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腳下雷神虛影口中發出第二道咆哮,端莫敵面色瞬間慘白,其神通幻化而生雷神虛影,此刻竟是發出痛苦嘶吼,隨即身影轟然破碎,化為無盡雷霆之力,融入蕭晨加下雷神虛影內,使得這雷神虛影更加凝視,形體更是暴漲至1200丈大小,威壓更甚!

神通被破強行吞噬,氣機牽引之下,端莫敵受到不輕的創傷,胸腔內那翻騰的泣血再也壓制不住,「噗」的一聲噴出鮮血,臉上再無半點血色。

敗了!

面對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修士,居然可以在雷道神通方面將他死死壓制,以絕對優勢將他擊敗!

端莫敵的驕傲,被狠狠打碎,肆意踐踏。

肉身傷勢事小,但心神上的衝擊創傷卻無法彌補!

整個諸城,此刻寂靜無聲。

無數修士眼珠瞪大,直至此刻依舊不敢相信,在人族之中,居然還有修士可以依靠雷霆神通,將狂暴雷神端莫敵生生擊敗,眼前一幕讓他們大開眼界之時,心中同樣生出了無盡的敬畏。

端莫敵身體劇烈顫抖,一道道瘋狂的氣息從他體內散發而出,暴虐無比,所充斥的只有無盡的毀滅。

緩緩抬首,此人一雙眼眸已然徹底化為血色,赤紅一片,令人目光落下,便是忍不住膽顫心寒!

「本座絕對不會敗,絕對不會!」

「我要你死!去死!」

喉嚨抖動,低沉模糊的低吼發出,此刻的端莫敵再無之前半點風範,如同一隻野獸一般,腦海中剩餘的唯有殺戮。

蕭晨微微搖頭,端莫敵心胸如此狹隘,今日被自己以摧枯拉朽之勢將他擊潰,重創此人心神,如果他無法走出失敗陰影,此後修為註定止步不前。

落得這種下場,蕭晨已經不願與他繼續糾纏。

腳步一踏,那雷神虛影口中頓時發出恭順低吼,而後身影直接潰散,化為漫天雷霆,消失在無盡虛無之內。

蕭晨轉身,邁步前行。

這一戰結束了,無論是交戰過程還是結果,都大大出乎了所有修士的意料。

青袍之修出手,以壓倒性的戰力,生生擊潰端莫敵!

此事,必將在短短時間內傳遍整個人族,無數道目光匯聚而來,看向那邁步前行修士,流露出發自肺腑的敬畏。

不過就在這時,卻出現了意外情況。

端莫敵口中瘋狂咆哮,竟是直接施展雷道戰體,轟然從背後出手,一拳攜帶無盡威能,向蕭晨轟出。

如今局勢眾人盡皆看得清楚,這端莫敵處於絕對下風,人家青袍修士已經放他一馬並未趕盡殺絕,他居然還要暗中偷襲,實在是好不要臉!

諸多修士驚呼中,蕭晨漆黑眼底驟然閃過幾分寒意,端莫敵如此行徑,已然讓他心中動了殺機!

而與此同時,茶樓內,傅雲綺面色大變,腳下一步邁出,直接撕裂空間離去。

豁然轉身,看向那散發著無盡狂暴氣息的50萬丈雷道戰體,蕭晨面無表情,驟然一指向前點出。

「潰!」

這一字,是蕭晨喊出,更是他掌控雷之本源,以雷霆掌控者身份發出,世間雷霆,盡皆受到其操控,莫敢不從。

一字落下,端莫敵雷道戰體洶湧來勢驟然停滯,隨即口中慘嚎,卻是那組成雷道戰體雷霆不受控制直接崩潰,其傷害無異於神通反噬,使得此人瞬間重創。

在這崩潰雷霆中,端莫敵身影拋飛,口鼻間鮮血直流。

蕭晨眼底森然,腳下一步邁出,身影穿透無盡空間,一掌向前欲要將此人滅殺。

但就在這時,空間被強行撕裂,傅雲綺身影從中出現,面色惶急,喝道:「蕭晨道友請住手,當日之事確實是端道友不對,但你今日已經讓他付出了足夠的代價。」

「若是將他斬殺,以端家的力量,道友日後在人族中勢必會立下大敵,不如就這般住手,也能留下緩和的餘地。」

前一句開口,後面一句則是傳言。

不管如何,他絕不能坐視蕭晨斬殺端莫敵,否則今日之事必定會引發無盡的動蕩。

蕭晨!

諸城之內,無數修士聞聽此名面色驟然一呆,隨即流露出無盡的火熱敬畏!

原來他就是蕭晨!

