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赤魔王一巴掌拍向楊.雄之時,凝聚著炙熱火焰的白皙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赤魔王的背部劃過。

龐大的軀體驟然猛顫一下,一道凄然的慘叫聲,自赤魔王那血盆大口傳了出來:「吼!」

突如其來的劇烈痛楚,令得赤魔王那拍向楊震的粗大手掌,略微停滯了一下。

趁著這短暫的瞬間,楊震狼狽落地,不算優雅地打了個滾,脫離了戰圈。

神色複雜地看了少年一眼,楊震知道,如今再說什麼,已經遲了,無論他願不願意,少年都已經被赤魔王盯上了,而且即將展開一場激烈的戰鬥,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聽從少年的勸告,抓緊時間恢復元氣,趕在少年落敗之前,以巔峰的狀態,去面對強大的赤魔王。

強行振作起精神,楊震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來到一個不易受戰鬥影響的角落,盤坐而下,努力地恢復起元氣來。

閉眼前,楊震最後看了少年一眼,咬牙喃喃:「藍楓小子,二管家,你們可一定要撐到我恢復元氣之時!」

顯然,戰鬥之中的福伯管家與藍楓肯定是聽不見他這一聲喃喃般的祈禱了。

遭受藍楓偷襲的赤魔王,心頭的憤怒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其赤紅雙目,彷彿要噴出火來一般,對著身後的方向,反手就是一巴掌。經歷了進化之後,赤魔王的外形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從爬行動物,變成了類人生物,初步具備了雙手與雙腳,且如人類般直立行走。而赤魔王的武器,無疑便是從四蹄變化而來的雙手與雙腳,其中尤以雙手為甚。

赤魔王的力量極為強橫,若是這一巴掌被拍實了,瞬間就能要去藍楓半條命。

不幸的是,藍楓早已不是曾經那個需要依靠魃妖這等偽妖獸來磨練戰鬥技巧的菜鳥,經過了狩獵歷練的磨練,其戰鬥技巧今非昔比,戰鬥意識與戰鬥經驗,都得到了驚人的提升與豐富,赤魔王想要拍飛藍楓的打算,顯然要落空了。

不出意外,當赤魔王的粗大手掌從身後反拍過去之時,藍楓的雙腳在其背後輕輕一點,借著這一股反彈力,離開了其攻擊範圍。

被怒火控制的赤魔王,一轉身便朝著藍楓的方向奔了過去。

由於其體型極其龐大,比起岩石王也不差絲毫,雙腿長達一丈有餘,全力奔跑起來,速度異常驚人,便是連元氣境九重的人類高手,怕也只能甘拜下風。

幾乎是呼吸之間,赤魔王便已經到達了藍楓身前。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身體太大,未必是好事……」眼睛輕輕眨了眨,藍楓臉龐上浮現一抹戲謔的笑容,身體靈活地從赤魔王腋下穿梭而過,那覆蓋著炙熱高溫火焰的右手,同樣沒有放過這樣一個絕佳的機會,再次在赤魔王的腋下造成了一絲傷害。

或許這點傷害遠遠構不成致命的威脅,但卻足以令赤魔王感到極度的痛苦,對藍楓而言,這,顯然已經足夠了。

因為他的目的不是擊殺赤魔王,而是為二長老楊.雄拖延一點時間,僅此而已。

「吼……」

遭受到三番五次的挑釁與傷害,赤魔王心頭的憤怒,已經疊加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龐大的身軀,散發著令人更加心悸的氣息。

挪轉過身,眼睛死死盯著藍楓,赤魔王甚至忘記了福伯管家的存在,眼中只有面前這一個身材單薄的少年。

手掌悄然間握緊,根本沒有絲毫的徵兆,赤魔王的拳頭,便朝著藍楓砸了過去。

始終保持著高度警惕的藍楓,似乎早已預判了赤魔王的攻擊,竟是在其剛剛有所動作之時,便已經閃身避開,但藍楓沒有預料到的是,赤魔王的另一隻手,不知何時也握成了拳頭,在藍楓避開的瞬間,便從另一邊砸了過來。

雙重夾擊之下,藍楓的臉色也是為之一變,那靈動的身姿,不由略微凌亂了一絲,只是憑著戰鬥的本能,下意識地踏步而起,身影猶如炮彈般,直衝赤魔王的腦袋。

這驚險刺激的一幕,令得福伯管家與遠處的族人們紛紛驚出一聲冷汗。

「好險!」所有人都悄悄替藍楓捏了一把汗。

方才那一下,若是藍楓慢上那麼一秒,便將成為一塊肉餅。

踩在赤魔王的頭上,翻身躍上一旁的一棵巨樹,藍楓蹲在樹枝上,冷汗淋漓。

方才那一瞬間,他再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自從森林狼王與岩石王之後,他再次嘗到了這種討厭的味道。

