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卻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這枚龍蛋,再也沒能孵化出來。

「這龍蛋上方,有著一位太古大能施加的禁忌!正是這禁忌,毀滅了這枚龍蛋中的幼龍全部生機,可還真是大手筆啊……」

當仔細觀察后,林雲搖頭嘆了口氣,他可以感受到,當年這幼龍在蛋殼中的絕望。

龍,何等強大?

一頭幼龍出世,那都已是睥睨星河般的存在了,可就這樣,被人於蛋殼中鎮壓死。

那又是何等絕望!

「不過甚好,這些人,想將這枚龍蛋當做我的考題?呵呵,孵化石蛋,他們可還真是想得出來啊……」

林雲在心中不斷冷笑。

這些人的陰謀,可還真是擺在明面上了!

「武徒六重,江海武院考生林雲,前來考核!」就在這時,林雲直接踏前一步,走上前去。

「哦?林雲?你來了。」其中的主考官,名為葉聖席,見到林雲后,他直接冷笑,道:「看到這一枚石蛋了么?林雲,聽說你天賦異稟,這一枚石蛋,便是你考核的題目!」

在這考核地點的周圍,其實早已經聚攏了不少圍觀者,其中多數是學生,不乏還有一些武者們。

當見到這枚龐大的石蛋后,他們的眼中,明顯都出現了詫異。

不少人,還捂住嘴巴,發出驚呼之聲。

這,可是一枚石蛋啊!

竟然是林雲的考核題目?

此時此刻,不少人都面露奇異神色,更是有一位江海武院的教習不滿道:「葉教習,你這是故意的么?一枚石蛋,這要讓學生怎麼孵化出來?」

「簡直是天方夜譚!」

四周不少江海武院的學生們,又或者是教習們,都紛紛站了出來,他們也都感覺,這個考核題目,擺明了是在針對林雲啊!

之前林雲的考核成績,給了他們不少震撼,還想看到林雲接下來考核又會有何成績呢。

可是這考官如此刁難,這不是欺負人嗎?

「哼,我是主考官,還是你們是主考官?」此時此刻,這主考官葉聖席悶哼一聲,隨後眼中滿是陰霾。

望向依舊神色淡然的林雲,他冷笑道:「林雲,考核吧!若能並且猜對這是什麼生物,或者引起這蛋中幼崽的共鳴,甚至於,你若能將其孵化出來,那便是比滿分還高的成績了!」

「而你若不能引起半點共鳴,那便是0分!」

這時,葉聖席的一番話,頓時讓人群更加喧鬧了,他們紛紛說著什麼。

至於林芷靜,這時也有些看不過眼,猶豫一陣后,直接站出來道:「考官大人,這樣的考題,是不是太難了?」

「呵呵,林雲乃是天驕,這等考核題目,對於他而言,並不算難。」

可也就在此時!

在眾多人都有些反對這考題的時候,一道威嚴的聲音,突然從人群後方出現。

人群如同潮水般迅速朝著四周散開,一個背負著雙手,滿臉威嚴的中年人,直接站了出來。

而在他的身後,還站著一位無比美麗,淡雅氣質的天之驕女。

江海武院,江院長!

而在他的身後那位,自然就是江海武院的第一女神,江婉清了。

這時,江院長的一句話,立刻便讓這喧鬧的人群,變得安靜無比,沒有人,再敢站出頭來。

就連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的林芷靜,也咬了咬下嘴唇,乾脆退了回去。

至於其身後的江婉清!

見到這一枚石蛋后,明顯臉色也有些古怪。

她幾乎可以確定,這是一枚死的不能再死的妖獸蛋了,別說孵化出來,就連猜出這到底是什麼妖獸的蛋,她都猜不出來!

