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吳德的帶領下,張三風跟着他一起進入長廊,長痧並不算長,穿過兩個金屬門後,兩人來到了一個掛着“練功房”的寬闊房間之中。

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房間,足有上百平米,房間內顯得很空曠,除了旁邊的幾套健身器材以外,再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這裏環境不錯呀!是準備在這裏跟我比試麼?”說着張三風用拳頭打在一個沙袋上,“這些東西似乎對於達到暗勁的你作用非常小吧。”

“早就沒什麼作用了,只不過小時候的玩具不捨得扔掉。”吳德平靜說道。

“墨家人不應該修煉墨家的法術嗎,你怎麼修武呢?”自從見知道老者是墨家鉅子,張三風便一直有這個疑問。

“怎麼可能不修法家的法術,現在流傳下來的諸子百家其實都是靈武雙修的,劉伯溫斬龍之後靈氣不足,單純的靈脩之路己經不適合這個世界了。除非找到傳說中的小世界估什纔可以吧。”吳德解釋道。

“小世界?”

“由無上大能,開天闢地,創造出的小世界。”吳德一臉嚮往。

“天啊,真有這種地方?”張三風一臉好奇。

“不清楚,不過據傳說我墨家第一任首領便是來了崑崙小世界,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吳德也是苦笑。

“閻王大大,這真得有小世界嗎?”張三風很是好奇。

“怎麼沒有,只要修爲達到大羅證道便可開闢小世界,甚至我給你的閻王令就己經被我開闢了小世界雛形,只要你可以找齊五行之精,陰陽之氣,就能在證道大羅之前鑄建小世界。”

“真得嗎?”張三風差點叫了出來。

“不過……”

“不過什麼?”張三風連忙問道。

“這個湊齊五行之精和陰陽之氣的可能性吧比起你證道大羅難度還要高上不少,據我所知擁有全五行之精的也就有天地鳳凰之子孔宣,擁有陰陽二氣的也就是大鵬鳥了?”

“孔宣,大鵬鳥?艹,你不會說得是孔雀明王吧,那個連聖人都不放在眼裏的大神和如來親孃舅的大鵬鳥?”張三風這下可炸了禍了。

“就是他們。”閻王點點頭。

“我說閻王大大,這哥倆吹口氣,估計我都粉身碎骨了吧,不是我說你閻王大大,你能接他們一招半式不?”張三風鄙視無比。

“這個……這個我還真跟那哥倆幹過架!”閻王大大不服氣說道。

“那結果呢?”


“要不是我讓着他們,他們……”

“輸了唄。”張三風這是要打臉呀。

“開始吧!”沒等張三風和閻王說完,吳德便左腳踏前一步,右腿閃電般擡起,想要給張三風一正踢。

“艹,你怎麼說出手就出手,還講不講道義。”張三風說這話的時候也不見他臉紅,要知道一直以來偷襲就是他的強項,也沒見他跟別人講過道義什麼的。也只有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張三風纔會去裝一個逼。

太近的緣故,張三風那半吊子的卸力之法根本不可能發揮出作用,只能用“疾”字訣遊走。

此時此刻,他心中充滿了悲憤,同時也是悲哀自己居然沒有修武。

眼看着昊德一腿踢來,他只得將身體向旁邊一側。

“墨守城規!”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張三風駭然發現,自己似乎一下子被一股吸扯之力,竟然吸住自己的身體被定在原處。

墨家法術,我的乖乖剛纔還在嘲笑對方不會法術,沒想到報應來的這麼快。

吳德的目的很簡單,正如張三風想象的那樣,他當然不是想殺掉自己,而是要限制自己的行動。你不是能跑,能立於不敗之地嗎?我墨家墨守之法就是要限定你移動。

雖然張三風現在算他朋友,但是他也忍不住想要出手教訓他一頓。

腿至,就在那如同風刃一般的掃到張三風的雙手處。

“狗日的,有本事別用法術。”張三風憤悶無比。

“那你有本事別躲呀!”

“就躲你管得着嗎?”

“沒本事的人才這麼躲!”

