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樓下,客棧里的所有客人已經跑了個精光,等到煙塵散去之後,葉鱗和博薩相對而立。

葉鱗滿臉灰塵,嘴角溢出了一絲血跡,衣服殘破不堪,胸膛起伏,呼吸明顯不均勻起來。反觀博薩,身上僅僅沾染了一層塵土,呼吸延綿悠長,竟然絲毫沒有受傷!

「我承認,」博薩對葉鱗說道,「你的劍術很強,但是,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你再怎麼掙扎,也形同螻蟻!」

葉鱗雖受了不輕的傷,但氣勢依舊不減,面對博薩對自己的嘲諷,他反而一笑,說道:「你只看到了我的劍,卻沒有看到我的刀!他們都曾叫我『刀鋒劍客』!」

說完,葉鱗把自己的寒冰劍和赤陽劍劍柄相對,雙劍竟然從劍柄處合為了一體!兩劍合一,葉鱗左手猛然從背後抽出了龍炎刀,刀劍在手,身上的靈氣再次繚繞,宛若從天而降的神兵!

博薩看著葉鱗的變化,冷笑連連,把玩著手中那漆黑如墨的摺扇,笑道:「我這把扇子叫做折骨扇,今天我就用這把扇子,打折你全身的骨頭!」

雙方再次衝撞。

葉鱗右手握合體劍,手腕輕盈,劍法細膩;左手持龍炎刀,運力十足,大開大合。刀劍在雙手中,竟然渾然一體,刀刀逼要害,劍劍顯真招!

博薩身形左右閃現,輕快的躲避著葉鱗的進攻,手中的摺扇,時而開,時而合,時而輕掃,時而鈍打,在葉鱗凌厲的攻勢下,竟然也遊刃有餘!

雙方似蛟龍戲珠,又宛若兩虎相爭,一時之間竟然膠著了一段時間。但是,博薩的實力畢竟比葉鱗要強,隨著時間的推移,葉鱗明顯落入了下風!

就在某一刻,博薩眼中精光一閃,逮住了葉鱗的一個破綻,手中的摺扇一打,排開了龍炎刀那強勁的力道,再順勢向前一探,啪的一聲打在了葉鱗的肩頭上!

博薩的這次進攻看似輕飄飄地毫無力道,但是那摺扇中卻灌注了他大半的鬥氣。摺扇剛一接觸葉鱗的肩頭,葉鱗就明顯的聽到了咔嚓一聲,隨後就是劇烈的疼痛,他的左肩骨被擊碎了!葉鱗連忙後退,左手勉強握著龍炎刀,倔強的竟然沒有吭一聲!

博薩得勢不饒人,緊跟兩步,一個迴旋踢,葉鱗就飛出了數米遠!

………………

樓下,葉麟與博薩的戰鬥如火如荼,可是葉麟暫落下風。然而,在樓上的蘇寧並不知道樓下的戰況,正要下樓去看個究竟,只覺肩膀一沉,還未來得及做出下一步的反映,便被拉了一個趄趔,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摔了個七葷八素。

等到蘇寧緩過勁來,發現自己已經被古佳韻束縛住了手腳,動彈不得。「糟了,這次竟然栽到了一個丫頭片子的手裡!」

蘇寧久居皇宮,由於身體太過羸弱,沒有習武。可是,這古佳韻明見是有些手段的,對付起蘇寧來,簡直是手到擒來,得心應手,別提多順利了。

「本以為你有多厲害呢!一點武藝都沒有還敢招惹本小姐。」古佳韻只穿著一件粉紅色的裹胸,也不在乎,湊到蘇寧面前,挑釁般的摸了一把蘇寧的英俊臉蛋兒,戲謔道:「怎麼樣? 一寵成癮:帝少的天價嬌妻 這次該輪到我了吧?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時候可別怪姐姐我心狠手辣!」

蘇寧把這個可惡的潑辣少女全家都問候了一遍,當然只是在心中,這種情況,他又怎麼敢說出來?誰讓自己的戰鬥力確實很渣呢!

