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蘿莉被踢出去之後,一陣震耳欲聾的笑聲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哈哈哈,你個魂淡這也能想得出來,真想知道小丫頭知道真相之後會不會眼淚掉下來,然後咬死你……」 時間並沒有過去多久,睜開眼睛之後伊絲愣住了,誰能告訴她發生了什麼?

「魂淡,給我放開我家親愛的!快放開!」不知道什麼時候醒過來的小人魚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洛翼,但是臉上卻是帶著滿滿的幸福的表情。

凌婭在一邊閉著眼睛思考著什麼,但是以小蘿莉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孩子絕對是睡著了。但是站著睡著,小蘿莉表示洛翼這張床真心不錯。

感受到懷裡的動靜,洛翼低頭看了一眼伊絲,臉上微紅著別過頭然後拿出一根棒棒糖遞給了小蘿莉。

看在棒棒糖的份上小蘿莉決定不在意洛翼把自己看光的事情了,不過,為什麼是草莓味的?

小人魚也在舔著棒棒糖,那一臉幸福的表情看起來是被幫幫糖給攻略了。

看了一會小人魚,小蘿莉發現沒有力量之後有些不舒服,就連看東西都有些模糊了。

伊絲含著棒棒糖又模糊不清的聲音說道:「我睡了多久?」

「十幾分鐘。」洛翼的聲音不瘟不火,沒有了不久前的焦慮。

「嗯。」小蘿莉嗯了一聲,然後整個人向洛翼的懷裡縮了縮。洛翼妹子的懷抱還是很不錯的,雖然看起來讓小蘿莉忍不住羨慕嫉妒恨,但是不得不說躺上去的感覺那是相當不錯。

「親愛的,你醒了。」小人魚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伊絲已經醒了,連忙撲了過來。

雖然臉上的表情很開心,但是小蘿莉想要知道這丫頭為什麼臉上會有那麼多黑色的東西。

「她臉上怎麼回事?」並沒有問小人魚,伊絲拉了拉洛翼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問道。

「沒什麼,真的沒什麼。」洛翼抬起手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的說到,對於小蘿莉那疑惑的目光直接別過了頭。

但是小人魚卻不樂意了,她拉著伊絲的手,指著在一旁站著裝睡的凌婭,不滿的撅起了嘴:「親愛的,就是這個人,她竟然把一些黑乎乎的東西玩沐的臉上抹,你知不知道那些東西好髒的而且好難聞。」

「怎麼回事?」這一下小蘿莉決定還是不問洛翼了,這丫頭絕對被凌婭給威脅了,而且看著那個不爭氣的滿臉通紅別過眼根本就不敢看自己的本體其實是個漢子的現萌妹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些不滿。

小蘿莉問的是凌婭,現在的小蘿莉全部的力量都在洛翼的身體內,唯一留下來的精神力還稀缺的要死,但這並不代表小蘿莉就真的手無縛雞之力了,要知道現在的小蘿莉可是絕對打不過雞的。

小蘿莉的敏銳的時準時不準的直覺發揮了它的功效,只是一眼,小蘿莉就知道凌婭一開始是真的睡著了,只不過什麼時候醒的就不知道了,因為在一眼看過去的時候,凌婭已經睜開眼用威脅的眼神盯著洛翼了。

「沒什麼,現在你差不多就是一隻軟蘿莉了,你以前留下的那些東西沒有你的實力的支持恐怕很難繼續正常運行,所以我給你加了一點點別的。這隻人魚看起來跟你的關係不錯,所以我就稍微幫你一下下。」凌婭一臉淡然,只是看著洛翼的時候眼神像是在噴火,小蘿莉不知道洛翼又是怎麼招惹到凌婭了。

「那,多謝了。」小蘿莉點了點頭,表達自己的謝意,雖然其實也不是完全沒用,但是多一層保護小人魚就多一份安全,最少做好準備也少些意外。

「才不是!親愛的你聽我說,這個怪阿姨那種臟髒的東西真的好噁心,而且這個怪阿姨欺負你,要不是這個大姐姐拚命保護你現在親愛的你就知道怎麼樣了。」小人魚一臉認真的指著凌婭,說著毫不留情的話。

