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因為下兩處斷層都蘊含着大量的龍岩鋼,上兩處斷層因為氧氣太過於稀薄,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

唯有之間一處斷層土壤跟藍星的土壤十分接近,氧氣也足以讓人類在這上面生存。

這樣的結果讓蘇寒開始猶豫起來,花費大量的人力、無力,可是僅獲得一處足以容乃五百萬人的生存空間,未免有些不太值當了!

不過蘇寒並沒有猶豫太久!

眼下,隨着極地冰川的冰雪徹底融化,藍星上的土地顯得極為的珍貴。

這巨神峰說不一定會成為龍國最後的根據地。

於是乎,蘇寒將巨神峰的情況發回了國內。

國內經過簡單的討論之後,決定全力改造巨神峰,爭取讓巨神峰成為龍國的第二根據地。

第二天,龍國通過大型運輸飛機,將大量的工程車運上了巨神峰。

外帶龍國還調集了一批軍隊,登上巨神峰,以此來宣示巨神峰乃是龍國的領地。

不少國家通過衛星觀察到這一幕,暗中嘆了一口氣。

他們還想着,龍國看不上巨神峰,也好讓其他國家有機會。

可是現在看來,龍國是鐵了心要將巨神峰納入自己的版圖了。

烏蘭巴!

當羅思爾得知龍國的軍隊已經入駐巨神峰之後,氣得青筋暴起!

這巨神峰本就是『無主之物』,可是這龍國硬是仗着自己國力強盛,硬生生的搶了過去。

這對於熊國來說,可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傳令下去,出動所有的巡洋艦,搜尋各國的軍火庫和物資庫,咱們熊國跟龍國之間定然有一戰。」

下一刻,熊國數十首巡洋艦從烏蘭巴海域出動,開始朝着世界各地而去。

熊國這一舉動,立馬引起了周邊國家的主意。

當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得知,熊國想搜尋各國的軍火庫和物資庫的時候,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

對啊!

儘管此時藍星百分之九十九的土地已經被海水淹沒。

可是各國用來存放軍火以及物質的地方絕對防水。

只要找到各國的軍火庫和物資庫,裏面的東西肯定還能使用。

眼下,海嘯爆發的頻率越來越低,的確適合出去搜尋物質。

想到這裏,數個國家將國內僅存不多的巡洋艦給拿了出來,開始到處搜集軍火和物質。

巨神峰之上!

蘇寒等人正準備返航。

可是這個時候,國內卻是傳來一陣命令。

龍國希望蘇寒等人不要立即返航,而是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搜尋埋藏在海洋當中的物資。

初時得到這一命令的時候,蘇寒還有些不解。

眼下當務之急,不應該是全力改造巨神峰嘛!

可是當他知道,熊國那邊已經出動了數十架巡洋艦,開始全世界搜尋各國當時遺留的物資之時,頓時反應過來。

看來是熊國那邊的動作讓龍國產生的危機感!

隨着時間的推移,龍國和熊國之間的矛盾日益加深。

蘇寒知道,兩國之間遲早會爆發戰爭。

而這一戰,則會徹底的決定藍星未來的走向。

在這種情況下,龍國當然不希望熊國找到其他國家遺留在海洋當中的武器。

因為熊國找到的武器越多,那麼將來就會有更多的龍國國民死在這些武器手上。

很快,天空之城再次起航!

不過天空之城沒有返回龍國,而是直奔沉沒的藕州大陸而去。

雖然嘴上不說,可是蘇寒心裏很清楚,要說武器的先進程度,藕州絕對排藍星第一。

特別是美麗國。

在『莽荒紀元』尚未降臨之際,美麗國的軍事力量一直是力壓藍星任何一個國家。

所以,蘇寒必須趕在熊國抵達藕州大陸之際,搶先找到美麗國的武器庫以及物資庫。

此時,再也沒有藕州大陸一說,有的只是一望無際的海洋。

天空之城前往藕州大陸遺跡之時,蘇寒他們看到一處熱帶雨林。

只是那些熱帶雨林當中的參天大樹早已經被海水淹沒,留下一小部分的頂端。

遠遠看去,就像是海洋當中長出了一片海草一般。

「真是沒想到,這熱帶雨林當中的植物竟然能在海洋當中存活下來。」

有人看着海洋當中的樹叢,發出了由衷的感嘆!

