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天王冷冷的警告道,一股強大的靈魂在他魂海中爆發出來,在竊天身上留下了靈魂印記。

只要竊天離開天街坊,他就能在第一時間感應到。

「風塵,你那個朋友也太能惹事了吧!」

嬌語嫣看著當眾挑釁圖天王,帝明月的竊天,為她擔憂起來。

「她是一個天不怕都不怕的人,不過自出道以來,恐怕只有一人捉住了她,所以無需為她擔心!」葉晨風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走吧,我們繼續逛逛,我覺得這裡還有寶物可淘!」

看著氣走圖天王和帝明月,有恃無恐的竊天,葉晨風無奈的搖了搖頭,拉著嬌語嫣的胳膊離開了,繼續在天街坊淘寶。

當他從天街坊西頭走到東頭時,一個聚集在數十口子修士的攤位吸引了他的注意。

而這個攤位,正在賭寶。 「來來來,誰能解開這個箱子,老夫這攤位上的東西,可隨便挑選一件,如果解不開,只需賠給老夫一件道寶即可!」

一名雙鬢花白,臉上布滿皺紋,圓溜溜眼睛透著精明之色,穿著麻佈道袍的老者大聲嚷嚷著。

「好多寶貝!」

聽著麻袍老者的吆喝聲,葉晨風和嬌語嫣走了過來,當葉晨風看到攤位上一件件寶物時,露出了一絲吃驚之色。

古道寶,極品道器,極品大道丹,龍龜龜甲,護身符,超過十萬年的靈藥……

可以說老者攤位上每件寶物都彌足珍貴,尤其是那枚暗金色護身符更是不凡,價值恐怕超過一般的古道寶,可擋涅槃境老怪的攻擊。

「天街坊果然卧虎藏龍!」

雖然眼前的老者很不起眼,身上更沒有一絲靈力波動,宛如凡人一般,但從他攤位上的寶物來看,這老者很不簡單,實力絕對很可怕。

「前輩,破解木箱的方法有要求嗎?」有人問道。

「沒有,無論你是用手法破禁,還是用蠻力破禁都行,就算動用道器,道寶都可以,只要破開禁制打開這箱子,我攤位上的東西你們可隨便挑選帶走一件,不過你們破禁的時間,只有一炷香!」麻袍老者笑吟吟的說道。

「真的……」

聽到麻袍老者的話,眾人躍躍欲試起來,都不想錯過這天上掉餡餅的大好機會。

「我來,我來!」

能來天街坊中選寶的,非富即貴,根本不缺道寶,眾人踴躍的報名,爭先挑戰。

「別擠別擠,一個個來!」

看著眾人的興趣被完全調動起來,麻袍老者臉上的笑容更濃了,指著站在最前方,一名身穿華麗長袍,國字臉,嘴巴周圍留著一圈濃黑鬍鬚,實力達到六級戰獸皇境界的男子道:「你個子大,從你開始吧。」

「好!」

華衫男子露出了一絲喜色,迅速站在了最前端。

「將你的賭注放下來,記住,你只有一炷香的時間,打開我手上這木箱,我攤位上的寶物,你可隨便挑選一件帶走,如果一炷香時間內,你解不開這木箱禁制,那你賭約的道寶就是我的了。」麻袍老者眯縫著眼睛說道。

「好,沒問題!」

華衫男子自持實力不凡,完全有能力強行破禁,拿出了一件道寶壓在了攤位上,接過了麻袍老者手中,彷彿被蟲蛀過,看似十分脆弱的木箱。

「給我開!」

華衫男子爆喝一聲,一股強大的道意力量在他身體中爆發出來,彙集在他雙手之中,想要強行撕裂木箱表面的禁制,強行打開木箱。

不過這木箱看似脆弱,但華衫男子將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卻無法撼動木箱表面的禁制。

「血脈燃燒!」

破禁失敗,漲紅臉的華衫男子沒有放棄,他不惜代價的引燃了全身的血脈,變化成了最強的獸魂形態,一隻猙獰的吊睛猛虎虛影浮現出他的身體,增幅著他的實力。

獸魂形態下,華衫男子爆發的力量足以粉碎山峰,隔斷河流,但任由他如何的努力,想盡辦法,都無法撼動禁制,更無法打開木箱。

「上品道器,給我破!」

蠻力無法撕破木箱禁制,華衫男子祭出了一件威力不凡的上品道器,使出渾身解數全力攻擊木箱,但依然無法撕裂木箱禁制。

慢慢的,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累了個半死的華衫男子破禁失敗,輸給了麻袍老者一件道寶。