「噗呲!」洛翼直接笑出了聲,但是很快她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捂住嘴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只是嘴角的顫動出賣了她。

小蘿莉覺得自己要不是含著棒棒糖就直接噴了出去,但是萬幸的是小蘿莉努力的忍住了,才沒有浪費那麼寶貴的一根棒棒糖。

凌婭石化了,整個人蹲在地上畫起了圈圈:「阿姨!呵呵,阿姨!這種雖然好想反駁但是完全找不到理由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可能是因為沐覺得你的年齡剛好夠當她的阿姨吧,畢竟小孩子對於某些事情是非常敏感的。對吧,裝嫩的怪阿姨?」強忍著笑意,小蘿莉決定在凌婭的傷口上撒鹽。

從剛剛小人魚的話里她可以聽出來一些事情,在她睡著之後凌婭竟然想對她做些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能夠被小人魚稱之為想要欺負她那就說明凌婭想要對小蘿莉的身體做什麼讓洛翼羨慕不已的事情。

「小伊絲,可以告訴我你剛剛說了什麼嗎?」本來因為對方是小孩子所以找不到發泄目標的凌婭剛好遇見了伊絲這個自尋死路的作死小能手,第一時間就把槍口對上了小蘿莉,「既然這樣子,那麼就讓我這個裝嫩的怪阿姨來好好教育教育你這個口無遮攔的軟蘿莉吧,別忘了你現在就連咬人都不疼了。」

凌婭拉扯著小蘿莉的臉頰,一邊拉一邊說著,整個人都黑化了。

洛翼倒是有些心疼,但是她只是負責拉住小蘿莉的兩隻手,不讓她去反抗而已。

伊絲表示,她記住洛翼這個見死不救的混蛋了,等一會她絕對要咬死她不可。

另一邊小人魚見此情景,大叫一聲,然後直接昏了過去,「呀,頭好疼!」

小人魚的聲音拯救了小蘿莉,看著直挺挺的倒地不起的小人魚,凌婭直接放棄了小蘿莉撲了過去。

小蘿莉看著剛剛沐倒下去的那一幕,嘴角抽了抽,那看著都疼好不好。

這個時候洛翼也不拉著伊絲的手了,雖然她其實並沒有用力,只不過現在的小蘿莉基本上是沒有力氣了,所以完全無法反抗。

「昏過去了,查不出原因。」凌婭凝重的聲音傳來,但是她剛剛說完,躺在地上的小人就傳來了微微的鼾聲。

「……」

這丫頭是睡著了?

小蘿莉剛剛想笑,但是還沒有笑出來,就愣住了,像是突然看見了什麼可怕的景象一樣。在她的眼眸之中,有火焰在燃燒…… 「發生了什麼事?」小蘿莉直接從洛翼的懷中跳了起來,小蘿莉突然的力氣出乎了洛翼的預料。

伊絲向著火光的方向跑了幾步,但是很快就停了下來。不是她不想繼續跑,而是洛翼已經將她撲倒在地。

一道無形的能量波動從她的頭頂劃過,這一瞬間就連凌婭也爬到了地上。

遠處,火光衝天,那是凌婭之前待的地方,也是此行小蘿莉本來的目的地,只不過現在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

天空破裂了,死灰色的迷霧漸漸蔓延開來。洛翼摟住伊絲,身周無形的氣勢散開,將那些霧氣驅逐,現在的伊絲可不能無視這些霧氣,一旦接觸已經沒有了力量的小蘿莉可能就會直接死去,這是洛翼不能接受的。

凌婭這次的反應很快,她手中藍紫色的光芒閃過,地上的小人魚就消失了。她手指飛快的舞動,一道結界出現,將那些霧氣隔絕開來。

「糟糕了,這下子麻煩大了。」凌婭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直覺告訴她這並不是什麼好事。

