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葉塵識海中射出一道柔和的金光,直接包裹了西寂。讓她陷入了沉靜。

東仙能清楚地感覺到,那金光中散發出的溫和而又博大的力量。

根本絲毫不必擔心會對西寂不利。

那是種能夠容納萬物的力量,神奇而又無法言喻。

葉塵這時也很震驚,他之前只感覺到識海一陣劇痛,一股充滿毀滅力量的精神力直衝而來。但下一刻,識海中的十二品金蓮就出現了,只是輕輕散發出一圈柔和的光,那毀滅性的精神力就全部消失不見了。

這十二品金蓮沒想到還有此等功效!

萌妻難養,腹黑老公有代溝 然後,沒等葉塵有空研究。在感覺到面前那女子再次要爆發出那種毀滅之意時,十二品金蓮竟然自主行動,先一步化解了那種力量!

十二品金蓮!不愧是佛門至寶!

佛祖留下的東西啊!

隨著西寂慢慢沉靜下來,東仙悄悄鬆了一口氣。再次詫異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少年,然後才梳理了一下心態繼續說道:

「實在不好意思,我這妹妹精神不太好,還多虧了少爺幫忙才讓她安靜下來。東仙在這裡多謝了。少爺的本事倒真是厲害,佩服佩服。」

葉塵翻翻白眼,這女人變臉變的也太快了,這一會兒這麼客氣了。

「不知幾位有什麼事嗎?」葉塵正色的問道。

他又不是那種紈絝公子,又怎麼會看到美女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呢。

有些事還是先問明白再說。

「少爺果然是一位智者啊,什麼都瞞不過少爺的法眼。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開誠布公的談談吧?」

「嗯嗯,好,要點吃的?我們邊吃邊談?」

「不了不了,我們還是直接談正事吧。」

東仙無奈的搖了搖頭。有時候,還真搞不懂這傢伙腦迴路。

「我叫東仙,這兩位都是我的妹妹,這位叫南笙,這位是西寂。」

東仙分別介紹她旁邊的兩人。

「哦?小仙女小火苗?」

葉塵暗自吐槽

東南西……還差個北就都湊齊了……這幾個人可是真有意思。

東仙笑笑:

「少爺,有些話就不多說了。想必您是剛從神墟回來吧。不知可有什麼收穫啊?」

……

葉塵一下愣住了。雖然她們沒回答小仙女小火苗的問題……但是這時候還用問嗎?

這幾個人明顯是奔著他來的!而不是葉家!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問這個問題?

而且還是這樣直接開門見山的問,一點鋪墊都沒有。

神墟啊!

普天之下有幾個人能知道?

而且她怎麼知道我去神墟了?這幾位到底是誰?

「少爺不必吃驚,我另一個妹妹現在就在神墟當中,她叫北墨,是個戰爭販子。還好她不在,要不她那性子萬一讓少爺誤會了,豈不壞了我們之間的友誼。」

葉塵再次覺得無語,就這西寂……已經很恐怖了,上來就要摧毀人的識海。還要怎麼壞了友誼?也就是自己吧,這要是換個人早就跟你們急了。

等等?

葉塵好像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麼重點!

努力的捋捋思路……

北墨?

還真有這麼一個人?這下東西南北齊了!

……

不對不對。這也不是重點!

重點是……

葉塵嚯的站了起來!

盯著三女看了半分鐘,又坐了下來。

早在和北帝那一戰,他就懷疑,有人能進神墟了……

沒想到這回真的確認了!

那北墨!進神墟了!

是誰有這通天的能力?可以送人入神墟?

而且這個小仙女……不,是東仙,為什麼如此坦誠?

談話都不需要任何鋪墊的?直接放炸彈!語不驚人死不休?!

有這樣談判的嗎?

縱使是葉塵熟讀百家書,了解各種知識,也不知道這談判界,還有這樣一種套路!

「你們是……?」葉塵試探性的問道。

「我們啊,我們都是老闆收養的孤兒,我們的組織叫『上帝』。我們來自宇宙。當然,北墨有一些地球血統的,所以才能進入神之故鄉的神墟。」

那東仙彷彿根本毫不在意一樣,一股腦把家底全說出來了。

最佳萌妻:大boss,跳個舞 怪不得人家一開始就說開誠布公的談談……這還真是一點沒錯。

簡直沒有比這更開誠布公的了。

甚至這讓他都有點動搖,要不要把自己的家底也都說出來!吃奶吃到幾歲也彙報彙報。

「來自宇宙?」葉塵下意識的問道……

她們不是地球人?宇宙中的勢力已經來了嗎?這麼快!

這是除號碼簿之外,他所知道的第二個域外的勢力。

那麼有了第二個,就肯定會有第三個第四個……

而地球在這樣尷尬的時期,大多數修者都經歷了靈氣荒蕪期,修為普遍較低……域外修者來了……

可以想象,懷著善意的少……

曾經的聖地,現在在失去了絕對武力的情況下……那就是肥肉啊! 東仙看著葉塵變幻莫測的角色,微微一笑,卻並沒有在意。

「對啊,我們早來了一些時日而已,不過相信第一批宇宙中的勢力也很快就會到了。我們對地球沒有什麼惡意,但那些人就不好說了……」東仙說著還嘆了口氣。

葉塵沉默著,沒有說話。他知道,地球封印早就解開了,雖然大多數人還沒有找到準確坐標,但已經有超級高手能夠找到了。逍遙仙帝不早就來了?

