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虛空力量的緣故,除非必要,這裡大部分修道者其實都不會隨意在空域里到處逛。很多人都會找一個地方靜靜修鍊,有前輩保護和指引,千萬年來,自然就堆砌了無數永生境高手。

比如鶴雲方,別看他只是四十歲的面貌,但實際上已經活了兩千多年,當初他也是潛修了三百年才踏入永生境。

隨即,項北飛問及涯角空域的種族勢力,接著他得到了另一個需要在意的信息。

那就是道宮。

涯角空域很大,虛空力量會吞噬靈力,息壤又十分稀少,如果自立門派,勢單力薄,很容易會被他人滅掉。所以這裡的種族都會抱團,組成各種門派。

小勢力想要得到大勢力的庇護,就得把自己的領地讓一部分出去,依附在別人的地盤上。

千萬個種族,就有萬千個勢力。

合縱連橫,魚龍混雜。

但無論這些種族勢力有多強大,在道宮面前,都不值一提。

道宮,匯聚了無數種族的高手!

起因,在於息壤。

息壤,是很難催生的,上萬年才催生那麼一點,普通種族的修道者根本沒有那個時間去做這種事,但息壤又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很多強大種族聯合在一起,成立了道宮,負責培育息壤。

他們的存在,就是想辦法聯手抗衡虛空力量,這樣不至於讓大家時刻受到虛空力量的威脅。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以造福萬族修道者為宗旨的存在。

也因此,道宮,在涯角空域極有威嚴!

——

鶴雲方又花費了三個時辰才將這塊息壤土地給煉化了十分之一,他把上面的植物以及無關的陣法封印都給祛除,看上去十分費勁,很顯然這是一項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項北飛實在看不下去了,偷偷搭了把手,讓息壤的抗性直接減弱,加快鶴雲方的煉化速度,不然恐怕以鶴雲方的能力,還要等上好幾天。

「我們運氣不錯,這塊棄島的息壤比任何時候都容易煉化!」

鶴雲方都不知道是項北飛插手,只道是棄島陣法的原因,看上去十分高興。

「是啊,運氣真不錯。」項北飛攤了攤手。

鶴雲方立即將所有的息壤煉化為兩份,一份給了項北飛,然後才帶著項北飛往他所在的地盤而去。

半路他又詳細地指導項北飛如何用自己的靈力將這些息壤歸為己有,雖然項北飛不需要,但還是禮貌地表示感謝。

空蕩蕩的域外荒境都是一片虛空,根本沒有類似溪流大山這種明顯的路標,但他們都是靠著固定在息壤上的烙印來辨別方向的。

只要自己在一處地盤上息壤上留下陣法烙印,然後攜帶一小塊息壤離家,回去的時候,就順著這塊息壤的指引就可以。息壤不會受到虛空力量影響,所以不會迷失方向。

以他們永生境的能力,仍然飛行了兩個時辰,才終於停下。

鶴雲方在一片虛空中猛然一揮手,空中點點漣漪才逐漸散去,出現了一座小院落。

這院落也像是一座小島浮在半空中,佔地面積不是很大,大概也就是四五百平米的樣子而已。

因為息壤的資源有限,只有地面鋪了一層薄薄的息壤層,厚度不過一米高,但是在息壤層的上面則是用陣法幻化成了一座小山。

息壤的保護範圍有限,所以小山無法建得太高,只有三百米左右,但是這座小山很精緻,在山上各個地方都建立了一幢幢小房子,細細數來也有好幾百個精緻的小木屋,極為復古。

這裡的小山並非只是單純建在息壤上方,哪怕是息壤下面也有一座小山,那裡的建築風格和上面的建築風格不太一樣,住著不同的人。

因為寸土寸金,息壤的保護範圍可謂是被陣法充分利用起來。

「你如果將來也要建立自己的房子,盡量不要在息壤上使用空間類的能力,因為虛空潮汐很容易干擾到空間陣法,會使得息壤變得不穩定,進而崩碎空間。」鶴雲方又囑咐道。

空間類的能力,就是類似項北飛上次把整個長盤谷都裝進息壤里一樣,這種空間型能力是要靠靈力來維持的。

「虛空潮汐是什麼?」項北飛問道。

「虛空力量是很不穩定的,你可以把它理解為一種非常特殊的風!這種風襲來的時候,會讓息壤變得不穩定,陣法或許沒事,但空間類的能力都會被摧毀,所以千萬不要住在空間里,否則空間湮滅,可能就出不來了。」