實際上,蘇寧雖然貴為皇子,喜好讀書,可是他並不是書獃子。由於從小生活在壓抑的皇宮裡,他早就學會了察言觀色,只要能夠保住性命,暫時委屈一下他也能忍受。當前這種情況,他也只好服個軟,便說道:

「我看小姐知書達理,貌美傾城,儀態翩翩,冰清似玉,應該不會做些過分的事兒吧?」這話說出來蘇寧都有些心虛。

可那古佳韻聽后只是冷笑,「現在知道服軟了?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嗯?看我不折騰死你!」

說完,古佳韻伸出玉手,沖著蘇寧腰間用力一寧,蘇寧哀嚎一聲,感覺自己腰間的嫩肉都要被她給擰下來了,頓時憋不住,破口大罵:「你這小妖精果然夠狠,我……」

「你還敢罵我?你再罵一句試試?」古佳韻抄起了身邊的小皮鞭!

蘇寧一看這架勢,頓時不吱聲了,保不齊這小妖精真敢拿鞭子抽自己。於是,冷哼一聲,不屑的看了一眼古佳韻,一挺胸,大有視死如歸的氣勢,說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不跟女人一般見識!」

古佳韻聽了蘇寧的話,竟然羞得滿臉通紅,罵道:「好你個小色狼!看你和我們差不多的年紀,竟然滿肚子花花腸子,什麼曲啊伸啊的,看我不抽死你!」

「這都是什麼鬼?大小姐你有沒有文化?能屈能伸不是那個意思啊!」蘇寧欲哭無淚。

殘破的房間里傳來了蘇寧的慘叫……蘇寧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有栽到女人手上的時候。

都怪那該死的博薩,偏偏屁顛屁顛的跑過來跟自己作對。此刻,蘇寧已經決定,如果能躲過這一劫,一定要將那可惡的博林西亞組織從三角域抹除! 縱然葉麟的實力已經步入開塵境,縱然他的刀劍之道已經出神入化,可是,與開塵境中期的博薩比起來,他還是輸了。因為博薩手中的那把折骨扇也是至寶,況且博薩修行的功法也不是凡品。

正當葉麟被博薩一腳踢中的那一刻,蘇寧恰巧被古佳韻捆綁著來到樓下,也就恰巧看到那一幕。葉麟敗了,古佳韻卻是得意起來,往前推了推蘇寧,笑道:「你的手下不行啊!哈哈,看你還怎麼囂張!」

「他不是我的手下,他是我朋友,是我兄弟!」蘇寧的臉色極其陰沉,因為他看到葉鱗渾身是傷,恐怕一條手臂都斷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他自責,更有些許愧疚,更多的是憤怒與怨恨。

他並不怨恨古佳韻或者古麒,畢竟是自己的手下先招惹她們的,他怨恨的是博林西亞的博薩。這原本是他與霸域古族之間的矛盾,而且,這矛盾也並非發展到不可調和的地步。可是,這博薩偏偏要插上一腳,雙方的仇怨更深一步不說,還殺了自己這麼多手下,又將葉麟傷到如此地步,蘇寧如何不怒。

眼見博薩的折骨扇又要擊中葉麟,蘇寧怒吼道:「博薩!你再敢傷他一下,我就讓你們的『博林西亞』,從此在三角域消失!」

博薩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一把摺扇輕輕一點,便將葉麟的劍格擋開來,再次向前一突,擊打在了葉麟的胸口,葉麟的臉色再次蒼白,猛吐了一口鮮血。

「混蛋!」蘇寧怒極,向前踏出一步就要衝過去,可是無奈身子被古佳韻綁著,剛邁出一步,便被拉了回來。

葉麟徹底的沒有了戰鬥力,博薩才將注意力放到蘇寧身上。他緩緩走向蘇寧,傲慢的看著他,冷笑道:「你好像還不了解自己的處境吧?你現在根本沒有資格和我說話!你這個弱者!」

蘇寧揚著頭,絲毫沒有畏懼,面對氣勢凌人的博薩,迎著那蔑視自己的目光,咬牙說道:「你最好收回你的話!」

博薩猛然掐住了蘇寧的脖子,「將死之人還這麼嘴硬,我現在就殺了你!」

「放開他!」一聲怒喝傳來。說話的不是葉鱗,更不是古佳韻,而是那一直跟在姐姐屁股後面,面露焦急,畏首畏尾的——古麒!

