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是吐了,可畢雲濤忘了,他手裡的杯子還沒放下呢!

剎時間,綠油油的糞水,全都灑在了臉上。

「咕咚——」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他連嘴裡剩下的那半口,也直接給吞到了肚子里。

「真喝了?這也太他媽噁心了!」

「不行了,我、我要吐了!」

「嘔——前、前面的,留、留個位置!」

齊天強忍著噁心,表情誇張道:「兄弟,我開玩笑的啊,你怎麼真喝了!」

開、開玩笑?

畢雲濤心中呼嘯而過的何止一萬頭草泥馬。

可惜,他嘴巴早已被嘔吐物所佔據,連一個字都沒法說出來。

「帶、帶我去、去醫院,快、快……」

畢雲濤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些,可這抬頭一看,周圍哪裡還有半個人影。

早被他身子上那股子臭氣熏的作鳥獸散。

畢雲濤狠狠地將杯子摔在了地上,嘶吼道:「這個仇我一定要報,給我等——嘔!」

話沒說完,就又進入到了新一輪的嘔吐當中……

回家路上,林語塵忍不住埋怨道:「你小子也太損了,再怎麼說人家也是我學長啊。」

「得了吧,剛才就你笑得最開心!」

林語塵咳嗽了兩聲,「不過話說回來,你怎麼知道那瓷枕裡面有銅錢的?而且還是穩賺不賠的那種。」

齊天笑了笑,「說來也簡單,姓畢的在收藏方面確實有些見識,但對於民俗卻不夠了解,那個瓷枕無論是造型還是上面的詩文刻繪,都是典型的三星定魂枕。」

「三星定魂枕?」

「就是一種用來驅災辟邪、靜心安神的民俗瓷枕。」 末戀總裁先婚後愛 齊天點了根煙,接著說道:「宮錢向來就有辟邪之用,所謂的三星就是指它,加上又是乾隆年間的物件,所以裡面的宮錢必然是乾隆通寶,即便不是大銅元,我也穩賺不賠。」

林語塵稱讚道:「沒看出來啊,你還是個古玩行家呢。」

「那是。」齊天那叫一個得意,「你沒看出來的事情多著了。」

「嘿!說你胖你還喘上了,瞧把你小子給嘚瑟的。」林語塵順手就是一巴掌,「對了,今天賺了這麼多錢,晚上記得請姐去吃大排檔。」

「大排檔那多丟份啊!」

齊天大手一揮,指著東邊的一座古樓,「咱們直接去一品居,好好撮一頓!」

林語塵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狐疑道:「你確定?一品居吃頓飯可好幾萬呢!」

齊天吞了口唾沫,一本正經道:「你剛才說什麼?」

「一品居吃頓飯,要——」

齊天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打斷道:「不是,再上一句。」

林語塵想了想,試探道:「晚上請姐去吃大排檔?」

「沒問題,隨便吃,管飽!」

「……」

見林語塵這麼久不吭聲,齊天忍不住問道:「林姐,你咋不說話呢?要是一頓不夠,我請你兩頓!」

「……」

「三頓,可不能再多了!」

「滾!」

齊天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轉移話題道:「林姐,你把我放前面的十字路口就成。」

「又幹什麼去?」

「去抓點中藥。」

「治你的腎虛?」

這天沒法聊了!

在古玩街逛了大半天,林語塵也累了。

損了齊天兩句,就回家吹空調去了。

優草堂是本地最大的連鎖中藥店,如果這裡沒有野山參,那其他的中藥店更不會有。

「咱們這兒有野山參嗎?」

進店以後,齊天也沒廢話,直入主題。

櫃檯處的老者先是一愣,然後笑道:「純正的野山參向來有價無市,你真要買,估計得到拍賣會才有。」

之前還在擔心錢,沒想到現在有了錢,卻沒處買葯。

齊天眼中閃過一絲沒落,便打算離開。

可就在轉身之際,一團強烈的青光,猛然映入眼帘。

是靈氣! 這次的靈氣,比之前那件磁州窯瓷器還要濃郁,甚至多到看不清楚是什麼東西散發出來的。

齊天眯了眯眼,指著光源問道:「那個我能看一下嗎?」

「當然可以!」

老者也特別爽快,伸手就將長方型錦盒給取了下來,炫耀似的說道:「紫靈芝,野生靈芝中的上上品,像這種個頭品相的,整個商都絕找不出第二個!」

齊天可不管什麼紫靈芝還是紅靈芝,他要的只有靈氣。

別說現在這麼濃郁的靈氣,哪怕只算指甲蓋大小,他也不會放過。

小手接過紫靈芝,放在鼻尖就是吸。

看著漲了一大截的靈氣條,齊天心裡那叫一個興奮。

以這個進度來看,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開啟第二座建築!

單是一個基礎的轉輪命盤,就帶來了如此巨大的收益。

如果再開啟一座建築……想必就可以日天了!

