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像還是草莓味的。

「老大,我這裡還有巧克力味道的,你要試試嗎?」

見林岳開始大口大口的吃,寂寞的魚好像很高興,又從背包里掏出另一款的蛋糕,賣相依舊非常差勁,與其說是蛋糕,不如說是一坨屎……

林岳拿過來試了一下,果然是巧克力味,而且同樣會觸發中毒的狀態,兩塊蛋糕吃了下去,就算像林岳生命值這麼厚的玩家都有點扛不住,林岳連忙喝下血瓶把生命值拉回去。

「除了賣相和會掉血這個設定有點奇怪以外,味道真的不錯。」吃完以後,林岳對寂寞的魚做的蛋糕做出了一個十分中肯的評價。

寂寞的魚聽了笑得更加開心,自己也拿出一塊吃了起來。

林岳一開始也跟著她笑了,可是當他發現這個傻妹子的生命值「唰」的掉下一大半的時候,林岳就笑不出來,連忙把一個血瓶扔到她面前,「快,馬上給自己加血。」

這丫頭,法師的生命值就兩,三百點,兩個蛋糕足以要你的命,虧你還發明這樣的毒蛋糕,打算自己坑死自己嗎?

經過近一個小時的時間,在騎兵隊的護送下,載著林岳兩人的馬車順利穿過了白夢森林的練級區域,那些等級在15~20級的怪在騎兵隊的鐵蹄下只要一靠近就被斬殺,雖然林岳得不到半點的經驗值,但是一路上卻節省了不少的時間。

「勛爵大人,前面的路斷開了,馬車沒辦法通行。」丘吉爾拉開車簾說道。

路斷了?

林岳愣了一下,隨即跟寂寞的魚一起從馬車上走下來,只見前方的道路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斷崖。

斬滅萬法 林岳皺了皺眉,打開系統地圖跟任務欄的坐標對比一下,發現目的地就在斷崖的下面。

「靠,要下去嗎?」

林岳嘀咕了一句,朝斷崖望去,只見斷崖下濃霧環繞,不時有呼嘯的風聲從崖下吹上來,扔了一塊石子下去,久久沒有聽到迴音。

「丘吉爾。」

「屬下在。」

「給我去弄條麻繩。」

「是的,大人。」

在林岳的命令下,騎兵長率領著部下在附近的叢林里找來大量的藤蔓,然後編成一條條足足有手臂粗的麻繩。

將麻繩的一頭系在斷崖不遠處的岩石上,另一頭則系在林岳和寂寞的魚的腰上。一切準備就緒后,林岳重新回到斷崖邊上。

看到林岳打算下去,騎兵長上前勸道,「大人,您真的要下去,此崖風勢極大,靠這麼一條臨時編織的麻繩不足以保證您的周全,請大人三思。」

「沒事,我們是冒險者,就算真的不小心摔死也可以復活。」林岳擺擺手道。

「大人,不如這樣,等屬下陪同大人一併下去。」騎兵長還是不放心說。

「不用了,你們就在這裡待著。」

不等騎兵長繼續說下去,林岳跟寂寞的魚已經抓住麻繩,開始往斷崖慢慢的滑落,雖然林岳本人很想讓騎兵隊跟著自己一起下去,可是林岳知道,騎兵隊那麼多的人要再找工具下去斷崖,肯定要浪費很多的時間,與其這樣,林岳決定自己跟寂寞的魚一起下去。

一路下滑,斷崖的風比想象中還要大,林岳和寂寞的魚抓住麻繩被吊中空中,不時被風吹的左搖右擺。

剛才林岳說「會摔死」其實完全不是在開玩笑,「境界ol」除了正常戰鬥會產生傷害外,其實還有很多外來因素可以產生足以讓玩家死亡的傷害。

譬如掉崖。

往下面深不見底的崖底望去,林岳有一種頭昏腦漲的感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小心鬆手摔了下去,鐵定會變成肉醬,生命值也會扣光。

讓林岳感到驚奇的是,作為女孩子的寂寞的魚出奇的鎮定,一路滑落下來的時候,幾乎聽不見她像普通女孩子那樣大呼小叫。

這丫頭實在太彪悍了。

半小時后,兩人有驚無險抵達崖底,林岳感覺自己踩在一片鬆軟的土地上,低頭一看,腳下全是腐葉,鋪滿厚厚的一層,空氣中還嗅到一絲淡淡的腐臭味。

根據系統顯示的坐標,林岳很順利找到任務地點,不過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哪裡只是一塊很普通的空地,除了一片雜草外一眼看去什麼都沒有。

「老大,這裡有一隻手。」正當林岳感到一頭霧水之際,寂寞的魚忽然指著地上說道。

林岳靠近過去,果然看到有一隻手裸露在地面之上,用腳踢開表面那些腐葉,那隻手的主人跟著顯露出來,分明是一具**已久的屍體。

系統:是否調查無名屍體?

