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第十塊木炭又不知死去哪了,只能待找到它之後再說。

「羅先生,好說的。你的只要有貨的,錢不是問題的。」依夜布泊說道。

此時沒空去找依夜布泊,只能等找到第十塊木炭再說。

羅陽淡淡道:「行,那你們先商量一下,然後向我報一個比較明確的價格。我覺得符合我的心理價格,我就幫你們拿到血煞子和魂珠。」

在羅陽看來,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的身手實力恐怕不低。

是以,想去尋找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並審問,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估摸不過五關斬六將都難以達到目的。

以羅陽此時的身手實力,還不足以對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構成威脅。 聞言,牛翠花俏臉一變,不由擔心起來。

程靜笑道:「放心吧,師傅不會有事的,我想,他或許是把手機弄丟了吧,所以連衛星也無法找到他。」

牛翠花若有所思道:「謝謝你了靜姐。」

掛斷了電話,牛翠花秀美蹙了蹙,幾乎能打的電話都打了,能問的也都問了,可結果都不知道李沖的去向。

「沖哥到底去了哪呢?」

牛翠花心頭忽然一跳:「難道去了地府?」

她不知道的是,李沖此刻並不是在地府,而是在輪轉王和卞城王創造的鬼界之中。

其實說起來,這並不是真正的鬼界。

即便是輪轉王和卞城王兩位強大的鬼神,也不具備創造之力的,他們只是在逃出地府前,偷走了地府的寶物,天機石。

天機石,實乃地府運轉的根本,擁有無窮的力量,藉助此物,不光修鍊極快,更是能擁有一定的複製能力。

也就是說,鬼界與地府,從表面上看似乎並無太大差別,但實際上,還是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此刻,李沖已經在鬼界的大門前,戰鬥了數個時辰,他不知道自己滅殺了多少鬼怪。

他只知道,他體內的真氣,已經瀕臨枯竭。

從最開始面對的厲鬼大軍,到現在,已然是頂級玄煞鬼大軍,滅殺數量遠遠過萬,但讓他無語的是,殺了這些鬼怪,居然沒有獲得一件物品。

而經驗值,也少的可憐,就算如此,距離升級還遙遙無期。

李沖將刀尖拄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汗水不停從臉頰滑落。

壓力,前所未有的壓力席捲他的心頭。

鬼怪實在太多了,即便眼下最高等級的才是頂級玄煞鬼,可即使如此,由於數量太過龐大,他的消耗也是異常驚人。

李沖並未使用金龍佩,這是保命的大招,後面還不知道會有何種等級的鬼怪大軍,如若提前使用,怕堅持不了多久。

他曾試過,趁著消滅一波鬼怪的空隙進入鬼城,可總有一堵無形的牆壁阻擋著他。

他清楚,卞城王和輪轉王不會輕易的讓他進去,正如先前所說,只有將城外的鬼怪清除,才能進入其中。

這就像遊戲一樣,清除小怪,才能見到真正的boss。

將boss幹掉,不光有豐厚的獎勵,相信屆時也會找到離開這裡的辦法。

轟隆~

就在李沖思索間,一聲聲轟鳴從遠處逼近,速度不快,但卻極具震撼力。

滅了幾波鬼怪,如果這次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鬼兵級大軍。

果不其然。

當大群鬼怪出現在他視野中時,先前這個猜測就已經成立。

【裝甲無頭鬼】

等級:兵級初階。

特點:防禦超強,行動一般,攻擊強大。

系統簡單的介紹,使得這一波的鬼怪情況盡數知曉。

李沖眯了眯眼睛,經過幾分鐘的休息,他的體力已經恢復到了七成。

「防禦很強,但速度太慢,就算攻擊強大,打不到也沒用。」

幾乎鬼怪出現的一瞬間,李沖就做好了方案。

「四鬼將,出來吧。」

李沖輕喝一聲,三位老師和自帶出場音樂的喬峰,出現了。

「滅了他們!」

四位鬼將得令,瞬間朝鬼群撲去。

經過幾波消滅鬼怪,唯一令李沖高興的是,三位老師已經成功升級為三十級。

除了各項屬性有了很大提升外,欣喜的是,三位老師居然掌握了一種極其強大的融合變化技能。

技能無法單一使用,只有三人一同使用才可。

此技能名為:變身!

