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震驚又或者是驚嚇,此時的龍葵有些結巴的問道。

顯然她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陸楓第二次相救,更沒想到這次突然出現的鴻獸實力這麼強。

「我沒事,就是消耗有些大而已。」陸楓臉色微微有些泛白的說道。

因為肉身的關係,所以陸楓使用了大量的世界之力導致身體超過了負荷,因此這時候的他感覺到十分的疲憊。

「龍葵,你現在哪裡都不要去,我要休息一會兒,如果你這時候再亂來的話,那我可就無能為力了。」陸楓警告道。

說完話,陸楓盤膝坐在了地上,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后開始修鍊了起來。

如果身體沒有後遺症的話,那陸楓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所以,他這時候知道自己必須儘快消除身體的後遺症,否則無論是對實力還是他的狀態都會有影響的。

之前陸楓以為這個後遺症影響不大的,所以也沒太在意,可現在真實體驗了一下后,他也是被嚇了一跳。

幸虧是兩個人一組比賽,這時候還有人保護他,如果一個人單獨比賽的話,如今的他就十分危險了。

「大人,血飲狂獸被殺了!」

就當陸楓全力以赴恢復自身的情況時,在結界外,一名男子連忙將這個消息告訴給了國字臉的中年男子。

「嗯?」

聽到這話,國字臉男子眼中露出了驚訝紫色,因為這血飲狂獸的實力在王者境界,而它還有一招血狂,狂化之後就算是王者強者也難以擊殺的。

可現在,這麼強的鴻獸竟然被殺了,而且還是被修為僅為君者級別的人給殺了。

「有意思。」

國字臉的中年男子眼珠子微微一轉,而這時候他似乎猜到了虹尊為什麼要舉行這場鴻界大賽了。

「這人怎麼和洛龍這麼相像,尤其是他的法身,簡直就是和洛龍一模一樣。」因為陸楓鬧出的動靜很大,所以他自然也被暗中觀察的虹尊給發現了。

雖然陸楓之前就動用過法身,可那時候他並沒有動用世界之力,所以法身的真正威力並沒有顯現出來。

可剛剛法身在世界之力的注入下,原本虛幻的法身頓時凝實了起來。

「難不成大人讓我舉辦這次鴻界大賽,目的就是引出他來?」虹尊喃喃道。

在虹尊嘀咕完后準備進去問個清楚時,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響起在了她的腦海中。

「大人!」

聽到這個聲音,虹尊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恭敬之色。

「大人,那個人和洛龍這麼相似,他該不會就是洛龍吧,他回來了?」虹尊猜測道。

「是,我知道了!」

可是在虹尊猜測完之後,她的臉色微微一變,然後再次恭敬的點了點頭。

說完這句話,那虛無縹緲的聲音消失不見了,而接著虹尊才緩了一口氣。

「為什麼,為什麼大人不讓我去問個清楚?」虹尊心中嘀咕道。

然而既然是鴻主的命令,那她自然不敢違抗的。

就這樣,虹尊默默的觀察著陸楓這一邊,而她從鴻主的反應可以看出,此人十有八九就是她昔日的戰友洛龍。

對於洛龍的事情,虹尊心中自然清楚,也就是因為清楚,所以她才奇怪的。

洛龍之所以會出事,那背後就是鴻主授意的,可現在對方知道洛龍回來了,但卻不要她動手,甚至還說一定要讓對方用到聖源水。

如果說虹尊之前不知道鴻主讓她舉辦鴻界大會的意圖的話,那此刻的她完全明白了,原來大費周章之下的目的竟然這麼簡單。

…...

