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孟虎看到這一幕,心裡咯噔就是一下!

不得不說,太強了!

眼看著炎君馬上要殺出重圍,孟虎知道不能再拖,盯著眼前的陳北冥,全力猛攻過去!

「殺!」

孟虎這一下,幾乎用出了自己畢生之力!

轟!

一道破風之聲!他想閃電一般已經衝到陳北冥面前!

一拳轟下!

這一拳出手!孟虎嘴角就微微揚了起來…… 「什麼時候,墨家也成了他人之犬了?」贏樓嗤笑道。

「墨家為一家學說,只為自身學說興盛而謀計!」六指黑俠道。

「說的比唱的還好聽,所謂的謀計就是將燕丹拉進你們墨家?這也算是謀計?呵呵……你剛才說,你是受人之託,所以不得不將我留下,那看來,必定就是燕丹咯?這樣說來,燕丹應該還沒有加入你們墨家,對吧?而你想要他加入,所以……你現在之所以站在這裡,是因為燕丹給了你這麼一個條件?」贏樓略作思考道。

雖然不曾看到他的表情,但贏樓可以感覺到六指黑俠此時略有波瀾,雖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但肯定不會輕鬆到哪裡去!

「……」

「你很聰明!」六指黑俠沉吟了片刻道:「只不過,這些事,你是如何知道的?」

他自問,這件事暫時之間,就算是墨家統領和核心弟子都沒有講過,只是自己在暗中操作,而贏樓卻是一語道破,這,如何能不讓他心疑?

「我知道的可不僅僅是這些,我更知道,你現在自以為是,苦心張羅將燕丹拉入你們墨家,他日,必然被其所害,成為江湖之謎。」贏樓頗有些神秘的感覺說道。

「……你以為就你這點挑撥之言,我就會相信你?」六指黑俠道。

「信不信由你咯!」贏樓道。

「燕丹雖無帝王大志,但,為人心厚,有著兼愛之心……」六指黑俠道。

「哈哈哈哈哈……」沒等六指黑俠說完,贏樓就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六指黑俠,並且隨後捧腹,良久之後,略有些氣喘不過來的樣子,道:「為人心厚?兼愛之心?我說,你是不是腦袋秀逗了?燕丹身為燕國太子,帝王之家,在我秦國不甘做質子而逃回燕國,殺了自己的親叔叔,就為了陷害我,這樣的心性薄涼,而且虛偽之人,你也好意思跟我說什麼兼愛……哈哈哈哈……當真是笑死我了!」

「雁春君在燕國,橫.行霸道,欺壓百姓,死有餘辜!」六指黑俠道。

「所以,我也是死有餘辜?」贏樓目光忽然一凝,變的十分清冷嗤道。

「秦國刑法苛刻,殘暴無雙,你身為秦國公子,雖之前從未害人,但你在燕春君府一戰,死傷兩百餘燕國士兵,可見你心中的猛虎,是十分的可怕的!」六指黑俠並不為贏樓那表情有絲毫的動容,淡淡的說道。

「隨便你,反正什麼都讓你說了!天下皆白,唯我獨黑,今天我算是有了一個新的認識!都黑成這樣了,臉皮已經無敵了,難怪能夠擠進諸子百家的前幾位!」嬴政覺得很可笑,賊喊捉賊都說的這麼清新脫俗,還說的頗有幾分大義凜然的樣子,倒也還真是能夠顛倒黑白!

「……」六指黑俠蹙眉,正欲接話。

「打住,話不投機半句多,你也不必再說什麼,我怕再和你多說一句話,會吐!所以……拔劍吧!」贏樓說著拔出了自己的照膽劍,劍指六指黑俠!

「……」六指黑俠微微一怔。

完全沒有所謂的等待對方回應,贏樓已經出招,同時口中說說著:「那我就不客氣了!」

武當劍法連續十八劍,劍劍透露著殺氣,而且帶著鋒利的劍氣!

不過,十八劍過後,沒有傷到對方半點!

「劍法倒也不錯,可惜了,還缺少些火候!」六指黑俠頗有幾分指點的感覺道。

贏樓沒有做聲,武當劍法,唰的一聲,變成了辟邪劍法,速度快上了數倍!

六指黑俠本一副指點的味道,卻是未曾想,這一劍襲來,和剛才的劍法,大變模樣,瞬間而來,如同銀光閃電,本在閑庭若步的步法,連連後退,卻還是慢了一步,嗤的聲音,然歸納空氣之中的冷風,都被驅走,他身上的黑袍,被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乘勝追擊,劍光水銀潑地。

雪花和劍花融為一體,劍指六指黑俠各大要穴,追的他頗為狼狽!

而眼看贏樓又是一劍襲來,似乎大有要將他給重創的樣子,他再也顧不得其他,狼狽的一個懶驢打滾,手中的墨眉,出鞘了!

沒有劍鳴聲,因為墨眉,是一把無鋒之劍。

叮!