聽到這陣感嘆聲,蘇寒搖著頭道:「這片巨杉存活不了多久了,海水當中的大量養分會阻礙巨杉水分營養,海水當中的鹽分甚至會盤踞在數根附近,形成毒素。」

「長此以往,這片巨杉自然不可能存活多久。」

眾人聽到蘇寒這一解釋,頓時陷入了沉默當中。

他們彷彿已經看到了人類不久后的命運。

各種災難不斷的吞噬著人類的生命,直至藍星上最後一個生靈消失在這天地之間。

蘇寒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話太過於打擊認的積極性了,連忙改口道:「當然,這不是說這片巨杉必死無疑,就拿現在海洋當中的生物來說,現在它們就在努力的進化,爭取活下去。」

「或許這片巨杉也會在周圍的環境下,產生某種異變也說不一定。」

這時,又有人提出了新的疑問:「蘇組長,現在藍星百分之九十九的土地已經變為海洋,你說咱們人類會不會跟其他生物一樣,為了活下去,進化成海洋生物那般,可以在海洋當中生活。」

「卧槽!如果真要是把我的雙頰進化成鰓巴,用於在海洋當中呼吸,那還不如殺了我。」

「沒必要這麼悲觀,種族個體的改變並非是進化,而是異變,唯有整個種族一起改變,才被稱之為進化。」

「你想想,到時候每個人的雙頰都有着鰓巴,那到時候誰也別嫌棄誰。」

「沒錯、沒錯,到時候咱們人類就可以像海洋生物一樣,在海洋當中自由的暢遊,想想還有些小激動。」

聽着周圍人的議論聲,蘇寒眼中閃過一絲思索之色。

人類真的不可以像魚類一樣,在海洋當中生活嗎? 李初晨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走出病房,往醫院外面走去。

搭乘電梯的時候。

李雲熙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李初晨。

「大哥,剛才救我的人,也是你,對不對?」

李初晨故作疑惑地反問道:「剛才出什麼事了嗎?」

「剛才我去便利店買東西,回來的路上,碰見趙家的趙公子。」

「那混蛋,對我上下其手!」

「還想讓我給他……關鍵時候,一個英雄衝上來。是他殺了趙公子的手下,嚇壞了趙公子,我才脫險的。」

「大哥,戴著骷髏面具的英雄,難道不是你?」

李雲熙指著李初晨的鞋子。

又繼續說道,「你別騙我了,你看你鞋子上,還沾著一滴血呢!」

「一定是你救了我!」

「趙公子車禍死了,還有趙家破產的事情,也是因為你,對不對?」

李雲熙觀察入微,能發現李初晨鞋子上的那滴血跡。

這點,倒是讓李初晨感到很意外。

李初晨也意識到,他的妹妹,已經長大,不再是那個懵懂的少女。

李雲熙猜對了!

不過,李初晨可不會承認,這一切,都是他的安排。

李初晨笑了笑,解釋道:「這鞋子上沾的,是歐小娟的血跡。」

李初晨謊稱,他揍歐小娟的時候,是歐小娟流的血。

滴在他的鞋子上。

見李雲熙還是一副懷疑的樣子,李初晨又連忙說道:「你說我殺人,那我身上肯定也會沾血。」

「可你看看,我身上,除了鞋子上的這點血跡之外,還有血跡嗎?」

「沒有吧?」兩人走出醫院大門口,李初晨就對李雲熙說道,「好了,你就送到這吧!」

「大哥,你,電話號碼能給我嗎?」李雲熙看見李初晨要走了。

她才鼓起勇氣,主動問李初晨要電話。

李初晨笑著點了點頭。

和李雲熙互相留下電話后,李初晨就開著跑車離開。

天亮后,李初晨就駕車,來到炎京帝王府。

帝王府是別墅區。

這裡的別墅,是炎京最有特色的房子。

宮廷式打造,非常奢華。

一般人買不起這裡的別墅,有身份的人,卻又不敢買。

因為,住這裡,太招搖了!

所以,帝王府的別墅,還有大量沒有銷售出去。

開發商為了回籠資金,還把帝王府劃分為兩個區域。

一個區域繼續當成住宅銷售。

另外一個區域,則是轉型,做成影視城。

每天都有製片公司到帝王府拍戲。

上到一線明星,下到三十八線小演員,在帝王府這裡,匯聚成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李初晨覺得,孫欣欣一定會喜歡這裡的房子。

李初晨想買一套。

到時候,他帶著妻子和女兒來炎京,就可以住進去。

不用再去住酒店了!

帝王府是錢家開發的項目。

李初晨看中這裡的房子,只要給錢家的家主錢建林打個電話。

一分錢不花,錢建林準會給他送上帝王府最好的別墅。

但李初晨不想太張揚了。

就選擇以普通人的身份,過來購買房子。

而就在李初晨把車停好,下車的時候,他卻忽然看見,又是熟悉的後山。

溫桓是覺得,不論如何,她都得要想辦法讓這顆冰雪草開花。

既然裴忘言已經證明了這顆冰雪草是沒有問題的,溫桓覺得,那她一定也能有法子讓它開花。

這個時候,她倒是顯得冷靜了不少。又是平心靜氣,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穩下來。

心誠所致……她對楚青風的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