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真的沒有想到,這裏面居然是天花病毒。

要知道,如果真的沾染上天花病毒的話,於樑會全身腐爛,就像是開花一樣,最後逐漸死亡。


遇愛嬌妻:餓狼總裁晚上見 天花病是什麼?”

“天花病……我倒是聽說過,也不是很瞭解。”

“我也不是特別瞭解。”

看着直播間裏面許多人似乎十分不理解的模樣,於樑直接就開口解釋道:“這種病,若是得上了,會有很強的傳染性,雖然不會立刻死亡,但是身體會像是開花一樣,到處腐爛,最後生不如死。”

雖然說燒成骨灰之後,也許會阻斷病毒的傳播,可是於樑的心中還是不是特別放心。

於樑趕緊帶着趙強直接就衝到了海水裏面。

“兄弟,這樣子行嗎?”

趙強的心中似乎是又有些恐懼抓緊開口說道。

像這樣的有錢人,最怕的就是有錢花不完。

於樑嚥了一口唾沫,輕輕搖頭,開口說道:“反正無論如何, 賊聖 ,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一意孤行來到這裏。”

“行了大哥,咱們兩個人,誰都別說什麼了……先把病毒給趕走就行,這個海水能夠有效地防止病毒?”

聽到這裏,於樑先是愣了一些,隨後說道:“差不多吧,海水裏面的鹽,有助於殺菌,不過殺到什麼程度,我就不知道了,但是咱們接觸的,不是天花病人也不是天花病人的屍體,所以來說,並沒有什麼的。”

於樑輕輕的搖頭開口說道,他的表情,看上去已經變得無比的冰涼,似乎像是突然之間明白了什麼。

當然於樑也不是傻子,於樑自然能夠知道,本來接觸的,只不過是骨灰在海岸水裏面泡一下,應該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發生了。


於樑輕輕地閉上的眼。

“兄弟,你有沒有感覺,這裏好像少些什麼東西?”

趙強彷彿突然想到了什麼,細思極恐。

於樑苦笑一聲,說道:“大兄弟不會又是壞消息吧?”

“沒錯……你的船……好像沒了。”

於樑心中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渾身上下一陣顫抖之後,這才轉頭一看,果不其然那條船真的已經消失在了海邊。


“那去哪了?”

於樑渾身上下打了一個顫抖。

難不成這座島上還有什麼人?

不對。

於樑細心檢查了一下,發現這海的海岸上居然還有着一些木頭碎屑。

“我懂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肯定是某一種動物弄的。”

於樑說完這句話之後,輕輕的轉了轉脖子,表情看上去似乎是有些惶恐。

不過於樑能夠清清楚楚感覺到,周圍似乎就像是有隱藏的危險,要即將發生。

於樑看了看自己的正前方,也就在這麼一瞬間,於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

在直播間裏面很多的觀衆直接就驚歎起來。

“樑爺你快看,你的後面好像是有一條鯊魚!”

“什麼鯊魚那分明是一條小船。”

“就是啊,你眼瞎了嗎?”

“不對,船的速度,哪有這麼快?”

於樑微微的眯眼睛,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好像的確是這般模樣,在海平面上有一個像是小帆船,一般的東西正在加速的前進着,這讓於樑的心中很不理解。

於樑現在彷彿都已經快瘋了。

於樑看了看自己的正前方,心中實在是有一種快要爆炸的感覺,也就在這時於樑抓緊拉着自己身後的趙強,趕緊大聲開口說道:“兄弟,咱們抓緊走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就將自己旁邊的趙強給拖上海岸。

拖上海岸之後,甚至還不算完,他又像是在狂野狂飆,一瞬間又是跑了好幾米遠。

於樑輕輕地搖了搖頭,果不其然,自己的這個選擇是最明智的,能夠看得出來,有一條深藍色的鯊魚直接就來到了海平面上。

看到這裏於樑的心中也實在是有些不理解。

不知道爲什麼,這隻鯊魚居然來到這裏,要知道如若是這般一來,那恐怕會直接擱淺的。

這隻鯊魚活不了了。

“果然是人爲財死鳥爲食亡,鯊魚也在爲了吃的而奮鬥,這樣子一來真的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趙強唏噓感嘆道。

“行了別感嘆了,這座荒島的夜行性動物很多,咱們抓緊去休息吧。”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和趙強直接就回到了那個洞穴之中,而這傢伙的心中似乎也是有一些惱羞成怒,因爲他實在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應該怎麼辦了,只是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於樑看了看自己的正前方,輕輕地搖了搖頭,自己的心中能夠感覺得出來,如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這一切好像也就那樣了。

於樑突出來了一口粗氣,而在直播間裏面那些人也是在紛紛瞭解着這件事情到底應該如何是好。

“主播這樣子一來你可就回不去了啊。”

“就是啊,主播沒有了船,你這豈不是完蛋了?”