看來這幾個女人所說的老闆應該也是一位了不得的大能。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找上自己呢?還對自己的行蹤如此了如指掌?

和號碼簿一樣?惦記他的傳承?

還是如那算命的老先生一樣,另有目的?

見葉塵久久不語,東仙又說道:

「想必少爺一定很疑惑,我們為什麼會找上少爺,而且對少爺行蹤這麼熟悉!其實這都不難解釋。我們組織名叫『上帝』,意思就是掌控世間一切。只是行蹤而已,也沒什麼好奇怪的。至於為什麼要找少爺……」

「為了傳承?」

葉塵淡淡的說道。

「哈哈,就說少爺智慧超凡脫俗嘛。當然啦,有一點少爺可能理解錯了。我們上帝組織對於一般的那些仙神傳承還是看不上眼的……我們所看上的,是遠古天宮的傳承!」

葉塵聽到遠古天宮幾個字,不由得瞳孔瞬間放大!

上帝!

他們竟然連遠古天宮都知道!

「實不相瞞,我們想得到遠古天宮的傳承,但是奈何,我們沒有地球本源的血脈,即使是北墨,也只是勉強能進入神墟而已。所以……我們只能來找少爺了。」

葉塵思考了好一會兒,然後才抬起頭來。很認真的說道:

「不好意思,恐怕這件事情,沒得聊……」

東仙倒是不急,還是笑容滿面的說:

「難道少爺連條件都不想聽嗎?」

「哈哈,不想。因為我覺得即使你們老闆就是盤古大神本尊,也對我一點誘惑都沒有。」

東仙聽了這話,不由得挑了挑眉。不知是因為震驚還是因為什麼。

這時一旁的南笙倒是笑呵呵的說話了。同樣是笑,東仙是那種成熟又充滿智慧和自信的笑,而南笙更多的則是簡單純真的笑。只聽她說道:

「那我要是動手搶,你會怎麼辦呢?你覺得你能打得過我嗎?到時候搶了也是白搶。」

葉塵皺皺眉,

這幾個少女的修為他都看不透,

他們都隱藏的很好,沒有半點靈力波動。

但葉塵敢肯定,他們的修為比他,絕對要高的太多!

……

當然,葉塵也只是這樣想一下而已。

他骨子裡的驕傲甚至有時候會有些自負。

打不過,脫身還是絕無問題的。

所以他根本不在意這樣的威脅。

那東仙像是只是個表述的人,把該說的說完了,突然變的像是個啞巴,坐在那裡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

絲毫不理會南笙對葉塵的威脅。更是忘記了剛剛的客氣交流。

葉塵聳聳肩,頗為無賴的說道:

「如果要欺負人那我就沒辦法了。打死我吧。」

南笙嘿嘿一笑,翹手伸出,輕輕在空氣中挽了個花。

葉塵突然感覺一股寒氣逼來,自己的整個身體竟然都在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結冰!

驚駭間,葉塵猛然站起,天地靈氣迅速包裹全身,讓那層冰迅速融化。

不顧四周人群看過來的詫異目光,葉塵盯著南笙,說道:

「魔法師?」

東仙在一旁終於開口了,只見她掩嘴笑著,說道:

「不,她是元素師。是宇宙中極其罕見的一個種族。據說她們這一脈天生地養,奪天地造化,每一個都異常強大。但也因為太強,而人口稀少。

後來因為一場災難,元素師一脈滅絕,南笙,就是被老闆救出的唯一倖存者。

而元素師的特點就是,風火雷電各種元素信手捏來。小朋友,你可要小心了哦。」

葉塵對這個看似溫和沉穩的女人實在沒什麼好感,這一會兒少爺一會兒小朋友的,真不是個善角。

看似她一直只是個表述者,一直在各種坦誠的告訴他各種秘密。

但是葉塵的壓力卻一直都在她這裡,而不是那西寂和動手的南笙……

「哦,對了,南笙可是一級戰靈哦,你可別把她當做你們地球上那些天才天驕來對待。她看上去很嫩,但是年齡可是比你們大好幾歲的喲。」東仙又補充道。

不過接著又一撫額,不顧南笙在旁邊翻白眼。無奈的搖搖頭,再次補充道:

「你們地球上體系太亂了,一般都直接稱呼幾階吧?說你們落後好還是怎麼好啊。宇宙體系早已統一無數年,就你們這個古老又迂腐的地方還留著這麼多體系。

戰靈呢,也就是宇宙體系中第五階位的稱呼。一級戰靈,就是五階初期吧。小子,奉勸你好好學學宇宙體系,因為等宇宙中的人來了,他們都是用這樣稱呼的,誰會土的直接說幾階什麼的啊。」

五階初期!戰靈境!

葉塵心裡顧不得吐槽東仙笑話他們落後了……

如此年輕竟然已經到了五階初期!簡直太驚人了!

這上帝組織級別還真是高的難以想象啊!

戰靈境的強者,在七大家族就是天啊!簡直是可以在如今的地球上橫著走了!

這麼幾個年輕人而已,比他大幾歲又如何?只是幾歲而已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