古麒為什麼要阻止博薩,沒人知道。只是博薩見古麒開口了,便也算是賣給霸域古族一個面子,鬆開了手,蘇寧這才緩過一口氣!

而阻止完博薩向蘇寧動手之後,古麒又漸漸的縮到了姐姐的身後,甚是扭扭捏捏!

「我們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呢!」博薩身後,葉鱗搖搖晃晃的又站了起來,渾身是血,左臂無力的垂在空中,看來是骨折了。

「你如果想死的話,我現在就給你一個痛快!」博薩是動了真怒,欲過去給葉鱗最後一擊。

「我告訴你……」蘇寧到這時才緩過氣來,滿臉憋的通紅,死死看著博薩,「我告訴你……我的身份是帝國皇子,我要求談判!!和霸域古族!!和博林西亞!!」

無奈,為了保全葉麟的性命,蘇寧幾乎是歇斯底里的說出了這句話,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是的,他太弱了,他沒有實力保住自己的生命,保住自己朋友的生命,只能苟且的用自己的身份,用自己的地位,來請求別人給自己一個生存下去的機會!這就是弱者啊!

博薩得知了蘇寧的身份,略有些震驚,隨後卻哈哈笑了起來,笑的是那麼的猖狂,「原來你是皇子啊!你們這些養尊處優的皇室子弟竟然也會來偏遠的西北!哈哈!既然你說你是皇子,那我就更有充分的理由來殺你了!」

說完,博薩把那摺扇一合,直奔蘇寧胸口而來。

古佳韻拉著弟弟躲向一邊,葉鱗深受重傷愛莫能助,蘇寧全身被綁動彈不得,博薩手持黑色摺扇直取蘇寧心臟位置,如果這一擊成功,蘇寧必死!難道,蘇寧的一生就這樣短暫的結束了嗎?

當然不!!

也就在黑色摺扇擊中蘇寧胸口的前一瞬間,一道敏捷的身影,伴隨著一句蒼老的嘆息,生生將蘇寧拉向了一邊!

「手下留情吧!」

救下蘇寧的是一個老人,花白的頭髮,花白的鬍子,花白的長袍衫,鼻樑上還架了一支老花鏡!

「希爾爺爺!」古佳韻蹦蹦跳跳的來到老人面前,活脫脫又變成了一個小白兔般惹人憐愛的鄰家少女!

老希爾寵溺的摸了摸古佳韻的頭,嗔怪道:「你呀!差點讓整個霸域古族跟你遭了秧!」

古佳韻一嘟嘴,指著蘇寧不服氣的道:「誰讓他欺負我和弟弟來著!」

老希爾擺擺手,示意古佳韻不要再說了,然後來到蘇寧的身邊,肅然道:「尊敬的皇子殿下,我代表霸域古族接受你的談判請求!」

蘇寧鎮定下來,捂著胸口,輕咳一聲,說道:「很榮幸能和霸域古族這樣的大家族談判,我願意做為人質,但請求你放了我的朋友,讓他聯繫三角域的帝國軍方,以便商定雙方談判的事宜!」

老希爾對蘇寧的鎮定大加讚賞,但並沒有說什麼,轉身來到葉鱗身邊,遞給他一瓶療傷藥丸,說道:「處理好傷口后,請儘快聯繫駐守黑龍防線的文曲星將軍,我接受帝國方面的談判,這件事情,越快解決越好!」