兩人如同小混混一般叫罵道,好不熱鬧。

突然,張三風感覺自己丹田中龍珠一動,緊接着就在那一瞬間,張三風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產生出一股洶涌的清流,異常澎湃的灌輸到自己的手上之上。

張三風條件反射似得用手擋住了吳德的攻擊。



一聲,張三風驚訝的發現,並沒有想象中的巨大沖擊力傳來,而吳德那至在必得的一掌,竟然就那麼被自己輕鬆擋下了。

而從龍珠中流出的那股清流根本就不聽從張三風的話,瞬間注入吳德體內。

“這!?什麼情況?”張三風感覺有些傻眼了。

吳德心中充滿了震驚,就在那一瞬間,當張三風的手掌和他的手掌相對的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劇烈的反震力,在這反震力的作用下,自己竟向後退了一下。

並且對掌的同時有一股輕柔的力量被注入到自己體內。沒有想像中的破壞力,這究竟是什麼?

七成力,在墨家人中能夠擋住自己五成力一的人都是屈指可數,可面前張三風這小子竟然只是拍出一掌就將自己的七成功力震了回來,老天你是在逗我的嗎?


“我艹,什麼情況,我的身體怎麼不受我控制了。”張三風慌忙說道。

“什麼?”就在吳德有些發愣之時,他眼前的張三風突然變了,原本黑色的雙眼突然變成了藍色,張三風擡起右手,一團藍色的光暈直接將吳德束縛起來。

這並不是張三風所控制的,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似乎變了,內心深處一個熟悉的聲音低吼着:“龍血之脈覺醒。”

在那一瞬間,張三風有些散亂的長髮根根豎立,全身散發出一層藍色光芒,雙眼中閃爍着妖異的光芒。

吳德的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驚恐,自己居然不能動了。

……

ps:希望喜歡的朋友多多收藏了,壞男人需要你們的支持。 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覺浮現在張三風的心底。那是一段沉封了許久的記憶。

上古時期萬族林立,人族先天卻是最爲弱小,但是人族依靠學習不斷進步,出現了一個又一個人族首領,他們披肩斬棘,帶領人族一步一步走向繁榮。


龍族更是在人族危難之時一次次的幫助,甚至不少部落以龍族爲圖騰。軒轅黃帝之時龍神應龍更是助黃帝打敗蚩尤一統人族。人後應用更是選取了五位龍族戰士爲人族留下五滴精血,傳承人族。

吳德突然發現,身體周圍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他的身體一邊被巨大的壓力所籠罩,一邊開始發生着變化。

“復甦吧龍脈。”張三風狂吼一聲,藍色的龍形虛影在他背後浮現而出,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卻在瞬間將他的氣勢提升到了極限。

“吼!”張三風仰天大吼。


不論是張三風還是吳德,在那藍色光芒爆發前,誰也不可能想象到會出現如此結果。整座大樓都因爲一聲吼叫而顫動,巨大的吼聲聲恐怕整個海天市都能清晰的聽到。

無數閉關的絕世強者都同一時間張開了眼睛。無數絕世強者都想要推算一二,不過他們的行爲顯然都是無用的,甚至還遭到了反噬。

“龍脈覺醒嗎?”不少的絕世強者都喃喃自語,似乎不相信那個傳說是真的。

吳德一直在藍色光團之中,目瞪口呆的看着自身的變化,臉色如同紙一般慘白。鱗片覆蓋了自身一層,天呀怎麼會這樣。

此時的張三風似乎讀懂了吳德的心理變化,又是無名指一點,一段記憶和一段掌控變身的“天龍變”的心法便直接送入吳德的腦海中。

在得到“天龍變”的心法後,吳德嘗試着運起功來不多時有恢復了本體。不過吳德卻感覺到自己又強了不少,如果變身自己甚至 敢和築基強者一決上下。

張三風也是楞住了,因爲他根本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只是那段記憶卻是那麼熟悉,這是自己前世的一段記憶嗎?那個熟悉的聲音消失時只說了一句話:“龍血戰士永遠是你最好的夥伴。”

砰!

