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了幾眼,便蠢蠢欲動了。

安玉瑩坐在羅陽的左邊,洪佳欣坐在羅陽右邊。

「牛仔,人家烤好了呢,你嘗嘗呢。」安玉瑩手裡的燒烤叉上的雞翅膀已烤成金黃色了,香氣噴噴。

「好香。」

羅陽的視線卻是射向安玉瑩呼之欲出的上圍,一眨不眨,看得很入迷。

「雞翼在這呢,你看哪裡呢?」安玉瑩含羞道。

她一面說一面伸手輕輕扯了扯上衣,但上圍太過豐滿,上衣都快撐裂了,無法將春色完全遮擋。

「我沒有看什麼,我在思考問題。」羅陽訕訕道。

思考問題這種借口,他已用爛了。

當他掃視時,其他美人都連忙轉頭看向別處,只是她們嘴角噙著耐人尋味的笑意,分明早也看出羅陽剛才在看什麼了。

羅陽目光移到洪佳欣嬌軀上圍時,正要說話。

「你別用那種眼神看姐。」洪佳欣推開羅陽的腦袋。

「我在想事情。」羅陽分辯道。

可是,無人認同他這個借口。

這時陳潔笑道:「牛仔,看了就看了,老實承認。大家原諒你。」

重生之至尊仙帝 被她這麼一說,羅陽頓時感到臉面火辣辣的,咧嘴呵呵一笑,再轉頭看安玉瑩,見她俏臉也紅暈輕舞了。 雙喬來宏運大隊,並非為了燒烤。她們還有正經事要跟羅陽談。

吃了一輪燒烤,羅陽便帶雙喬在鄉間小道散步。來到一座小土墩上,在草坡坐下,3人手裡都拿著一瓶易拉罐啤酒。

「我跟我妹以前不會喝酒的,自從開了公司后,就不得不學會喝酒。」喬悠思說道。

雙喬的臉蛋都飄著酒暈,嫵媚極了。

「在學校,我們以為我們無所不能,出來后,才明白什麼叫做三十六行,行行出狀元。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特長,沒有人能集所有特長於一身。」喬悠思感嘆道。

她姐妹倆讀書確實是牛到要死,做生意卻不是她們所擅長的。

稻田的禾苗已茁壯生長,風一來,碧波延綿向遠方。

羅陽看著一波又一波的碧浪,說道:「大喬姐,你們敢於去挑戰你們不熟悉的行業,那也是一種勇氣。」

喬悠思趁機道:「牛仔,你是我們的大貴人。」

這話有點兒肉麻,但也是實話。

羅陽呵呵一笑,轉頭望向她們,透視著她們充滿了青春活力的嬌軀,他連忙喝一口啤酒降降體溫。

「這樣吧,我現在的產品不變,我會跟你們合作生產另一種產品,專門用來洗臉,美白臉部。你們覺得怎樣?」羅陽說道。

「你說了算。」喬悠思歡喜道。

「來,祝咱們合作成功。」羅陽舉起啤酒。

3人碰了碰易拉罐,意思一下。

喬悠思問起王雲雄的事,羅陽大致講了經過。

「他是個很有能耐的人。我的公司借的高利貸,一部分就是從他那裡借來的。他要收購我們的公司,我不同意。」喬悠思思索道。

「怪不得他對你們的公司好像很了解。」羅陽說道。

「他想買下我們的公司,然後拿來上市,大賺一筆,然後估計就把我們的公司給毀了。」喬悠思猜測道。

這時,喬在水又透露了王雲雄對她們姐妹倆都感興趣。

她鄙夷道:「他跟我們說,做他的情人,可以不用我們還他的錢。」

喬悠思補充道:「他是想財色雙收。」

羅陽打抱不平道:「我絕對不會讓他得逞的。」喝了點酒,豪氣也上來了,「我會保護你們一輩子。」

其實他只是出於義氣才這樣講的。

不過,在雙喬聽來,卻又另有一番味道。

「大喬姐,小喬姐……」

羅陽轉頭一看,見她們俏臉更紅了,神情微微忸怩,忽地意識到所說的話有些歧義。

於是,他連忙解釋道:「大喬姐,小喬姐,我跟他不一樣的。」

見羅陽那副正經的樣子,雙喬抿嘴一笑。

「我的意思是,我沒有他那種想法。我很純潔的。」羅陽正兒八經道。

雙喬噗哧一聲笑了。

「大喬姐,小喬姐,我是真心要保護你們。」羅陽咧嘴無奈一笑。

「那就保護唄。」喬悠思含羞道。

羅陽點點頭,心想不要有雜念。

可是,透視了她們的嬌軀,一抹抹興奮的漣漪從小腹下面震蕩出去,妙不可言。

唉呀,別老是想著她們的身子。奶奶的,怎麼又想到雙飛這種事兒去了。

雙喬見羅陽狡黠地笑著,都努了努紅唇。

「牛仔,你拒絕了王雲雄,但他不會罷休的。在縣城有個說法,據說王雲雄想得到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喬悠思擔憂道。

