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黎天一愣!

不是只有積分嗎,怎麼又變成經驗了,正在他一愣神之際,一道身影已經飛快的將他腳下的張家長老抓走。

身影一閃,就要消失不見。

「黎天小友,我張家無意與你為敵,他對你出手一次,你還他兩次,也算公平,今日就此別過,改日歡迎來張家做客。」

等黎天反應過來時,人已經不見,黎天頓時面色一垮。

「特么的,怎麼就走了,別走啊,我還想要裝逼到天亮呢!」

如是一想,再看看楊家這些人,他一時間有些意興闌珊,要積分,還是任務好,有時間不如去找武聖裝逼升級去。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老子走了。」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習慣於原主一般,自稱為老子。

然而變故卻在這時發生,那一直沒開口的新娘,在其他人紛紛恭送黎天時,突然開口了。

管教痞子校草 而且這一開口,就讓黎天頭上冒起了冷汗。 「帶我走。」

這句話,沒有稱呼,也沒有指名道姓,但是黎天知道,這句話可是對他說的。

可是,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來裝逼的,不是來搶親的啊。

現在把那葛千秋殺了,又把你這新娘帶走,換了誰不會覺得我是來搶親的。

「不行,不行。」

心裡否定后,根本沒有回頭,可是他剛剛踏步,那聲音再次傳來。

「帶我走吧。」

不見其面,只聞其聲,黎天只知道她聲音很好聽。

可是自己也不是那種人啊,他可是看過的,這個新娘,只是一個凡人。

還是一個零級的凡人,連一級都不到。

緣來是你,霍少的隱婚甜妻 自己就要飛升了,帶著這麼一個累贅算什麼事。

黎天繼續前行,第二步邁出,那女子的聲音再次傳來。

「求求你,帶走走吧。」

那優美中帶著絕望的聲音,讓黎天都差點心軟,最後還是狠下心來。

他靈敏的五感,讓他感覺到,這女子的絕望,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把自己當成救命稻草。

但是,自己救不了她。

哪怕救了,等自己離開后呢。

所以,他要抬腳離開,卻在這時,系統提示不期而至。

「叮,恭喜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教授的研究生,作為一名新進的教師,怎麼能沒有自己的研學生,請將楊千雪收為自己的研究生。

任務成功領取,如不完成,支線任務系統將強制封鎖(開啟需要一百積分),完成任務,獎勵隨機物品一件,開啟楊千雪修鍊方法一份。」

第五個任務出現,還是這麼簡單的一個任務,黎天那準備離開的腳步,頓時停下。

系統,你終於不坑爹了。

「跟我走吧。」

黎天轉身,面對那蒙著蓋頭的楊千雪。

楊家老太爺見黎天一直沒有答應,本來還很高興,可是沒想到,黎天最後竟然答應下來。

其他人倒是沒什麼反應,只有楊千雪身軀一顫,隨後將蓋頭一掀,露出一張傾城傾國的臉。

黎天眼中不由得閃過一絲驚艷,突然有些明白,那葛千秋為什麼要取一個凡人為妻。

「為什麼要跟我走。」

「陸姐姐讓我求你。」

陸姐姐,陸心儀!黎天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更是為那被自己殺了的葛千秋悲哀。

人被自己殺了,前任被自己送給老婆當徒弟,現任又被自己收來當徒弟。

黎天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點太狠了,簡直就是慘絕人寰,死不瞑目。

「嘿嘿,就是狠的可惜了,這麼裝逼的事,卻沒有裝逼成功。」

如果死去的葛千秋知道黎天的想法,也不知道會不會再被氣死。

「如果沒有什麼東西需要帶的,就和我走吧。」

楊千雪搖頭,只是緊張的看了一眼楊家老太爺,而後將手中的一塊血色玉佩緊緊抓住。

黎天瞬間明悟,也許她求自己,就是為了保住手中的玉佩吧,或者連嫁給葛千秋也一樣。

不過他不在意,自己有系統在身,這世界的任何東西,能比的上系統嗎。

「那就走吧。」

黎天話落,彷彿想到什麼一般,看向那一臉糾結的楊家老太爺。

「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啊!」楊家老太爺勉強一笑道:「沒有,自然沒有意見。」

「叮,恭喜宿主裝了一個讓人強顏歡笑的逼,因宿主等級高於被裝逼人兩級以上,經驗獎勵取消,轉化為一點系統積分。」

「叮,恭喜宿主獲得一點積分,目前剩餘積分52積分。」

嘿嘿,一分也是愛啊。

一吻成婚:首席掠愛很高調 一揮手,黎天帶著亦步亦趨的楊千雪,跨步離開楊家。

這一幕,讓他不禁想到了一首詩。

裝逼的我走了,

正如我裝逼的來;

我裝逼的招手,

作別婚禮的霓彩。

那身後跟著的,

是搶過來的新娘;

裝逼后的經驗,

在我的心頭蕩漾。

同樣裝逼的積分,

靜靜的躺在屬性欄;

在這平凡的世界里,

甘心做一個逼王!

