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她呢?

她卻還要替她的夫君謀划女人!

杜若心裡又何嘗不恨?

杜若這麼一說,穆紫晴算是聽明白了,臉色明晃晃的透著嘲諷,輕蔑的譏笑一聲:

「呵,原來是因為這個!」

她就說嘛,平白無故的,杜若怎麼可能會跟穆芊顏反目?

原來是因為太子殿下!

穆紫晴當然不傻,太子殿下想得到穆芊顏,借而拉攏侯府,如此簡單的道理,她又豈會不明白?

杜若哪裡是想幫她?不過是為了達成自己的目地才找她來『聯手』的。

想利用她算計穆芊顏?她又能得到什麼實質性的好處?

莫說穆芊顏是侯府嫡女,是她的嫡長姐!

就現在父親回來了,穆芊顏有了雷打不動的靠山!

母親又剛在父親面前失了寵,這個時候,她再去招惹穆芊顏,不是自找死路嗎?!

杜若是真當她傻啊?

瞧著穆紫晴那一臉的鄙夷輕蔑,若說杜若不氣不恨,那是假的!

抿著茶杯力氣之大,不僅手指泛白,這下連臉色都虛白虛白的。

心裡妒恨的火苗又往上燒了一截!

穆紫晴不過一個庶女,竟也敢嘲笑她!

杜若憤憤然的咬牙。

可是又是她自己找上穆紫晴的,早該想到穆紫晴會有這副嘴臉才是。

不然以往她也不會瞧不起穆紫晴。

而現在呢,她也要變成自己瞧不起的那種人了!

沒人知道杜若的心裡承受著多大的苦楚和壓抑。

「穆紫晴,我勸你好好想清楚了,憑你,是鬥不過穆芊顏的,我就告訴你吧,穆芊顏她還勾搭上了玥王,到時候弘王殿下也被她勾引了去,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就算將來你們姐妹二人雙雙嫁入弘王府,弘王妃之位,那也是她穆芊顏的,而你,最多不過是個側妃,在侯府,穆芊顏壓你一頭,出嫁后,她還是壓著你。」

「穆紫晴,你這輩子都註定要被穆芊顏踩在腳下!」

穆紫晴既然要嘲諷她,她就不會嘲諷回去嗎?

穆紫晴的痛腳,可不比她少。

她再怎麼說,那也是欽定的太子側妃。

並且得陛下恩准,能以正妃之禮嫁入太子府的。

將來太子登基,即便再差,她也是個貴妃。

而且日後的太子妃是誰,還不一定呢。

她杜若不是沒有機會做皇后的!

杜若的一番話,又成功碾壓了穆紫晴。

她踩杜若一腳,杜若便回踩她一腳!

但一想,不是還有句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基於這點,她倒不是不能考慮和杜若聯手,只要是針對穆芊顏,穆紫晴都樂意!

強取豪奪:總裁愛妻如命 所以,與其跟杜若在這裡互踩,倒不如想點實際的,怎麼對付穆芊顏才是首要的!

如此一想,穆紫晴的怒氣倒平息了許多,只是說話依舊是冷嘲熱諷的,「你想怎麼做?我也奉勸你一句,如今的穆芊顏可不比以前了,現在的穆芊顏精著呢,小心別偷雞不成蝕把米!」

瞧著杜若的樣子,想必是已經在蝕了米吧?

穆紫晴嘲諷的笑著,嫡女又如何?杜若好歹是個將軍府的嫡女呢?可她那腦子,也不見得有多聰明!

杜若面色一沉,穆紫晴句句譏諷,她又怎會聽不出來?!

但眼下,沒必要跟她斤斤計較,先替太子收了穆芊顏才是當務之急。

於是杜若就暗自忍了這口氣,待日後有機會,她再還給穆紫晴!

