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章提要:…那戰氣屏障方才凝結而出,凌無鄉只覺得心口氣息一涌,猛地吐出一抹猩紅后竟是也昏了過去。陰森冰冷,寒氣漫天。就在兩人昏迷的同時,那下方本是霧氣縈繞的山崖下方,猛然間竟是現出一方波濤翻湧的海面來。海水涌動,冰冷刺骨。……密林之中,風清塵一路尋著那靈核的氣息向前,片刻之後便是於抱著靈核衝出來的火靈遇上。「你說傾漓她跟無鄉一同掉入到山崖下去了?」聽著火靈將剛才的事情講完,風清塵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傾漓她怎麼會自己跳下去,而且無鄉他竟是也出現在這裡?你確定那個人真的是凌無鄉么?」風清塵臉上滿是震驚,他萬沒有想到凌無鄉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偏巧在這個時候與傾漓一同掉入到了山崖下去。「那個凌無鄉我自然不會認錯。」火靈將懷裡那的靈核鬆了松,說來也奇怪,那靈核之上的寒氣明明能夠將迎風凍僵,此時風情車離它如此之近,竟是一點不….. 「抓穩了。」

猛地咬牙,傾漓手臂伸出,眼看著就要抓上那對面的岩石。

「師兄,你這是要做什麼?」

就在傾漓的指尖依然觸碰到那山石的瞬間,那由著她頭頂上的方向,伴隨著迎風的喊聲傳來,陡然間一道黑影直直的落了下來。

來不及躲閃,傾漓此時看著那月色的身影逐漸靠近,只覺得一陣哭笑不得。

「丫的,凌無鄉你丫是不是找死!」本是可以安全的抓住一旁的岩石保命,卻是此時凌無鄉突然衝上方衝下來,山崖下陡然間一陣氣息翻湧,直接將傾漓的身體撞到了一邊。

「火靈,記住把這個交給我大哥。」

時間緊迫,傾漓眼看著自己向著下方落去的身體,猛地伸手將靈核塞入到火靈的懷裡,隨即手臂一揮,拼盡全力般的將火靈朝著上頭丟了過去。

她掉下去許是還有活著的希望,但是他大哥若是沒有了這靈核的話,誰敢保證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全數的氣力皆是用在將火靈身上,傾漓此時看著那距離著自己越來越近的凌無鄉,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丫的,似乎她每次見到某人皆是在危難的時候,她是該感謝老天總是在他們兩個危難的時候讓彼此出現在身邊,還是該罵蒼天不公,竟是一刻也不給他們安生?

陰風襲來,一瞬間將相隔不遠的兩人一同捲入到了風暴之中。

頭頂上那一道月色人影越來越近,傾漓思考間竟似忘記了由著身下傳來的陣陣徹骨寒意。

一雙眸子緊盯著那靠近之人,傾漓眼看著凌無鄉向著自己靠近,恍然間才想起某人之前方才經歷過重傷中毒,來到這裡的時候許是硬撐著也不一定。

傾漓心裡想著凌無鄉乃是因為之前的傷勢未愈,有一路奔波來到這裡,因此下才會一不小心由著頭頂上的掉了下來,而此時他那一動不動幾近僵直的身體,似乎更能夠說明他此時的情況。

心一瞬間軟了下來,傾漓想著某人許是因為某種原因為不記得了她,雖然他不記得她了,卻是她也不能夠在沒弄清楚原因就生他的氣不是?

做好了心理建設,傾漓看著向著自己身上落下來的凌無鄉,當下張開了手臂,想要直接將人接住,以免待會落下去的時候讓某人傷上加傷。

寒風襲來,凌無鄉只覺得周身一陣僵硬。

那感覺就好似身體在一瞬間被凍住了一般,絲毫的動彈不得。

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毫不猶豫的跟著跳了下來,凌無鄉此時感覺著身下那陣陣襲來的陰風,只覺得這一次恐怕真的要凶多吉少了。