轉眼,兩個時辰過去了,而因為陸楓和龍葵都沒有亂動,所以這兩個時辰自然也是相安無事的。

「牧楓,你怎麼樣?恢復了嗎?」

當陸楓慢慢的從修鍊中醒過來時,龍葵連忙問道。

如果說之前他們脫險有龍葵直接的功勞,那這一次完全是陸楓的功勞。

所以,對於陸楓的情況,這時候的龍葵自然是十分關心了。

「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沒什麼大礙了。」陸楓睜開眼睛道。

「你騙人,你的臉色還是沒有一點血絲,怎麼可能沒大礙。」龍葵眉頭微皺質問道。

顯然,陸楓沒有血絲的臉色無法掩蓋他還沒有完全恢復的事實。

「牧楓,現在四周沒有危險,你繼續修鍊恢復吧。」龍葵看到陸楓從地上站起來時,她連忙出聲說道。

「不用了,我的情況有些特殊,想要完全恢復的話,那得慢慢來才行。」陸楓搖了搖頭道。 因為後遺症的關係,陸楓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沒辦法一下子完全恢復過來。

自從後遺症出現后,陸楓從來沒有消耗這麼大過,所以之前他完全不知道這後遺症還能影響身體恢復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後遺症暴露出來的問題也越來越多了,這讓陸楓心中有些無奈。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身體的後遺症影響的事情這麼多。

「奇怪,為什麼洛龍的記憶里連這點都沒有,如果有的話,我肯定不會那麼拚命的提升修為的。」在思索的時候,突然間陸楓想到了這麼一個問題。

洛龍的記憶並不是完整的,可是他缺少的部分往往都是很關鍵的,就好像在刻意對陸楓隱瞞著什麼。

「牧楓,你還是繼續休息一下吧,你的臉色看起來非常不好。」龍葵看到陸楓從地上站起來時,她連忙道。

陸楓是因為救她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所以如果對方真出什麼事情的話,龍葵的心中肯定是不好受的。

「龍葵,我真的沒事,我的身體得活動活動才能恢復。」陸楓解釋道。

在說話的時候,陸楓微微動了動手腳,才兩個小時沒動,身體就有些僵硬了,這也是身體嚴重後遺症帶來的影響。

所以,以陸楓現在的情況如果不多活動的話,身體會迅速硬化,到時候再想恢復過來就要多費不少力氣了。

「你真的沒事嗎?」

雖然陸楓說沒事,可他連站起來都有些吃力時,龍葵自然是一臉的不相信。

「龍葵,我雖然身體沒事,但是我現在還沒有太多的力氣再救你,所以如果你繼續亂來的話,那你自求多福吧,我是真沒能力救你了。」陸楓道。

說完話,陸楓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一步步慢慢的朝前面挪動著。

看著陸楓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動著,龍葵的心裡真的不是滋味,要不是她的話,對方也不會弄成這樣。

因為心裡不好受,所以接下來的龍葵自然也不再任性,而是乖乖的跟在了陸楓的身後。

而就當陸楓和龍葵小心翼翼的走動時,在這個試煉場的其他地方,不少隱藏起來的陷阱都被參賽者給觸發了。

雖然有一些人和陸楓兩人一樣成功脫險了,但大部分的人都被困住了,或者是把命留在了陷阱之中。

「我不比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一名青年男子一臉驚恐的大叫了起來,因為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伴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雖說聖源水很珍貴,可在死亡面前,他們自然選擇退縮了。

可是,既然都已經進入了試煉場,那在比賽沒有結束之前,任何人都是不能出去的。

而如果想要安全下落,唯一的辦法就是在原地靜靜的等待時間的過去。

然而,這點看起來很容易,但是對於一個已經嚇破膽的人來說,他怎麼可能會乖乖的站在原地呢。

也就是這樣,在這名青年男子瘋狂大叫和拚命亂跑時,突然間他的身影也就憑空消失不見了。

沒錯,他踩中了陷阱。

「這究竟是什麼鬼地方,不是說只搶令牌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厲害的陷阱存在?」

「可惡,看來想要活命的話,只能在原地靜靜等待了,千萬不能亂走。」

「什麼比賽,早知道這麼危險,我才不來參加了。」

「……」

當傷亡和被困的人數不斷增加時,不少人都開始後悔了起來,後悔他們參加這樣的一場比賽。

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可以吃,所以就算再後悔,那這時候他們還得面對這殘酷的現實。

「牧楓,你是如何能躲開這些陷阱的!」

轉眼,當兩個時辰又過去后,龍葵終於忍不住出聲問道。

之前她稍微走一會兒就會碰到一個陷阱,可在陸楓的帶領下,兩個多時辰過去了,一個陷阱也沒有碰到。

而且因為走了兩個多時辰,如今陸楓的臉色比起之前好了許多,這讓龍葵更是吃驚。

停下了休息沒用,反而走走臉色好了,這是什麼道理?