可就在這時,大道雷音卻忽然響起,「靈氣乃草木之本,一旦吸收,藥草將在短時間內化為無用齏粉,若非迫不得已,建議使用煉丹術發揮藥物最大效用。」

你倒是早說啊!

浪費不浪費齊天倒不怎麼介意,畢竟他現在手裡只有沖氣丸這一個丹方,根本用不到靈芝。

但這短時間內就會化為齏粉的設定,就太他媽坑爹了!

藥材一轉手就變粉末,人老闆不請他到警察局喝一壺才怪。

「咳咳,老闆,這個要多少錢?」

為了掩飾尷尬,齊天特意咳嗽了兩聲。

「原價九九八,今天搞活動九十八,看你的樣子還是個學生,就收你一塊吧!」

「真的?」

「當然是假的!」

老者沒好氣的笑道:「我這靈芝都能放客廳當擺件了,沒個萬把塊錢是下不來的,你一學生哪來這麼多閑錢?還是算了吧!」

「您給個實價,我說不定買得起。」

將女難求:督主請下榻 老者有些詫異的看了齊天一眼,這才報出價格,「三萬!」

齊天還沒來得及開口,一個刺耳的聲音便從門外傳來,「老闆,這靈芝我要了!」

出聲的不是別人,正是楊偉。

除了趙曉曉以外,他身邊還跟著一名西裝革履的保鏢。

嘿,我就奇了怪了。

怎麼到哪都能碰到這個傻比?

齊天心裡這麼想,臉上卻表現出一副誇張的表情,「我去!楊大少,您這是被車撞了?」

老子為什麼變成這樣,你他媽不比誰清楚!

楊偉嘴上也沒服軟,冷哼道:「老子這是被狗咬的!」

不說還好,這話一出,齊天表情隨之變得怪異起來,「連狗都下得去屌,您這口味也太重了。」

「我——」

楊偉兩眼一黑,差點沒被氣的昏死過去。

「齊天,你除了會跟狗一樣亂吠還有什麼本事?」趙曉曉面色譏諷道:「上次的事情,要不是我家偉度量大,你這個窮鬼還能站在這裡說話?」

有了趙曉曉幫腔,楊偉心裡的氣順多了。

只是他這臉色還沒緩過來,齊天就又開口了,「唉,我就不明白了,堂堂楊氏珠寶行的大少爺,怎麼偏偏要當個接盤俠呢!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真愛?」

「你——」

楊偉已經弄清楚趙曉曉是百分百的原裝貨,而且打聽到齊天在戀愛期間,極度重視趙曉曉。

所以在發現齊天也在優草堂以後,才特地把趙曉曉給喊過來噁心對方。

沒想到搞了半天,反而自己難受的一批。

「少爺,正事要緊。」

在保鏢的提醒下,楊偉這才慢慢冷靜下來。

「這是三萬塊錢,用最好的包裝,幫本少把這靈芝包起來。」

說著,他便往桌子上扔了一沓鈔票。

有人背鍋,而且還是老仇家。

齊天選擇這個時候離開,再好不過。

但看樣子,我們的楊大少似乎很需要這根靈芝呢!

「凡事都要講個先來後到,我還沒說不要,哪輪得到你買?」

趙曉曉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齊天,別硬撐了,你有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別說三萬,就是三千你也拿不出來!」

「我還真拿得出來。」

齊天說著拿出手機,打開了簡訊界面。

「這、這怎麼可能?!」

趙曉曉驚訝的捂住了嘴巴,她怎麼也想不到,齊天的銀行賬戶里竟然會有六位數的餘額。

「切,不就是十幾萬嘛,也好意思在我面前顯擺?」

楊偉對此一點也不感到驚訝,當初齊天和畢雲濤在古玩街鬧出了那麼大動靜,他在附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是啊,這點兒小錢,算個屁啊!

我家偉腰纏萬貫,隨隨便便拿出點零花錢,都是這窮鬼一輩子換不來的。

「是,十幾萬對你楊大少來說不算什麼,但是……」

齊天話鋒猛地一轉,「我敢用這十幾萬來買靈芝,你敢嗎?」

此話一出,楊偉不由得的一愣,但緊接著便大笑了起來,「想唬我?別以為我不知道,這十五萬就是你的全部身家!」

「老闆,轉賬!」

齊天沒有一丁點的廢話,直接打開了支付軟體。

楊偉見狀瞬間慌了神,這小子來真的?!

一旁的保鏢再次開口提醒道:「少爺,老爺說過,這紫靈芝是給洪爺準備的賀禮,您如果出了岔子……」

「老闆,我出十六萬!」

「十六萬?還真不怕告訴你,這靈芝老子今天要定了!」

齊天不屑的冷笑一聲,將手機緩緩放到了耳邊,「喂,是借貸平台嗎?」

「你、你這個瘋子!」

楊偉將桌子上的手提包往前一推,緊接著一把奪過了老闆手裡的紫靈芝,「這裡有二十萬,全給你!」

說完,扭頭就往外走。

齊天慢悠悠的將手機放下,施施然道:「跟老子斗? 不妻而遇 不坑死你才怪!」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