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略有些尷尬:

「咳咳,你好,蕭姑娘。」

「主人,你能來簡直太好了,恢復了么?」

獵月、可汗天震驚加興奮。

徐茂公、李密、程咬金、單雄信沒見過這年輕人。

見美女與英雄同時發聲問好,心下瞭然,自然是一位必須接納的當世豪傑了。

當下,躍下那逼了個馬(暴龍戰馬),躬身施禮。

「不客氣,都是朋友,以後自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好,果然胸襟豪邁,我徐茂公最佩服的就是豪氣干雲的英雄。」

「來,我們一同上瓦崗!」

眾人轉身繼續在那燒霞漫天的黃昏中挺軍東進。

「夏公子,你難道不認得我了?」

謝爾娜走過來,拉住夏洛奇的手問道。

夏洛奇剛換了這副肉體凡胎,有些不適應。

場面還沒來得及照應過來。

「嗯,自然認得,你是眾宇宙第一……」

謝爾娜用纖纖玉手一捂夏洛奇的嘴。

那意思是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沒必要告訴別人。

嬋娟也恢復了形體,均是凡人之軀。

只不過這代價有點大。

光不說,眾人也不知道。

當時,夏洛奇的元靈被加密,外面發生了什麼一概不知。

只是感覺這隋唐世界真的好奇怪呢。

「咦,我的實力呢?」

程咬金稍微運了下胳膊,發現自己的戰尊境實力蕩然無存了。

「我靠,邪了門了!」

單雄信也發現這情況了。

接著是徐茂公、李密、甚至連獵月、可汗天、蕭紫瓊等人均發現了這一狀況。

遠在江都的楊廣喝著十里春風醉的花酒,忽然感覺自己的血凌劍威力失效了。

自己的那隻血龍也失去了威力。

自己的戰帝境實力也蕩然無存。

蕭紫瓊的冰雪龍王亦變成了兩條乖巧的小蟲子。

「天啊! 禁宮梟後 當真要變天么?」

李淵父子等人亦感覺到了變化。

包括后羿。

一個失去元力晉陞空間的凡人世界。

唯一沒有變化的是這個世界的精神力依然充沛。

「什麼?發現了夏君?」

「在多少區?時空代碼傳送過來。」

一個眼眶中燃燒著熊熊火焰的黑衣人坐在龐大的恆星內核中。

聖鬥士宮殿在燃燒的烈火中永恆巍峨著。

「什麼,你需要三個宇宙為代價?你也太貪婪了吧?」

黑衣人說道。

「那就免談。」

英特爾星以販賣情報為生。

跟那黑衣人談判的正是英特爾星的星主斯偌。

「不行,就一個宇宙,不然我從別的地方也能得到夏君的下落。」

「好吧,那就隨你。」

「啪」的一下,斯諾掛斷了即時量子加密通訊。

「王八蛋,竟然談價錢談到老子頭上來了。」

「黑大、黑二,你們去給我把這個英特爾星給我滅了。將夏君的下落信息帶回來。」

黑衣人名叫摩西。

「是,主人。」

兩名聖鬥士出動,前往西南區域的信息宇宙挑戰英特爾星去了。

「來者何人,膽敢進犯我洛陽城?」

華麗古樸的洛陽西門緩緩打開,開出一隊鎧甲鮮明的士兵。

「可是王總管?」

徐茂公在逼了個馬上一抱拳問道。

「正是,敢問來者何人?」

「河西聖人王通門下徐茂公、這位是河東望族李氏子弟李密。」

「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

「你帶著軍隊幹什麼?想造反么?」

王世充眉頭一皺問道。 「天下方亂,當今天子悖逆殘暴,原本就得位不正,將軍不思革舊布新么?」徐茂公在馬上朗朗道。

「你,好你個反賊,給我拿下!」

王世充手一揮,身後城防軍中一隊士兵呼啦一下圍住了徐茂公等人。

「將軍不怕得罪天下英雄,儘管將我等拿下,請!」徐茂公神色自若。

王世充右手往後輕輕一擺,士兵嘩啦又退了回去。

「這才是我所認識的總管大人。」

「軍隊駐在城外,其餘人隨我進城。」

王世充眼光飄忽,帶著徐茂公、李密等人進城。

「你沒事吧,怎麼得到形體的?」

夏洛奇偷偷問嬋娟。

「我也納悶呢,突然就有了形體。」

「有了形體好。」

夏洛奇一拉嬋娟的右手,臉露笑意的對嬋娟說道。

「沒正經的,也不怕人家笑話。」

嬋娟手一掙,走開兩步,找謝爾娜和蕭紫瓊說話去了。

「這是我女朋友,請多關照。」

夏洛奇走過去對蕭紫瓊說。

「哦,你女朋友!」

蕭紫瓊忽然臉色蒼白,渾身一震,嘴裡有些發苦。

「好啦,咱們又見面了,不是么?」

謝爾娜拉著嬋娟的手熱情道。

「嗯,又見面了。」

變故紛紜,離散不定,蒼茫宇宙間,相見的總會相見,在一起的不管怎樣,都還會在一起。

謝爾娜有了一個認識的人,心情也十分開心,嬋娟也是如此。

「洛城乃天下之中,將軍不應有所作為么?」

「昔商湯以成天下,光武為之中興。」

「將軍意下如何?」

徐茂公等人在總管府入座,王世充擺上酒席,宴請群雄。

「這位是?」

王世充一看單雄信威武寡言,問道。

「哦,單雄信,山東人氏。」

單雄信一抱拳,自我介紹道。

「這位?」

「程咬金,山東人。」

略一抱拳,道。

接著低頭喝酒吃肉。

「程將軍不用急,慢慢飲用。」

「將軍手握重兵,若乘高一呼,天下必從。」

「開誠布公,接納英雄,山東之地非隋所有也。」

「南下征討暴君,西上收復長安。如此天下唾手可得,豈不快哉?」

「徒為一守城之吏呼?」

徐茂公句句說在王世充心裡。

「好,既然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你們願意為我效勞出力么?」

「這個自然。」徐茂公當即答應。

王世充暗中準備了很多年了,自己私募的軍隊已有十多萬。

洛陽城中囤糧無數,城防是修了又修。

王世充種種所為,徐茂公心下瞭然。河中聖人王通門人,心中自然明晰天下大勢。

所以這一番話加快了王世充反隋自立的步伐。

「好,我便封你為征南將軍,前往江都揚州討伐暴君。」

王世充道。

「嗯,無需將軍多言,這等事必先為之,方能佔得先機。」

徐茂公起身抱拳道。

王世充一兵一卒也沒給徐茂公,就讓他帶領城外那一萬多士兵上路。

但給了很多糧餉與馬匹。

「這王摳門,當真小氣的很。」

程咬金生氣道。

「已經不錯啦!這些糧草馬匹讓我們去湊,何年馬月才能湊齊呢?」

「他反隋之心已露,但我觀其人,難成大業。心胸狹窄,格局偏小,不是帝王相也。」

「徐兄言之有理,此番前去,莫非當真攻打揚州?」

「開玩笑,這些部隊又不是你我的,是夏兄弟的好不好。」

「再說,我們憑什麼聽他王世充的啊?」

「我們現在去瓦崗,找一落腳之地再說。」

徐茂公心下明了。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