅剩下的最後一點血脈,而他……他生來,他的存在本來就是為了她,他的生死,早已由不得自身。

而帝雲卿……

「你想過爹娘嗎?」

「爹娘很好。」帝雲卿抿唇。

帝凌風再次沉默,無聲雙眼這瞬彷彿多了幾分哀傷,「雲卿,我只希望,終有一天,你不會後悔。」

「我不會。也不會因為這件事造成任何人的困擾,尤其是她。」帝雲卿保證。

帝凌風動用了這樣的結界來隔絕,僅僅是為了讓他不在陸顏霜面前出現,剛才她推開門時,坐在她肩膀上的那個小人兒……

帝雲卿幾乎是一眼就認出,是小精靈。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