林岳選擇了「是」,一條進度條彈出來,當讀條結束后,新的信息出現。

系統:你從無名屍體獲取一把匕首。

藍光一閃,林岳手中果然出現了一把通體幽藍的短刃,系統顯示它是任務物品。與此同時,任務信息更新。

系統:你完成了主線任務「黑暗之源」,獲得經驗值1700點。

系統:你觸發了主線任務「深入黑暗」,任務難度d,請調查屍體主人的身份,拿著從屍體上得到的匕首回獅子城找npc菈菈,她或許知道什麼。 誒?這就完了?

沒想到費了那麼多的功夫跑到來這裡,最後竟然只是找到一具無名屍體還有一把匕首就打發回去,雖然任務完成了,但是林岳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算了,既然如此還是先回去交任務吧。」

林岳打開系統背包,給寂寞的魚一份回城捲軸,一陣白光后,兩人消失在原地處。

至於在斷崖上等待的騎兵隊林岳並不擔心,他們作為林岳聘請回來的雇傭兵,如果作為僱主的林岳回城,他們也會自動被系統召回去,重新在獅子城裡待命。

根據任務描述的要求,林岳要去找一個叫做菈菈的npc,可是林岳發現,任務里並沒有標記坐標,甚至那位npc在獅子城哪裡都沒有寫。

「主城那麼大,要怎麼找?」

一時間,林岳有點迷糊,只好把任務先擱著。接著打開系統菜單,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是現實時間下午的18點20分。

「晚飯時間到了,我下線先去吃飯,你呢?」林岳回頭看著寂寞的魚問道。

「我上線前吃過了,暫時還沒不想吃。」寂寞的魚搖頭道。

「這樣吧,你自己先去練級,我等會上線再找你。」林岳提議道。

「不,我想在這裡等老大。」寂寞的魚很堅持道。

這回林岳沉著臉,換上一個嚴肅的表情,假裝威脅道:「作為我的小弟,你的等級現在實在太低了,如果不快點把等級練上去,我會很沒面子。」

這句話果然湊效,寂寞的魚當即點了點頭,握住兩隻小粉拳道:「我知道了老大,我現在就去練級。」

「嗯,孺子可教,去吧,騷年,維護世界和平的任務就交給你。」林岳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交易給她一捆血瓶,好方便她練級。

「謝謝老大。」拿到血瓶的寂寞的魚喜滋滋的走了。

等寂寞的魚一走,林岳立刻下線,脫下連機器,林岳揉了揉有點發酸的眼睛,然後從床上坐起來。

「先吃點東西。」伸了一個懶腰,林岳走向廚房,下意識拿起桌面的速食麵,可就要撕開的時候,林岳又停住了,「等等,其實我沒必要老吃這種沒營養的東西吧?」

把速食麵塞回去,林岳回到床邊拿起錢包和鑰匙然後往屋外走。

雖然從十年前重生回來,不過這幾天的時間,林岳甚少出門,今天為了給自己補點營養,林岳還是決定出去大剁一頓。

「哥現在有金手指,等級,裝備什麼都不缺,其實沒必要把所有時間用在遊戲上,偶爾犒勞一下自己也不錯。」

懷著這種心情,林岳走出了出租屋。

林岳現在生活的城市是華夏南方一個中等城市,發展得還算繁榮,一出門就可以坐上公交車。

雖然以前在這裡生活過,可那是十年前的事,坐在公交車上,看著車窗外昔日記憶中的街道,林岳不禁有些恍惚。

重生回來,林岳還沒有像今天這樣認真看過這個十年前的世界。

公交車的目的地是市中心,林岳下車后,憑藉記憶在附近找了一間比較知名的餐廳,如今是國慶假期的第二天,餐廳客人比較多,林岳好不容易才找到位置坐下。

「先生,請問你需要吃點什麼?」服務員走過來給林岳送上水,然後帶著微笑詢問道。

「讓我看看。」林岳打開了餐牌,可是很快皺起了眉頭。

餐牌上面全是英文,雖然林岳英文的成績還不錯,但是明顯不足以看懂上面的英文,其實林岳也不明白,這裡明明是華夏的城市,為什麼在這裡開餐廳的人菜單要用英文,有必要這麼裝逼嗎?