「如果我不跟他合作,他就會對付我了?」羅陽淡淡一笑。

「應該是。他是黑白通吃的。」喬悠思點頭。

羅陽一口喝掉易拉罐里的啤酒。

他天生是樂觀派,換了別人,單是林家的事,就已愁眉苦臉了。

不久前經歷了謝東陽兄弟的事,羅陽算是成熟了許多。

遇到麻煩事,他能鎮定下來思考。

見羅陽思索,雙喬面面相覷,喬在水說道:「牛仔,如果是我倆讓你難做。那我們很對不起你。你可以不考慮我們。」

羅陽笑道:「大喬姐,小喬姐,我說了會保護好你們,不會食言的。」

喬大水嫵媚一笑,柔聲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們只是擔心你對付不了王雲雄。」

林家的事已夠麻煩了,現在又添了個王雲雄。

這真是泰山壓頂,羅陽卻豁達了,心想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暴風雨要來,就讓它來得猛一些,若能活下來,老了就有資本跟後輩們吹牛b。

「走,去吃燒烤。」

羅陽站起來,撣了撣褲子的草屑。

3人又回到魚塘邊,吃飽喝足,陳潔建議到朱莉的酒吧去跳舞。

在場的美女,懂跳舞的並不多,只有朱莉和陳潔。

但興緻所致,無人反對。

於是收拾好東西,一起出發。

到了朱莉的酒吧,放著爵士樂,眾人扭著身子,會不會跳舞不重要,只要能扭動就行了。

肖大牛沒有跟來,他不想被人說他和曾小妹很有夫妻相。

結果曾小妹也提前回家了。

在酒吧的舞池裡,只有羅陽一個男的,其餘的都是女的。

如果沒有透視能力,那也罷了。

偏偏能看到各位美女婀娜多姿的身子,見她們歡樂地扭著腰枝,便像是一群妃子在伺候皇帝,正在跳**。

羅陽左看看,右瞧瞧,一會波濤洶湧,一會是長腿張合,每個方向都充滿了青春迷人的氣息。

大家都或多或少地喝了點酒,有七分醉的,有三分醉的,每位美女俏臉都泛著酒暈,嫵媚的味道更濃。

起先是大家各自扭各自的腰桿,羅陽可以隨意欣賞她們的嬌軀。

後來眾美女手拉手圍成一個圓圈,將羅陽圈在裡面。

這時,她們才見到羅陽小腹下面的勝景,又好氣又好笑。

羅陽只得雙手下垂,訕訕笑道:「我去上個廁所。」

可是美女們不同意,要他跳一支舞或唱一首歌,才放他出去。

羅陽不會跳舞,他跟朱莉學過跳探戈,但還沒學會。

「等我學會了就跳給你們看。」羅陽說道。

「牛仔,唱歌吧。」陳潔笑道。

「我叫安姐代我唱。」羅陽笑道。

先別說安玉瑩會不會同意,其他美女就不贊成代唱。

羅陽只好唱《二隻老虎》。

總算是唱完了,美人們笑彎了腰,才放他去上廁所。

在廁所里呆了好一陣,體溫才漸漸降下來,回到舞池,眾美人已坐下來休息。她們的上圍急劇起伏著。

羅陽掃視一圈,差點被那洶湧的波濤晃傷了眼睛。

(本章完) 另外十七分機緣全部定奪下來之後,所有人獲得了機緣並且得到了機緣的時候,十八分機緣所在之地傳出了戰王的聲音

「吾之機緣各位已經獲得,吾之傳承已經找到了傳承者,吾之故人托吾傳承他魂器傳承,如汝願意得到可以說一聲」

「我願意得到」瞬間除了已經被戰王傳去繼承他傳承的東方玉沒有回應,所以有都發出了聲響,顯然每一個人都願意得到魂器傳承。

要知道魂師乃是最吃香之人,沒有之一,就算一個初級魂師便會被各大王朝奉為座上賓,擁有無盡的資源。

「好」戰王聲音落下,很快秦昊十七人全部消失了,然後出現在了一座漆黑的地方。

「想得到吾之傳承,需靈魂之強大,吾只有一點」這片漆黑的地方出現了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然後十七人面前出現了一座鐵台。

「魂引鐵」一些人顯然知曉這些這個鐵台頓時驚訝的大聲說道。

「這些鐵台並不是真實的魂引鐵打造而成的,而是我凝聚成的,畢竟汝等修為太弱,而吾又需要誰的靈魂力量最強,靈魂最強者便能夠得到吾之傳承」虛幻的聲音話落下,十七座魂引台瞬間動了起來,這些魂引台散發出一種若有若無的力量開始吸收著眾人的靈魂,準備將眾人的靈魂從他們的體內直接拉出來