看著江院長的背影,她的一雙美眸中,出現了一絲落寞。

她知道,父親是在為她好。

她的目光,很快又移動到了正在巨大石蛋前站立著的林雲身上,當見到林雲是那樣的淡然後,突然間,她對這名少年,產生了一絲好奇。

「哦?沒有想到,堂堂來自郡里的教習們,竟然會給我出這樣一道難題!」

「可還真的是看得起小生我啊。」

這時,林雲卻不卑不亢,聲音中滿是冷意,他淡淡的看了眼,此時正滿臉帶著嘲諷意味的葉聖席后,將目光望向了石蛋。

內心中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越發濃郁了。

一枚龍蛋,就連他前世,都沒有見到過幾次,尤其是這種,被某位大能直接殘害而死的幼龍!

沒有多餘的話語,這時,林雲立刻走上前去,將兩手靠在這巨大石蛋上,彷彿正在著探測著什麼。

他,時而皺起眉頭,時而搖頭嘆息!

看到林雲這副樣子,所有觀戰的武者們,又或者是江海武院的學生們的內心中,竟然都不由為林雲感到了些許悲哀。

他們已經可以看出!

這是江院長,聯合葉家的葉聖席主考官,對林雲的一次打壓!

可是,他們也根本沒有辦法,就算再為林雲打抱不平,那又如何?

雖然這題目真的很刁鑽,但是,卻從來沒有規定過,這考題,不能是一枚石蛋!

「哈哈,林雲,這一次,你必定要拿到零分了吧,一位天才,拿到零分,哈哈哈……」

葉無痕舞動摺扇,仰頭大笑,感覺心中爽快無比。

至於林芷靜的臉上,則是出現一絲落寞,看到林雲這樣,她其實也有些同情。

至於江院長!

看著林雲的目光中,卻充滿了嚴厲和冷然,淡淡道:「婉清,看這樣子,這名少年的考核成績,是根本比不上你了,你大可放心了。」

「父親!女兒不需要這些,也是第一名。」江婉清淡淡道,她當然知道,父親這樣做,並不是為了他。

此時此刻。

望著站在石蛋前,林雲那孤單的背影,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由感覺到了些許奇異的感覺。

林雲還在那裡用心共鳴,那又如何呢?

這次馭獸系考核,註定他是要成為最失敗的那個人了!

馭獸系,也就是考核未來馭獸師的科目。

要求能駕馭妖獸,和妖獸取得共鳴,這次考核內容,倒也合情合理!

但是這樣的考題,註定了林雲,只可能是大大的零分!

「林雲,別再裝模作樣了,你再努力,又能得知些什麼?還是接受現實吧!」這時,葉無痕哈哈大笑道。

而至於主考官葉聖席,則是滿臉冰冷,而後直接出言譏笑道:「考生林雲,你可得知了些什麼結果么?時間快到了。你還是認了吧!零分,也還能接受!」

其餘的考官們,臉色則是無比的精彩。

可也就在此時,聽到這些人的話,站在巨大石蛋前的林雲,卻突然轉過了身。

他那淡漠的目光,直接掃視過在場眾人,讓在場眾人,內心中彷彿都受到了些許震撼。

林雲的目光,實在是太堅毅了,他們完全不敢對視。

「考生林雲,得知了結果!」

「這一枚石蛋,是一枚龍蛋,而且,是太古龍族中,最嫡系那一脈的後裔!」

林雲淡淡道,說出了這一結果。

這瞬間,全場皆驚。

這,是龍蛋?

林雲,究竟是怎麼知道的?而這,又怎麼可能!

龍,那可是傳說中的生物啊。 「這是龍蛋?」

「一派胡言!這枚石蛋,分明已經死了,你是從哪看出來的,這石蛋是龍蛋?」

無數教習都撇嘴,其中一些看不慣林雲的,更是大聲叫囂道。

「龍,太古時期,就已然種族滅絕,這若是一枚龍蛋的話,我就把它直接吞下去!」

這時,葉無痕舞動手中摺扇,毫不掩飾臉上的嘲諷笑容。

他嘴角浮現一絲譏笑。

這石蛋,就連他族叔葉聖席,以及一眾來自高級學院們的教習,都未能驗出來究竟為何種妖獸的蛋,就憑這林雲?

天方夜譚!

