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修說完,來到那紅布這,一劍刺破,那個李劍出來后好奇道,「發生什麼事了。」

「看。」

當李劍看到那躺著的人時臉色變了起來,「這。」

夜修笑了笑,沒多說什麼,而那些鐵面人,紛紛要逃,可那個黑手雙腳被爛泥困住,此刻在那一動不動,只能在那驚恐道,「放,放了我吧。」

「放了你?你覺得可能嗎?」

這人氣急了,「小子,你到底想做什麼?」

「你剛才不是要我死嗎?那我就好好奉陪。」只見夜修說完,一劍揮過去,對方毫無反抗能力,當場被擊中,然後氣道,「你。」

「你也跟你的大人一起去死吧。」

那個黑手大驚,整個身軀化成一團黑水,最後消失在原地,夜修好奇道,「這是什麼能力?」

「化水術,可以讓身體化成液體,然後傳到附近有液體的地方。」

夜修知道外面是海域都是液體,這簡直就是幫助對方逃的地方,所以夜修笑說,「好算了,讓他走吧。」

李劍卻怪異盯著夜修,「那個傢伙,你真殺死了?」

夜修盯著那個紅麟笑說,「不信,你可以上前檢查。」

李劍怪異上前看,發現他一點生命氣息都沒了,而周圍的人已經驚嘆,甚至不敢相信夜修的本事,而夜修卻很平靜笑說,「好了,不說這個了。」

至於那個李劍嗯聲,然後盤坐下來,而這裡的人不少人紛紛上前表示要跟夜修合作,可都一一被夜修拒絕了,夜修還對他們說道,「抱歉,我對你們沒興趣。」

「什麼?沒興趣?」

那些人頓時失落,畢竟他們怎麼都沒想到夜修會說這樣的話,而夜修收拾心情看向他們,「好了,我不想多說什麼,現在我要休息。」

夜修隨後閉上眼睛,那些人無奈,只好在那看著,至於夜修一坐又過了許久,直到這前面的大門突然鬆動,然後一股塵封已久的氣息散發。

不少人紛紛激動起來,「要開了,要開了。」

那些人狂點頭,紛紛盯著這大門,等待它開啟,而夜修好奇這個大門背後是什麼,還有這個通天海域,是否真有神奇的丹藥。

李劍更是激動的看向夜修,「開了。」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呢?」

「好東西,但是卻很危險。」

「那你還來?」

李劍無奈道,「我師傅得了一種怪病,需要一種丹藥,而這丹藥只有這裡有,我想來這裡看看。」

夜修露出怪異神色,李劍在盯著前方期待著,直到一會後門徹底打開,不過此刻看到這門內是黑乎乎的,誰都不敢隨意上前,深怕就死在裡面了。

最後大家看向夜修,顯然大家認為夜修才有這本事,而夜修哭笑不得,只好收拾心情從這裡離開,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裡面。

可後面的人不在了,就好像自己來到了一個未知空間,而那個李劍本來一起的,也都消失了,這讓夜修忍不住想出去。

可剛出去,卻發現自己在原地打轉,根本無法找到那個李劍,夜修只好看向前方,想看看這個到底是什麼地方。 在這神奇地宮內,四處昏暗,看不出什麼特別,夜修猜測估計進來的人可能都隨機到這海里地宮其他地方,而他手上的殘缺圖,並不是他所在區域的。

「看來,只能四處找找了。」

只見夜修繼續往通道走去,而這裡就猶如一個迷宮一樣,四處都是牆壁,夜修打開天眼時,只能看到附近的情況,再遠一些的就像是被什麼阻擋了一樣。

無奈的他只好選擇附近一個最靠近的一個偏殿走去,因為這個偏殿內放著一些東西,看似猶如丹藥瓶,所以夜修想去那裡,把這些丹藥取出來。

這時夜修來到了那后,看到了異樣的東西,因為在這柜子中,這些瓶子內不是什麼丹藥,反而像是什麼粉末。

當夜修倒出這些粉末后,它們就全部自燃起來,隨後從原來位置消失。

夜修露出眉頭,繼續看向周圍,很想知道這些粉末到底是什麼,為何會這樣。

可一個個瓶子打開,這些粉末開始自己燃燒,夜修根本無法抓到,只能在那眉頭皺起,「看來,情況沒有想象這麼簡單。」

隨後夜修在這偏殿四處張望,最後看到一牆上有一幅畫,而這畫上已經黑乎乎,從表面上看不出特別的。

夜修則陷入沉思,然後靠近時,這副畫突然活了,夜修整個人從原來位置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進入這畫中。