要知曉靈魂若是沒有了,那整個人便是一個軀殼,魂滅則身死便是這個道理。

「破破破…..」一些人不斷的用靈魂抵擋著這道力量,甚至有一些直接用靈魂進攻希望直接破碎這道攻擊,但是這道攻擊非常的虛幻,不能夠抵擋住,已不能夠進攻,唯有靈魂強大之人才能夠最終活下去。

「啊」終於一道悲慘的聲音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然後一道虛幻的玄氣將慘叫之人傳出了這片空間,其他所有人依然在苦苦堅持著,秦昊已是如此,但是秦昊比其他人要輕鬆一些,畢竟擁有兩大將魂,靈魂力量強大很多。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一道道慘叫的聲音傳進秦昊等人的耳中。

「啊,我受不了,我不需要傳承了」突然一道聲音大聲的說道,雖然此人靈魂沒有達到極限,但是此刻他內心已經受不了了大聲的說道,然後虛幻的玄氣已籠罩了他,消失了。

要知曉在這片漆黑的環境之中,不僅僅是考驗靈魂的強大,還有考驗的乃是心理的強大。

這裡沒有任何的聲音,而失敗者的慘叫聲便是讓他們動蕩的源泉,要知曉失敗者的慘叫非常的凄慘,宛如徹底失去了靈魂,不斷的衝擊著留在這裡接受傳承之人。

但是終究有人能夠抗住,這些人包括了秦昊,林江,石勝歸以及東方王朝數人,此刻在這片黑暗的地方接受傳承之人還有七人。

時間再次一分一秒的流逝,所有人都不知曉時間過去了多久,此刻所有內心之中都開始生出了煎熬,要知曉在這片暗無天日的黑暗地方很有可能內心會生出魔障最主要的還需要不斷的忍受著來自於靈魂的痛苦。

「啊啊啊啊……」再次有人發出了慘叫的尖叫聲,這次的尖叫聲更加的痛苦不堪,甚至有那種靈魂徹底滅掉了一般的痛苦。

「我需要告訴各位一個事實,達到了極限必須停止下來然後離開,剛才那位小友因為達到了極限沒有離開導致了靈魂徹底毀滅,雖然不會死去但是會讓你們的靈魂受損,可能會導致你們的修為下降,甚至有可能境界不會在提升」虛幻的聲音再次傳進了正在接受傳承的所有人耳中。

「啊啊啊….」這道聲音剛說不久,便看見了又有人再次因為達到了極限沒有離開導致了靈魂毀滅。

「我離開」很快五人便只有了最後三人在堅持,而且這三人都和秦昊有息息相關,石勝歸和林江。

時間再次一分一秒的流逝著,三人不斷的咬牙堅持著,三人都想得到魂器傳承,但是終究有人堅持不了了

「我離開」石勝歸發出了不甘的聲音然後便傳送了出來,此刻黑暗的壞境之中,只有了秦昊和林江兩人在堅持著,但是兩人卻並不知曉到達時誰還在堅持,只知曉還有最後的一人便可以獲得了傳承。

「堅持,堅持……」林江此刻的靈魂已達到了極限,但是林江不斷的咬牙怒吼道。

「給我破破破……」秦昊此刻的靈魂已達到了極限,秦昊不斷的怒吼道,並且此刻秦昊識海之中的妖劍和雷龍已蘇醒了過來,沉寂在識海之中的妖劍和雷龍終於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險,要知道他們乃是在秦昊的識海之中,已就是靈魂的本源之處,魂引鐵便是衝擊靈魂本源的靈鐵。

「嗷嗷嗷…..」

「殺殺殺…..」

秦昊識海裡面的雷龍和妖劍怒吼了起來,很快不斷沖入到秦昊識海裡面的虛幻力量居然緩慢了幾分,顯然雷龍的怒吼和妖劍的廝殺聲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雖然沒有徹底額泯滅,但是依然得到了緩和。

「啊啊啊啊啊……」這一刻林江終於慘叫了起來,終於堅持不住了,靈魂已經達到了極限,靈魂隨時可能泯滅徹底消失。

「我離開」林江艱難的說了出來,瞬間林江消失在了這裡回到了遺迹外面。

「恭喜汝獲得了吾之傳承,吾乃魂王,吾之傳承現在傳承給汝」終於秦昊成為了最後一個人留在了最後,很快秦昊聽見了虛幻的聲音,然後魂引石停止了下來,秦昊大口大口的喘氣,一股力量注入到了秦昊的識海之中。

秦昊的識海裡面多出了一些鍛造魂器的修行之法,還有鍛造魂器的所有東西,所有一切魂器有關的東西都已經注入到了秦昊的識海裡面。

「吾之傳承希望汝不要辜負,吾有衝天之意,但奈何生在亂世,未能走上魂器之巔,希望吾可以踏入魂器之巔,領悟另外一番風景」魂王最後的聲音說完便徹底消失了,這片黑暗已徹底消失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