杜若平心靜氣的給自己添了杯新茶,同樣語氣不太好的說道,「你以為我為什麼找你來?穆紫晴,你跟穆芊顏日日生活在一起,日日喚她姐姐,沒人比你更了解穆芊顏的一舉一動吧?」

「這事兒若是成了,我與太子殿下必不會虧待你,他日弘王殿下納妃之時,太子殿下和我,大可幫你在陛下和皇妃娘娘面前美言幾句,如此好的機會,你可莫要錯過了。」

不得不說,杜若很好的抓住了穆紫晴想要嫁給秦瀚宇的這一心理。

同時又懂得利用太子的恩威,提前給穆紫晴畫了個甜大餅!

威逼利誘,她就不信穆紫晴還能按捺得住?

她的優勢,可不止比穆紫晴多一點兩點。

單憑她現在是欽定的太子側妃這一點,就已經勝出穆紫晴許多了。

不可否認,穆紫晴確實心動了,想著如果有太子殿下在陛下面前美言幫襯,興許她很快就能嫁給宇哥哥了!

穆紫晴陰冷的眼神越來越深,就算沒有杜若,她也不會放過穆芊顏的!

她確實有個下手的好機會。

「及笄禮。」穆紫晴嘴角勾起陰冷的笑。

再過幾日,便是穆芊顏的及笄禮了,到時候賓客雲集,有穆芊顏好看的!

一句及笄禮,杜若便已然明白了,嘴角扯出似是而非的冷笑。

日復一日,很快就到了及笄禮這天。

穆芊顏這才剛起身,一大清早的,穆紫晴就來拜見她這個姐姐了。

穆紫晴進門,手裡還捧著一件舞衣,笑容乖巧道,「姐姐,今日是你的生辰,晴兒近幾日連夜趕製,做了這件舞衣送給姐姐,祝姐姐在及笄禮上能夠大放異彩!」

瞧著那件舞衣,穆芊顏眸光一閃,心頭掠過一絲冷笑。 今日她的及笄禮,又恰逢父親得勝回朝,所以皇后和婉皇妃那兩個女人都會出席。

試想母儀天下的皇后都親自出席,是多麼大的殊榮啊?

皇后都來了,她自然是要表演一些才藝的。

而前世,她確實穿了穆紫晴送的舞衣,最後在及笄禮上『大放異彩』,丟盡了侯府的臉!

穆紫晴捧在手裡的舞衣,可真『精美』啊!

穆芊顏嘴角勾起若有似無的冷笑。

見穆芊顏半天沒反應,其實穆紫晴心裡有些打鼓,「姐姐……是不喜歡晴兒準備的舞衣嗎?」

穆紫晴那小心翼翼試探的模樣,生怕她會不喜歡似的!

穆芊顏收斂了前世的回憶,勾唇一笑,「晴兒有心了,舞衣很精美。」

然後看了一眼清霜,清霜立即會意,去收下了穆紫晴的舞衣。

「姐姐喜歡,晴兒做什麼都值得!」

明明已經撕破臉了,穆紫晴卻還能裝的與她姐妹情深,這也是一樁極強的本事不是嗎?

不過嘛,穆紫晴為何要委屈自己,裝的與她姐妹情深,其目的,穆芊顏心裡是清如明鏡兒的。

「大小姐…」

這時,趙瓊歌來了,瞧見穆紫晴也在,趙瓊歌還小小詫異了一下,「二小姐也在?」

再見到趙瓊歌,穆紫晴都要不認得她了。

以前偶爾瞧見一次趙瓊歌,穆紫晴哪次不是一派盛氣凌人的勢頭!

可是看看現在的趙瓊歌,哪個還有以前那體弱多病的樣子?!

反而是面色紅潤,神采奕奕的!

身上穿的衣服,戴的首飾,哪裡還有以前的寒酸?

趙瓊歌她是攀附上穆芊顏,現在鹹魚翻身了啊!

穆紫晴雖極力的綳著笑意,可眼睛里憤然的冷光,穆芊顏還是瞧得很清楚。

連穆芊顏都瞧的出穆紫晴的怒意,更何況是受怒意攻擊的趙瓊歌本人呢!