「砰。」

驀地一聲輕響傳來,就在凌無鄉思考著要如何脫身的同時,自覺地自己的背後好似突然間撞到了什麼上面。

觸及一片輕柔。

傾漓張開手臂直接將落下的凌無鄉攔住,此時一雙手臂環過他的手臂,最後落定在脈門上。

身體雖然僵硬的好似冰塊一般,卻是凌無鄉此時竟是依舊能夠感覺到身後那屬於少女特有的清香與柔軟。

只覺得一陣溫熱的氣息靠近,凌無鄉那本是幾乎就要麻木的感官竟是漸漸地恢復了些。

傾漓手掌按在凌無鄉的脈門之上,察覺到他的身體似乎並沒有特別的異常,當下方才鬆了口氣。

風暴中心,兩個身下明明事萬丈的懸崖,卻是此時兩人靠在一起,一瞬間竟是誰都不曾感覺到一絲的恐懼。

凌無鄉有些莫名,傾漓卻是覺得心上一暖。

管他待會會落到什麼地方,就算是通向死亡,此時有凌無鄉陪著她也覺得知足了。

傾漓臉上驀地露出一抹淺笑,當下將攬著凌無鄉的手臂抱的更緊了些。

明明不喜歡與別人過多的接觸,卻是此時凌無鄉感覺著身後之人一雙纖細的手臂環抱在自己腰間,竟是絲毫不會讓他感覺到反感。

抽了抽嘴,凌無鄉覺得自己從見到身後之人開始做出的事情就已經不能夠按照常規去解釋了,既然如此的話他倒不如遵循著本能好了。

「姑娘你難道就沒什麼想說的?這陣風暴馬上就會散開,到時候你我必然是要掉下去的,在這之前你可是有什麼遺言我許是可是幫你轉達,畢竟按照現在的處境來看我比你要多幾分存活的可能。」

臉上淺淡的笑意泛起,凌無鄉說著將緩和了一些的脖子朝著一旁動了動。

「你沒必要耗費氣力在我身上,等到待會風暴散開,你便是直接把我丟到下面給你做墊背到也不錯。」

按著凌無鄉手腕的手掌一僵,傾漓聽著凌無鄉開口,一瞬間竟是恍若面前之人似乎並沒有真的忘記她一樣。

「閉上你的嘴,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死么?」猛的將按著凌無鄉手腕的手鬆開,卻是在傾漓話音落下的一瞬,那包裹著兩人一如屏障一般都風暴靜果然開始散開。

只覺得身下那一陣陰寒之氣一瞬間達到了極致,傾漓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寒風一掃,只聽得一聲輕響落下,那剛才還在半空上徐徐向下的兩人好似一瞬間失去了支撐一般,眨眼間便是如斷線的風箏一樣朝著山崖下方飛快的掉落下去。

