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九村聯盟還有六艘海船,但是沒用,它們都分散在數百裏海域,根本無法迅速集合起來。

葉默既然早就知道了他們的每一步行動計劃,肯定會對其它六艘大海船各個擊破。

閔氏海船被擊沉后,葉氏的五艘海船開始就將銅火炮,對準最後的一艘高氏海船。

六艘海船,將高氏團團包圍住,逃都無路可逃。

「葉城主,來你勝了,我無話可說,但是別想我高某人投降哪怕戰到最後一人,也絕不認輸。有本事,你就親自放馬過來擒我」

高城主環顧四面,鏘的拔出腰間靈劍,大聲慘笑。

「哈哈」

孔仲海卻放聲大笑了起來,「姓高的,你還想跟葉城主鬥法?就你這水平,還出來丟人現眼,誘葉城主過去跟你打

這樣的計謀,用在閔城主那種貨sè身上,說不定真有效果下回用計,記得先看清楚對象。兄弟們加把勁,這艘高氏海船也快沉了,打沉他們」

高城主臉上一陣紅一陣白,他是指望葉默能過去,若是僥倖抓住葉默,或許還能保住高氏海船衝出去。

閔城主也不好過,兩眼無神,面如金紙,斜靠在心腹修士的身上,「欺人太甚,竟敢……竟敢小看我,回頭一定要他好看」

至於一直沒有說話的陳城主,臉上早就充滿絕望。

五艘葉氏海船上,修士們都無比的興奮。

「砰」

「砰」

「砰」

葉氏海船又是一輪齊shè炮轟。

高氏海船的四面船側甲板,都被轟出好幾個大洞,開始被海水大量灌入。還有一炮轟在桅杆上,一炮打中船舵。

儘管船上的眾修士們試圖拚命堵住破洞,但是船上裂口太多,再也無法修補。這是唯一的海船,如果這艘海船沉了,他們全要下海餵魚。

「城主,沒辦法了,乘小船逃」

高氏船長無力喊道。

大海船上的眾修士和武者們絕望,紛紛爭搶小舟,還有木板。

這些小舟很快被再次轟來的玄鐵丸給無情的打翻,他們只能從沉船上拆下木板,勉強漂浮,一邊跟海中的海刀魚搏殺。

「交出所有靈器,當俘虜,可免一死不願投降的,沉海里餵魚」

葉氏海船的修士們,開始高聲大喊勸降。

求饒、喝罵、威脅、勸降的聲音交織在一起,紛亂嘈雜。

也有修士試圖搶奪葉氏海船,被居高臨下早有準備的葉家修士們當場格殺。掉落海中還想要奪船,沒那麼容易。

死傷的人數漸漸增多,這些人的反抗才漸漸少了起來。

不少武者和修士開始投降,交出靈器。

在即將沉沒的高氏海船上,幾名心腹簇擁著高城主,紛紛苦勸。

「城主,你走只要你能順利逃離,返回仙村,可以重新整合其他幾島的人力,報仇雪恨若你也陷在這裡,我們眾仙村群龍無首,就徹底完了」

一名心腹低聲勸道。

高城主臉上戾sè一閃,點頭道:「好,我趁亂離開你們投降,留著xing命,我會贖你們回去」

高城主伸手一拍腰間的靈獸袋。

一隻數丈巨大的二階靈鶴出現在甲板上。

靈鶴是比較常見的靈禽坐騎。