華衫男子敗下陣來,一名自持對陣法禁紋造詣很深的老者走上前,壓了一件道寶開始破解木箱禁制。

「以血為媒,破禁!」

老者迅速噴出數口鮮血,向這些鮮血中注入大量的禁制之力,融進了木箱禁制中。

頓時,一道道禁制之光在木箱表面映射出來,讓他看到了破開禁制的希望。

但下一刻,流動的禁制之光越來越暗,一滴滴融合了大量禁制的血液不斷被木箱禁制震碎,最終消失不見。

「噗噗噗!」

老者沒有放棄,不惜代價的連續噴出鮮血,繼續以鮮血為媒強行破禁。

但他吐了好幾升血,整個人都有些虛脫了,都未能破開木箱的禁制,最終失敗了。

連續兩人以失敗告終,像一盆冷水澆在了眾人心中,讓他們知道,這不是餡餅而是陷阱,全都冷靜了下來。

「還有人嗎?還有人試試嗎?」

麻袍老者看到剛剛踴躍的眾人全都老實了,眯著眼睛,笑吟吟的說道。

「讓老夫試試!」

這時,一名身穿白色道袍,頭髮雪白,滿臉紅光的老者踏著虎步走了過來,壓了一件道寶在攤位上。

「乾喋侯,麒麟神國的侯爺,涅槃人境高手!」

看著白袍老者,很多人認出了他的身份,他正是麒麟神國一方諸侯,涅槃人境高手,實力極其可怕。

「希望你能成功!」

麻袍老者將木箱遞給了乾喋侯,笑吟吟的說道。

「哼!」

乾喋侯冷傲的看了一眼極不起眼的麻袍老者,接過了木箱,用他蒼老的右手上下摸索了一遍,祭出了一柄古道寶等級的魚骨形匕首,使勁攻擊向了木箱的一角。

「嗯……」

乾喋侯這一擊可謂極其可怕,可斷河川,卻未能撼動木箱禁制,讓他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鐺鐺鐺……」

乾喋侯臉色一沉,將實力提升到十成,一道道可怕的敲擊聲響起,魚骨匕首不斷地擊打在木箱一角,產生了巨大的震動聲,可怕的反震力震得空氣劇烈的顫抖。

乾喋侯乃是涅槃人境高手,而他手中的魚骨匕首更是古道寶,全力攻擊下,上品道器都將被折斷,但偏偏無法損傷這木箱禁制。

「金之道圖!」

苦攻無果,乾喋侯凝聚出了威力可怕的金之道圖,大量的金之道紋在道圖中宣洩出來,融進了魚骨匕首中,激發著古道寶的威力,兇猛的攻擊。

但與剛剛兩人一樣,乾喋侯使出了渾身解數,都未能斬開木箱表面的禁制。

而這時,時間過去了一炷香。

「三頭六臂!」

時間到了,破禁失敗,感到顏面盡失的乾喋侯並沒有停止破禁,而是變化成了三頭六臂形態,六臂齊動想要繼續攻擊破禁。

「哼,時間到了,給我滾。」

麻袍老者看到乾喋侯違背約定,不依不饒,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一隻蒼老的手破出寬大的袖子,踏空一探,凝聚出了一隻大手,抓向了乾喋侯。

突遭攻擊,憋了一肚火的乾喋侯勃然大怒,手持魚骨匕首直刺蒼穹。

但麻袍老者凝聚的這隻大手太恐怖,直接壓碎了魚骨匕首的攻擊,抓住了臉色大變的乾喋侯,像扔小雞一般,將他直接扔出了天街坊。

「嘶!」

目睹眼前的一幕,圍在攤位四周的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麻袍老者的眼神變得敬畏而恐懼。

「還有沒有人想要試一試!」

麻袍老者蒼老的臉上又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看著被他實力完全驚呆的眾人,笑吟吟的說道。