耳邊風聲陣陣,一瞬間似乎能夠聽到來自崖底的詭異哀鳴。

傾漓猛的搖頭,不行,她不能這樣就放棄求生,她不怕死,卻也不能夠讓自己死的這麼窩囊。

一雙手臂緊緊攬住面前之人,傾漓動作間視線則是朝著兩旁看去。

「不用找了,你自己小心。」

就在傾漓抬眼去尋找出路的同時,凌無鄉驀地開口,話落當下傾漓只覺得眼前的景象快速一晃,兩個人的位置竟是在一瞬間調轉了過來。

「凌無鄉你想死么!」不曉得某人那明明被凍僵的身體哪裡來的力氣,等到傾漓回過神來的時候,她已然被凌無鄉攬在懷中。

一瞬間明白了凌無鄉剛才那句丟他下去做墊背的含義,傾漓猛的咬牙,當下就要動作,然而不等著她伸出手來,身下方向猛然間竟是一陣極強的威壓襲來。

前章提要:…一句問出,傾漓只等著凌無鄉有所反應,卻是不想她這邊話才出口,那對面站定之人竟是沒有絲毫猶豫的答道:「難道我應該認識姑娘你么?」凌無鄉不由得皺了皺眉,他當真不記得自己見過面前之人,難道他在不覺間失去了某些記憶不成?看著傾漓一臉陰沉的面色,凌無鄉不由得覺得心上陡然生出一陣煩躁之感,那感覺就好似自己犯了什麼大錯一般,卻是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嘖嘖,凌無鄉那廝竟然真的不記得你了,天啊,難道他得了跟我家聖主大人一樣的病不成?」就在傾漓與凌無鄉站定原地僵持不下之時,那由著傾漓身後的方向,驀地竄出一團火紅身影。火靈大人匆忙趕來,卻是不想它方才出現便是見到這樣一齣戲碼,明明是一段時間不見的戀人,再見之時竟然弄得好似從未見過的陌生人一般。火靈不由得揉了揉額頭,生活果然狗血,狗血之餘還不忘挑戰一下人的心臟承受能力。「靈物?」……

后章提要:…幾分好感。見到風恆說話還算利索,長孫流風當下也不好表現的太過熱情,驀地抬手,應下一聲后便是邁步離開了。拂天皇城,此時王城中的某間客棧之外。一輛馬車飛快的由著皇宮方向飛馳而來,不過轉眼的功夫已然停在了客棧門前。馬車停住,風恆被人由著馬車上扶下,當即回身向著那身後之人道「還請代老夫多謝大人幫助。」擔心風恆身體,因此下長孫流風在離開之後仍舊派了人將風恆由著皇宮送了回來。此時站定在客棧門口,風恆仰頭朝著客棧內看了看,隨即轉身接過侍從遞過來的一隻木盒。「主子說風國公要的東西就在這裡。」「代我多謝你家大人,風恆定然記著大人的這份恩情。」風恆捧著那裝著玄晶的盒子,話落當下便是朝著客棧內走去。侍從看著風恆走進到客棧之中,方才放心離開。客棧門外,馬車呼嘯離去,風恆走進后則是直接朝著樓上的住處而去。……「….. 冷風煞氣,縈繞而出。

就在傾漓與凌無鄉掉落到山崖下的同時,被傾漓丟出的火靈一個飛身躍起,半空上身形一轉,有些踉蹌地落定到了山崖上頭。

此時懷中抱著那顆暗紅色的靈核,火靈一臉的驚慌。

「風傾漓,風傾漓……」

俯身朝著山崖下方看去,火靈此時一邊抱著靈核,一邊朝著下方嘶喊道。

火靈身後不遠處,迎風眼看著凌無鄉由著山崖上頭跳下去,此時聽著火靈的喊聲,方才回過神來。

「你可是見到我師兄他人了?」

快步衝到火靈跟前,迎風突然伸手去拉扯火靈的手臂,卻是就在他手指方才觸及到火靈手臂的瞬間,便是猛地感到指尖上一陣強烈的刺痛感襲來。

火靈抱著那叫做坤若的靈核,此時正源源不斷的向外釋放著寒氣,方才迎風不過是才接近過去,便是已然被那股寒氣灼傷。

不由得後退兩步,迎風看著自己逐漸結冰的手掌,頓時有些慌了。

「怎麼辦?怎麼辦才好?我師兄他……」

「吵什麼,還不去找人來幫忙救人!」

一個竄身躍起,火靈一雙眼睛已然變得猩紅一片,此時見得迎風一臉慌張,只覺得心中怒火翻湧。

要不是這個人跟人跟凌無鄉出現,風傾漓又怎麼會想要借這裡逃開,么得,都怪他們!

一時間找不到發泄的缺口,火靈大人怒氣上來,哪裡還控制的住自己。

本就身為火系精靈的火靈,此時抱著那四散著寒氣的靈核自然沒有察覺到什麼不對,只是那站在一旁的迎風臉上已然越發的難看起來。

方才那觸碰到火靈手臂的手掌此時已然被凍的麻木,迎風一驚,當即想要呼救,卻是還沒有等到他張開嘴發出聲音,整個人便是被迎面襲來的寒氣給凍住了。

……

密林之外,風清塵向著陌澟道別之後,便是回身去尋傾漓,只是他在方才與傾漓分開的地方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傾漓的人影。

心上莫名的一緊,風清塵臉色一變的同時,陡然間竟是察覺到一陣詭異的寒氣襲來。

「這氣息是……」察覺到那散出的寒氣與靈核的氣息十分相似,風清塵身形一轉,當即循著那寒氣散出的方向飛身而去。

山崖前頭,歐玲抱著靈核看著那已然凍僵在原地的迎風,頓時大驚。

它明明還什麼都沒做呢。那個人怎麼會突然就變成這樣了?

