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雪剛落地就看到那陰魂不散的魔宗堂主無痕正在和一波人打鬥。

兩個人偷偷躺在草叢中,盡量連續身上的一切波動。

空間內小樹一陣叫囂

「姐姐,前面有好東西,快點抓住它,快點!」

什麼好東西?抓住誰?

夏初雪一聽有好東西,趕緊傳音給小樹。

「你看到兩人爭奪的地方有一隻銀白色受傷的小倉鼠嗎?那是尋寶鼠,抓住他咱們何愁找不到寶貝?吼吼吼!」小樹笑的枝椏亂顫。

哈?

尋寶鼠不是只有在傳說中才有的嗎? 你的快樂我來渡 怎麼這裡會遇到?你不會看錯?

「當然不會,我以前見雷霆天尊就有一隻同樣的,他們身上的氣息相同,估計這隻尋寶鼠還不一般,絕對是尋寶鼠一族中的貴族!」

夏初雪長見識了

一直一來都知道傳說中的上古時期就有尋寶鼠的存在,它鼻子特別靈敏,對於寶物有些非常獨特的探查力。可以帶領主人到達各個地方尋找寶貝。

可從來不知道原來尋寶鼠一族還有貴族和平民之分?

「傻姐姐,妖獸種類眾多,每個種族都有屬於自己的傳承和血脈之力,血脈越是純凈,就說明越高貴,得到的傳承也就越多,修鍊起來更加事半功倍,別說妖獸了,就連你們人類不是也有血脈傳承一說的嗎?」

夏初雪這時也才想起來剛進入蘇家的時候,確實測驗過血脈,這才被家族認可優待的。

致命糾纏:絕色特工妻 她轉頭看向一旁奄奄一息的銀白色皮毛的尋寶鼠,一臉的奸笑。

嘿嘿嘿…

說時遲那時快,嗖的一聲,夏初雪閃電般竄出,快到不可思議。

這兩方人馬正在對峙之際,一道殘影疾風掠過,地上的尋寶鼠突然消失不見,待反應過來,哪裡還有尋寶鼠的蹤跡?

「誰?誰敢在這裡裝神弄鬼?趕緊給我滾出來!」

無痕堂主的臉已經黑如鍋底,他此刻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鬱悶無奈到了極點。

本跟丟了帝雲天想要的人,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好在柳暗花明讓他碰到了傳說中的尋寶鼠,可面對的是玄天宗高手,他虛廢一番功夫才行。

終於眼看著對方將要落敗,卻被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無名鼠輩給坐收漁翁之利。

他氣的胸腔突突直跳。

「哈哈哈,多謝前輩出手,就算尋寶鼠不被我們玄天宗所得,也斷不能被魔宗得了去!」

玄天宗結丹高手對著空中抱拳行禮。實則心裡慶幸的同時也很遺憾,想要看看搶到尋寶數的是誰?到時候讓老祖給要過來。

畢竟尋寶鼠實屬罕見,要不是這幾天無邊森林發生突變,想必它也不會出現。

夏初雪剛回到夏鶯鶯的藏身之地就大舒一口氣,不停的拍打著自己的胸。

「哎呦媽呀,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你嚇死我了!知道對面是什麼人嗎?那可是好幾個結丹期長老的打鬥,你噌的一下就跑出去了,我心臟病都要嚇出來了!」

夏鶯鶯還處於震驚害怕激動中,傳音的時候惡狠狠的。

這丫的也太膽大了吧?

「嘿嘿嘿,咱這不是去弄好東西的嘛?你看這是什麼?」

一個奄奄一息一動不動的小傢伙靜靜地躺在手心,要不是小小的眼皮還在翻動,跟死了沒啥區別。 「這是…?」

夏鶯鶯眼睛驀地睜大,聲音有些顫涑,手指頭也顫顫巍巍的指著尋寶鼠。

「這…這…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尋寶鼠?」

得到夏初雪的點頭,夏鶯鶯久久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她到底交了個什麼朋友啊?靈液,尋寶鼠、修為,都是極為罕見。她有種直覺,夏初雪這個朋友以後還會給她更多的驚喜。

「它怎麼好像受了重傷似的?能救活嗎?」

只見夏初雪從儲物袋裡拿出一瓶液體給尋寶鼠灌下,它立馬睜開眼睛警惕的望著兩人,此時要不是沒有完全好起來,恐怕它早就跳起來跑路了。

「你給他喝的什麼?不像是靈液啊?」

夏初雪噗嗤一笑

「你以為靈液是大白菜想有就有的啊?」

空間里靈液確實比大白菜還要多,但這種事情夏初雪可不會傻傻地說出來。給尋寶鼠喝的也是之前小蜜留下來的蜂蜜水而已。

能夠讓人精神充足,有一定的療傷作用,卻不會讓完全好轉。

否則尋寶鼠第一時間就偷偷溜了。

「也是!嘿嘿,小雪,咱們是朋友不?」

她看著她賊兮兮的笑容,完全沒有曾經的雍容華貴,點點頭。

「給我摸摸唄,這可是傳說中的尋寶鼠哎!摸一摸,說不定就有好運上身,說不定明天就會也碰到傳說中的妖獸!」

說著,夏鶯鶯的魔爪伸向了尋寶鼠!

