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飛快的踹門而入。

就在夏洛奇進去的一剎那,一劍封喉,從旁刺出。

夏洛奇強大的精神力此刻發揮了作用。

凝物!

定形!

還不由自主的發動了時間之眼的遲滯。

一秒!

夏洛奇現在只有這一秒的功力。

刺客沒想到夏洛奇會從高速突然急停,然後還遲滯了時間。

一秒足矣。

夏洛奇看見那劍尖對準著自己的咽喉。

劍尖暗青色,上面刻有細密的花紋。

一定是加速的速度法陣。

劍長三尺,寬一寸,窄口,劍柄護手下包彎弧護住手腕。

傾國不傾城 劇毒的腥臭味撲鼻而來。

一秒的時間足以讓夏洛奇的專屬右手來得及閃電般轟出。

掏心一拳怒發而去。

觸手綿軟,擊中蒙面刺客的胸脯。

對手竟然是一名女子。

這一拳可是夏洛奇傾盡全力的一擊。

刺客當場鮮血狂噴。

一秒遲滯絕對成立。

之後,刺客再度隱形不見。

夏洛奇趕緊去看謝爾娜。

只見謝爾娜的右肩被刺穿了一個細孔。

劇毒已然迅速滲透進去。

刺客的目的自然是要引誘夏洛奇過來,打他一個埋伏。

要是直接擊殺謝爾娜,就沒有了伏擊的後續手段。

夏洛奇想起自己的血能剋制天下劇毒。

當場將手腕割破,讓謝爾娜吸吮。

果然,夏洛奇之血乃百毒不侵。

靈藥啊!

夏洛奇現在都有些要感謝那條黑蛇巨蟒,以及艾因覺者派遣過來的十條巨蛇了。

救了謝爾娜一命。

謝爾娜趕緊穿好衣服,臉色一紅。

夏洛奇都來不及細看此中春色。

他現在神情極度緊張。

不知道這刺客什麼時候會發動下一波攻擊。 外面被封印,出不去了,可能外面也無法進來。

裡面藏著一位頂級刺客。

呵,這被設計的,有點老鐵扎心啊!

夏洛奇的世界多稜鏡現在跟貓眼睛似的,能睜多大就睜多大。

內在的精神力小元丹也開始熠熠生輝。

重生后全能女帝颯爆了 一圈五十米左右的感知距離穩定下來了。

本來夏洛奇一直在調試,還是一百米,還是十米。

天才萌寶:總裁爹地霸道寵 最後,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剛好在五十米處輸出時比較穩定。

自己不算太累,又能夠達到預防效果。

那名女刺客要是在五十米內現身,夏洛奇有足夠的反應時間能夠抵擋住她的迅捷如閃電的殺招。

夏洛奇把愛彌兒借給了嬋娟使用,吩咐藍裙子的美麗愛彌兒一定要護住嬋娟,不然就跟她恩斷義絕。

愛彌兒一聽后,漂亮而xing感的小嘴一撅,老大不願意的把自己挪到嬋娟身旁。

夏洛奇說,近點,再近點,不行,再近點,這樣才對嘛!

足夠安全,確保萬無一失。

嬋娟偷著樂。

原本緊張的氣氛被夏洛奇這麼捉弄一下愛彌兒后煙消雲散了。

男人就是家裡的頂樑柱,不管是有出息的還是沒出息的。

只要活著,在家裡一戳,哪怕是跟木頭,也是頂樑柱。

別人怎麼看,咱們管不著。

但家裡的眷屬可都依賴著你呢。

所以啊,上班別太拼,想想家裡人吧。

個個睜著眼睛盼著你安全回家呢!

畫外音結束。

刺客終於緩過氣來了。

那一拳掏心窩子啊,真狠,把這名叫丁香的刺客右胸差點沒搗出個洞。

夏洛奇心想,誰他么讓你那麼陰我,還敢動我女人。

不管你是男是女,只要敢動我女人,先廢你一半生命力再說。

丁香吐出好幾口血,服下靈丹。

調息了半晌,終於功力恢復,傷勢無礙了。

是啊,外傷無礙了,可內傷怎麼辦?

心理陰影面積怎麼計算?

那一拳的力道,那一秒的停頓。

「他是怎麼做到的?」

「還有,那個被自己當誘餌的女子中了自己的天下第一劇毒丁香斷魂,竟然沒事了?」

「穿好了衣服,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站到夏洛奇身後了?」

「殿主讓我殺的人怎麼這麼難纏啊?」

「以前我殺萬馬堂那敗家公子白崇禧時也沒這麼難啊!」

「白崇禧可是宇宙星級實力呢!」

「一劍封喉,血都沒流,當即給老娘跪那了。」

「怎麼這小子精得跟鬼似的,這麼難殺!」

「傳出去豈不是要毀我一念銷魂丁香刺客的美名么?」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丁香的心理陰影面積逐漸擴大。

她在隱匿的時空中睜著如鷹般的眼睛盯著夏洛奇看。

「年輕、帥氣、眼睛有神。」

「身材不錯,雙手修長,大腿孔武有力,但不顯得笨拙。」

「整個人精氣神似乎已經融為一體,毫無破綻。」

「警惕、警覺、隨時準備反擊。」

「沒有縫隙可以下手。」

「身邊的這些人個個有護體神器。」

「剛才那小妞的盾牌簡直就是瞬發,如何殺?」

「他么這一窩人個個都不是善茬!」

「也就剛才被自己刺中的那名女子有點弱,現在又跑到夏洛奇身後去了。」

丁香想了半天,想到了唯一的辦法,那就是等,熬!

反正我在暗,你在明。

你只要敢鬆懈一分,我就有一分成功的可能。

「問題是,這小子似乎有我這劇毒的解藥啊!」

「不行,我得換種葯。」

想到這裡,丁香從懷中掏出一個小葯囊,在自己那如靈蛇般的細劍上塗抹了一層藥粉。

手上戴著黑色絲綢絨的手套,小心翼翼的將毒藥抹勻。

局勢成了僵局,比拼耐心。

夏洛奇一看,好傢夥,被那該死的雪豹一屁崩著了。

「你的睡夢歸我了。」

現在是,睡夢歸刺客了。

夏洛奇心想,自己這生意做虧了。

刺客在暗中能眯會。

自己卻不能鬆懈啊。

愁啊!

夏洛奇在動腦筋,怎麼辦?

這麼被動,有史以來的頭一回。

被人窩在家裡干!

沒有手段反擊。

愁也無用。

夏洛奇只能瞪著眼睛盯著。

一伙人把床搬到院子里,夏洛奇的警戒圈跟著。

搬床的時候必須跟著,要不然刺客出手怎麼辦?

丁香看著這一切,忍不住有點想笑。

這就對了,你總不能不睡覺吧?

三張床擱好,距離保持夏洛奇能出手相救。

大伙兒輪流休息睡覺。

不睡覺的就坐地上打牌。

反正別人也沒那能耐預警刺客出手。

夏洛奇的緊張前所未有。

困勁泛上來了,夏洛奇找了兩根棍子撐住眼皮。

樹上的一隻貓頭鷹看見夏洛奇的樣子。

以為他在跟自己比眼睛。

於是嘎的一聲飛到夏洛奇不遠處的桂花樹枝上。

瞪著眼睛盯著夏洛奇。

夏洛奇屢次揮手趕那貓頭鷹,貓頭鷹就是不走。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