此番族群試煉,人族數度遭到異族打壓,但蕭晨橫空出世,力挺人族,兩番出手捍衛人族威名,在無數修士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百年前一戰,生生斬殺數名異族族群天驕,更是逼退魔族司魔那般逆天存在,其威名已然豎立在每一個人族修士心中,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無人可以替代。

難怪有此戰力,能夠摧枯拉朽擊潰端莫敵,本來眾人心中尚有些驚疑,但此刻卻是盡皆明白過來。

既然是蕭晨出手,眼下局面,也份屬正常。

對於蕭晨與端莫敵結怨之事,此處知曉修士不在少數,畢竟當初拍賣廳后大戰,圍觀修士不在少數,或許人族修士有些顧忌不敢大肆宣揚,但異族強者卻沒有任何顧忌。

端莫敵語態冷漠呼喝蕭晨幫其禦敵,被拒絕後竟是不顧同族之誼,直接叫破其真實身份,這才引來異族天驕圍殺。若非蕭晨強橫,恐怕如今已經殞落。

原來人家本來就打定了注意要好好教訓你一番,可憐這端莫敵還擺足了姿態,如今只是換來更多的羞辱。

當日害人不成,今日被人教訓了一頓也算活該,居然還背後偷襲,看來所謂的狂暴雷神也不過如此,只是一個陰險小人罷了。

一時間,端莫敵在無數人族修士心中的高大形象徹底崩潰,目光掃去,也是夾雜著鄙夷複雜之色。

佟晟傷勢已經被蕭晨一掌攜帶法力壓制下來,身體勉強恢復行動,此刻在凶煞道人攙扶下,看著雲霄之上的挺拔身影,心中有的只是滿滿的敬畏。

師尊強大至斯,不知是否有一日,他也能達到這種境界。

凶煞道人神色更加敬畏,眼中神色閃爍不定,顯然心中正在翻騰著某種念頭。數息后,此人眼神一定,顯然已經有了決定。

沒有背景,沒有靠山,今日若非蕭晨前輩出手,他們兄弟幾人如今已經盡數死滅。但蕭晨前輩能夠救他們一時,卻救不了一世,或許是應該找一個粗壯的大腿抱一抱了。

而在凶煞道人看來,蕭晨前輩的大腿,就很粗,非常粗!

端莫敵已經恢復了神智清醒,聽到傅雲綺開口為他求情,此人心中非但沒有半點感激,反而生出無盡的怨恨,他早知道這青袍修士便是蕭晨,故意看他出醜,卻又在此刻裝好人為他求情!

妖怪同盟 好!好一個儒道聖子傅雲綺,此事端莫敵記下了!

感應著地面無數道射來的目光,如同一根根利箭一般,直欲將他刺透。羞辱悲憤如同毒蛇噬咬著他的內心,但此刻端莫敵卻不敢做出半點反應,只能無聲的忍耐。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蕭晨此刻氣機依舊將他鎖定,而且此人真的敢殺他!即便將他殺死,以其如今展露出來的逆天天賦,必定會得到族群的重視,到時哪怕是端家出手,也未必可以殺死這蕭晨!

他不能死,忍著,一切都忍著,但終有一日,他會將這一切連本帶利全部換回去!

蕭晨、傅雲綺,你們都等著!

端莫敵心中瘋狂低吼。

蕭晨眉頭緊皺,此刻面無表情看向傅雲綺,片刻后收回目光,轉身離去,「傅雲綺,蕭某曾受你恩惠,今日便看在、你的臉面饒他不死,但日後若是再敢招惹於我,便休怪我不顧情面,將其打殺。」

聲音未落,他身影撕裂空間,直接出現在佟晟身側,淡淡道:「走,跟我回去。」

佟晟恭謹稱是,在凶煞攙扶下跟隨在後,駕馭遁光離去。

萌寶來襲,陸先生的心尖寵 身影所至,無數修士面色敬畏,紛紛低首恭謹施禮以示敬畏。

一行數人很快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

端莫敵面色灰白,此刻更是不願久留,未曾留下一言半語,直接撕裂空間而去。

傅雲綺見狀微微皺眉,嘆息一聲卻沒有開口,此事外人無法幫他,若這端莫敵自己想不開,恐怕日後還會會自己招惹來天大的麻煩!

不過此番並非多想之時,此人豁然轉身,體內氣息盡數爆發,肅聲厲喝,「今日蕭晨道友現身之事,但凡我人族修士絕對不可外傳,否則必定嚴懲不貸!自即日起,諸城許進不許出,違者殺無赦!」

「怡神泉,回歸人族領地之前,你閉門思過,沒有我的允許,絕對不許踏出房門一步!」

怡神泉面色慘白,此刻聞言頹然點頭,連端莫敵都敗了,他還能如何,即便心中不甘怨恨,眼下也只能忍著!

