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沒辦法,這都是御龍家族事先決定好的。

這就是大家族弟子所必須要承擔的責任。

就像是現在的大吾,他手中的精靈中,鋼系和岩石系對半開,但最後卻只能選擇鋼系。

因為鋼系代表著茲伏奇家族。

同樣的,龍系代表著御龍家族。

就在眾人開玩笑似地恭喜渡的時候…

原本在賽場中臨時搭建起來的檯子,並未被拆掉,而是再次走上來了一批服裝不同的人。

為首的是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

「咳咳,希望大家不要介意,我們培育家公會將臨時佔用這個場地,也算是借著我們的新任天王,龍系天王渡先生的順風,來做一件事情。」老者笑呵呵地說道。

看到這個老者,準備離開的人都紛紛停下了腳步,看向他。

一些身份的人都知道,此人就是目前培育家總會的副會長,田老。

至於真的名字叫什麼,沒有多少人知道。

身份低的都直接叫田老,身份差不多的人就直呼老田。

田老看到眾人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頓時眉開眼笑。

不錯,都給面子。

培育家公會,別的不說,面子絕對是給足的,畢竟都是一幫大爺,需要供著。

「雖然這樣有些佔了渡天王的風頭,但還是要這麼做。

因為…等會我們將會在這裡舉行一場高級培育家的考核!!」田老笑眯眯地說道。

說到高級培育家,在座的人就都來了興趣。

任何一個高級培育家,都是聯盟的寶貝。

不過考核一個高級培育家佔用這麼大的一個賽場,留住了這麼多人,好像有點不太合適。

倒是沒有人出聲,而是等待著田老的解釋。

果然,田老很快就說道,「呵呵,因為這個考核者比較特殊,所以我們才採用這種方式,就是希望在大家的見證下進行。

因為這位高級培育家的考核者,年齡只有…十七歲!」

嘩——

瞬間,在聽到十七歲這個年齡的時候,所有人都嘩然了。

然後就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而那些知道是誰考核的人,則都將視線轉移到了青木的身上。

此時的青木卻是一臉懵逼。

本來在渡結束后,他就準備前往培育家公會參加考核了,到時候就算可能人會多一點,但大部分都是培育家公會的內部人員。

哪知道在會變成現在這樣。

在田老剛剛走上台的時候,青木看到這幫人身上所佩戴的勳章,就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感覺自己被套路了啊!

是不是被自己的老師給套路了?

所以在眾人看向青木的時候,他的腦袋也是有些轉不過來。

這麼高調嗎?

「高級培育家!!十七歲!!這不就是青木哥么?」這是,一個實時的聲音響起,將青木的思緒拽了回來。

小智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一臉誇張地指著青木。

一旁的小茂一巴掌拍在自己臉上。

表示不想和這個反射弧慢不止半拍的人坐在一起。

很快,一傳十十傳百,整個賽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青木的身上。

一些知道青木消息和情報的人,開始講述關於他的事迹。

最年輕的中級培育家,培育家公會的一代新星,百年不遇的培育家天才等等。

還有更深層次一些的東西,很快也被別人給挖了出來。

神奧大賽前四強、伏葉道館館主、豐緣聯盟首席搜查官…

這裡在座的人,在聯盟中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身份。

當然,有些人例外。

想要調查到青木明面上的信息,還是非常簡單的。

很快青木就呈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最讓人所重視的一點,平民!!!