四周的霧氣衝擊著凌婭布下的結界,像是有什麼人在控制著它們,這些灰色的霧氣是純粹的死亡魔力,看起來應該是當初襲擊斯洛的死靈法師留下來的,萊婭竟然沒有把這些凈化掉。

「怎麼了?」洛翼抱著小蘿莉從地上坐了起來,臉上有些冰冷。她凝重的看著那些灰色的霧氣,直覺告訴她霧氣之中有什麼東西。

伊絲爬在洛翼的懷裡,像是被嚇住了。她的眼神有些獃滯,口中念著一些不知道是什麼鬼的話語,洛翼聽不清,也聽不懂。

她可以感受到懷裡小蘿莉的身體在顫抖,不由自足的摸了摸小蘿莉的頭頂:「乖,乖,不怕,不怕,小伊絲最厲害了,這些不怕的。」

凌婭突然看向洛翼,然後就被嚇到了,洛翼的眼中閃著淡淡的金色光芒,一種輝煌浩瀚的氣息從洛翼的身體裡面散發開來,同時,她的頭髮卻變成了銀色。

伊絲驚訝的抬起頭,她看著洛翼現在的變化,莫名的有些驚慌。

時間與空間之外的節點,終於有名字了的歷史捏碎了一個杯子,不知道何時何地,有一聲巨大的咆哮傳來,唯一無法掩蓋的只有相似的震驚。

「你,是誰?」小蘿莉問道,她的眼神有些迷離,時間與空間似乎在一瞬間交錯了。她似乎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個擋在她身前的那個傢伙,笑著問她名字的傢伙……

「……」洛翼沒有說話,她站了起來,將伊絲橫抱起來。

銀色的光芒在她的身體周圍流淌,像是一條銀色的巨龍。星光穿過霧氣,灑落在她和伊絲的身上,在兩人身上鍍上一層銀色,凌婭看著這一切,眼神微動。

人家都是鍍金,這倆是要鍍銀嗎?

心裡想著,但是凌婭直接撲到了洛翼的身邊,抱住了洛翼。

一瞬間,她感受到的是無言的宏大,以及無與倫比的溫柔。伊絲雙手環住洛翼的脖子,神色複雜。

因為她知道,洛翼現在用的都是她的力量,有些熟悉,但更多的卻是陌生。

耳邊,傳來腳步聲,均勻的讓人幾乎要屏住呼吸。腳步聲很突兀,但是洛翼的臉上有些凝重。

這是沖著她來的,因為她聞到了危險的味道。

「伊絲,你的力量該怎麼用?」將懷中的小蘿莉向上抬了抬,洛翼低頭問道,聲音不大。

雖然洛翼極力不想讓別人聽到,特別是不想讓霧氣之中隱藏的傢伙聽到,但是凌婭還是聽到了。

凌婭知道,若不是現在首要麻煩是那個驅使霧氣的傢伙,現在的她一定會抽洛翼一頓。

伊絲愣了愣,然後露出一個苦笑,這是可以問她的嗎?她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又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力量該怎麼用?

失去了力量之後,伊絲覺得自己的思緒都清楚了很多,也想起了很多事情。

同樣的,想起的事情越多,小蘿莉知道自己忘記的事情也就越多。很多事情雖然沒有了記憶,但是大概的感覺還是有的。

小蘿莉的記憶力並沒有自己從哪裡來的記載,甚至就連小蘿莉的真名叫什麼都沒有,沒有真名小蘿莉連自己的力量都控制不了。

一直以來,星星的光芒其實都不是小蘿莉的真正力量,那隻不過是想星空之中的那些星星們借來的力量而已。小蘿莉自己的力量,自己真正的力量,伊絲自己都不記得了。

說不定歷史會知道,但是伊絲知道那個傢伙是不可能說的。

看著搖頭的伊絲,洛翼無奈的嘆了口氣,她也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因為當伊絲的力量入體之後,她感受到的卻並不是小蘿莉平常使用的那些星光的力量,而是另一種完全搞不明白的奇怪東西。

腳步聲很近了,凌婭布下的拿到結界早就破碎了。伊絲已經是一隻手無縛雞之力的軟蘿莉了,凌婭現在其實也和小蘿莉差不多,只不過還是有一些力氣的。

誰讓凌婭也喜歡作死那?