不過這時,眾人都老實了,沒有一個人敢在嘗試,剛剛還喧吵不已的攤位四周,頓時安靜了下來。

ps:本周發竊天的照片,看的朋友加微信公眾號:ylty83 「好可怕的實力!」

嬌語嫣敬畏的看著麻袍老者,被他的實力完全震懾住,就想拉著葉晨風離開這裡。

「我來試試!」

這時,一名身穿暗金色綉虎紋長袍,皮膚白皙,器宇軒昂的青年踏步而來。

他自身的氣息與周圍的空氣產生了共鳴,眉宇之間透著幾分睥睨天下般的氣勢,顯示著他的不凡。

「帝綾歌,九天神國大皇子!」

看著神采飛揚的男子,很多人認出了他的身份,他正是九天神國大皇子,一代人傑帝綾歌。

不過就是這麼一位驚世之才,卻在爭奪太子之位中輸給了三皇子帝飛揚,足見帝飛揚更加的厲害,更加的驚艷。

將一件道寶壓在了台案上,帝綾歌拿起了充斥著禁制的木箱。

下一刻,一道似龍吟,似虎嘯的刀鳴聲響起,一柄刀身刻畫著龍紋、虎紋的戰刀出現在帝綾歌手中。

當他握住這柄戰刀時,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凌厲的殺氣讓不少人心生恐懼,不敢靠近他。

「准聖器龍虎雙殺刀!」

看著帝綾歌手中的戰刀,很多人驚呼出聲,認出這把刀的來歷,這柄刀出自九天神國第一聖師寂滅大師之手,是他耗費無數心血,煉製出最得意的三件准聖器之一,可斬日月星辰,威力極其可怕。

「帝綾歌!」

正控制噬神腦極速推演的葉晨風,望向了氣勢驚人的帝綾歌,很想知道這位九天神國大皇子的實力到底如何。

「給我破!」

帝綾歌將手中的木箱高高的拋起,整個人掠空而起,陰陽道圖,天之道圖浮現出他的身體,他高河一聲,整個人與龍虎雙殺刀融合在一起,可怕的道意瞬間爆發,讓在場的所有人感到了窒息和恐懼。

當帝綾歌將兩大道圖推演到極致,斬出了驚世駭俗的一刀,斬在木箱禁制時,木箱的禁制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崩裂開一道道細微的裂痕,整個木箱重重的砸在地上。

「嗯,沒開!」

看著摔在地上,卻快速癒合的木箱,帝綾歌眉頭微微一皺,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

剛剛那一刀,他幾乎將攻擊力提升至極限,兩大道圖更是推演到極致,就算極品道器都能劈斷,但這一刀劈在木箱禁制上時,卻未能將木箱禁制劈開,這讓他頗感意外。

不單單帝綾歌露出了吃驚之色,圍觀的眾人也都露出了震驚之色,他們不敢相信,一個木箱的禁制竟如此的堅固,擋住了帝綾歌的一刀攻擊。

「小輩,你的攻擊力確實不錯,但想要依靠蠻力撕破木箱禁制還差的遠!」麻袍老者看著眉頭緊鎖的帝綾歌,緩緩地說道。

「前輩,晚輩想再出一刀,如果這一刀依然無果,那道寶就是前輩的了!」

雖然麻袍老者的話有些刺耳,但帝綾歌知道,自己遇到高人了,不敢放肆,客氣的說道。

「隨便!」麻袍老者笑吟吟的說道。

「呼!」

帝綾歌深吸一口氣,兩大道圖再次浮現出他的身體,當兩大道圖被他推演到極致時,帝綾歌迅速劈出了一刀。

這一刀殺空無敵,這一刀如銀河落地。

眾人只覺眼前一閃,帝綾歌手中的龍虎雙殺刀就劈斬在了木盒上。

可怕的刀意瞬間瀰漫了出來,嚇得不少實力不濟,武道之心不強的人肝膽欲裂,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四級戰獸皇境界的嬌語嫣,同樣受這一刀瀰漫的殺意影響,雙腿一軟,靠在了葉晨風身體上。

「鐺……」

木箱表面響起了一聲巨響,帝綾歌第二刀雖然劈裂了木箱禁制,卻依然沒有將其劈開,打開木箱。

「晚輩認輸,這道寶是前輩的了!」

兩刀之後,帝綾歌沒有再出第三刀,因為他清楚,以自己的攻擊力,確實無法直接撕破木箱禁制,再攻擊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懂得進退,你很不錯。」

麻袍老者看著主動放棄的帝綾歌,渾濁的老眼中透出了一絲讚賞之色,緩緩地說道。

「還有沒有人想要試一試,如果沒人老漢我可要收攤了!」麻袍老者看著一名名表情各異的眾人,緩緩地說道。

見到九天神國大皇子帝綾歌都無法破開木箱禁制,在場的人完全確定,這就是一個陷阱,這木箱禁制根本打不開。

「既然沒人了,那我就試試吧!」

這時,一直控制噬神腦推演的葉晨風開口說話了,經過噬神腦極速推演,他捕捉到了這禁制的虛實,找到了破解這禁制的辦法。

而且在噬神腦中,他還找到了這禁制的來歷。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