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清寒嘴角溢血,臉上寫滿驚訝,這次負傷出乎他的意料,不過轉瞬之間,夜清寒就恢復冷漠,再次騰起,殺向林啟。

「嘭」「轟」

兩人再次碰擊在一起,這一次是純肉身的硬拼,兩人如同針尖對上麥芒,這種絕世之戰,數千年難得一見。

「嗷吼。」

鳳鳴長叫,整片天空都變得通紅,紅的鮮艷,紅的璀璨,紅的耀眼,一隻朱雀栩栩如生的浮現在天空,巨大無邊,遮攏了這一片天地。

夜清寒與朱雀合一,一會化生朱雀,攜帶咒文衝擊而下,一會變回人形,與林啟比拼肉身。

「還是有些殘缺。」有人低語,看出了夜清寒法的不足,若是完全的法,恐怕林啟現在早就被轟飛了。

而林啟此時狠狠抓住了自己肉身的優勢,星辰戰訣加持己身,搏擊沖空,罡風響烈,讓人仿若回到了原始時期。

一次次驚天的大碰撞,讓這座擂台都抖動不已,彷彿要崩碎了。 星辰戰訣對抗朱雀四步,兩人殺得昏天黑地,日月無光,鬼哭神嚎,元力抽空,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這一刻人們彷彿來到遠古戰場一般,一會兒天鵬展翅搏擊,橫貫天日,一會兒炎人族生靈盡出,攜帶聖器而來,但沒過多久,又會轉換為星辰橫列,神秘而又高深的秘力流轉,同時一頭朱雀在其間遨遊、奮力搏擊。

「當。」

一塊奇異的古玉浮現在夜清寒手中,上面夾雜著各種古老的咒文,下一刻,夜清寒掌指霞光蒸騰,九隻鳳凰攜帶無上神威猛然出現。

這塊古玉平日間被夜清寒與自身元力溫養,此刻全面爆發了出來。這是一種絕殺,十幾年的積累一夕之間迸發,所具有的神威簡直難以揣度。

林啟龍行虎步,毫不畏懼,通體浮現出赤紅色的咒文,一聲長嘯,矯健的如同一頭真龍般向夜清寒極速衝去,展開排山倒海般的攻勢。

夜清寒同樣不曾防守,古玉自行運轉,施展朱雀法,同時自身施展天鵬法在側輔助,準備隨時給林啟致命一擊。

「恍」

林啟被逼無奈,拔出了斷劍,起初斷劍黯淡無光,普普通通,沒有一點光澤,不過在感受夜清寒那裡的殺氣之後,它居然錚錚作響,爆發出璀璨的劍芒,似要撕裂瓊宇。

劍芒驚動九天,殺氣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實在太濃厚了,滾滾殺氣已經完全實質化,在場眾人沒有一個人看到過一把殺氣如此重,如此嗜血的劍,簡直要屠遍人間。

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感覺鼻子一癢,都問道一股刺鼻的味道,是血的味道,都是由這把斷劍引起,實在過於兇悍。

不過下一刻,斷劍的光芒消散了回去,重新變得朴華無實。林啟感應道,這是紫靈收起了劍的殺氣,顯然紫靈並不像幫助自己,想要自己去面對。

不過光光這樣,對於林啟來說已經足夠了,紫靈雖然收起了劍的靈性,不過有些東西是紫靈收不回的,那就是劍的強度。雖然林啟無法知道斷劍以什麼材料鑄成,不過他敢肯定鑄劍的材料一定都是無上的神料!