墨眉舞動,好似有一條一條的細小的墨色在它的周圍暈染,好似一根一根的黑色青絲順著真氣的指引在游-動!剛好的和贏樓的照膽劍碰撞!

唰唰唰唰!

無數的髮絲和黑色暈染一樣的氣,直撲贏樓!而贏樓手中照膽環繞己身,見招破招,並且快速反擊,無形劍氣如同六脈神劍一樣,照了過去!

嘭!

無形和黑色的碰撞。

周圍的積雪瞬間散開了一米多,出現了白雪中顯得黑兮兮的大地!

六指黑俠頗有些狼狽,不敢相信的看著贏樓。

而贏樓手中掌心,略有磨痛,這廝最少只怕也是在七十脈以上的一流高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陸助年在白塔前,指揮工人作業,修繕古迹。

青岩野的白塔上重新懸了口鐘。

陸尚衛一直對啟年集團高層心懷警惕。

平日,他會在暗處監視陸助年。

望著白塔上新懸上的那口鐘,他總感覺有什麼變了……

……

紗之律,下了一場大雨。

雨過天晴,拂來了一陣清爽的風。

但下雨之前,紗之律卻發生了一起命案。

受害者是一名瘋掉的流浪漢。

可紗之律中為什麼會有流浪漢?

因為無法識別受害者的身份,布魯克分外苦惱。

百般無奈,他只好將這案子暫時擱放。

馬修並不清楚外界發生了什麼,被兩隻灰谷特產的「菜雞」干擾之後,他重新投入了工作。

地底世界規劃他已弄完。

機,他也搞好了。

之後,這隊工程機械會自行為麻朽家族效力,建設地底世界。

接下來,他將去灰谷一趟。

其實馬修有想過不親自去的,因為灰谷的人好像很討厭他們麻朽家族的樣子。

但他對當初江山茗移植動力爐有所了解之後,發現去灰谷的旅程不可避免……

那會兒,江山茗感到自己心力日漸衰竭,不移植義體定時日不多。

為避免家人擔憂,他只將自己去灰谷進行手術的事情告知了本特和好友金布利。

畢竟那時候山本集團尚在,紗之律需要江山茗的威名對山本集團進行牽制。

但江山茗獨自一人前往肯定不行,所以,江山茗找來了一個同級大佬,也就是千緒的師父,千柳。

有千柳坐鎮,其他人便不敢亂來。

移植手術十分順利,江山茗也從灰谷返回了。

事情的過程就這樣,但動力爐卻十分麻煩。

動力爐這東西,本來就是個秘密,越少人知道便越好。

看到江山茗平安歸來,本特和金布利都鬆了口氣,就沒有再對江山茗的動力爐去進行更多了解。

也就是說,除了江山茗自己,和當初陪同江山茗一同前往灰谷的千柳,沒有人知道江山茗的動力爐是在灰谷中哪個工坊訂製的。

為了獲取動力爐的線索,馬修必須聯繫千柳。

想和千柳溝通,了解情況,他必須先獲得千柳的信任。

這要一步一步來……

「什麼?!江山茗前輩在內亂中負傷,至今昏迷不醒,你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

千緒激動地大呼起來。

馬修嘆了口氣,他就知道千緒會是這個反應。

他告訴千緒這事,只是想讓她了解,了解就足夠了。

讓千緒轉告千柳,肯定會出問題,千緒這粗人不適合做這種細膩之事。

他心中有個更合適處理這件事的人選——千緒的師兄,燕塵塵。

雖說這可憐的眯眯眼,一輩子都無法在自己的師妹面前昂首挺胸,但知曉什麼時候該慫的燕塵塵,為人處世方面卻十分靈活。

燕塵塵幫馬修將這事轉告了千柳,千柳又向身處紗之律的千緒確認了一番,了解到江山茗如今的情況,千柳很是愧疚。

當初他不知情,將影撫殘骸轉給了山本集團,以為可以幫助紗之律發展,誰知變成這樣。

千柳很想親自陪馬修去灰谷一趟,幫江山茗弄到備用的動力爐。

但近期長川山脈那邊似乎有些奇怪,獸潮較過去更頻繁。

千柳不方便隨意遠離荒卷,馬修只好自己去了。

其實,千柳陪同,這事可能會更難辦。

江山茗義體移植時有保密協議,除了當事人,或當事人家屬,其他人都無權了解。

這了解也僅局限於了解手術事項,動力爐的核心技術,任何一個義體工坊都不會透露的。

也就說,哪怕布魯克去了,也弄不回動力爐。

如果想替換新的動力爐,只能把人送去,讓工坊全權負責手術。

但江山茗現在這個狀態出現在灰谷,會出大事。

再說了,江山茗現在的問題並不是換動力爐。

所以從始至終,這動力爐就只能用「偷」……

和千柳溝通后,馬修已確定了這次的目標——麥克林義體工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