「嘰嘰嘰…」

金寶鼠好像非常反感人類的碰觸,不停的嘰嘰亂叫,小爪子亂撓,來表達他的不願意。

而夏初雪和夏鶯鶯卻是臉色大變。

原本他們蹲的地方是很隱秘,只要他們收斂心神,無痕等人不一定發現她們,可現在尋寶鼠居然發出聲音,那麼此刻…

「誰在那裡?」

果然被發現了!

夏鶯鶯一陣懊惱,自己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呢?不就是上古妖獸?以後再摸也不遲啊?

夏初雪第一時間打算逃命,只見夏鶯鶯將頭上的絲帶往空中一拋,變成了一條長長的銀白色法寶。

「快點上來!」

她縱身一躍跳上銀白色絲帶,心中暗自咂舌。

果然大家族的手筆就是不一樣,隨便拋出一樣法寶都是修仙界難得的寶器。

只見夏鶯鶯在寶器中樞部分的凹槽內放進去一顆中品靈石,銀白色絲帶猶如活了一般在天空中飄蕩。

絲帶上開啟的陣法阻擋了空氣對流,到底還是下品寶器,速度很快,雖不足以甩掉某人,卻如銀蛇亂舞,卻每次都能夠從無痕手中逃離。

戰神傳說之絕世神訣 幾次他都要抓住了,卻又脫落。

無痕的身後是幾個玄天宗結丹長老緊跟不舍,他們雖然看不清,神識也進入不了絲帶內,但光是看外表,就能猜測出對方的身份一二。

幾人空中對視一眼。

看來尋寶鼠是落入了多寶閣那個大小姐手中了。

要是別的人還好說,只是據說這下品寶器銀白絲帶是多寶閣那老不死的送給夏鶯鶯的生日禮物。

夏鶯鶯啊!

那可是多寶閣元嬰老祖最看中最寶貝的後背,而且此人最為護短,就算玄天宗老祖出面,恐怕對方也不會賣這個關子。

真是!

怎麼就落去她手裡呢?

尋寶鼠如此妖獸,恐怕多寶閣也捨不得拿出來拍賣,就算拍賣,除非天價購得,比起當初的靈液也不不逞多讓,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畢竟當初的靈液拍賣是在那種物資匱乏的北地,拍的又急,而現在尋寶鼠不同,想必修仙界誰也沒有那個實力能夠拍下來。

不過好在沒有落入魔宗之手,否則整個修仙界將會又一次引起血雨腥風。

「吳長老,你趕緊去通知老祖,我們阻止魔宗無痕!」

無痕此刻更加鬱悶,還帶著幾分暴躁。

明明幾次都要抓住,卻次次失之交臂,那根長長的絲帶就像一條黏滑的泥鰍,怎麼都抓不住。

拼了!

無痕突然停住腳步,雙手結著古怪的法訣,身體猛然高大起來,氣息威壓也在不停的膨脹,修為噌噌噌的往上漲。

「不好,他用了秘法,我們阻止不了,否則所有人都得死!」後面緊追而來的長老臉色大變,不由的就後退幾步。

「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上!拼著所有的法寶用光也能堅持一會兒,只要撐到多寶閣老祖和我們老祖前來,我們就有救了!就算自曝,也絕不能讓尋寶鼠落入魔宗之手!!」

趙文元一臉的決絕。

這…

眾人猶豫的片刻,夏鶯鶯的銀白色絲帶已經被一隻大手給抓住,幸好他想要尋寶鼠,怕它受傷,否則那根絲帶早就灰飛煙滅。

此刻的夏鶯鶯和夏初雪直覺頭頂天旋地轉,身體隨著那隻大手來回擺動,而不停的在裡面滑來滑去。

「鶯鶯,東西是我搶的,不關你的事,放我出去,你獨自離開,無痕不會為難你!」

「你…你說什麼渾話?我們還是不是朋友了?禍是我闖的,絕對沒有離開的道理!」

咕嚕一聲,夏鶯鶯和夏初雪兩人同時從絲帶的前頭滑到了尾部,又滑了回來,就這樣來回的晃悠。

夏鶯鶯突然想到什麼,咧嘴一笑。

「別怕,我們最多吃掉苦頭,這寶器上的陣法是被我家老祖強化過的,上面還有他的禁止,我就不相信那魔宗弟子還能破開不成?」

她瞭然,怪不得那廝都晃悠這麼長時間了,怎麼也沒有破開陣法?