「當。」

兩人相撞,雖然同位紅色烈焰,不過一個亮的晶瑩剔透、神霞璀璨,另一個鮮紅欲滴,赤紅如血,劇烈相撞之下,就連這座擂台都跟著炸響,幾乎要炸開。

「當。」「錚。」

這兩人每一次交手,都宛若戰鼓轟鳴,天兵天將在征戰,錚錚而鳴的戰音傳到眾人耳間,沒有一個人可以平靜。

「轟。」

夜清寒全面爆發,化身天鵬俯衝而來,周圍數十頭朱雀伴隨,展開了最為凌厲、直接、狂暴的殺伐。

林啟變色,極速橫移,同時星辰秘力全面施展來加強自己的肉身,更有炎人族強者擋在自己四周,隨時準備發動雷霆一擊。

「砰。」

夜清寒狂暴的這一擊,被林啟擋開了,夜清寒頭上腳下,撞到了擂台之上,只聽一聲炸響,亂世飛濺,特質的基石爆碎了。

林啟眸光發冷,精氣神高度集中,突然一跨而起,頭上腳下,向著夜清寒俯衝而去,準備一擊爆碎夜清寒軀體。

這一招林啟全力以赴,躲避夜清寒最為鋒銳的地方,專攻他薄弱的要害處。

「轟。」

亂石飛濺,天崩地裂,金色的基石瓦解,飛向高空。而夜清寒反應及時,單掌撐地,像個陀螺般旋轉一周,向旁邊橫移而去,躲避了這一招。

「好厲害。」

所有人都心驚,這兩個天才實在太耀眼,太璀璨了。

至尊擂台上的咒文法陣完全是按照比賽人境界的巔峰的,也就是現在這座擂台上的法陣是神橋境最巔峰的法陣,甚至比之一些定契境法陣都要高深,現在這兩人竟然可以讓擂台震動,說明了什麼?這隻能說明他們兩人雖然處在神橋境,但擁有的實力卻是足以比肩定契境。

待得兩人站定,四目相對,有了短暫的寧靜。

「好久沒有這麼興奮了,這場戰鬥讓我冰封的血液再次沸騰了。」夜清寒擦拭著嘴角的血液說道。

「你也很強。」林啟由衷的讚佩,無論是夜清寒之前自封修為,還是現在的搏殺,都讓林啟肅然起敬,這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對手。

「轟。」

夜清寒再次動了起來,這一次他直接就邁開了四步,比上一次還要恐怖,直接逼近了林啟身旁。

夜清寒直接擲出古玉,九隻鳳凰直接圍攻林啟,封閉了他的一切退路,同時雙掌握拳,直接轟了過去。

然而,林啟移動速度很快,衣角獵獵作響,宛若謫仙一般,單手斷劍,橫斬四方,無視一切敵。

「轟。」

林啟光顧著應對鳳凰和夜清寒,險些被古所擊中,幸好及時反應被跳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砰。」

林啟使用極速,與九隻鳳凰擦肩而過,沒有與他們硬憾,但有些尾翼橫掃,正好劈中林啟的肩頭。這些鳳凰蘊有夜清寒的精氣,神力浩瀚無比,雖然僅僅被尾翼掃到,但依然狠辣,林啟橫飛,斷劍落下,嘴裡噴出一口鮮血,受了重傷。

夜清寒看到林啟受傷繼續追擊,但就當他到斷劍旁邊之時,斷劍突然被林啟神力牽引而動,夜清寒躲避不及,直接一劍貫穿了右肩。

斷劍雖然被紫靈隱去了殺氣,但它本身不僅材料特殊,而且劍身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強者的鮮血,所以依然不是夜清寒所輕易能抵禦,神劍入內,夜清寒感覺錐心般的痛苦,死在劍身上的亡靈,似在啃噬他的鮮血。

夜清寒強自運勁,逼出了斷劍。但他臉色蒼白,顯然受傷比林啟還要嚴重,夜清寒暗嘆一聲這一次顯然是自己大意了,不然不至於平白受這麼嚴重的傷。

夜清寒肩頭劇痛,黑氣繚繞,骨節傳來響聲,咒文光芒爆閃。施展自己的療傷咒術,但依然無濟於事。

同時林啟也稱著夜清寒中劍的剎那,施展紫竹法療養己身,雖然沒有完全恢復,但比之夜清寒好多了。

眾人驚呼,全都睜大了眼睛觀望,這場曠世之戰就要落下帷幕了嗎?

此時就連站在貴賓室一些古董級的長老也都站了起來,眸光閃爍,死死盯著至尊擂台,全部動容,這一戰斯恩特學院要勝了嗎?

「咔。」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夜清寒,所有人都覺得這一戰都到此結束了,夜清寒剛剛骨骼斷裂的聲音太大了,所有人都看到了,不認為夜清寒還有反搏之力。