一聲,門猛的被打開了,先前那個叫做阿尋的機關人一個快步走了進來。

這房間就算隔音再好,那令整個海天市都爲之震撼吼叫的聲音,他不可能聽不到。

此時吳德己經站了起來,趕忙道:“阿尋,沒事的。”

機關人眼中流露出詢問的目光,吳德已經幾步上前走到阿尋身旁道:“我們只是比試一下。”

阿尋眼中露出了吃驚的目光,“阿德,那個聲音你們沒有聽到嗎?”

吳德很想說我何止聽到,我還看見了呢,可是我不能說呀,從傳承的記憶中,吳德似乎明白遠有不少的異族在找尋他們的存在:“聽到了,把我都震了一下呢。”

十分鐘後,當老人接完電話來到二人面前的時候,眼含深意的看着兩人,雖然吳德說那聲音你我和兩人沒有關係,阿尋一個機關人不懂思考,卻瞞不過這身經百戰的老油子。自己兒子的變化,他再看不出那這些年鉅子不是白做了。

幾人回到客廳的時候張三風還有些呆滯。那如同神話的傳說,以及五位龍血戰士的存在。

“不愧是龍血戰士。”老人眼中流露着欣賞的光芒。

張三風心中一驚,“您知道?”

一邊說着,他還看了身邊的吳德一眼。

吳德也是一臉不知模樣。

老人點了點頭,道:“在我剛剛接任墨家鉅子的時候,上任鉅子曾經講述過龍血戰士,他們是龍族爲人族留下的強大武力。諸子百家出仕,也是爲了尋找龍血戰士!”

“什麼?”從記憶中張三風明白異族的兇惡。

老人似乎知道張三風想什麼一樣,低聲在張三風耳邊道:“你可以放心,在百諸子百家極少數高層才知道你們的存在,不過你要記住不要將身份公佈出去,我不清楚現在的諸子百家是否還依如從前。”

老人微笑道:“從我自己的角度來說,我十分希望你們可以很好的活着,因爲你們纔是諸子百家回到小世界的希望。如果德兒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

張三風趕忙站起身,道:“伯父,我和吳德沒什麼呢,我們只是切磋一下而已,而且……”

“什麼?”

“覺醒的龍血戰士是吳德!”

“怎麼可能!”老者一改平時的沉穩。

“德兒,三風所說的是不是真的?”老者似乎有些不相信。

“是的,父親,只是……”吳德好似有什麼難言之隱。

老人點了點頭,道:“我知道龍血戰士都有着自己的祕密,這個我不想多問。這樣吧,今天你們先回去。剛纔這一鬧,恐怕整個修煉界都不太平了。德兒以後你就跟三風一起保護你表姐吧,三風很不錯!”

吳德在一旁沒有再吭聲,但他的目光也始終沒有離開過張三風,因爲他不明白張三風究竟是什麼人,竟然可以激發龍血,甚至做爲高貴的戰士似乎有些俱怕張三風一樣。

聽父親認可了張三風,也忍不住呼了一口氣。這才趕忙應了一聲,他從心底不想和張三風爲敵。

張三風坐上了來時吳德所開的悍馬車,坐在了副駕駛上,吳德發動了汽車,卻猛的轉過頭看向一旁的張三風:“我決定了。”


張三風卻是被吳德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沒好氣的說道:“要嚇死人呀!你決定什麼了?”

吳德認真的說道:“我要拜你做老大!”

“啥玩意?”張三風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我沒聽錯吧,你要讓我做你老大?”

吳德點了點頭,道:“不錯,我就是要拜你做老大。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很強了,不過經過了龍血的傳承我才知道自己的弱小。才瞭解我的實力還遠遠不夠,所以我想拜你做老大,跟你混。”

“我可是還沒你強大的。”

“三風老大你就不要謙虛了,你既然可以喚醒我的龍血,我相信你一定有特別之處,況且在我心底一直有個聲音告訴我,只有跟着你我才能變強。” 張三風苦笑的看着一旁的吳德,道:“吳德,你沒事兒吧,不是受刺激過度,腦子燒壞了吧?”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