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晉眼看黑衣軍不是穆錚的對手,豪邁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欣賞,果然不愧是穆侯爺!

可到底,是他的敵對,既然手下人奈何不了穆錚,那就該他出手了。

周晉揚起長刀,腳下猛的一踩,飛身而起,凌厲的長刀便砍向了穆錚…

殺氣襲來,穆錚大驚,本能的提劍擋之…

可他只有一隻手拿劍,怎比得了周晉雙手握刀?

瞬間就被長刀的砍力擊退了好幾步,只有穆錚知道,他的手臂都被我震麻了。

穆錚被擊退數步,連帶秦玄帝腳下一個不穩,踉蹌的便摔了下去,灰頭土臉,狼狽極了…

「侯爺,你這又是何苦?」周晉鄙笑一聲,翻身之際,一臉就踢在了穆錚的胸前,硬生生的將穆錚擊退,並險些倒地…

鮮血順著穆錚的嘴角溢出,他捂著胸口,周晉那一腳的力道很重,震的他體內氣息有些紊亂。

加之護著秦玄帝一路逃殺過來,穆錚的體力,也消耗了不少,才會被周晉一擊即中!

「殺了他!」 以秦玄帝現在的狗樣,沒了人護衛,隨便一個人,都能要他的命!

「是!」黑衣軍得令,三五個人一起,齊刷刷的提刀便砍向秦玄帝。

「陛下!」穆錚大驚,當即便要阻攔…

可周晉看出了他的意圖,長刀襲來,拖住了穆錚的手腳!

穆錚大急,黑衣軍的刀已經落在了秦玄帝的頭頂。

千鈞一髮之際,不知從何處射來了一排飛柳銀刀,將要殺秦玄帝的黑衣軍瞬間斃命!

只見一個身穿墨色衣袍,半張面具遮顏的身影從天而降。

身邊還跟著一個屬下,那屬下眉眼含著風情,身姿妖嬈,哪怕是在這殺氣縱橫的場面,也絲毫不影響他的嬌媚,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風情。

此人正是墨香。

有人救了陛下,穆錚第一時間鬆了口氣,然後看向那從天而降的兩人。

穿越奇緣:王爺,你毛病真多! 看樣子,是一對主僕。

周晉也被突然冒出來的兩個人吸引了注意力,停下了對穆錚的攻擊。

「你是…」周晉狐疑的瞅著那墨色衣袍,戴著面具的男子,此人身上有股深不可測的神秘感。

那飛柳銀刀……再加上周晉瞟見了他二人身上皆佩戴著一塊雕牌,上面刻有『清風』二字。

周晉當即便猜到了他二人的身份,「你是清風閣主?!」

不難聽出周晉語氣中的驚詫之意。

清風閣,他不是不知道,全京都沒有不知道清風閣的人。

周晉不由得多審視了兩眼那戴著半張面具的男子,他就是清風閣主?

傳聞清風閣主神秘莫測,無人見過其真容,不知其來歷,身份背景皆成迷。

但清風閣的勢力,不容小覷。

且,方才清風閣主的那一手飛柳銀刀,招招斃命,周晉掃了死在清風閣主周圍的黑衣軍,猛的面色一沉,粗厚的眉頭一皺,試探的開口道:

「閣下來此,不知是有何貴幹?這裡的事,似乎與閣下無關吧?」

周晉是在試探清風閣主的來意,也是在警告清風閣主,此事與他無關,莫要插手為好!

「受人之託罷了。」清風閣主淡淡言語,如清風般拂過人的耳畔,不瘟不火,面具下更看不清他的表情,「墨香,去保護穆侯爺。」

「是,閣主。」墨香輕笑著領命。

看著就是個既妖嬈又風情的美人,不,是美男,可他的一舉一動,但凡有點眼力勁兒的,都能看出,他是個高手!

周晉也就看明白了,這清風閣主就是來保護秦玄帝的!

周晉漸漸捏緊了手裡的刀柄,清風閣主深不可測,他絲毫不了解對象的底細,恐怕是不好對付!

「清風閣?你們是清風閣的人?」

突然開口的,是一直『受人庇護』的秦玄帝。

饒是他身在朝堂,都聽聞過清風閣的大名。

聽聞清風閣和御膳樓在京都是並駕齊驅,不論是財力勢力都遍布驚人。

沒想到,清風閣主竟會來救他?

秦玄帝心中泛起了懷疑,方才清風閣主說是受人之託,不知是受何人之託?

可眼下危機未解,他也不便多問。

又多了清風閣的人護駕,不得不說,秦玄帝也就沒那麼擔心了!

「這麼說閣下是要與我等為敵了?」周晉目露凶光,隨時都準備出手。

但其實他也是在等,等弘王來!

周晉自知,對方現在有三個人,人多勢眾,憑他一個人,怕是奈何不了。

至於剩下的幾個黑衣軍,根本就不是清風閣主的對手。

只有等弘王帶人來,才有機會更勝一籌。

「你等謀逆弒君,大逆不道,難不成我還要與你等為伍?」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清風閣主不緊不慢的反問一句。

其意思已經說的很明白了。

「噗…」一旁扶著穆錚的墨香輕笑了一聲,好久沒聽到閣主如此有趣的說話了。

「……」穆錚疑惑的一臉默認。

他不是沒打量過墨香,以及那清風閣主,可他只看得出,他二人對他和陛下並無惡意,至於其他的,就什麼也看不出來了。

清風閣的大名,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那清風閣主,更是百聞不如一見!

「膽敢謀逆弒君,罪不可赦!閣主若能替朕將這群亂臣賊子拿下,朕必有重賞!」

都這個時候了,秦玄帝還不忘出來顯示一下他的『威儀』

還重賞呢?