心裡嘀咕了一句,不過林岳表面上還是故作鎮定,同樣很裝逼的隨手點了兩個菜,幸好菜單上還配了圖片,林岳還不至於出醜。

等菜上好,林岳二話不說大吃特吃,一頓飽飯後,摸著肚子正準備結賬,沒想到恰好這個時候,餐廳外邊又走進來一男兩女。

一開始林岳也沒在意,然而等對方往自己這邊走過來的時候,林岳才忍不住暗嘆一聲「冤家路窄」。

稍稍走在前頭的男人文質彬彬,衣冠楚楚,全身上下散發著成功人士的氣質,不過從他稚嫩的臉孔不難看出他的年紀其實並不大,跟林岳現在的年紀差不多。

駱應龍,沒想到會在這裡碰上他。

沒錯,這個走進餐廳的男人正是之前被林岳在遊戲中「幹掉」的龍少爺,駱應龍,現實中的他比遊戲中更加意氣風發。

林岳並不擔心對方認出自己,因為事實上不管是遊戲還是現實,林岳跟駱應龍一點都不熟,駱應龍大概也不會記得林岳這個「仇人」。

大大方方的坐在哪裡等待服務員結賬,直到駱應龍帶著身後兩個女的從林岳身邊經過的時候,林岳的眼睛又不自覺的轉動了一下,最終定格在駱應龍身後一名女生的身上。

女生年紀同樣不是很大,不過舉手投足卻有種上流社會大家千金的風範,一身素色的連衣裙,邁步的時候裙裾晃動,隱約可以看到一小截藕白色的小腿,長長的秀髮披肩,不施一點粉黛的小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靈動的眼眸燦若星辰,清澈如井水,給人一種出塵脫俗的感覺。

林糜香,她應該算是林岳上一世最心動的女孩,都說初戀最難忘,儘管當時的林岳只是單相思。

時隔十年後,重生回來再次看見這個女孩,林岳心中卻沒有掀起半點波瀾,大概是因為自己已經經歷過歲月的沉澱。

擁有一個近30歲的靈魂,林岳再次見到林糜香的時候,那種心情除了覺得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外,並沒有其他別樣的情愫。

「看來我真的老了。」林岳扶了扶額,接著很自然的收回目光。

駱應龍帶著林糜香和另一個女的很快經過林岳坐著的位置,林岳同樣假裝跟他們不認識,直接把臉轉過去。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為他們會互相擦肩而過的時候,一把聽上去軟糯動人的聲音忽然響起。

「咦,這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說話的人赫然是駱應龍帶進來的另外一名女伴,當林岳愕然抬頭跟對方目光相接的時候,嘴角頓時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 那是一個年約雙十的女人,身上潔凈的白色襯衣,領口綁了一條粉色絲帶,下身套著一條職業裝的灰色套裙,一頭黑色微卷的秀髮隨意披在胸前,無框的眼鏡背後,有一對好像會笑的桃花眼。

這美女真的很高挑,加上穿了高跟鞋,比一般男生都要高不少,估計凈身高有1.75以上。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對超過42寸的長腿,白凈而筆直,在黑色絲襪的襯托下充滿了誘惑的曲線和魅力。加上前凸后翹的魔鬼身材,此女剛走進餐廳,頓時吸引了班房裡所有雄性生物的眼球。

不得不說,相比起青澀的林糜香,這個女人更加容易引起男人的腎上腺素飆升,林岳當然想跟餐廳里的男人一起大大方方欣賞對方魔鬼般的身材,不過無奈對方可是林岳一個不想見到的人。

剛才怎麼沒注意到是她?

林岳此時正懊惱不已,只怪自己剛才把注意力都放在駱應龍和林糜香身上,忽略了這個恐怖的女人。

「青鹿老師,你認識這位同學?」林糜香露出好奇問,清澈的眼眸跟著也打量了一下坐在哪裡的林岳。

「他是我們班的學生。」青鹿撫子笑著道。

青鹿撫子,一聽名字就知道是太陽國人,不過她本身還擁有1/4的華夏血統,祖父是太陽國人,父親是法蘭西和太陽國的混血,母親是華夏人,所以才會姓青鹿。

這個美女老師在林岳所讀的高中可是非常出名,記得上一屆校園網學生們自發舉辦的校花評選,青鹿撫子明明不是學生,但最後居然都以高票當選,雖然那次評選最後作廢,但還是無損她在全校男生心目中第一美女的美名。