使用此技能,將會變化一隻三頭六臂的鬼怪,更是有諸多強壯恐怖的觸角,不論防禦、速度、攻擊、反應力、都極為恐怖。

要知道,一直以來,三位老師都是輔助的存在,可如今,卻也有了強橫的戰力。

至於喬峰,等級卻還差三級才能夠提升到三十級。

不過,距離掌握降龍十八掌這個牛叉的技能,也為時不遠了。

隨著李沖一聲爆喝,三位老師融合后,變成的強大鬼怪,直接揮動觸角,進行著攻擊,即便那些兵級鬼防禦很強,但在它的攻擊下,依舊如紙張般脆弱。

尖銳黝黑的觸角,很輕易便穿透兵級鬼那厚厚的鎧甲,隨後用力一卷,狠狠扔向鬼群。

每一隻兵級鬼,體型都極為龐大,兩米多高,手持巨斧,砸在鬼群中,彷彿一顆*般,將六七隻鬼怪砸成重傷。

至於喬峰,雖說相比之下,稍遜一籌,但喬大俠之名卻不是蓋的。

擒龍功一出,頓時一隻鬼怪被吸到身邊,再一記重拳,那厚厚的鎧甲便被轟出一個凹陷,再來一拳,鬼怪便煙消雲散。

而此刻的李沖,則是抓緊時間恢復體力。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一群一群的裝甲無頭鬼也是前赴後繼,不懼生死的湧來。

「太多了,鬼將怕是頂不住了。」

李沖一刀殺死一隻裝甲無頭鬼,臉色有些不好。

如今,伴隨著鬼怪越來越多,變身後的三位老師和喬峰,雖然強大,卻也應了那句話,老虎也架不住一群狼,更何況,這些無頭鬼,都是強大兵級。

數量之大,更有一萬之多。

「看來,還得我出手啊。」

李沖眼神中透出一抹冷芒,手中的虎魄刀,在真氣的灌注下,已然變得血紅。

紅色的真氣,彷彿血色的火焰一般,不斷升騰。

「鬼將聽令,速速退開!」

李沖爆喝一聲,融合后的三位老師,以及喬峰瞬間爆退。

就在這時,一道血紅色的巨大刀芒,呈現半月的形態,朝群鬼攻擊而去。

鏗鏗鏗!