然而,事實出乎人的意料,夜清寒化成一道金色的閃電,沖了過去,攜帶滔天的神威殺至,掌指如同雷電般炸響,砸向林啟。

林啟眸光大盛,並未因此退避,通體燃燒了熊熊烈火,彷彿要煉化這一片天地,炎人族虛影這次包裹著林啟身體進行保護,而星辰戰訣則加持了林啟肉身,讓他展開最兇猛的搏殺。

「嘭。」

林啟被踢中一腳,如同斷弦的風箏往後倒退而去,而夜清寒同樣不好受,被林啟踢中一腳,整個人踉蹌著退後,難以展開更激烈的搏殺。

「什麼?夜清寒沒事嗎?」眾人震驚,本以為夜清寒那條手臂就此暴廢,沒想到還可以展開殺伐。

「轟。」

下一刻,倒退的兩人又全面爆發,化身成了凶禽,在猛攻,兩人都想佔據先手,發動了雷霆之怒。

「嘭。」

這次夜清寒被打的飛了出去,撞擊到擂台邊緣才停了下來,而林啟雖然被集中幾拳,但看上去顯然受傷並沒有夜清寒嚴重。

「剛剛的劍傷爆發了。」有些強大的修士看出了問題,夜清寒右肩上的黑氣始終沒有消散,在逐步蠶食這夜清寒,而經過夜清寒剛剛一番猛斗,更是加速了他的擴大。

「認輸吧。」林啟對於夜清寒可謂由衷敬佩,不忍他發生意外,小心勸說道。

「再戰。」夜清寒怒吼,整個人爆發出滔天神威,璀璨的金芒耀眼,直射天空,遮攏了這一方天地。

夜清寒再次全面爆發,看上去威風凜凜,雙眸之間透露著孤傲的氣息,睥睨世間,不少人都不敢直望其雙眼。

「轟。」

夜清寒一步邁出,天地轟鳴,不少人耳膜欲裂。然而夜清寒僅僅跨出了這一步,就再難有什麼動作,劍身上所攜帶的寒氣,逼近了夜清寒身體。

「咳。」

夜清寒噴出一口鮮血,眼神渙散,站立不穩,不過夜清寒並不放棄,一腳繼續跨出,但這腳到了半空卻再難下去了。

「清寒。」外面有不少夜清寒的同伴、師長在驚呼,顯然都不想他出現意外。

夜清寒似有所感,向那些望去,嘴角蠕動,想要說什麼,但聲音極其低小,沒有一個人聽的清楚,而夜清寒在說完之後,面部掙扎,整個人轟然倒下,所有威勢在一瞬間消失。

光芒流轉,至尊擂台雖然被損壞了,但還是有些法陣存在,現在全面消失。同時兩道光芒出現,將林啟和夜清寒送回了競技場,而後消失在了這片天地間。

「清寒。」不少人驚呼著沖了過來。

而近在遲尺的林啟,也沖了過來,抱起夜清寒的身體,向他運輸元力,進行暫行的療傷。 當黑幕散去,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進紫竹林的時候,林啟有些費力的睜開了雙眼,身上纏裹著的繃帶正在無聲的訴說著昨天那場慘烈的戰鬥。

和天聖學院的戰鬥,整整持續了三天三夜,在那三天幾乎沒有一個玉蘭城的居民可以安穩的睡覺,全都在關心著比賽進程。

「三天了,終於結束了。」林啟說道,昨晚當同伴和老師們將自己和夜清寒抬出去的時候,林啟都不敢自己居然勝了,那一戰贏的是那麼艱難,甚至比倪三打的時候還要慘烈。

不過戰鬥對於林啟似乎並沒有結束,他將迎來自己麻煩的一天。

「侍中侍郎高天明前來拜見。」

「尚書王慧明前來拜見。」

「大將軍獨孤飛鷹派使者前來拜見。」

……

林啟和夜清寒昨天的一戰之後,兩人的戰況被大肆傳播了出去,至尊擂台浮現,莫名的星辰戰訣,挫敗天聖學院第一高手夜清寒,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林啟可怕的修鍊天賦,觸動了玉蘭城每一個人神經。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紫竹林就佔滿了人,全部都是都是從高官貴族家裡走出來的人,而他們到這裡的目的,居然全都出奇的一致——定親。

林啟的天賦昨天被太多的人看到,日後成長起來一定是至尊級的人物,若是自己家門能夠現在就與他叫好,等林啟以後起來之後,自己家族的繁華、鼎盛那就是一句話的事了。大部分家族的族長抱著這種想法紛紛或親自前來,或派出使者前來定親。

大早上,等秀羽起來的時候,發現已經站滿了人,那些使者以為秀羽是林啟身邊要好的朋友甚至可以是妻子之類的,紛紛向他示好。在這片世界,拳頭硬才是硬道理,一個男人主要強大,完全可以無數的妻子,所以這些人對於秀羽沒有絲毫抵觸,反而希望可以憑藉她,拉好林啟的關係,以此來摧垮對手。

嗅覺敏感的秀羽,隱隱覺得這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她心裡已經開始描繪出這些人一擁而上,將自己的閨秀或者小姐,介紹給林啟時候的場景。「嘻嘻。」秀羽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主動充當起了這些人的通信員,到林啟門口大喊著。