鶴雲方慎重地提醒道。

「我明白了。」

項北飛把這些事情記下。

難怪在寸土寸金的地方,這些人都不住進空間房子里,原來是這個原因。

鶴雲方帶著項北飛往山上一座小院落飛去,很快就落在了地上,眼前是一座道觀的樣子,倒是很有仙塵氣息。

「這就是寒舍,鶴道院了。」鶴雲方笑道。

「爹,怎麼去了這麼久?」

說話間,一個女孩從院里走了出來,詢問道。

項北飛抬頭打量著這個女孩,一襲白衣,上面覆蓋著花紋,或許是因為本體是鶴的緣故,腿又細又長,身材勻稱,很是引人注目。

【執道者:鶴青】

【道胚:鶴道】

【道行:永生中期】

也是一個永生期的高手,她的道胚和鶴雲方同脈相承,聽著稱呼應該是鶴雲方的女兒,但是修為居然比鶴雲方要高,著實難得。

鶴雲方笑道:「小青,你還在家嗎?我還以為你去神羽城了。」

「我打算明天去。」

隨後她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項北飛身上,訝異道:「這位是……」

「哦對,還未來得及介紹,這位是項北飛項道友。今天多虧了他出手才撿回一條命。」鶴雲方立即將項北飛給自己女兒介紹了一番。

鶴青聽到這話,頓時神情一沉,道:「怎麼回事?爹發生什麼意外了?」

「別提了,我本來從白鸛那裡剛回來,途中看見一座棄島,正要將其煉化的時候,鷹長宏那個傢伙來橫插一腳,交手了一番。」

「鷹長宏!又是他!」鶴青臉眼中露出一絲凌厲的目光,「三番五次找我們麻煩,我去找他!」

她握緊了拳頭。

鶴雲方連忙道:「行了,小青,別衝動。我用神鳳骨重傷了鷹長宏,他現在估計不好受。不過當時我也力竭,差點死在虛空中,還是項道友路過捎了我一把,把我從虛空中帶上來。」

鶴雲方又感激地看了眼項北飛。

鶴青默然,片刻后,朝項北飛拱手道:「多謝道友出手,在下鶴青,你救了我父親一名,這份人情我記下了。」

「不用客氣。」項北飛漫不經心地說道。

鶴雲方笑道:「對了,項道友剛從大荒境那邊過來,對這裡不熟悉,需要在這裡暫住幾天,了解一些涯角空域的事情。對了,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項道友在大荒境那邊是什麼族的修道者?」

大荒境那邊夷族修道者非常多,但踏入永生期之後,夷族人都蛻變成為了人的樣子。因為忙著煉化息壤,鶴雲方都忘了詢問這件事。

項北飛也沒隱瞞,道:「人族。」

「人族!」

鶴雲方猛地一頓,身形怔了下,驚疑不定地看著項北飛。

鶴青的表情也忽然變得不對了,甚至還帶著一絲警惕。

「怎麼了?」項北飛問道。

「你真的是人族修道者?」

鶴青不動聲色地往側邊走了一步,正好把自己的父親護到後面去,而她身上已經騰起了一股氣息,防備著項北飛,似乎擔心項北飛會突然朝他們發難。

「是。」

「純正的人類血脈?」

「不然呢?」

鶴青與鶴雲方對視了一眼。

「你們對人族好像很有敵意?」

「不是我們有敵意,人族意味著什麼,你心裡應該清楚。」鶴青說道。

「我該清楚什麼?我第一次來涯角空域,不若你來告訴我?」項北飛倒是很淡定。

鶴雲方從驚異中回過神來,沉默了片刻,才無奈地說道:「人族在這裡很不受歡迎,或者說——涯角空域就沒有人族,大家都傳,這個種族是災難之源。」

「災難之源?」

項北飛眉頭一挑。

「涯角空域幾次大動亂,都是人族挑起的,那些事情給很多種族帶來了災難。」鶴雲方回想起了什麼,頗為感慨。

「什麼大動亂?」

「共谷大動亂!涯角空域平時雖然也不算太安寧,各路紛爭,但比起人族帶來的動亂,根本不值一提。最大的一次動亂在三十多年前,被大家稱作『共谷之亂』,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鶴雲方嘆道。

「共谷!」

項北飛十分詫異!