然而林岳害怕這個女人的原因,卻是因為對方是林岳班級的班主任。

沒有那個學生不會對自己的老師心存敬畏,就算對方是美女也不會例外,何況對方還是班主任的存在。

「原來是林岳同學,你也在這裡吃飯?」青鹿撫子已經把林岳完全認出來了,笑顏如花的打招呼道。

回憶起自己十年前在這個女人管教下的高中生涯,林岳居然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站起來回道:「晚上好,青鹿老師。」

「我們學校的學生?」駱應龍瞥了一眼林岳身上穿著的校服,眼中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輕蔑,隨即又換上彬彬有禮的笑臉對身邊的兩位女伴道:「青鹿老師,林同學,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不如我們快點進去吧。」

像他這種有錢的公子哥當然不可能讓佳人坐在大廳這種人聲吵鬧的地方,他早就訂好了最高級的包廂,連今晚要用到的法蘭西紅酒,他都讓服務員提早開好,為的就是今晚跟學校里兩名美女共進晚餐。

一想到這個,駱應龍心中忍不住一陣激動,可就在這個時候,青鹿撫子卻笑著提議道:「既然在這裡碰上林岳同學,不如我們一起吃吧,駱同學,你不會介意吧?」

這句話就好比一桶涼水從駱應龍的頭上淋下去差不多,把駱應龍心中那把火徹底澆滅。

「這個……」駱應龍一下子都不知道怎麼回答,最後目光一轉,用警告的眼神看著林岳。

意思好像在說,小子,識趣點,自己看著辦。

林岳翻了翻白眼,心道那個無辜啊,沖駱應龍攤了攤手,然後對滿臉期待的青鹿撫子說道:「老師,飯我剛剛吃過了,你們吃你們的,不用管我。」

青鹿撫子這才注意到林岳面前果真放著一些剛吃完的碗筷,於是不再勉強,說道,「那好吧,我們走了。」

話音剛落,林岳和駱應龍同時鬆了口氣,尤其是林岳,他才不想重生后又要跟眼前這位美女班主任同桌吃飯。

上一世,林岳由於成績不好,經常被青鹿撫子這位班主任留下來補課,甚至連星期天休息的時間都沒有放過。

一開始林岳還竊喜這樣可以單獨跟美女班主任相處,可事實上後來林岳後悔到連腸子都出來了,那種每天補課,完全沒有假期的日子,比直接殺了他還要難受。

記得當時林岳還發誓,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投胎的機會,他打死都不要再補課。

「既然林同學已經吃過飯,那麼我們也不勉強,以後等有機會再約吧。」駱應龍故作大方道。

「好啊。」林岳表面上用很假的笑容回應,同時在心裡默默祈禱大家以後不要再有見面的機會。

等三人離開后,林岳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又等了片刻把賬結了,林岳馬上坐公交車回到自己的出租屋。

洗了一個澡,戴上連接器,林岳又回到遊戲中。

現實中吃一頓飯,遊戲里卻是過了大半天的時間,林岳打開等級榜查看了一下,原來排名第一的炎黃血帝等級已經升到18級,至於林岳的排名同樣下降了一些。

等級方面林岳倒是不至於焦急,關掉等級榜后,林岳點開了跟前的私聊請求。

剛登陸遊戲的時候,聖域九州便向他發了一個私聊請求,林岳大概知道他找自己幹什麼,於是接通以後第一句話便是,「10分鐘后,楓林酒館見。」

楓林酒館是獅子城城東一間由npc經營的酒館,那裡是整個獅子城除了城南廣場外最多玩家聚集的地方。

不管什麼遊戲,休閑類型的玩家從來都不會缺,這些人從新手村出來在踏入主城后,並沒有跟隨大流到城外的練級區為了那麼一點經驗爭個頭破血流,而是來到這間楓林酒館,喝喝酒,聊聊天,過著跟現實中差不多的休閑生活。

不得不說,比起現實中充滿了現代氣息的酒吧,遊戲中酒館那種西歐中世紀的復古裝修更加吸引人。

走進去楓林酒館的時候,林岳除了看到一群或坐或站的酒客外,還看到酒館中央舞台上正進行著一場精彩的舞蹈表演。

這些跳舞的女孩都是npc,個個身材火辣,相貌精緻,看得那些圍觀的玩家不時發出熱烈的呼叫聲。

繞過舞台下喧鬧的圍觀人群,林岳走到一個角落坐下,不到片刻,酒館的門再度打開,卻另一群人從外邊走進來。

林岳抬頭看去,帶頭的人不正是聖域九州嗎?他身後那些人頭上的id全部清一色「聖域」開頭,不用說肯定是聖域公會的成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