傅雲綺目光冷然在周邊掃過,揮手撕裂空間消失不見。

蕭晨在諸城,這個消息必須馬上傳回族群之中,由族群高層安排一切,應對有可能出現的波折。

雖然族群試煉即將結束,按照慣例不會有族群強者發瘋,但此次蕭晨殺的實在太狠了,已經足夠讓異族高層們瘋狂。若他們不顧一切出手,人族必須要有所應對。

蕭晨,絕對不能出現意外,這是整個人族高層達成的共識!

###########

尋常的院落,在整個諸城內一模一樣者不計其數,但這編號2783的小型院落如今卻是匯聚了無數修士的目光,盡皆透出敬畏。

無論何人,從這院落之前走過,盡皆恭謹抱拳一禮,甚至腳步也放緩了許多,生怕驚擾到這院落內居住為修士。

這院落,正是蕭晨一行居住之地,族群戰場中,蕭晨所為捍衛人族威信,已經得到諸多修士發自肺腑尊敬,卻是比較因修為強橫讓人敬畏高明了許多。

蕭晨落座,佟晟面色依舊有些蒼白,但氣息卻沉穩了許多,顯然傷勢已經恢復了不少,此刻恭謹立在下首。 凶煞道人等人傷勢並不嚴重,得到蕭晨賜予的靈丹,如今傷勢已經盡數恢復過來。

如今這幾個漢字扭扭捏捏,你看我我看你,最終目光全部落到凶煞道人身上,意思極為明顯,平常你是老大,這有事情了自然也得你來開口。

凶煞道人狠狠瞪了幾人一眼,卻無奈發現,似乎今日這事無論怎麼他都推脫不開,當下只好咬了咬牙,拱手道:「蕭晨前輩,今日打攪您修鍊,確實是晚輩等人有事相求。」

「俺們是粗人,不會拐彎抹角的說話,就直接開口了。日前碰到陰冊子那小人,讓咱們兄弟認識到自己的力量還是太弱,再這麼混下去,說不定哪一天就會被人宰了。所以今日就是想要問問,前輩您願不願意讓咱們兄弟做您的跟隨者。」

「蕭晨前輩,俺們好歹守護了您肉身近百年,看在這點上,您可千萬不能拒絕啊,像您這種出手大方對手下又好的大人,咱們錯過了可真不好再去找一個。」

這貨說著說著就打起了感情牌,卻太過直接了一些,委實不太高明。說完還一個勁的想著佟晟使眼色,那個肆無忌憚啊,根本沒有半點掩飾的意思。

佟晟馬上就劇烈咳嗽起來,暗道你這貨倒真的是挺直接,但為免太直接了一些吧,萬一師尊不高興了認為你在以恩德要挾他,事情怕是就要壞了。佟晟想到這不敢耽擱,硬著頭皮開口,道:「師尊,黑老哥他們人確實不錯,您看能不能稍微通融下,把他們收下。」

「以師尊的身份,以後什麼瑣事總不能全部親力親為不是,黑大哥他們完全可以替您去做,再說您現在還沒有正式的追隨者,也與身份不符,說不定會被人看了笑話。」

佟晟硬著頭皮說完,不過顯然他的說服水平也極為有限,乾巴巴的兩句,就在蕭晨的目光中停了下來低下頭去。

凶煞道人見狀大急,以為蕭晨就要拒絕,不想此刻他卻是突然開口,淡淡道:「凶煞道人,今日你等可是真心歸入我麾下?」

「有言在先,入我手下,只要你等忠心耿耿,本座自然不會虧待。但若是三心兩意,暗中做下什麼勾當,一旦被本座發現,必定不饒!」

言辭間,寒意流露。

凶煞道人身體一抖,隨後大喜,帶領身後幾人拱手深深施禮,「大人放心,我等兄弟雖然不是善男信女,卻也不是那兩面三刀的小人,既然追隨了大人,自然會忠心不二,日後若是出現叛逆之事,無需大人出手,鐵頭自己動手了結了他!」

鐵頭,這凶煞道人本名卻是極為有趣。

蕭晨微微點頭,他收下凶煞道人等人,確實有著自己的打算。

他是人間界飛升修士,在這靈界內沒有半點根基,想要儘快站住腳跟,唯有兩個選擇。一者是儘快加入一方勢力,獲得賞識,另外就是建立自己的勢力。今日若非那端莫敵在人族中背景深厚,蕭晨豈會輕易罷手,此事也讓他清楚了背景勢力的重要。若他有著完全不忌憚端家的力量,何必顧忌太多。