只見他所在的畫,四處都非常特別,而且像是在一個仙境。

有山有水,有迷霧,而迷霧中有個荷花塘,在這塘中還有呱呱的青蛙聲,除了這些,還有鴨子,看似非常熱鬧。

夜修好奇走過去,只見那眼前的荷花塘迷霧散開,在那看到幾隻青蛙和鴨對視叫喚著,而且身上還綠光,藍光閃爍。

這兩種光一看就是元氣所化,在那看著的夜修倒吸一口氣,「我的天,這青蛙跟鴨子是變異的吧?竟然也會修鍊?」

那兩堆傢伙顯然發現了夜修,他們看向夜修,隨後這藍光和綠光所化的攻擊,突然飛奔夜修,而夜修眼前立馬一些藤條纏住他,然後是水柱噴他。

要不是夜修反應快,從原來位置快速化成虛無,此刻恐怕就成落湯雞了,而那兩堆動物,看到夜修竟然突然不見后,露出好奇神色。

夜修隨後又出現道,「我說,你們這些小傢伙,敢攻擊我?」

這兩堆傢伙大驚,趕緊潛入水下消失,夜修眉頭一皺,「想走?」

只見夜修手中出現弓,那寒冰弓的攻擊打入水下,隨後這些攻擊一一追擊那些傢伙,片刻這些傢伙嚇得在那各種尖叫。

一會後就幾隻鴨子和幾隻青蛙浮出水面,夜修在那調侃,「還繼續嗎?」

可就這時前方迷霧中傳來一女子叱喝聲,「誰膽子這麼大,敢欺負他們。」

夜修沒想到這裡有人,於是看過去,可那都是迷霧,甚至天眼都無法用上后,這讓他好奇道,「誰?」

「我是這裡的主人,這些是我的寵物,你竟敢傷他們。」那女子氣急,夜修卻納悶了,「這裡竟然有人?」

「廢話。」

夜修疑惑,「那這是什麼地方,為何會在畫中。」

「為何要告訴你?」

夜修不弄清楚不甘心,所以他在那笑說,「我來會一會你。」

只見夜修一個飛躍,想要從這個池塘飛躍過去,可就在靠近那個池塘時,整個身體突然被一股力量拉下水,整個人噗通的進入水中。

那些青蛙和鴨子在那笑夜修一樣叫個不停,而迷霧中的女子冷笑,「怎麼樣?自討苦吃吧。」

夜修自知丟人,不過他還是不妥協笑說,「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夜修說完,直接從原地消失,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那個迷霧中,可迷霧中卻沒有人,這讓夜修納悶起來,「奇怪,人呢?」

「你找不到我的,所以別白費力氣。」

夜修不通道,「不可能的事。」

「不可能?那我就讓你變成可能。」這個女子在暗中嘲笑,而夜修這時開始憑藉對方在迷霧中的氣息,開始去追趕。

可就在要碰到那個女子時,那個女子突然消失了,讓夜修無法抓到,而那個女子調侃,「怎麼樣?都說不行了。」

夜修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他突然用了骷髏化身術,然後自己盤坐下來,而骷髏出去后,等於有了一個自己分身。

暗中的人看到后調侃,「小子,你在做什麼?」

「我讓你知道我的厲害唄。」

那個女子不信,可這個骷髏追著她的氣息,使得她開始四處躲閃,而夜修本尊追尋對方移動規律,最後他起身。

當夜修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一亭子中,而這時突然一道綠光在夜修面前一閃又嚇得消失,夜修詫異,「又不在了?」

那個女子哼道,「你休想找到我。」

夜修知道對方很狡猾,根本無法找到,於是他想到了那個紅麟的本事,所以他對鬼燈內的紅麟說道,「說,你怎麼定位別人下一刻出現的地方?」

紅麟此刻不得不妥協,把自己奪來的一個秘術告訴夜修,而這秘術叫做定位術,能在對方下一刻出現的地方做出判斷。

夜修沒想到這能力這麼厲害,於是閉上眼睛在那修鍊,而這個骷髏則站在那,猶如站崗一樣。

至於暗處的女子疑惑,「小子,你在幹什麼?」

「找不到你,我就這裡修鍊唄。」夜修隨口說了句,而那個女子氣急了,甚至說道,「給我走出這裡。」

「我進來,出不去了。」

「不可能。」

夜修懶得理會,但是他心裡知道對方肯定也奈何不了自己,不然早就出手收拾自己,所以夜修靜靜安然無恙的在那修鍊。

就這樣一直持續幾個時辰后,夜修突然睜開眼,然後詭異笑了起來,「總算知道你在哪了。」

那個女子疑惑,「小子,你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在哪。」夜修說完,就沖向那個位置,可這個女子則快速改變位置,而夜修早已判斷一樣,也來到了那個位置。 在夜修到達那一刻,這個女子突然出現了,只見她怪異盯著夜修,「你。」