“無所謂了……咱們就算是沒有船,難不成不能造船嗎。”

說到這裏,趙強的臉上瞬間又是充滿了希望的光芒,抓緊湊到了於樑的旁邊,笑着對着於樑開口說道:“啊兄弟你可沒開玩笑吧,你要知道造船這個東西可是一個大工程啊,馬虎不得。”

☢t t k a n☢¢o

於樑輕輕地點了點頭,對着那趙強開口說道:“放心吧,我的心裏面有數。”

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好像一瞬間不想去多說什麼了,只是看了看自己的正前方打了一個盹。

“好了,直播間的兄弟姐妹們,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們兩個也應該休息了,爲明天的造船而準備奮鬥。”

“主播你別走啊!!”

“主播你走了我們看什麼?” 於樑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表情似乎是有些呆滯。

“可是,這兩天大家也看到了,我真的很累,希望各位理解一下,多多理解,多多理解哈……”

於樑說完這句話之後,直播間之中的那些觀衆們雖然覺得失望,但還是隻能選擇妥協。

“好!那這樣子一來的話,主播你明天開播的時候我們會來看你!”

“對啊,感覺現在的 直播,除了樑爺,也沒有什麼好看的。”

“就是就是,那這樣子一來,明天我也要來這裏看樑爺!”

於樑看着直播間之中那些人對自己的支持,臉上也是浮現出來了笑容,輕輕搖頭開口說道:“好的,大家請放心,明天我第一時間會直播的。”

趙強目光呆滯,心中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只是感覺越來越惆悵。

趙強看了看自己的正前方,眼神之中,浮現出來了一絲憤怒。

“到底怎麼了?”

於樑點了下播按鈕之後,不有不太理解的看着趙強。

“完蛋了,這次船隻也沒了,咱們出不去了!”

聽着趙強說這些,於樑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心中彷彿是有些看笑話一般,看着自己旁邊的那個男人。

趙強先是愣了一下,緊接着憤怒了起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你……你這傢伙,真的是太過分了!笑什麼笑!”

聞言,於樑搖頭開口說道;“你這個傢伙,老實容易大驚小怪,只不過是製造船隻而已,有什麼難的?”

趙強看着於樑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自然也是有些好奇,過了很久之後,這才緩緩地開口說道:“這樣子一來……你會造船?”

“呼…… ”

於樑挺胸擡頭,笑着開口說道:“哈哈哈,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我什麼不會?明天看我的就行了。”

趙強有些迫不及待,不停地問於樑問題,可於樑根本沒有回答,一臉笑容,“天機不可泄露,這件事情啊,無需多言,我心中自有定論。”

說完這句話之後,趙強一瞬間也不再多說什麼了,眼神之中,充滿了崇拜。

這個男人,還真的是了不得啊!

於樑輕輕搖了搖頭,示意作罷。

“好了,差不多了,這樣子一來,我也不再多說什麼了,趕緊睡覺吧,明天來幫忙。”

趙強微微一愣,隨後劇烈點頭,恨不得把頭都給晃下來。

……

……

一夜過去。

當趙強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於樑早就已經站到了自己的旁邊,笑着看着自己的正前方,臉色好像變得有些沉默,但一下子,整個人彷彿雞飛狗跳了起來!

“我去,大兄弟,你在做什麼?”

趙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直接翻滾一圈,不知應該說什麼好了。


於樑笑着對着趙強開口說道:“你就放心吧,什麼東西可以開玩笑什麼不能,我的心中還是有數的,我沒有在攝像頭之內的範圍拍到你,不用擔心。”

聞言,趙強這才輕輕點頭,嘆了一口粗氣,拿着自己手中那個已經有些破舊的不鏽鋼小鋼杯來到洞口之外的小溪旁接水,喉嚨乾咳,喝下去的一瞬間,直接緩解。

“主播,你這不是騙人嗎?”

“就是,剛纔我都看到那個人的屁股了!”

看到直播間裏的人絲毫不留情面,於樑抓緊做了一個靜音的手勢:“大哥們給我一個面子,別說出來啊。”

看着外面的趙強回來,於樑這才壞笑了一陣,不再多說什麼了。

於樑看了看今日直播間的人數,剛剛開播,就已經有了三十多萬個觀衆。

系統給自己的任務,則是讓直播間之中有一百五十多萬個人同時觀看,看來……這還是可以做到的。

今天說不定,可以衝擊一下。

其實,於樑還是有辦法的。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