他是沒看到,面具下,清風閣主默然的眼神冷涼無比!

清風閣,稀罕他的賞賜嗎?

若非四哥囑託,他今日便不會插手,秦玄帝…是生是死,聽天由命!

秦玄帝的話,可就激怒了周晉,一把揚起長刀,身如勁風一般砍向了清風閣主。

「閣下小心…」穆錚看著就要上去幫襯清風閣主。

「侯爺。」是墨香拉了他一把,「侯爺不必擔心,就憑他周晉,還不能把閣主怎麼樣。」

墨香說的信誓旦旦,全然不擔心自己主子會打不過周晉。

主子也就是陪周晉過兩招玩玩呢。

看到墨香如此氣定神閑,穆錚便知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想想也是,神秘莫測的清風閣主,實力必定不可小覷。

穆錚也就放心的觀看著二人打鬥了。

秦玄帝的眼中,一閃而過的狠辣,冷言喚了穆錚一聲,「侯爺!」

穆錚聞聲,當即便推脫了墨香的攙扶,頷首道,「陛下有何吩咐?」

秦玄帝手一伸,「弓箭拿來。」

穆錚一愣,還沒等到他再說話呢,墨香就已經將弓箭拿到了眼前,笑言道,「陛下請。」

墨香知道秦玄帝要弓箭做什麼,受了這般挫敗及羞辱,秦玄帝哪能咽得下這口氣?

穆錚不語,緊皺著一雙劍眉,眼裡隱有些不贊同陛下的作為!

秦玄帝搭箭上弦,箭頭瞄準了打鬥中的周晉…

但,兩人身影不斷的晃動交錯,秦玄帝若準頭不好,可是會誤傷到清風閣主的!

穆錚皺眉,扭頭看向墨香,他就這麼相信陛下的箭術?

「閣下…」

「侯爺不必多說,在下相信陛下的箭術。」

墨香挑眉瞧著秦玄帝箭在弦上,只待發弓。

他可不是相信秦玄帝的箭術,他是相信他主子定可避開秦玄帝的箭。

『嗖』的一聲,箭羽劃過風中的聲音,直直的射向打鬥中的兩人。

相距毫釐之間,清風閣主腳下一滑,身體隨之一側,箭羽便從他的面前射了過去。

遭殃的,自然就是周晉了。

周晉想避,可已經是避之不及了,箭頭射進了他的肩膀上!

只聽見周晉悶哼了一聲,摔在了地上。

「陛下好箭法。」墨香還毫不吝嗇的誇讚了秦玄帝一句!

分明就是他主子好身手。

可誰讓秦玄帝到底是皇帝呢,多少還是要給他點面子不是?

畢竟秦玄帝是他主子的……

『噠噠』

周晉負傷摔下去還沒爬起來,便聽見了一陣馬蹄聲傳來。

頓時眼光一亮,弘王來了!

隨後捂著肩膀的箭頭爬了起來,並且一把,就抽出了插在肩膀上的箭羽。

鮮血直流,浸濕了黑衣,但黑色,倒也看不出鮮血的顏色。

自己拔箭,周晉卻連吭都不坑一聲!就像那箭不是從他身上扒出來的一樣!

周晉,也是條硬漢!

越來越近的馬蹄聲,震動聲也越來越大,周晉聽見了,清風閣主他們自然也聽得見。

率領黑衣軍趕來的,正是弘王秦瀚宇!

秦瀚宇一來,看得到,便是這麼一副場景,生來溫雅的眉頭狠狠一皺,「廢物!」

說的,自然是周晉!

「逆子!」秦玄帝氣的發抖,怒指著秦瀚宇,「好你個逆子!竟敢謀逆弒父!你簡直,簡直罪該萬死!」

秦玄帝氣的臉都漲紅了!怒目圓睜的,恨不得要親手掐死秦瀚宇似的!

枉他一直看重秦瀚宇,沒想到他是個如此狼子野心之人!連謀逆弒父此等大逆不道的事都做的出來!

秦玄帝震怒的同時,也恨自己瞎了眼!

他原以為,皇子之間爭儲,不過平常。

可沒想到啊!沒想到他竟敢私養兵馬,企圖謀逆弒君!

簡直是罪不可赦,罪該萬死!

他可真是養了個好兒子啊!

秦玄帝氣的咬牙切齒的,可事到如今,秦瀚宇哪還會將他放在眼裡?

「父皇,你莫要將兒臣說的罪孽深重的樣子,難道父皇的皇位,不是殘殺手足得來的嗎?父皇就不罪大惡極嗎?」秦瀚宇字字嘲諷,句句都在蔑視著秦玄帝。

謀逆弒君,說的他罪孽深重的樣子,可他的好父皇,又好的到哪去呢?

「你!你這個逆子!」秦玄帝激動的一陣心絞痛,搖晃了兩下!

幸虧是穆錚及時扶穩了他,「陛下息怒…保重龍體!切勿動氣!」

美酒供應商 穆錚怎麼也沒想到,弘王會這麼正大光明的謀逆造反,簡直是出人意料!

「朕還真是養了個好兒子啊!」秦玄帝憤怒的一把推開了穆錚的攙扶!

怒指秦瀚宇,「你想弒父奪位,你就不怕遭天下臣民的唾棄嗎?!」

為君為父,秦玄帝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的兒子來指責他的罪過!

他有罪與否,何時輪到他的兒子來說了?!

「父皇殺兄奪位,不也沒遭天下人的唾棄嗎?」

哪知秦瀚宇輕飄飄的回了一句。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