所以當林啟還在享受第一縷陽光的溫暖的時候,耳邊就傳來了秀羽的聲音,聲音中夾雜著咒文,雖然聽上去柔軟、清脆,但別說是林啟,所有在紫竹林中的都聽見了秀羽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林啟疑惑的出了門。

剛剛到門口的霎那,林啟完全驚住了,他從來沒有過紫竹林外面站了這麼多人,人山人海,比之玉蘭城最繁華的市集都有過之而不及。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抬進去。」林啟的出現,讓那些賓客欣喜不已,一個個催促手下將早就準備好的禮物抬進去,同時一個個湊到林啟的身旁,向他他訴說著某某姑娘的好。

林啟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面,當即就懵了,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耳邊迴響著一個個女子的名字,不過再詳細點,林啟卻是什麼也聽不清了。

「還愣著幹嘛,不請他們進去嗎?」秀羽適時提醒道。

林啟聽到這話,如獲大赦,請他們入內,不過他卻沒注意到秀羽嘴角掛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

不過這麼小房間,又怎能容得下這麼多人,所以除了最強面的一些人之外,後面的大都只能在門外觀望,不少人捶胸頓足,暗恨自己沒人早點來,不過他們在外面也沒放鬆,一個個運用咒文吶喊,希望可以傳到房裡去。

而林啟則早就被秀羽拉到了房內最前面,林啟看著里擠滿了人,而在外面更有數不清的人在等待著。

「大家靜一靜,聽我說。」秀羽大喊道,此刻她只能無時無刻運用咒文講話,不然還真沒幾個可以聽到他說下。

這些人大都知道秀羽在這身份不凡,一個個都止住了話,豎耳聆聽。

秀羽對於眾人的反應非常滿意,假裝咳了下說道「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納蘭秀羽。是林啟的鄰居,同時也是……」秀羽故意拉長了聲音,看了下眾人迫切的反應后,滿意的說道:「也是他的主人。」邊說邊用手指了指林啟。

「主人?這是怎麼回事?」不少人都報以疑惑,不認為如此一個天才,居然只是人家的家僕,紛紛議論起來。

「大家靜一靜。」秀羽重新說道:「他呢,答應過我,在學校的時候可以任我差遣,因此你們這次來找他做事要先找我。」

眾人聽到這話,都露出一副我了的神情。高天明直接說道:「直接說你是他女人不就得了。」

周圍有幾人紛紛表示附和,林啟聽到也是滿臉通紅,不好意思的撓著後腦勺笑著,不過秀羽卻有些出乎意料的暴怒道:「胡說什麼,把這幾個人弄出去。」

其他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人老成精的他們,巴不得少掉一個對手,幫著秀羽把他們轟了出去。林啟看到暴怒的秀羽,也是愕然,不明所以,只能勸慰秀羽不要升起。

待得那些人被趕走後,秀羽重新正了正神色,開心的說道:「我知道你們這次前來都是為了定親的事,不過小林子定親,要經過我的同意,你們一個個排隊給我介紹你們家的小姐。」秀羽向四下了,指著一人說道:「就從你開始吧。」那個被秀羽指中的人,歡喜的走了過去,畢竟第一個人希望還是蠻大的。

秀羽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聽著這些人介紹他們的家的閨女,時而手敲桌子,眉頭緊鎖,時而露出歡喜的神情。

那些人注意著秀羽的表情,嗓子都提到了心眼上,害怕一不小心就說錯了,但鬼才知道秀羽有沒有再聽。

這番介紹足足持續了大半天日,知道太陽爬到最頂端,秀羽肚子咕咕叫的時候,居然還有著一大波人還沒開講。

秀羽摸著尚未進餐的肚子,其間不知道不小心睡著了多少次,但都被吵醒了,突然她眉頭緊皺起來,最後霍的一下站了起來。

對面那個正在介紹的人,看到秀羽突然站起,冷汗都冒了起來,仔細揣摩剛剛自己說的話,卻始終找不到有什麼不妥之處。

「我決定了。」秀羽開口道。

這一刻別說是其他人,就連林啟都緊張起來,經過大半天林啟已經明白了這些人在幹嘛,雖然他有些不滿,但他還是任著秀羽做了,現在聽到秀羽做出了決定,整個心都提了起來,想要阻止秀羽說話。

但這速度顯然沒有秀羽的語速快,秀羽說道:「我決定了讓他全部都娶了。」

「咕咚。」

林啟感覺整片世間都靜了下來,只剩下自己的心臟還在跳動著,耳邊迴響著秀羽的那句話,全部都娶!

林啟吃力的向眾人方向望去,心裡粗略看一下,至少有著數千名女子將被介紹進來,而秀羽居然要自己全部都娶!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