靈鶴速度並非最快,但在常見飛行坐騎中,耐力卻是最好的,xing子也溫順,飼養馴化都容易。遠距離的飛行,即使靈鷹也比不上。

不過,靈鶴非猛禽,戰鬥力很弱,並不適合空戰,僅用來代步。

高城主一個翻身騎上鶴背,拍了拍,低喝道:「走,帶我回高氏靈島。」

靈鶴雙翅一展,背著高城主掠海而飛。

甫一升空,飛上百丈高空,高城主的心情剛剛好轉。

就聽到三聲鷹啼,三道巨大的金影,凌空朝靈鶴撲抓了下來。

「不好,是金鷹快逃」

高城主惶急朝靈鶴大喊。

「將靈鶴擊殺上面的人,留他一命」

遠處戰船,傳來葉默冰冷的聲音。

葉默早就把三頭靈鷹放出,在天空防備,就是怕有人仗著飛行坐騎逃走,或者是放出訊鳥給其它仙村通風報信。

三頭靈鷹兇悍無比,利爪瘋狂撕咬,這頭靈鶴沒來得及將速度提上來,就被撕成大量的血肉碎片。

高城主抵擋不住,慘叫著從百丈半空中跌落。「葉默,我是城主,仙盟成員,你不能殺我」

就算是練氣期修士,從百丈天空摔下海中,恐怕也要摔個半死。

葉默臉sè冰冷,這高城主雖然貪生怕死,不過他說的是實情,確實不能傷了xing命,否則仙盟那邊不好交代。

「大金,拉他一把,別讓他摔死」

大金聞聲啼叫,俯衝下去,很快追上高城主,雙爪抓住道袍,降低到離海面十餘丈,才將高城主扔回海里。

高城主在海里浮浮沉沉,慌張的跟周圍聞到血腥氣息的海刀魚群拚命廝殺,沒多久就力竭,不得不開口求饒,交上所有靈器,成為俘虜。

高漸、王虎等人帶著葉村眾修士忙著抓俘虜,足足用了半個時辰,才將所有落水的修士武者們都繳械俘虜,救了上來。

高、閔、陳三村的城主、眾修士和武者,被繳械之後,用堅韌的妖獸筋製成的靈索捆住,上了小舟,統統關入那艘海盜船的牢房內。

葉默並不怕他們敢造反,嚴厲jing告。若是敢造反,其餘海船於脆把海盜船打沉,將他們葬送海底。

這場持續了近一個時辰的海戰終於結束,常非匆匆向葉默彙報,「城主,五艘海船受傷不大,只有一艘船體受到破壞,臨時修補了一下,勉強可以繼續戰鬥。打完這一仗后,要儘快返回船塢去修理

另外,三村修士和武者俘虜,一共一百多名。抓了他們的城主,肯定能讓他們仙村拿大把的靈石來贖人,每村最少一萬塊靈石,光是這些贖金,我們就發了。」

常非異常興奮。

葉默淡笑。

他在意的倒不是這些靈石贖金。這一場關鍵xing的海戰大勝,幾乎可以奠定這千裏海域,十餘座小仙村之中,葉氏仙村最強仙村的地位。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為轉載作品,內容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與三江閣()無關,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葉默打完這場海戰之後,花費了不少的時間收容眾多俘虜,顯得從容。