冷風襲來,火靈不由得感覺到一陣寒氣散出,這才低頭向著自己懷裡的靈核看去。

暗紅色的靈核之上,此時正源源不斷的散出陣陣好似霧氣一樣的東西。

「老天,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一聲驚叫,火靈險些就要將那靈核從懷裡丟開,好在就在它將要動作的時候想要傾漓之前囑託它的事情。

「風清塵,對,我現在得先去找風清塵,然後要他帶人來這裡救人。」

猛地握緊了拳頭,火靈話落當即竄身向前,直接朝著剛才來時的那條山路上飛奔而去。

……

山崖下方,傾漓感覺著那一陣陣的寒氣襲來,意識也隨之變得模糊起來。

「抓緊我。」

傾漓耳邊只聽到凌無鄉偶寫焦急的聲音傳來,只是就在那聲音傳入耳中的同時,傾漓只覺得眼前白光一閃,緊接著便是徹底的昏了過去。

緊緊攬著傾漓,凌無鄉猛地神色一凝,隨即拼力將自身的戰氣散出,在身下化出一方保護屏障來。

本就渾身僵硬,此時那戰氣屏障方才凝結而出,凌無鄉只覺得心口氣息一涌,猛地吐出一抹猩紅后竟是也昏了過去。

陰森冰冷,寒氣漫天。

就在兩人昏迷的同時,那下方本是霧氣縈繞的山崖下方,猛然間竟是現出一方波濤翻湧的海面來。

海水涌動,冰冷刺骨。

……

密林之中,風清塵一路尋著那靈核的氣息向前,片刻之後便是於抱著靈核衝出來的火靈遇上。

「你說傾漓她跟無鄉一同掉入到山崖下去了?」

聽著火靈將剛才的事情講完,風清塵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傾漓她怎麼會自己跳下去,而且無鄉他竟是也出現在這裡?你確定那個人真的是凌無鄉么?」

風清塵臉上滿是震驚,他萬沒有想到凌無鄉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偏巧在這個時候與傾漓一同掉入到了山崖下去。

「那個凌無鄉我自然不會認錯。」

火靈將懷裡那的靈核鬆了松,說來也奇怪,那靈核之上的寒氣明明能夠將迎風凍僵,此時風情車離它如此之近,竟是一點不適之感都沒有,當真是奇怪了。

此時已然顧不上去思考這些,火靈話落便是要拉著風清塵過去救人。

現在在這裡討論什麼都沒有去將人救上來要緊。

火靈此時伸手去拉風清塵的手臂,那抱著靈核的手自然也就鬆開了幾分,然而就在它鬆開那靈核的一瞬,由著兩人頭頂上方,一道黑影閃電般的竄過,在經過火靈頭頂上的瞬間,便是將那靈核奪了去。