洛翼站在那裡,面色凝重的看向霧氣之中。

灰色的迷霧之中什麼都沒有,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東西,但是卻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如影隨形一般,洛翼第一次覺得死亡離自己那麼近。

「你是誰?」洛翼開口,她眼神看著自己的正前方,直覺告訴她那裡有東西。

小蘿莉這個時候也突然想起來自己其實也是有會的東西的,不過那需要時間。

霧氣之中的那個東西讓小蘿莉心底都有些不安,即便是因為小蘿莉的力量都在洛翼的身體內,但是直覺告訴小蘿莉,就算她是處在全盛時期,也絕對扛不住那個傢伙的全力一擊。

凌婭也是同樣的感覺,只不過她比小蘿莉知道的清楚的一點就是,那個傢伙應該是來找洛翼的,而且,不懷好意。

腳步聲戛然而止,片刻之後,一聲輕笑傳來:「不虧是預言里點燃戰火的第三人,真是有趣的力量,如果沒認錯的話這些力量並不是你的對吧,星光的力量,真是熟悉……」 「不虧是預言里點燃戰火的第三人,真是有趣的力量,如果沒認錯的話這些力量並不是你的對吧,星光的力量,真是熟悉……」

「熟悉的就像是我自己的一樣。」

突然,灰色的霧氣消散,一個小巧的女孩子突兀的出現在了三人眼前。

洛翼和凌婭第一時間看向了伊絲,卻發現伊絲也是一臉驚訝的樣子,看著眼前,皺著眉。

來人嘴角帶著一絲笑容,一雙黑色眼睛深邃而冰冷。

她的身高並不高,穿上鞋也只有一米四,黑色的長發自然的披散著,隱約的灰色纏繞在她的身體周圍,像是一道灰色的星雲。

一身黑色的簡單連衣裙,身後卻背著一把巨大的單手劍,看起來並不像是嬌小的她的武器。在她的手中,拿著一個不長的笛子,翠綠色,盈盈的綠光散發著生命的氣息。

伊絲一臉凝重的看著這個人,直覺告訴她能跑就跑,不能跑創造機會也要跑,這個人即便是全盛的時候她也打不過,因為這個人……就是她自己。

「你是誰?」小蘿莉用冰冷的目光看著來人,這種像是看鏡子一樣的感覺很奇妙,但是小蘿莉心底卻有不安。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有一個她?而且這個人似乎幹了什麼不好的事,而且,小蘿莉可以從她的身上感受的不加掩飾的殺意。

那殺意針對的目標竟然是……洛翼。

「你不是知道我是誰嗎?親愛的伊絲小朋友,別告訴我天真的你已經忘記了我,那麼我會很高興的。」另一個伊絲開口,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你知道嗎?我找了你那麼久,那麼久,沒想到你竟然在這裡,呵呵,不過,不管怎麼樣,既然遇見我了,那麼你做好死亡的覺悟了嗎?」

「你是誰?」正版的伊絲抱緊了洛翼的脖子,再一次問道。洛翼可以感受到懷中伊絲身體傳來的顫抖。

「呵呵,看起來你是徹底忘記了我了,真是好笑。」看起來應該是盜版的伊絲抬起手捂住了臉,然後笑了起來。

「我從來就沒見過你,怎麼可能記得你。」正版小蘿莉繼續說,她的眼中些許微弱的銀色飄散,像是想要看穿什麼。

凌婭依舊抱著洛翼,眼睛在兩隻伊絲的身上看著,眼神閃了閃像是想到了什麼。

「你說你沒見過我?」像是聽到了什麼世界上最大的笑話一樣,盜版的伊絲笑了起來,最後笑到身子彎下去差點直不起來,「難道你沒照過鏡子嗎?」

「難不成你是鏡子里的我?」小伊絲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消息一樣的事情,一臉驚訝。只不過這做作的驚訝就連洛翼都看不下去了。