可兩人還沒有高興多會兒,陣法就被一股大力直接破開,兩個人齊齊的吐了口血,身體從藍色絲帶中掉下來,急速滑落。

本以為這下子非得摔成肉泥不可,結果卻掉入修士的懷抱。

「哎?怎麼是兩個娃娃?」

抱住夏初雪的修士正是剛才義憤填膺打算自爆的趙文元,他看到無痕對修為居然狂飆到元嬰中期,那股威壓已經不是自爆能夠阻止得了的,只能和宗門師兄弟遠遠在正下方跟著。

眼看著從法寶里掉出來兩個小人兒,他和師兄很快一人接住一個。

只是怎麼兩個人?

可惜他們都沒有見過夏鶯鶯的模樣,此刻只能一臉懵逼。

「多謝前輩搭救!」

夏初雪吃了一顆丹藥,身體恢復如常,對著趙文元拱手施禮。 「啊?沒事沒事,你趕緊和那個小娃娃躲後邊去,現在已經不是你們之間的矛盾了,尋寶鼠在哪?千萬不要讓魔宗得到!」

沒等夏初雪回答,玄天宗長老直接把她給護在身後。

現在不緊緊是個人恩怨,已經上升到了正道修士和魔宗之間的較量。

尋寶鼠!之所以被陣法重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它的先天優勢。

一但魔宗得到,那麼整個修仙界都天材地寶相當於都會被魔宗的人給得到,本來他們就修為快,功法詭異,若是再得到這麼大的機緣,恐怕整個修仙界都沒有正道修士的立足之地了。

這裡有這麼多大佬頂著,夏初雪也正好趁機躲在人群的背後伺機而動。

自從打通了體內所有的穴竅,靈脈擴張兩倍有餘,再加上練氣十二層的修為,她感覺自身的實力遠比之前高了許多,渾身有些使用不完的力量,迫切的想要來一場大型戰鬥來穩定修為。

當然,夏初雪想要的戰鬥了不意味著白白送死,無痕通過秘法強行將身體修為提升至元嬰,那可不是她一個小小練氣修士能夠招惹的,自然能躲則躲。

如果可以的話,自己在這些大佬背後給無痕來點陰招就更好了。

別的能力沒有,但別忘記了,她還是個煉丹師呢。

煉丹煉丹,丹藥和毒藥是不分家的,空間裡面這麼毒藥,還有之前煉製的毒氣彈,至人迷幻的藥劑,讓人昏迷的藥劑,還有許多暫時讓修士驅散法力的藥劑,都滿滿地放了一個櫃檯呢!

今天終於能派上用場了!吼吼吼!想想都開心。

之前不知道有用多大的毒藥,現在可以一一在某人身上實驗。

在夏初雪被趙文元護在身後的同時,夏鶯鶯也被另外一個結丹修士給護住了,無痕一時間不知道自己的東西被誰拿了,左看看右看看,索性一巴掌一個,統統解決。

「無痕,一旦開戰就是魔宗和正道修士之間的戰場了,你確定這是帝雲天想要的結果?」

無痕將要拍下去的雙手一滯,有些猶豫不決。

「把尋寶鼠給我留下,否則你們全都別想活!都死了,誰還知道是我殺了你們?」

趙文元冷哼「你以為我們沒有後手就敢貿然前來?不覺得這裡少了人嗎?」

無痕定睛一看,果然人群中少了一個結丹修士,難道是剛才去通風報信了?

他大怒

「快把身後兩個小娃娃給我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大開殺戒!」

魔宗雖然在修仙界尚有一席之地,但面對這些道貌岸然的「正道修士」還是若上三分,畢竟魔宗縱然每個修士都能以一擋十,那也耐不住對方人多,車輪戰都能耗死他們。

再者說,修仙界所有的出產寶貝的地方都被幾大勢力給瓜分殆盡,魔宗弟子又不會種植靈藥,只能靠自行尋找,若是有了尋寶鼠的加持,害怕沒有好東西進賬?

他現在的實力只能維持半個時辰,之後就會陷入昏迷,休整三個月才能重新站起來,想要達到原來結丹的巔峰實力,估計得在魔宗修養隔一年半載的才行。

所以今天對於尋寶鼠,無痕是志在必得。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