「什麼人,竟然敢搶小爺的東西。」

見到靈核被奪,火靈頓時一怒,當下便是要朝著那黑影追上去。

只是就在它反映之時,那黑影已然拿著靈核竄入到了密林深處,饒是火靈的目力極好,此時也已然找不見那人的蹤影。

一把將火靈攔住,風清塵看著那人離開,當下竟是搖了搖頭。

「那人應該從靈核出現就一直跟著你們了,想來他的目的很是明確,定然不會讓我們輕易追上,為今最重要的是確定傾漓他們的安全。」

風清塵話落站起身來,當下便是要火靈帶路。

本是想要去追,卻是此時聽到風清塵這麼一說,火靈當下呼出一口長氣,隨即點頭道:「那就聽你的好了,我現在就帶你過去。」

風過無痕,天色漸沉。

拂天大陸,此時的拂天皇宮之中。

長孫流風腳步匆忙而來,卻是在經過風恆跟前的當下,視線在向著風恆的方向看過一眼后驀地嘆了口氣。

已然在大殿之外站了足足五日的風恆,此時雖然一身氣息虛弱,卻是依舊不肯就此放棄。

前章提要:…到這裡猛地搖了搖頭,不不不,它可不想跟著某人冒險,它寧願面對凌無鄉也絕對不好跟著風傾漓一起去找死。火靈俯身朝著山崖下方看去,只是一眼便是險些讓它癱坐在地上。這太危險了,若是一個不穩的話便是直接掉到下方的深淵之中。寒風陣陣,呼嘯而來。密林之中,凌無鄉已然邁步跟來,此時看著那站定在山崖前頭的傾漓,不由得眉頭一皺。「將你手中的靈核交給我,我絕不為難你。」驀地開口,凌無鄉看著對面的傾漓,一時間竟是莫名的心上一緊,話落同時,腳下的步子也隨之向著前方邁出過去。聽到凌無鄉的聲音傳來,傾漓當下看準下方環境,將那握著靈核的手掌猛地攥緊。靈核表面一陣陣刺骨的冰寒之氣散出,不過傾漓此時已然顧不得那些,靈核若是被凌無鄉帶走,必然是要落入到他師尊的手中,而這靈核乃是解除她大哥身上禁制的關鍵,因此下她絕對不能夠將它輕易地交出去。感覺到身後凌無鄉…..

后章提要:…免一緊。他們並沒有想到傾漓竟是也會來到這裡,若是他們只曉得話必然會阻止失去對傾漓全部記憶的凌無鄉來到這裡。追悔莫及,長孫流風此時看著那由著山後緩緩升起的暖陽,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爹,那玄晶已經融入到晴羽體內了,可是這已經幾天過去了,為何她還沒有清醒的跡象?」客棧內,風平一臉焦急的看著風恆,之前不是說了只要取得玄晶必然就能夠將晴羽的病症醫治好的么,為何現在過去了這麼多天依舊不見效果?風恆之前在皇宮之外足足站了五日,回來之後更是來不及好好地休養一下身體便是著手救治風晴羽,雖然看上去已無大礙,卻是畢竟年事已高,身體不復從前那般強健,此時倚靠在一旁的軟榻上頭,不覺間竟是感到胸口一悶。一道灼熱之前由著丹田向上,不過是眨眼之間便是已然襲上了心口,風恆看向站在他跟前的風平,當下剛要開口,卻是還未等到他發出聲音,猛地便是覺得喉嚨一甜。「….. 他們來此的目的便是為了求得玄晶救治風晴羽,若是如此半途而廢的話,那麼風晴羽必然只有一死。

由著風恆身前走過,長孫流風嘆息之餘卻也無能為力,令羽的性子他很清楚,那個所謂玄晶雖然對他無用,卻是他的東西哪怕是親手毀了也絕對不會輕易的交給別人。

「風國公還不準備放棄么,若是再堅持下去的話不僅救不了你的孫女,連同你的性命必然也保不住。」

出於與傾漓的交情,長孫流風這才向著風恆提醒道,

今日之事若是換做其他人的話別說是他能夠在此不吃不喝的站定許久,恐怕早在出現在這了的那一瞬便要被他處理掉了。

聽到長孫流風的聲音傳來,風恆緊閉的眼睛驀地睜開一條縫隙,隨即他朝著長孫流風抬了抬手,用著極為虛弱的聲音說道:「還請幫忙轉達,請君上見我一面。」

一句話說的很是吃力,長孫流風卻是聽得清楚。

「那好,我儘力一試。」

終究是不忍看到傾漓傷心,長孫流風話落當下邁步轉身,朝著大殿方向走去。

大殿之中,令羽一身紅衣輕動,見到面前之人走近的當下,猛地睜開眼睛,問道:「看你的模樣是有急事?」

「從音族傳回的消息,凌無鄉墜崖失蹤而那靈核坤若已經被人奪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