只不過對面的那隻盜版伊絲似乎並沒有看出來,她盯著伊絲的眼睛,看了好久,似乎是確定伊絲是真的不記得自己,才鬆了口氣,然後大笑了起來:「哈哈哈,當然了,你猜的沒錯……才怪。」

看著小蘿莉那變了又變的臉色,這隻盜版的小蘿莉笑的很開心。似乎讓小蘿莉不開心就是她最大的開心一樣。

「你到底是誰?」小蘿莉咬著牙說到,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真想咬死她。

「我就是你!嗯,不對,我是你,但你卻不是我。好像也不對,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但是我是你你也是我。這樣子好像也不對。」對面的盜版小蘿莉糾結了起來,但是很快她就注意到了凌婭的小動作。

「放棄吧,其實如果你開始你們就開始逃走的話我也留不下你們,但是現在,不光你們在拖延時間,我也是哦。」

盜版伊絲的一席話讓凌婭臉色一變,果不其然她釋放的那個神術完全沒有一點用處。

這個時候,似乎是覺得布置的已經足夠了,盜版的伊絲笑了笑,看著伊絲,說到:「其實啊,本來我是想在那個小鎮子裡面埋伏好等你來的,可惜的是等了好久你就是不來,到最後我被那些熊孩子們煩的要死,就把他們都解決掉了。」

「你知道嗎?那些小傢伙們到死都不相信自己的伊絲姐姐竟然會對他們下手,他們竟然以為這只是一個好玩的遊戲。知道嗎?當他們一個個求著我殺了他們的時候,我竟然有點下不去手。」

伊絲聽到這些話沒有說話,臉上甚至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只不過洛翼覺得自己的頭髮好疼。

盜版伊絲這是在激怒伊絲,也不知道為什麼。

看見伊絲沒有任何的表示,盜版伊絲無奈攤了攤手,說:「好吧,我剛剛是騙你的,我怎麼可能那麼無聊一個一個殺多累啊,我直接放了一把火,嗯,只是一把火哦,你現在要是過去的話說不定還能救幾個,你想不想去啊?」

伊絲沒有任何錶示,只不過洛翼感覺自己自己的頭髮真的好疼,在盜版伊絲剛剛開口的時候還好,伊絲並沒有用力,但是當盜版伊絲說完之後洛翼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好疼。

這個時候洛翼無比痛恨對面那個盜版的伊絲,即便她和小伊絲完全是一模一樣。

看到小蘿莉沒有回答,盜版的伊絲不由得有些失望,其實她是想要激怒洛翼懷中的正版伊絲的,那樣說不定她就有機會了。

可惜的是人家不上當。

眼神瞥了一眼抱著洛翼大腿真氣鼓鼓的盯著她的凌婭,嗯還是繼續看洛翼吧。

「算了,現在你們是真的逃不掉了,沒想到你們剛剛竟然還不跑。」盜版伊絲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到。

但是她的話卻並沒有得到回應,但她似乎根本就不著急。

「你到底想幹什麼?」小蘿莉看著盜版的自己,問道。要不是她的衣服被某人撕壞了而且並不是灰色的,她都會以為自己是在照鏡子。當然前提是她沒有在洛翼的懷裡。

「我嘛,你覺得我是來幹什麼的?」盜版伊絲笑了笑反問道。

「我覺得,你是為了我來的,對嗎?」伊絲沒有說話,反倒是洛翼開口了。眼中金色混著銀色,散發著一種奇異的光芒。

「沒錯,我就是為了你來的,有人讓我要你的命。」 「怎麼樣?怕了嗎?」盜版伊絲饒有趣味的看著洛翼的表情,但是很快她的臉色就變了,「喂喂喂!好歹裝也裝個樣子出來行嗎?就算不害怕,你能不能擺出一副平淡的完全不在意的樣子行不行,你這笑的讓我很沒面子好不好!」

盜版伊絲怒了,洛翼著混蛋要是滿臉平淡擺出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也好啊,也比現在那張笑臉要好吧。

「伊絲,這丫頭和你挺像的啊。」凌婭小聲的和伊絲交流著,一句話就讓小蘿莉翹起了嘴角。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