「林雲啊林雲,你今天可真是栽了,不必再苦苦掙扎了……」

江院長雙眼中帶起無盡冷意,負手而立。

在他身後,江婉清也嘆氣,她一向無比自負,這枚石蛋,在她感受當中,絕對和龍沒有任何關係。

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著。

所以她自然也就覺得,看起來無比普通的林雲,這是在撒謊!

而至於林芷靜,此時也是不由嘆了口氣,在他看來,林雲已然是走投無路,所以這才如此胡亂猜測。

「這馭獸系的考核,一共要考其物種、品階、性情、餵養和養成方式!才算達標,既然如此,那你說說,其餘的東西?」

此時考官葉聖席,滿臉譏笑道。

他的語氣那般嚴肅,讓人望而生畏。

四周以葉無痕為首的一群三大家族之人,也都紛紛用一種嘲諷或不屑的目光望向林雲。

林雲見狀,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他淡漠道:「這枚,為太古龍族之蛋,乃是無上極品,性情溫和,但卻高高在上,俯視一切!至於餵養,龍,食先天靈氣,至於養成方式?龍為萬獸之長,養成手段,自然不是爾等能夠理解!」

「胡鬧!」

葉聖席盯著林雲,譏笑道:「我看你,真的是在一派胡言了,這些東西,根本不可能坐實,只能說明你是弄虛作假!」

「零分,大大的零分,眾多教習們,你們意見如何?」

聞言,旁邊的幾位教習們,面面相覷,紛紛點頭。

江家、葉家、洛家三族的圍觀群眾們,此時則是臉上揚起笑容,他們三家在江海城盤根錯節,自然不能被這林家小子挑釁權威。

打壓,必須狠狠的打壓!

而給他一門零分,昭告整個江海城,到時再將他的考核成績修改後遞交上去,就能免得高級學院們對他無比重視。

如果不被重視,就會少獲得大量資源,日後林雲,自然也不會讓他們無比可怕。

至於其餘的那些觀戰者們,見此情況,則是紛紛嘆息,他們雖然可憐林雲,但也不覺得林雲所說就是正確的。

這一枚石蛋,恐怕整個江海城,都無一人可分辨出來,他還說是龍蛋,這怎麼可能?

「這最後一名考生林雲,考得零分!本人生平最痛恨弄虛作假,此子品行不端,零分必須大大批註,還要上報給高級學院!」葉聖席眯起眼睛,冷哼一聲,隨後宣布考核結束。

這個鑒定,根本不可能做出來,這本就是一個無解的答案。

林雲怎麼可能知道?

給他零分,倒也是綽綽有餘了!

可也就在此時。

林雲卻突然冷笑了起來,他說道:「葉教習,你說結束了?就真的結束了?」

「我是從古書上得出這是一枚龍蛋的信息的,至於答案,要從這枚石蛋的外殼入手!」

「龍蛋表皮,充滿各種小型漩渦,這是玄黃二氣沖刷所致,而又沐浴天地星光,於是有各種星辰之影,若是將靈力注入其中,更是能感受到一股靈魂深處的震懾力,這些東西,翻閱古籍就可以了!」

可聽到林雲的話,葉聖席卻突然深深皺起了眉頭,他怒道:「胡鬧!真是胡鬧!你這是想挑釁本教習的權威不成?你說的這些東西,我根本沒有聽說過,不可能是真的!」

旁邊的一群三大家族的教習們,都紛紛嘲笑了起來,而後各自附和起來。

「林雲,你錯了,就是錯了!還敢大言不慚,還是那句話,這若真的是龍蛋,我就吞下去,哈哈哈……」葉無痕很暢快的大笑了起來。

而江院長,在見到這一幕後,滿意的點了點頭,直接對著身後江婉清說道:「這少年也不過如此,看來是被人神化了,婉清,我們走吧。」

「是,父親。」江婉清點了點頭。

「哦?」見狀,林雲卻突然搖頭。

而後,他大聲的笑了起來。

「你為什麼要笑?」葉無痕眯起眼睛,突然心臟一跳。

林雲看了眼在場眾人,那不一的神情,直接笑道:「你們,真是太愚蠢了,這就迫不及待想要看我出醜了嗎?」

「你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和什麼樣的存在說話!」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