除了拜師柳生剛之外,並沒有什麼太多的背景。

只是和茲伏奇家族的繼承人、御龍家族的繼承人還有一些身份不弱的人關係交好。

既然是平民,那麼在座的就有很多人來興趣了。

賽場中間的臨時搭建的檯子,再次被培育家個公會的人改了一下,方便進行考核。

在檯子上,一共放上了十把椅子,其中一把與另外九把處於對立面,這應該就是考核者所坐的位置。

而另外九把上面,陸陸續續地坐上了人。

無一不是培育家公會內的大佬,一群資深高級培育家。

青木的老師柳生剛正坐在右邊最邊緣的一個位置上。

坐在正中間的,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婦人。

此人正是培育家總會的會長。

之前講話的田老,就坐在她的左手邊。

右手邊同樣也坐著一位老頭,不過看起來年紀稍微小一點。

其餘的座位上,都坐著頭髮花白的老者。

清一色得到老頭老太。

柳生剛完美地融入到了其中。

「青木!!來考核!!」田老直接朝著青木招招手。

所有人的視線再次轉移到青木的身上。

頓時感受到了萬眾矚目的感覺。

青木滿臉無奈,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師,只見他輕輕點點頭。

為了湊齊這麼強的陣容,他可是打下了包票,同時還答應了不少不平等的條約。

目的只有一個,讓這次的聲勢能鬧多大就鬧多大,最好讓青木成為家喻戶曉的存在。

就不相信在聚光燈之下,還有人再會對青木動手。

————————————

第三更!求月票!求訂閱!有空再點個讚唄,(′‵)IL! 無奈。

自己的老師這麼賣自己。

現在自己就算是想拒絕也無法拒絕了。

在身邊小夥伴們的鼓勵下…

青木直接踩在了旁邊的欄杆上,縱身一躍!

超能力覆蓋…

慢慢地飄到了此時改進過的檯子上。

坐於正中間的老婦人在看到了青木的超能力后,眼睛微微一亮。

倒是對於柳生剛的話,信了幾分。

本來在柳生剛找上門,跟她說有一個十七歲的少年要考核高級培育家的時候,她是一個字都不相信的。

直到柳生剛給她看了青木給源治解毒的整個過程。

還有柳生剛以自己的名義打包票,說不成功就…咳咳…

總之,看在柳生剛的面子上,她大手一揮,直接讓整個培育家公會行動起來。

如果柳生剛說的都是真的,那麼對於培育家公會來說,也的確算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乾脆高調到底,他們培育家公會低調了這麼長的時間,也該出來顯擺顯擺了。

於是,一個個正在搞研究的老頭老太都被她一個命令給叫了出來。

一句話,撐場面!

要做就做一次大的。

所以才有了現在這一幕。

這一幕連柳生剛都沒有任何準備。

由此可見,這個老婦人雖然年紀大,但魄力還是沒得說。

「老師,各位師長。」青木恭敬地朝著九位老人打了個招呼。

其中可是有很多人連青木是誰都還不知道。

最熟悉的除了柳生剛之外,就是田老了。

他作為培育家總會的副會長,目前培育家總會的一切事務都是由他負責的。

早在一年多前,得知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考核成為中級培育家的時候,他就關注到了青木。

將青木宣傳為培育家下一代的代言人,也是他做出的決定。

所以得知今天來考核的是青木的時候,除了柳生剛之外,他就是最上心的了。

「你就是青木?」坐在正中間的老婦人開口道。

此時雖然頭髮都已經白了,但臉上的皺紋卻是不多,如果在年輕的時候,絕對是個絕世美女。

「是的。」青木恭敬地點點頭。

老婦人點點頭,「一開始小剛找上門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在給我開玩笑,現在看來的確是有點意思,不過在這麼大的場合下,你要是考核失敗,無論是對於你的老師,還是對於你自己,都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你做好準備了嗎?」

聞言,青木稍微沉吟了一下,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有些緊張。

要緊張一點啊,不然太假了…

再次點點頭,表示沒問題。

「看在你老師小剛的面子上,我們這幫老頭老太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要是你考核不成功,你的老師可是答應了不少的不平等條約啊,希望你能夠明白你老師的不容易,不要讓他失望。」婦人再次開口,同時瞥了一眼坐在最邊上,眼觀鼻鼻觀心的柳生剛一樣。

眼神之中帶著別樣的意味。

看到老婦人的眼神,青木的表情也奇怪起來。

不會吧…

自己的老師能量這麼大?

和…這個會長…有點關係?

難怪能夠在培育家公會裡面橫著走。

「對了,我叫魁堡,也有人加我一堡,你可以叫魁婆婆。」老婦人說道。

「魁婆婆。」

青木再次恭敬地叫聲一聲,這一聲還是要叫的,說不定以後還能變成師娘。

聞言,魁婆婆點點頭,在看向青木的時候,眼底浮現一絲慈祥。

她和柳生剛之間的故事太多了,無法細說。

然後魁婆婆瞥了一眼旁邊的田老。

田老瞬間會意。

「咳,考核正式開始,第一項內容,專業知識問答。」

由在座除了柳生剛之外的人,沒人提出兩個問題,一共十六個問題,只要答對十二個就算是過關。

他們在座的人雖然也都算是高級培育家,但其實早就突破了高級培育家的範疇,只是在往上沒有了一個明確的標準,也不知道上限在哪裡,所以都算是高級培育家。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