葉鱗接過療傷葯,轉身離去,他知道,談判越早一秒的進行,蘇寧就越早一秒的脫離危險的境地。

博薩見這件事情就這樣的平息了,心中大為不爽,轉身對老希爾說道:「希爾先生,以您霸域古族管家的身份,能做的了這樣的主嗎?」

希爾對博薩的無禮視而不見,反而溫和的說道:「博林西亞的少主,感謝你出手救了我家小姐和公子,有機會替我向你的父親博塔先生問好,不過,現在請跟我回霸域古族一趟吧!」

博薩一聳肩,無所謂的道:「當然可以,我正好要去霸域古族呢!」

老希爾呵呵笑道:「那就好,那麼,現在,這場鬧劇就算結束了,我們連夜啟程吧!此地不宜久留!」

眾人,前往!霸域古族!! 當蘇寧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頭腦有些昏沉,不過身體卻異常的舒服,接連兩天積攢下來的疲憊已經煙消雲散。

蘇寧慢慢的回想,他記得自己被古族的老管家希爾俘虜,在前往霸域古族的時候就因為太過疲憊而昏迷了過去。

「我現在應該是在古家了吧!」蘇寧起身打量著這處房間,房間里粉紅簾帳,花邊錦被,所有的東西都擺放的井井有條,明顯是女士的卧房。

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蘇寧發現屋內竟然沒有侍衛看守,自己不是被古族俘虜了嗎?怎麼也沒個看守?蘇寧心中疑惑。

正想著,忽然清風吹來,屋門徐徐打開,一道亮麗的身影在眾多侍女的簇擁下緩步走進屋中。女子略施淡妝,明眸鋯齒,柳葉彎眉;一襲白衣,清塵脫俗,宛若出水芙蓉,又似幽蘭空谷;她聲音嬌柔,卻不顯做作,「皇子殿下!你終於醒了!」

蘇寧乍一見到這絕色女子,微微失了一下神,聽到對方跟自己談話后才緩過神來,略顯尷尬的道:「剛剛醒來,請問你是……?」

女子一揮手,身後的護衛及侍女全部退去,屋門重新關上,此時屋子裡只剩下了蘇寧和這美麗女子。

女子莞爾一笑,說道:「我叫古佳夢,是佳韻和小麒的姐姐,弟弟妹妹不懂事,得罪了皇子殿下,還希望殿下莫怪罪啊!」

蘇寧連忙道:「不關令弟令妹的事,是我不好,我沒有處理好這件事情!」

「不!」古佳夢說道:「你處理的相當好!我知道你對我的弟妹並沒有歹心,只是和他們鬧著玩罷了,真正有歹心的是博薩!」

蘇寧面露驚訝的表情,點頭贊同,說道:「我並非挑撥古家和博林西亞的關係,只不過,我看博薩此人,陰險狡詐,行事狠毒,恐怕並不是善類。古小姐與此人交往,定要留意!」

「這是必然的,博林西亞組織的黑手已經伸進了我們霸域古族的內部……」話說到一半,古佳夢卻故意賣起了關子,岔開了話題說道:「那天,希爾爺爺目睹了一切,回來后,他把全部的經過都告訴了我,你實力低微卻氣勢凌人無所畏懼,這一點我很佩服……」

「古小姐不用拐彎抹角了,還是直說吧!你獨自一人來見我,一定是有什麼目的吧?」蘇寧直接打斷了古佳夢的話。

古佳夢並沒有生氣,反而很欣慰,笑道:「殿下小小年紀,卻是個聰明人,我也不再拖沓,只是想和殿下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

「我們聯合,把博林西亞從三角域抹殺掉!」古佳夢專註的看著蘇寧。

「看眼前這女子憂愁的表情,顯然,是遇到了一些麻煩,否則也不會把我帶來古家。」蘇寧計上心頭,「那就讓我從她口中套些消息。」

於是,蘇寧說道:「我雖被你們俘虜,但也不會無緣無故就被人當槍使,我需要一個聯合的理由!況且,古小姐又以什麼身份與我們聯合呢?」

「霸域古族當代家主的身份如何?」古佳夢說道。

蘇寧聽后,猛然站了起來,吃驚的道:「你是霸域古族的當代家主??可……可是你看起來如此年輕啊?!」

古佳夢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嗔怪道:「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快坐下!」

蘇寧重新坐定,才悻悻的道:「我萬萬沒想到,堂堂三角域第一大勢力的主人竟然是一介女流!」

古佳夢聽了蘇寧的慨嘆,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憂鬱與無奈,嘆了口氣道:「這又有什麼辦法?我今年20歲,其實也是很無奈的! [綜漫]鈴科百合子的災難 在我7歲的時候,母親生下了弟弟妹妹,可是不久就過世了,父親忙於族中之事,很少照顧我們。然而,就在我14歲的時候,厄運再次降臨,父親身染重疾,從此卧床不起,整個家族的重擔都落在了我的身上。那時候我才14歲啊!又是一介女流,但我不得不堅強起來!」

蘇寧開始對眼前這個女子的經歷感興趣了,一個花季少女,卻要承擔起整個家族的重擔,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與毅力啊!