那每一句言語,

不只裝逼,還要上天;

…………………………

「好詩啊,好詩!」

幸好沒有地球人聽到他這首詩,否則不把他罵個狗血淋頭,然後指著他的額頭大喝一句『你咋不上天呢!』

黎天的這種好心情,並沒有因為這一首詩而結束,因為他突然想到自己還有一個任務沒有完成。

轉頭看向低頭跟著自己的楊千雪,黎天突然想明白了,提示讓自己收研究生,自己只是把人帶走,這自然不一樣。

「你叫楊千雪是吧?」

楊千雪點頭,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這麼選擇到底是對是錯,陸心儀飛升前的傳音,讓她自己選擇。

可是她真的有選擇嗎。

從出生開始就不能修鍊,一直被人欺負,知道十歲那年,被陸心儀所救,然後讓她在楊家地位提升。

可是沒用多久,自己就被楊家老太爺發現。

於是她告別了無憂無慮,開始被培養成為一個家族的工具,用來聯姻的工具,只因為自己的美貌。

這次之所以嫁給葛千秋,也是因為楊家老太爺答應還她母親留下的唯一玉佩,正好有機會替陸心儀報仇,報薄情寡義之仇。

沒想到,最後,陸心儀放下了,也發現了她的身份,於是告訴她。

葛千秋一定不會有好下場,如果想要脫離楊家就求黎天,然後陸心儀飛升而去。

之後的事情,果然如陸心儀所說,等黎天要離開時,她終於鼓起勇氣。

留下,還會有下一個千秋,姓葛的能聯姻,姓李的,姓張的同樣可以聯姻。

想到陸心儀那天生的能力,便決定相信陸心儀,可如今又不禁有些擔心。

黎天可不知道她心中瞬間出現這也多的想法,看到他點頭,黎天便說道。

「那我就叫你千雪吧。」

黎天想到自己那第五個任務,只想著趕緊完成,十個任務雖然可能會有不少獎勵,但是他還是想要快點完成,開啟新系統。

「千雪,既然你跟我走了,那你以後就是我的研究生了。」

「研究生?」

楊千雪疑惑的呢喃,滿臉茫然,可是在想了幾秒后,臉色突然變得通紅,再之後,甚至變得漲紅。

絲絲怒氣浮現,她竟然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對著自己,怒視黎天。

「你做夢!」 說實話,黎天還真心沒有想過太多。

所謂研究生,只是他的惡趣味而已,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他可是有老婆的人,而且他這個老婆,還在因為時間,一點一點的深刻。

在和楊千雪解釋了半天,終於解釋明白,什麼叫研究生,可是楊千雪看他的目光,總是十分懷疑。

「你這是什麼眼神,你實在不相信,我發誓總可以了吧。」

楊千雪沒說話,只是拿著匕首看著黎天,彷彿再說,你不是要發誓嗎,那就發啊,你發誓了,我就信你。

「好好好,你趕緊把匕首放下吧,我發誓,我真的對你沒有一點不好的企圖,只是要收你做研究生,也就是學生,如果我騙你,讓我不得好死。」

然而,楊千雪還是沒有放下匕首,如果不是天已經昏暗,兩人還在一條小路上,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英雄救美。

「你為什麼要收我為徒?」

徒弟,學生,研究生,好像都一樣,黎天也不在意。

只是這個問題,他並不能說,他只是為了完成任務,那樣傻子也不信。

想到那完成任務后,就可以得到的獎勵,黎天心中突然一動。

「你知道嗎?在一周之前,我和你一樣,也沒有一絲修為,可是現在,我已經成就武聖。」

楊千雪半信半疑,黎天繼續說道。

「也許你不信,可是這就是事實,我發誓,而且你也看到了,陸心儀幾秒間就飛升的事。」

見楊千雪眼神鬆動,黎天再接再厲。

「其實這世間修鍊的方法很多,每個不能修鍊的人,只是因為沒有找到正確的方法,只要你找到正確的方法,就可以成功修鍊。」

楊千雪放下匕首,『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求老師教我。」

那瘋狂的渴望,看的黎天都有些心驚,也許在這世界,只有同樣做過廢人的黎天才明白,她對於修鍊的渴望。

黎天突然明白,系統為什麼讓他收她做研究生。

「我叫黎天,在我的家鄉,都是把老師稱作教授的,你可以叫我教授,或者黎教授。」

「教授。」楊千雪有些彆扭的喊道。

「叮,恭喜宿主成功將楊千雪收為研究生,完成任務,教授的研究生。」

「叮,恭喜宿主黎天完成任務,任務完成度80%,將獲得高級獎勵,隨機獲得一件周天萬界中的物品,請問是否隨機。」

總算完成了,黎天沒想到,這麼簡單的一個任務,自己竟然這麼半天才完成。

能有80%完成度,就算不少了,這也是他第一個低於90完成度的任務。

所以,這次只是高級獎勵,隨機的物品也不再是指定為提高自己實力的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