所過之處,發出一聲聲金鐵交鳴的聲音。

李沖眉頭一皺,奮力斬出的刀芒雖然強悍,卻也無法直接秒殺群鬼。

不過,刀芒對鬼怪的傷害還是有的。

只見超過數百隻裝甲無頭鬼,被這一記刀芒劈砍的東倒西歪,身體上的黑氣瞬間下降了七成。

「殺!」李衝下達了命令。

鬼將得令,不由大喜,若是未受傷的鎧甲無頭鬼,它們還無法做到一擊必殺,可現在實力下降七成,滅掉是輕而易舉的事兒。

頃刻間,四百多隻無頭鬼,魂飛魄散,化為鬼將的經驗值。

就在這時,李沖的眼中突然升起一絲興奮之色。

「升到三十級了啊。」 當然,羅陽聯手血煞子,那戰鬥力又提升一兩個檔次。

若有第十塊木炭的相助,羅陽則完全有能力跟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玩一玩。

思索間,聽依夜布泊說道:「羅先生的,我的說了錢的不是問題的。只要你的能幫我們的,拿到的,血煞子和魂珠的。」

羅陽說道:「好,明晚打完擂台賽,你再聯繫我。」

若假裝要交易血煞子和魂珠,不知能不能引出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

一想到有機會使那個神秘的日苯收藏家露面,羅陽就摩拳擦掌,準備好好的干一番。

結束了通話,見十三姨臉色更沉了。

先前聽了羅陽說要打擂台賽,十三姨便知想叫他去找第十塊木炭不容易了。

「小子,那你不先把第十塊木炭找出來?」十三姨問道。

「十三姨,等到明日下午我再回去,打完擂台,又再去找。」羅陽說道。

十三姨不同意羅陽這個做法。

「小子,要是第十塊木炭去我那了,怎麼辦?」十三姨請示道。

這個問題,是一個無解的問題。

在不能確定第十塊木炭的行蹤之前,它去哪兒還是個未知數。

當然,根據以往的信息來綜合判斷,第十塊木炭最有可能去十生部總部。

「十三姨,不用擔心。你們的人不在總部,那就沒什麼大問題了。等我打完擂台賽,一定跟你走一趟,不把第十塊木炭找回來不罷休。」羅陽說道。

「呵呵,現在知道第十塊木炭要去哪,還比較容易找。到時它又去了別的地方,那就難找了。」花襲伊說道。

有人要求羅陽即時去十生宮總部,有人用眼神表示不滿。

羅陽說道:「花姐,我敢肯定,不管第十塊木炭有沒有去過十生宮總部,它最後都還會回來找我。」

身上帶有血煞子和魂珠,這兩樣東西都是第十塊木炭想得到的。

傳說只有血煞子能剋制第十塊木炭,估摸並非空穴來風。

十三姨和花襲伊不曉得兩件寶物在羅陽身上,還道他一味找借口不肯去找第十塊木炭。

「小子!你這什麼意思?你不想去就直接說!」十三姨惱火道。

「十三姨,我肯定去。你放心,如果我說錯了,我任由你處罰。」羅陽鄭重道。

他若肯把血煞子和魂珠在身上的秘密說出去,十三姨等人多半會相信他。

一賤鍾情:總裁鎖愛無度 可是不能說。

說了,那就相當於惹禍上身。

不單十大聯盟會把注意力投到羅陽身上,而且其他勢力也會風起雲湧。

屆時羅陽想脫身都辦不到,就算願意把血煞子和魂珠交出去,都難以金盆洗手。

「呵呵,你口口聲聲說要保護我們,你心裡想的跟說的完全不一樣吧?」花襲伊嬌嗔道。

「花姐,我向你保證。等我打完擂台賽,如果不去幫你們找出第十塊木炭,任由你們處罰。」羅陽說道。

雙方談不下,羅陽好生煩惱。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自然希望羅陽不要去找第十塊木炭,讓第十塊木炭去找十大聯盟的麻煩。

「噯,打一場擂台賽又不需要很多時間,你們為什麼就不能體諒一下他呢?」谷雪開腔道。

她不說話還好,一開口就讓十三姨和花襲伊怒火衝天。

「呵呵!你想來挑戰一下我們?」花襲伊冷笑道。

單挑,谷雪多半不是花襲伊的對手。

「噯,我只是說了實話,你們那麼生氣幹什麼?」谷雪據理力爭。

有羅陽在場,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明知打不起,心裡自然安定。

當然,那要有一個前提,便是衝突不能太激烈。

是以,谷雪也沒有橫眉怒目相對。

不然就真的要幹起來,說不定羅陽都攔不住,屆時就麻煩了。

十三姨冷道:「你再跟我們唱反戲,給你好看!」

谷雲幫姐姐說道:「我們又沒說什麼,你們只顧著自己,從來不考慮他的感受,他想打擂台,那有錯么?」

雖是這麼和聲平氣的說著,但心境早已煩躁的十三姨和花襲伊哪裡聽得進去,說著說著話音就高了。

「別以為他在這裡,姑奶奶就不會對你動手!」十三姨又要出手。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