「那是我最痛苦的一年!」古佳夢道:「我們霸域古族族規規定,族長必須由族中直系男子繼任,那時候弟弟還小,叔叔古清河是爺爺當年抱養的,和我們古家並無血緣關係,卻暗中動手腳,企圖藉此機會獨霸家業!不過多虧有家父摯友希爾爺爺的幫助,我才將他們鎮壓了下來,取得了這個代族長的地位!」

古佳夢的聲音略帶悲傷,但蘇寧卻並沒有被她繪聲繪色的講述所感染。蘇寧知道,縱使古佳夢說的是事實,那也是她在施展苦肉計博取同情罷了。堂堂三角域第一大家族的代族長,還如此年輕,如果沒有一些手段,又怎能坐到如此位置!

於是,蘇寧語氣平淡的說道:「原來古小姐也只是一個代族長啊!」

古佳夢一愣,強顏笑道:「難道這樣還不夠嗎?我雖然是代族長,但是卻可以行使族中的一切權利。」古佳夢的表情中明顯帶有了幾分肅殺之氣。

蘇寧心中一驚,暗自道:外表柔美,內心鐵血,果然是一個女漢子啊!

但蘇寧也並未被這幾分肅殺之氣所鎮住,而是更近一步的問道:「正如你所說,按照你們的族規,族長理應是古麒吧?」

古佳夢再次嘆息一聲,苦笑道:「殿下難道還沒有看出來嗎?我這個弟弟性子軟弱,如果他能羽翼豐滿,我早就讓他繼任族長了!」

說完,古佳夢的臉上略顯慍怒,責怪道:「皇子殿下一直左顧而言它,對於這次交易我心誠至此,難道殿下就沒有一絲動容嗎?」說著,竟然拉起了蘇寧的手,臉色由慍怒轉為了柔和的期盼。

柔軟的玉手溫柔的握著蘇寧的一雙手掌,蘇寧知道,這是美人計!俗話說,英雄難過美人關,但蘇寧自詡不是英雄,於是連忙乾咳了一聲,說道:「古佳夢姐姐,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古佳夢連忙收回玉手,和藹的笑道:「當然!你和我弟弟妹妹同齡,當然可以這樣叫我!」

「那我們就明人不說暗話了,我能體會到姐姐你心中的急迫,否則剛才也不會計策頻出了,苦肉計也就算了,至於美人計,小弟我實在消受不起啊!」說完,蘇寧故意用略帶色意的眼神掃了古佳夢一眼。

古佳夢臉色微紅,那是真正的屬於一個少女的嬌羞。小心的掩飾掉自己的失態,古佳夢慨嘆道:「如果我弟弟有你一半的聰明就好了!那我也可以把整個家族交給他,去過我想要的生活了!」

蘇寧和古佳夢彼此的試探告一段落,既然事情已經挑明,那就更要往開了說。

蘇寧問道:「三角域的勢力彼此牽制,牽一髮而動全身,你們霸域古族為什麼要打算對付博林西亞呢?」

「博林西亞是來自草原的恐怖勢力,我們曾經有過交易上的往來。但是,最近他們卻聯繫上了我的叔叔古清河,企圖裡應外合圖謀古族家業!現在,古清河這隻老狐狸已經開始暗中操縱古族的軍隊了!」古佳夢恨恨的道。

「原來是古族出了個吃裡爬外的東西啊!」蘇寧應和道。

「正是這樣!古清河這個老東西,本是當年爺爺大發慈悲抱養的野孩子,我古家給了他一切,卻不思知恩圖報,見我弟弟小麒性格軟弱,又見我遲遲不放權,就有些等不及了!竟然聯合起了外人對付自己人!」