冷厲的眼神,落在赤魔王的龐大身軀上,覆蓋在少年雙手之上的火焰,溫度似乎在緩緩地提升,周圍的樹葉,水分被極速蒸干,由綠變黃,最終燃燒起來,連樹枝也未能逃過被灼燒的命運。

「小心!」就在赤魔王繼續朝著藍楓攻擊而來的時候,福伯管家一邊提醒著,一邊抓住了機會,鋒利的劍尖刺進了赤魔王的手臂,雖未傷及其骨頭,但那翻滾的血肉,卻是證明著赤魔王受傷不輕。

藍楓與福伯管家的組合,竟是給人一種暫時壓制了赤魔王的錯覺!

不過只有藍楓與福伯管家自己清楚,他們看似取得了一時的上風,實際上局勢從未改變過,因為他們給赤魔王造成的傷害,遠遠無法構成致命的威脅,也無法對赤魔王的戰鬥造成明顯的影響,與此同時,這樣的戰鬥,極為耗費精神,若稍有不慎,被赤魔王抓住一個機會,那麼二人便將徹底玩兒完。

換而言之,他們的情況無異於走鋼絲,容不得絲毫的失誤。

然而呈現在外人眼中的,卻是一幕幕精彩、驚險、刺激的畫面!

二人配合默契,如同逗猴子般逗弄著赤魔王,製造出一場視覺盛宴。

憑藉著過人的戰鬥技巧,藍楓一次次在赤魔王的攻擊下死裡逃生,一次次與死亡擦肩而過,儘管形象稍顯狼狽了些,但卻絲毫沒有減弱眾人心中對他的敬佩。

時間緩緩流逝著,盤坐的楊.雄,元氣恢復得越來越多,似乎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進行著。

但藍楓與福伯管家的臉色,卻是愈發的蒼白了,長時間的高度危險的戰鬥,令得二人身心俱疲,頗有些力不從心了。

所幸,赤魔王同樣消耗巨大,速度悄然間減慢了許多,攻擊力度,也是在不知不覺中減小,碗口大小的鼻孔,深深地喘著粗氣,胸膛劇烈起伏間,水珠般的汗水,順著其覆蓋著濃密赤毛的下巴滴答而下。

這樣的一幕,令得遠處的族人們,心再度懸了起來,臉龐之上,表情甚是擔憂。 藍楓與福伯管家聯手上演了一出精彩絕倫的好戲,而這一齣戲的盡頭,卻是與死亡相連。

歷經了近乎一刻鐘的艱險刺激的戰鬥,二人臉龐上已是被細密的汗液所覆蓋,元氣雖未消耗完,但體力與精神卻是達到了極限,腦海中緊繃的那根弦,隨時都可能崩斷。

在避開了赤魔王數以千次的攻擊之後,福伯管家的體力終於是徹底消耗乾淨,年過古稀的老人,精力自然是不及年輕人那般充沛,當其體力消耗乾淨之後,強行支撐著的身體,終於暴露了其弊端。

略微失神的瞬間,赤魔王那蘊含著恐怖力量的粗大手掌,如附骨之疽,緊隨而至。

「嘭!」

毫無徵兆的,福伯管家的身體,便被那力量澎湃的巨手,拍飛了出去。

如斷線的風箏,在半空中劃過一道長長的軌跡,福伯管家蒼老的身體,終於落回了地面,攜著強大力量的慣性,令得其身體在地上劃過一條半丈寬的溝壑,最終止於一顆巨樹根部。

礦洞洞口之處,族人們紛紛驚呼一聲:「福伯管家!」

眼前這一幕,令得所有的族人,都睚眥欲裂,雙眼圓睜,心臟如同被針頭狠狠扎了一下,驟然停止了一下跳動,彷彿時間凝固了一般。

在楊家之中,三位管家的地位極高,其中大管家實力最強,但最受人們尊敬的卻反而是福伯管家,因為在場大多數族人還未出生之時,福伯管家便已經在楊家了,可以說多數人都是福伯管家看著長大的,在眾人的人生中,福伯管家總是扮演著慈祥長者的角色,對於任何一位楊家族人都極為尊重,並不會受其天賦與實力的影響而怠慢半分。

在眾人心中,福伯管家不僅僅只是個管家,更是一位慈祥的長者!