夜修此刻看到的女子是臉上遮住一塊綠色面紗,而且一身綠色衣服,猶如荷仙子一樣,不過夜修很快冷靜下來笑說,「怎麼樣,逮住了吧。」

「你是怎麼知道的?」那個女子後退幾步跟夜修保持一定距離,而夜修笑了起來,「這是我的秘密,無需跟你解釋吧。」

那個女子不甘心道,「小子,這裡不是你該來的,趕緊離開。」

「離開可以,不過離開前,你得給我解答幾個問題,要是回答正確了,我就告訴你。」

那個女子疑惑的盯著夜修,「你說!」

「好,那你聽好了。」

只聽夜修問道,「一,這畫是什麼地方,為何你在這裡。」

「這裡,是別人畫出來的空間,而我,被那人帶到這裡,然後就沒離開過。」

「那人?是誰?」

「一個大師,他是畫陣高手,能讓畫變成一個空間陣法。」

夜修倒吸一口氣后問道,「那我想問問,你為何不離開?」

「不。」

「為什麼?」

「因為我不是外面地方的,要是我出去,會死在那裡。」這女子很乾脆道,夜修不解,「會死在外面?」

「對。」

夜修半信半疑,然後看向女子,「好了,那先走了。」

「不送。」

夜修卻疑惑,「話說,怎麼回去。」

「池子旁有一個階梯,你走出去,就到外面了。」

夜修點點頭,就離開了,而在快要看到那個階梯時,女子說道,「送你一樣東西。」

「送我?」

「對。」

這時那女子拿出一塊布給夜修,而夜修好奇,「這是什麼?」

「那是那個人離開前留給我的,讓我給有緣人,而你是唯一進來的人,所以就當送給你了,至於這東西是什麼,我也看不到。」

夜修狐疑拿著這布,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但是他卻收拾心情離開了這裡,等來到外面后,又回到了那個大殿。

此刻在這大殿中,夜修拿出布,慢慢研究起來。

剛開始注入元氣沒反應,夜修繼續開始用火燒,而這火焰非常強,開始瘋狂的燒著那個布。

可這布卻沒有被燒毀,反而一道紫光在這布中閃爍,夜修好奇盯著這紫布,然後嘗試用煉化丹,可這個布靠丹沒用,夜修只能繼續用火。

就這樣一直持續好久后,這布突然被夜修鍊化了,而且是靠火焰煉化的,同時在夜修腦海中閃過一幅幅畫。

在那看著的夜修震驚起來,「這,也太可怕了吧。」

這些畫中閃過的是這地宮的圖,而且這些畫所講述的是那個神奇人一手建造的地宮,而且在這地宮很多地方都有陣法,以及一些危險地方。

不僅如此,這些地方後面還有很多他珍藏的東西,比如丹藥,甚至一些他畫陣的本事,都在這地宮深處。

這讓夜修激動起來,趕緊按照這圖所指引,尋找這個地宮深處,想看看這地宮所指引的地方。

只見夜修收拾心情從原來位置消失,等他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一道門外,而這門已經破碎,前面有無數陣法。

這些陣法處處都是危機,不過難不倒夜修,只見夜修一樣過陣法,當碰到危險的地方時,他就化成虛無避開危險,然後再把陣法的力量給吞了。

就這樣一直持續了好幾日,夜修最後在一個大殿外停留下來。

「這,應該就是那個深宮了吧。」

深宮,是地圖上所指的一個深處,而夜修深吸一口氣推開這道門,瞬間眼前一道亮光,夜修趕緊閉上眼,可這時他感受到身軀輕飄飄的。

當夜修再次出現時,他已經站在一宮殿內,這宮殿金碧輝煌,而且四處牆上都是畫,這讓夜修驚嘆起來,「這些畫,不會都有畫中人吧?」

夜修有些不敢相信,而這時在他面前一空曠地方一道金光匯聚成一個人,只見那個人盯著夜修,「年輕人,你好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