但是孔仲海十分心急。

雖然打沉了「十村聯盟」的三艘大海船,但是還有六艘大海船去了各個分島,並未被於掉。

這些是後患。

如果不除掉這些海船,他孔仲海寢食難安。

畢竟是他潛伏在十村聯盟內當間諜,若是十村聯盟不徹底崩潰,他這個叛徒肯定會遭到其它九座仙村的報復。

只有徹底把十村聯盟打敗,他才能睡上一個安穩覺。

孔仲海急切登上葉默船上,見面也顧不上寒暄,連忙說道:「葉兄,還有其他六艘海船,襲擊六處附屬島嶼我們是不是趕緊去追殺他們?」

「這個自然他們中間有一艘海船去了最近的海妖島礁,我們這邊過去。

葉默看了孔仲海一眼,猜出了他心中的擔憂,隨即朝常非吩咐了幾句。

常非點頭,安排眾海船起航。

很快,葉氏五艘輕型海船,以及孔氏一艘大海船,往海妖島礁方向迅速駛去。

正在航行途中,葉氏船上一名仙衛匆匆趕來稟報:「城主,牢房裡,那個姓閔的城主,嚷著要見你」

「哦?姓閔的要見我?」

葉默奇怪,又扭頭對孔仲海說道:「孔兄,咱們一起去看看。」

「嗯,這姓閔的是這次十村聯盟的主謀,看看他要說什麼」

孔仲海點頭。

葉默和孔仲海帶著十多名隨從,來到海盜船底層狹窄的牢房走廊。

這些牢房內,關押了一百多名修士和武者,一個個傷痕纍纍,鼻青臉腫,被堅韌的妖獸筋捆得像粽子一樣,硬塞在牢房內。

三位仙村城主被單獨牢房關押著,他們身份特殊,待遇也自然不同。

陳城主一副聽天由命的坐在牆角,背靠在牢房牆壁上,長吁短嘆。

高城主沉著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只有閔城主神情極為焦慮,在狹小的牢房內不停的來回踱步,不時的望向艙底走廊的通道大門。

閔城主一見到葉默帶著人進來,連忙衝到靈木牢欄前,激動大聲道:「葉城主,我沒有對你出手,你我之間有協議在身,我沒冒犯你,你不能關著我

「呵」

葉默幾乎要笑出聲來,「閔城主,違反二村協議的可是你啊你怎麼跑到高城主的海船上去?」

「高城主邀請我去他仙村做客我純粹是搭乘高城主的海船而已,從頭到尾根本沒有對葉村動手。我連靈劍都沒有帶」

閔聰連忙道。

「哦,是嗎?那海船,還有眾多閔村修士,這怎麼解釋?」

葉默指了指其它牢房,那些被俘虜的閔氏修士。

「不他們都不是我閔村的人他們都是徐氏仙村在籍的修士,你若不信,可以去查他們的村籍」

閔聰有些慌張,一口死死的咬住這一點,沒有絲毫鬆口。

他跟葉默簽下過不冒犯的正式協議,以城主令蓋下大印,這種正式協議是決不能違反的。否則,葉默告到仙城同盟,後果極其嚴重。甚至會剝奪他的城主資格。

閔聰絕不想自己的城主地位被剝奪,成為一名沒有地位的普通修士。

葉默冷笑,「是嗎?那樣說來,我把這些tr俘虜們,都殺了,閔城主也不會心疼了」

「來啊把所有的徐村俘虜拉到甲板上去,砍了喂海魚我估計徐城主也不會太在意這些俘虜的xing命。」

葉默一揮手。

「是」

在葉默身後的土奴五衛們立刻點頭,拔出靈劍,朝關押了閔氏修士牢房走

牢房內,眾閔氏修士俘虜們都大驚失sè。

「不要」

「城主,救命啊」

他們中間很多人,都是閔氏家族主支和旁支子弟。

哪怕他們臨時入了徐村的村籍,但依舊改不了他們留著閔氏家族血脈的事實。

「且慢」

閔聰頓時愕然,滿臉的發苦,連忙道,「葉城主……我剛才糊塗了是我不對我為他們贖身,你要多少靈石?我可以給你,就算一時拿不出,我可以寫欠條,以後慢慢還」

「你自身難保,還想著替他們贖身?」

葉默嘴角掛起一抹淡淡的冷笑:「你以為玩這些改換村籍的小把戲,就能逃過一劫?我雖然沒抓到你的把柄,但也不會輕易放過你」

說到最後,葉默對孔仲海說道:「孔老弟,有沒有什麼話對他們說?」

孔仲海輕輕搖頭:「還有六個傢伙沒有抓到,抓齊了再一起訓丨話」

天sè依舊漆黑,一個時辰之後。

葉氏仙村的五艘輕型海船和孔氏仙村的一艘大海船,已經來到了海妖島礁一帶。

這片海妖島礁有數十里方圓大小,如果不熟悉的話,很容易莫不清楚方向

十村聯盟的一艘大海船,抵達這片海妖島礁,便準備休息,第二天天亮之後搜尋這片島礁的葉村修士,並準備將這片島礁佔為己有。

葉默放出火鴉和金鷹,迅速偵查出敵方海船的具體位置。

不久后,火鴉撲騰著翅膀落在葉默身上。

「這些傢伙居然把海船停泊在一處島礁旁邊」

葉默冷冷一笑,拿出海圖來,在上面點了一個位置,說道:「海船在這裡,咱們過去」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