「秘密!」

對於龍葵的詢問,陸楓兩個字回答道。

其實陸楓也不是很清楚他究竟如何躲開這些隱形的陷阱,但兩個時辰過去了,兩人一個陷阱都沒有遇到,那顯然證明他能躲開。

只是要讓他具體說是如何躲開的,這個他根本就說不清楚。

見到陸楓跟她賣起了關子時,龍葵嘴巴微微嘟了起來,而要不是這四周可能有陷阱的話,她早就先一步離開了。

可是,已經經歷過兩次危險的龍葵,這時候自然不敢再魯莽了。

「牧楓,前面有人!」

正當龍葵心中有些不悅時,她看到距離兩人不遠處有兩人盤膝坐在原地。

「別過去,他們周圍都是陷阱。」

然而就當龍葵準備朝那兩人過去時,陸楓連忙一把將其拉住了。

「什麼?」

聽到這話,龍葵心中一驚,四周都是陷阱,那他們豈不是被困死在這裡了。

本來龍葵還想再搶奪幾塊令牌呢,畢竟比賽最終的勝負就是看令牌的多少。

只有數量最多的三隊才能獲得聖源水,所以她自然是得想辦法多弄點令牌。

「走吧,咱們去其他地方。」陸楓道。

別說他現在對於這些陷阱沒什麼好的辦法,就算有辦法,那他憑什麼幫自己的對手解決麻煩呢?

比賽規則可是說明了,只有拿著令牌離開試煉場的才算數,而這些被困住的人自然不可能及時離開。

這樣的話,他們手中的令牌也就作廢了。

甚至,如果所有人都無法在比賽結束的時候順利離開試煉場的話,那單憑陸楓他們手中的幾塊令牌就能勝出。

就這樣,陸楓和龍葵都沒有理會這兩人,而是繼續前進了起來。

「他們怎麼可以隨意的在這個地方走動,難不成這附近已經沒有陷阱了?」因為這四周並沒有任何遮擋物,所以在陸楓發現被陷阱困住的兩人時,這兩人也同時發現了他們。

而他們看到陸楓和龍葵很隨意的四處走動時,他們自然認為陷阱已經消失不見了。

畢竟剛開始的時候這四周的確是沒有陷阱的,所以他們的猜測也是有可能的。

「走!」

只見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一同點了點頭。

「嗡嗡!」

然而就當一人踏出一步時,一道輕嗡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下一秒此人一半的身體就消失不見了。

「啊!」

另外一人看到自己的同伴只剩下了半截身體時,他的眼中頓時充滿了驚恐之色。

接著,該男子就一屁股坐癱在了地上,顯然被嚇的不輕。

「哎!」

在陸楓聽到這聲慘叫后回頭看了一眼,然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不過陸楓對他們的遭遇並沒有任何同情,畢竟路是他們自己選的,所以現在的一切都是他們自找的,怨不得他人。

「這比賽也太沒有人性了吧,這些陷阱大多數威力都超過了君者,這擺明了是想要我們的命。」和陸楓比起來,龍葵的臉色要難看許多。

不管怎麼說,龍葵之前已經遭遇過兩次危險了,如果她是一個人的話,那恐怕早就已經死掉了。

「比賽本來就沒什麼人性的,如果不想死的話,那為什麼早不放棄比賽呢,而既然參加比賽,那就是想要聖源水。」陸楓解釋道。

聖源水可是稀有之物,對人體的幫助甚大,所以自然不可能輕易得到了。

不過龍葵有一點說的沒錯,這比賽的陷阱設置的的確不太合理,威力太強大了,普通君者一旦中了威力強大的陷阱,那根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嗡嗡!」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