趙瓊歌清秀的眉頭一皺,穆紫晴的敵意也太明顯了,她想不發現都難。

就在趙瓊歌想著要不要理會穆紫晴的時候,就又聽到穆芊顏的聲音:

「趙姨娘來有什麼事嗎?」

聽聞穆芊顏的問話,趙瓊歌便決定對穆紫晴不予理會。

再想起以前瑤氏是如何毒害她的!說趙瓊歌不怒,那是騙人的。

而且趙瓊歌知道,穆芊顏不會喜歡她對穆紫晴趨炎附勢!

是以趙瓊歌直接對穆紫晴冷了臉,應該說,是直接無視了她。

只恭敬的回穆芊顏的話,「妾身來向大小姐稟報一聲兒,及笄禮一切都準備妥善了。」

「趙姨娘辦事,我很放心。」趙瓊歌的動作,穆芊顏都看在眼裡,從她嘴角的笑意來看,就知道趙瓊歌沒有讓她失望。

而且她的話,是很意味深長的。

更多的是說給穆紫晴聽的。

告訴穆紫晴,如今府里『辦事』的人,是趙瓊歌。

也就意味著,以後掌家的,也很有可能是趙瓊歌。

說這麼一嘴,不過是為了膈應一下穆紫晴和瑤氏罷了,沒什麼多大的作用。

「那大小姐準備準備,妾身先出去陪侯爺接待客人了。」

趙瓊歌也是個有眼力勁兒的,還知道配合穆芊顏,再膈應穆紫晴一下。

穆紫晴的臉,一直綳著笑,綳的都快成醬紫色的了。

穆芊顏是看在眼裡,冷笑在心裡,點頭便示意趙瓊歌可以退下了。

趙瓊歌走了之後,穆芊顏又笑著看向穆紫晴,「晴兒妹妹也回去打扮打扮吧,今日興許弘王殿下也會來,到時候妹妹可要好好的把握時機呀。」

穆芊顏大有一副體貼入微的模樣。

臉上就寫著『真誠』二字給穆紫晴看。

這話說的穆紫晴是心花怒放啊!

上一刻還在憋的發紫的臉色,立馬就像是雨後天晴一般。

穆芊顏說的沒錯,等會又可以見到宇哥哥了!

明明心裡美的要死,穆紫晴還知道表面上要做出一副『純潔』的模樣,掩蓋不住的嬌羞道,「姐姐你說什麼呢!宇…弘王殿下即便來,那也是來看姐姐的……」

能見到宇哥哥,穆紫晴開心不假。

可一想到宇哥哥是為了穆芊顏的及笄禮而來,便又猶如一盆冷水潑在了穆紫晴的心頭,澆的她涼涼的……

穆紫晴高興之餘,亦是難掩失落。

而穆芊顏,拿出前世般好姐姐的體貼,主動的拍了拍穆紫晴手背,安撫她說:

「晴兒,你思慕弘王殿下之心,姐姐又怎會瞧不出來?」

「你是我們侯府的二小姐,亦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即便做不成弘王正妃,哪怕能做個側妃,那也是你莫大的福氣呀。」

「再說了,以妹妹你的聰明,但凡有機會能入弘王府,還怕得不到弘王妃之位嗎?」

穆芊顏的這些話,簡直簡直是說到了穆紫晴的心坎里!

搞得穆紫晴一臉詫異的看著她,「姐姐這話…是什麼意思?」

穆紫晴一臉審視加試探的看著穆芊顏。

穆芊顏這話,分明是話裡有話啊!

明明很心動,卻還要裝傻的試探她,穆芊顏可不吃這套。

「晴兒妹妹回去好好想想,就明白我是什麼意思了,妹妹若是考慮好了,可以來找我,興許我還能助妹妹一臂之力呢。」

她就是在給穆紫晴下誘餌。

『弘王妃』之位,對穆紫晴來說,就是最大的餌,不怕穆紫晴不咬鉤。

今日並不需要穆紫晴立馬就做出決定,她不過是先拋磚引玉罷了。

若是她這麼一說,穆紫晴就能聽她的,那未免也太沒有可信度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