加入一方勢力,畢竟不是自己掌握,平常或許無事,但若是出現重**煩,未必靠得住。而且,他是整個人間界修士飛升第一人,4000年後,四位愛侶,五位結拜兄弟就會飛升靈界,他必須要在那之前擁有足夠的力量,為他們撐起一片天空。所以,建立自己的勢力,成為他最好的選擇。蕭晨如今修為尚弱,眼界卻絕不僅僅止於小千界這一層,日後是飛升,若是在靈界中擁有足夠強大的班底,也能讓他飛升大千界后儘快站穩腳跟。

鐵頭幾人雖然並非太強,卻可以培養,關鍵是對蕭晨心存感激,忠心度極高,而且培養勢力並非朝夕之事,要慢慢來。他有左眉道場在手,好好利用,未嘗不能成就一番事業。

蕭晨點頭,揮手示意幾人起身,略微遲疑取出一應寶物賜下,雖然比不得佟晟法寶,卻也沒有凡品,當即讓鐵頭兄弟等人眉開眼笑,只覺得自己的決定實在英明無比。

不過就在此刻,蕭晨突然微微皺眉,揚手將將一枚傳音符收入手中,片刻后抬首,面上露出幾分笑意。

揚手一揮,院門自動開啟,一道倩影瞬間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淡色的長裙,做工極為精緻,鏤空綉上的花紋繁瑣美麗,長長拖下,在風中微微飄動。

一張俏臉精緻宛若瓷器,微顯蒼白,卻越發使得一抹紅唇嬌艷,長裙束出纖細的腰肢,風中搖擺,愈發顯得嬌俏而動人,惹人憐愛。

此刻這美麗如畫中的人兒臉上存在著滿滿的驚喜,雖然努力裝的平淡,可是閃爍的亮晶晶眼眸,稍微加速的呼吸還是輕易的出賣了女孩的偽裝。

「蕭晨大哥。」

女孩邁步走入,聲音輕柔開口。

蕭晨走出門去,看著少女熟悉的俏臉,嘴角一絲笑意緩緩擴大,蔓延至整個面龐。

「蘇蘇,許久不見了。」

少女,正是蘇蘇,這個出生在人族高層修士家中,一生未曾吃過半點苦,受過半點罪的溫室花朵,如今看去成熟了一些,看來這千年族群試煉,她看到了很多,也學到了很多。

看著蕭晨面上的笑意,蘇蘇心中一抹擔憂終於消散。蕭晨大哥還是原來的蕭晨大哥,並未因為修為的變化而變化,這種感覺真好。

蘇蘇的心情莫名燦爛起來。

佟晟看著蘇蘇面對師尊時不經意流露出的某種情愫,心中微凜,急忙低下頭去。看著身邊這傻大個還是一臉流口水的模樣,忍不住狠狠踹了他一腳。

鐵頭吃痛,倒吸了口冷氣齜牙咧嘴,剛想開口問佟晟為何踢他,看到他的樣子卻是馬上回過神來,想著這美麗的女子原來是大人的舊識,心中某些念頭頓時被冷水澆滅。

看著蘇蘇與蕭晨輕笑交談走入廳內,鐵頭低嘆,「大人就是大人,不僅修為強悍的一塌糊塗,就連這一方面的手段,也讓人望塵莫及,實在是不服不行。」

身後幾名漢子連連點頭,滿臉的贊同之意。

蘇蘇在蕭晨的院子裡面有了一個獨立的房間,雖然不能每天見到蕭晨,但能夠和他生活在同一個院子里,已經讓蘇蘇極為滿足。

佟晟、鐵頭等人經過上次之事,越發認識到個人修為的重要性,不再開口出門,而是如蕭晨一般選擇閉關修鍊,叫囂著一定要晉陞到天人境!

以前不敢想,但現在不是有大人嘛。

嘿嘿,一群傢伙內心得意的笑著。

###########

君無咎站在巷子陰暗的角落內,遠遠看著那沐浴在陽光內的院落,看著女子歡喜雀躍的神態,袍袖內手掌握拳,眼中閃爍著瘋狂的怨恨之色。

雖然他未必將蘇蘇在心中看的太重,但她轉身投向蕭晨的懷抱,卻讓君無咎無法接受!

名譽、地位盡皆被你搶走,而我只能無力的看著你越來越強大,如今竟是連曾經喜歡我的女子,你都要一併搶走!蕭晨,我勢不與你兩立!

君無咎心中咆哮,心中猶豫不決的念頭終於定下,轉身離去,身影隱沒在幽暗巷子深處。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