「是的,共谷之亂!當年出現了個極為強大的人族,與所有種族為敵,一劍破虛空,萬千種族道友都折損於此,道宮發出追殺令,號集萬族各路高手於共谷與之一戰。我跟你解釋過道宮是什麼。」

鶴雲方想起那件事,眉頭皺得很深。

項北飛自然是明白。

道宮,肩負著催生息壤的重任,造福萬族,基本上代表著權威,號令一出,所有種族都會響應。

「那一戰極為慘烈,無數道宮高手紛紛隕落,神魂湮滅,無盡血肉填滿了共谷,整片共谷都被鮮血染紅,觸目驚心,便是能夠迅速吞噬血肉神魂的虛空力量,吞噬了十天,都沒有將其清理乾淨,足以可見死去的道友,究竟有多少。」

鶴雲方微微搖頭嘆道。

「那動亂的起因呢?」項北飛追問道。

「據說,那個人族高手生性暴戾,濫殺無辜,為了修鍊,使用了一種非常駭人聽聞的殘忍手段,抓來各個強大的種族高手,將他們的神魂抽出祭煉,從而踏入到祖道境,一時間成為了各大種族的共同敵人。」

鶴雲方提起這位人族高手,眉宇間儘是凝重之色。

「他不知為何還能夠掌控虛空力量,就是靠著虛空力量肆意妄為,當時甚至還引發了強大而恐怖的虛空潮汐,摧毀了很多種族的地盤!以一人之力斬殺了道宮五位祖道之神,二十七位升道境的高手,以及不計其數的問道境高手,犯下了滔天殺戮!」

虛空的力量,是涯角空域所有種族都忌憚的東西,因為這種力量能夠剋制著修道者的靈力,虛弱每個有靈力的修道者,他們只有靠著息壤來抗衡虛空力量。

所以一旦有人能夠掌控虛空的力量,絕對會引起無數種族的恐慌。

「那個人叫什麼?」

「無鋒。」

項北飛沉默了下去。 看著石頭巨人朝著自己攻擊而來,許林臉色再度一變,急忙抬起手中的青鋒劍進行格擋。

頓時,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響聲持續不停的在這一條公路上響徹開來,滾滾塵煙瀰漫而出,無數碎石橫飛四濺,儼然是來到了末日的時代。

儘管許林手中的青鋒劍的確是非常強悍,但是在面對石頭巨人的恐怖力量下,許林是完全處於下風。更何況許林現在的傷勢還沒有徹底痊癒,所以他被一直按壓著打,根本沒有任何反擊的機會。

「給我趴下吧!」

在交手了片刻的時間后。登令似乎也是等得不耐煩了,眼中掠過一道森然的寒意,口中怒喝一聲,旋即五指猛然一握,澎湃的勁氣就滾滾湧出,隔空轟進了石頭巨人的軀體上。

接收到了登令這股勁氣的加強。石頭巨人的拳頭就狠狠的轟了過去,且速度驟然加快,讓許林完全來不及躲閃。

嘭!

許林的身體直接重重挨上了這麼一拳,讓他覺得就像是被一座山峰擊中一樣,口中發出了一聲慘叫,鮮血噴濺而出,整個身體就如同皮球似的被踢了出去,狠狠的摔落在地面上,翻滾了數圈。

石頭巨人的這一拳打得許林全身的骨骼都是產生了裂痕,氣息急劇衰弱,衣衫碎裂,如同一個乞討的乞丐一樣,十分的狼狽。

許林艱難地從地上坐起來,依靠在一塊稍微比較大塊的碎石前,呼吸變得粗重地喘著,滿是鮮血的手臂想要伸出來撿起旁邊的青鋒劍,但是他卻發現自己沒有什麼力氣了,每動彈一分。就像是靈魂在撕扯著一樣,讓他痛苦萬分。

「砰!砰!砰……」

石頭巨人邁步出現在了許林的面前,站在它肩膀上的登令看著許林的眼神如同看著螻蟻一樣,眼神中充滿了輕蔑,他居高臨下地對著前者說道:「怎麼樣?現在還不肯認輸嗎?」

許林只是目光冷冷地看著登令,並沒有說話。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是想要尋找出有什麼機會能夠解決掉一起眼前的難題。

看到許林的眼神,登令就知道前者是不可能會那麼輕易屈服的,當下他口中就發出了一聲冷哼。寒聲說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這裡的確是夏國的地盤,只不過等到他們趕來的時候,你卻早就已經到撒旦那裡報道了,所以,我現在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魅影在哪裡?告訴我,我可以饒你一條性命!」

對於登令這個承諾,許林只是嘴角邊勾勒起一抹嘲笑。這種承諾,對於他來說,簡直就像是放屁一樣,根本沒有任何的實際性作用。

當下,許林就非常直白地對著登令說道:「你去死吧!」

聽到許林的話,登令面龐上的神色驟然陰沉下來。寒聲說道:「既然你這麼想要找死的話,那我就成全你!」

說完這句話,登令手掌猛然一抬,淡黃色的勁氣滾滾湧出,旋即他腳下的這頭石頭巨人就緩緩的抬起了自己的巨腳,朝著許林的身體狠狠的踩踏而去。

既然對方都不願意配合,那就別怪他手下不留情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