而今眼睜睜看著福伯管家遭受到了如此強力的一擊,所有的族人,心頭都被一股悲傷與憤怒所填滿,對於赤魔王的畏懼,瞬間消失一空,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的憤怒。

就在族人們即將暴動之時,一道虛弱的咳嗽聲響起:「咳咳……」

只見福伯管家蒼老的身影,掙扎著緩緩站起,雖過程極為艱難,但終究還是重新站了起來。

輕輕擦拭掉唇角的血液,福伯管家聲音顫抖地道:「大家,大家別衝動。」

憤怒的族人們,略微清醒了幾分,但也顧不得自己的安全了,如潮水般湧向福伯管家的身邊,紛紛擔心地問道:「福伯,您還好嗎?」

「放心吧,赤魔王體力消耗巨大,攻擊強度已不如最初那般恐怖,這一掌,雖讓老朽受了重傷,暫時失去了戰鬥力,但卻不至於要了老朽這條老命。」福伯管家順了一口氣,這才聲音虛弱地道。

在族人們紛紛鬆一口氣的時候,福伯管家卻是苦笑地道:「只是……老朽這一受傷,楓少爺的處境,將會更加艱難。」

渾濁的雙眼泛起一道憂色,福伯管家朝著遠處望去,略微有些慚愧與自責。

作為元氣境七重的星級後期高手,他竟然在藍楓之前遭受到赤魔王的攻擊,體力與精力不及年輕人固然是主要的原因,但他卻不得不承認,自己在方才的戰鬥之中的表現,實在是差強人意。

經過福伯管家的提醒,眾人這才意識到戰鬥還未結束,危險依然籠罩在他們頭頂,時刻都可能降臨。

望著那一道單薄的年輕身影,眾人腦海之中不由冒出一個絕望的念頭:「完了!」

須知,福伯管家與藍楓二人聯手,也只能勉強拖延赤魔王的腳步,甚至連正面抗衡不行,如今少了福伯管家這一位重要性不可替代的強者,單憑藍楓一人,能夠繼續拖延赤魔王的腳步嗎?

所有人都有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不是他們不信任藍楓,而是……星級中期的人類與星級後期的妖獸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戰少爺,天少爺,勞煩你們帶領族人們進礦洞避難吧。」福伯管家深吸一口氣,緩緩道。

楊戰怔了怔,眉頭深皺:「您呢?」

「我?」福伯管家苦笑著搖頭,「如今老朽只是個累贅,不僅幫不了你們,而且會拖你們的後腿。況且,正是因為老朽一時失誤,才會釀成這般災難,哪還有顏面躲進礦洞苟延殘喘……」

見楊戰欲言又止,福伯管家沉聲道:「老朽心意已決,戰少爺就不要再勸了。」

被福伯管家認真得甚至有些嚴厲的目光盯著,楊戰沉默了一下,旋即咬了咬牙:「好,我先讓他們過去。」

「楊戰,你……」羅天緊握了一下拳頭,冷視著楊戰。

沒有理會羅天那吃人般的眼神,楊戰態度強硬地將族人們盡數驅向了礦洞,不管族人們多麼不舍與不甘,楊戰都毫不理會,他十分清楚,楊家的星級高手數量極為有限,若是這裡的族人全部死掉,對於楊家而言,將無異於一場滅頂之災。

孰輕孰重,他還是分得清的。

不過,待得將族人們強行逼進礦洞之後,楊戰卻是隻身折返,再度回到了福伯管家身邊。

「我還以為你真的這麼怕死呢。」

冷漠的羅天,出奇地說了這麼長一句話。

凝視著場中驚險萬分的少年,楊戰木然道:「我的確怕死,但我更不想做一個縮頭烏龜。」

說話間,場中戰鬥的少年,處境愈發危險了。

沒了福伯管家的牽制,赤魔王終於可以騰出手專心對付藍楓!

在赤魔王暴風驟雨般的密集攻擊之下,藍楓如同驚濤駭浪下的小舟,一次次驚險地避開那蘊含著恐怖力量的粗大手掌,從赤魔王的手中逃生。

巨大的實力差距,令得藍楓找不到絲毫反擊的機會,形勢愈發地岌岌可危。

「咻。」

「咻。」

藍楓的身影一刻也沒有停下,因為只要他一停下,便將遭到來自赤魔王的致命攻擊。

神經前所未有的繃緊,在赤魔王的攻擊之下,藍楓唯一能做的,便是躲,一刻不停地瘋狂躲避。

身影剛剛落地,藍楓雙足便爆發力量,再度衝上了半空。

而其落地之處,卻是遭到了一隻粗大手掌的破壞,令得地面形成一個巨大的土坑,灰塵揚起,在空中瀰漫。

放眼望去,周圍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土坑,一棵棵四分五裂的斷樹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大地滿目瘡痍,無一不證明著戰鬥的激烈。