蘇寧見古佳夢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看來是在古清河手上沒少吃虧。又見美人煩惱,漸生惻隱之心,可是,這是談判,容不得他意氣用事,必須錙銖必較,便問道:「我可以答應合作,不過,我們古葉帝國有什麼好處呢?」

古佳夢笑了笑,「博林西亞視你們古葉帝國為最大的仇人,雙方早已不死不休!滅掉他們,你們就會缺少一個強勁的敵人!雙方聯合滅掉一個共同的敵人,這好處還不大嗎?」

「可我們並沒有得到實質性的好處!而你們霸域古族卻避免了滅族的危機!」蘇寧試圖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

「那好!只要你助我消滅博林西亞,我便贈你一條靈石礦脈,那條礦脈可開採兩萬靈石。」古佳夢說道。

「誠意不夠!」

「你……」古佳夢眉頭微蹙,但還是忍耐下來,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如果皇子殿下答應合作,除了那條礦脈,今後的霸域古族,將會和古葉帝國結成同盟,所有賣給帝國的商品,費用減免一成!」

「成交!」蘇寧斬釘截鐵的說道。事已至此,足見古佳夢的誠意,蘇寧也就不再猶豫。

古佳夢嘆了口氣,雖然古家損失了點利益,可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事態緊急,他必須儘快的拉攏同盟,因為叔叔古清河那邊已經有所動作了。事實上,要不是老管家希爾偶然碰見了蘇寧,她還想不到解決這件事情的方法。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蘇寧沒想到,自己不幸被俘虜,竟然陰差陽錯的和古佳夢達成了一筆交易,細細想來,這還多虧了那個叫希爾的老管家啊!蘇寧打定主意,有機會一定要會會這個實力不菲的老頭!

古佳夢和蘇寧談妥后便離開了,家族中還有很多事情需要這個年輕卻強硬的女子去處理。臨走時,古佳夢還特意為蘇寧準備了豐盛的午餐。

蘇寧也不客氣,被俘虜時,他都沒來得及吃飯,現在已經過去一天一夜了,再加上他身子本來就虛,如今餓得要命。

吃了點東西,蘇寧的力氣漸漸恢復。雖然霸域古族是一個陌生的地方,可是蘇寧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因為古佳夢要和自己合作,暗地裡肯定會派人保護。

「駐守黑龍防線的文曲星將軍,最快也要兩天之後才能來接我,這段時間,就讓我參研一下哥哥給我的《凝氣卷》吧!」

《凝氣卷》,顧名思義,是修者剛開始修鍊時從外界吸收靈氣的功法,乃是叩開武學大門最基礎的法門。

蘇寧盤膝坐在床上,展開記載了凝氣法門的捲軸,捲軸由鹿皮精磨製作,手感極佳,上面熨燙著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鎏金小楷,也只有大宗門才會製作出這麼精美的功法捲軸。

「盤膝坐中正,凝神入氣穴,靈氣無形無相,唯心神可感……」

「呼吸有秩,息息歸根,若存若散,似有還無,神寧氣伏,則靈氣有所應……」

看著那一排排精美小字,蘇寧的心神立刻被吸引,一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對他緩緩打開。他本來就是讀書人,體弱不能習武,他就一門心思的將全部精力撲在讀書上,所以,學識廣博,領悟能力極強。

不一會兒,蘇寧就讀完了《凝氣卷》的所有內容,嘆息一聲,他打算試試。

蘇寧按照自己對《凝氣卷》的理解,盤膝而坐,上身挺直,閉目凝神,緩緩呼吸。他就這樣有規律的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時間滴滴答答如水,就這樣在一呼一吸之間流逝,天色漸暗,已然到了傍晚,半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可是,蘇寧根本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長時間,因為,此時的他已經到了一個奇妙的境界,渾然忘記了一切,也感覺不到外面發生了什麼!

這個境界,就是所有武者夢寐以求的「天人合一」之境!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