「二長老還要多久才能恢復滿元氣!」楊戰緊捏著拳頭,暗暗著急。

羅天則是面色冷峻地盯著場中戰鬥的藍楓與赤魔王,握著長劍劍柄的手,輕微顫抖著,顯示著其內心並不平靜。

這般刺激的戰鬥,顯然已經勾起了他那一顆蠢蠢欲動的心。

只是,他強行克制著自己內心的衝動,壓制著衝過去的念頭,因為他知道,藍楓可以辦到的事情,自己卻是辦不到,至少,現在的自己,暫時還辦不到,若是自己衝過去,只會有一個結果,那便是慘死於赤魔王的掌下。

每一個呼吸,對於場中所有人而言,都如同一個世紀般漫長。

盯著場中狼狽的少年,所有人的心,都悄無聲息地揪著。

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會不會就是他們的世界末日!

森林之中,陷入了一片死寂,屏住呼吸的眾人,甚至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似乎生怕自己發出一絲聲音,便影響到場中苦苦堅持的少年,導致其遭受赤魔王的毀滅性的攻擊。

再次落回了地面,藍楓剛要衝天而起,卻是臉色變了一下。

「我的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凝視著赤魔王那揮來的粗大手掌,藍楓咬著牙,大口地喘著粗氣,神色極為複雜,努力控制著因為脫力而略微顫抖的雙腳,藍楓的唇角噙著一抹苦澀,「難道……終究還是得動用拔劍術才行嗎?」

這一刻,無論是福伯管家、楊戰、羅天,還是礦洞洞口之處的族人們,無一不是雙目圓睜,痛苦而不忍地閉上雙目,咬牙切齒地發出怒吼:「啊!」

若是楊家數百年難遇的天才為了救他們而死,恐怕他們一輩子都將在極度的愧疚與自責中度過。

白皙的手掌緩緩搭在追風劍劍柄之上,藍楓眼睛微微眯起,剎那之間便進入到入微之境的狀態之中。

守住拔劍術這個保命底牌固然重要,但二十多個族人的性命,卻是更加重要。

要在這兩者之間做出取捨,顯然並不算多麼困難。

深吸了一口氣,藍楓的手掌,驟然握緊劍柄。

然而還未等他下一步動作,場中的形勢,卻是再度發生了變化。

只見一巴掌朝著他拍過來的赤魔王,驟然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慘叫,龐大的身軀,竟是朝著一側橫飛了出去,撞斷了數棵大樹,其腹部一側,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大量的鮮血,從那血洞之處,汨汨地流出。

「二長老!」

族人們驚呼一聲,旋即紛紛狂喜。

福伯管家、楊戰二人,也是露出了笑臉,臉龐上的擔憂,被喜悅取而代之。

就連羅天,也是微不可查地鬆了一口氣。

瞧著精神滿面、沉著有度的楊.雄,藍楓嘴角勾起一抹迷人微笑:「結果還是成功了!」

旋即,腳下一軟,瘦削的身影,便直直地朝著地面倒去。

「藍楓!」

「楓少爺!」

眾人的心,再度懸了起來,紛紛驚呼一聲,朝著少年倒地之處極速衝來。

凝視著疲憊得近乎快昏過去的少年,楊震沉默了一下,旋即欣慰一笑,低聲喃喃:「辛苦你了,小傢伙。」 全盛狀態的二長老,面對已經消耗了大量體力的赤魔王,無疑佔據著絕對的優勢。

兄弟戰爭妹妹的桃花債 聰明的赤魔王,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那龐大的軀體剛一爬起,便轉身欲逃。

「畜生,傷了人還想逃走?」冷厲的目光掃向了赤魔王,楊震持著手中之劍,身影如同閃電般掠出。

大量的元氣,在其體內激蕩,令得其身體散發著一陣陣強大氣息。

頃刻間追上了赤魔王,楊震漠然地揮動手中長劍:「如今,該輪到你嘗嘗死亡的味道了。」

鋒銳的劍尖,從赤魔王的臂膀之處劃過,令得其堅韌的皮膚,被硬生生劃破,一道深深的血痕,呈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穿書之女配才是真大佬 「吼~」

夾雜著痛苦與憤怒的吼聲,從赤魔王口中傳出。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驟然停住了逃跑的腳步,赤魔王轉身看向了楊震,燈籠般的赤紅巨眼,死死地瞪著楊震。

不過這般表情顯然是嚇不住楊震的,只聽得楊震淡淡道:「不錯,總算沒有丟你們星級後期妖獸的臉。」

血盆大口一張,赤魔王呲牙咧嘴,彷彿在威脅楊震。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