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蕁天將八極扇上面的四句詩抄寫在了紙上,不斷地研究著。

每次使用八極扇爆發的時候,這上面的詩句就會浮現出來,顯然裡面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什麼時候看懂了這四句詩,什麼時候才有可能解開八極扇的秘密。

「為什麼同樣一件武器,我來使用效果就差那麼多?」

夢蕁天皺著眉頭,回憶著當初在龍鳳雙佩的內蘊空間遇見的神秘老人,八極扇在他手中的威勢時至今日夢蕁天仍舊不能忘懷。

闖蕩了這麼多年,夢蕁天也認識了不少巔峰強者,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與那位神秘老者比肩。

當初神秘老人手持八極扇,輕鬆就變出了山石和河流。

雖然夢蕁天也曾利用八極扇製造出一座小山,但是其本質上卻截然不同。

夢蕁天只是利用鬥氣強行將地面上的沙石凝聚在一起,將瑣碎的東西變成一座大山,說白了,只要力量夠強,有沒有八極扇都可以辦到。

但是神秘老者的力量似乎是創造,是由無到有的過程。

「創造?」

夢蕁天一陣納悶,他知道生物圈中的物質能量是守恆的,按理說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才對。

夢蕁天學著當初那位神秘老者的樣子,手中聚集起鬥氣,一下子拍在了八極扇上面。

八極扇頓時綻放出光芒,扇面上的河流緩緩流動起來,彷彿有清風在飄蕩一般,整幅畫面全都活了。

夢蕁天緩緩閉上眼睛,只感覺一股浩瀚虛無的氣息自八極扇散發而出,滲入自己體內,在經脈內遊走。

夢蕁天只感覺那股浩瀚虛無的氣息游遍全身,全部的經脈都變得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而且,夢蕁天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經脈內的鬥氣變得純粹了一些。

「這股氣息還有提純鬥氣的作用?」

八極扇上的謎團越來越多,夢蕁天無奈搖頭苦笑。

夢蕁天撫摸著八極扇,默默祈禱著:「八極扇啊八極扇,保佑我一次,證明我的猜想是正確的吧。」

「不管這八極扇有什麼秘密,當初那位老人說我還不能熟練運用八極扇,也就是說如果我熟練了,也能像他一樣創造東西。」

夢蕁天懷疑,這八極扇擁有創造的力量,也就是從無到有的力量。

如果夢蕁天的猜想是真的,那這把八極扇的價值將是無法估量的,一個能完全運用它的人,便擁有了創造的力量,說他是『神』也不為過。

調動著體內的這股浩瀚虛無氣息,夢蕁天游遍全身之後,將其聚集在手掌上,輸入進八極扇中,腦海中想象著一塊石頭的樣子。

但是,過了大半天,也沒有像夢蕁天預想中一樣出現石頭。

「還需要什麼?」

夢蕁天回憶著,那位神秘老人還跟自己說過什麼話……

第一世是知識的積累,第二世是武學的積累……

「知識的積累?難道還需要在地球學到的知識?石頭是由什麼元素組成的來著?」

夢蕁天很慶幸,當初自己在學校的時候曾經好好學習,雖然沒有派上什麼用場,但是為了應付考試卻將理論知識記得清清楚楚。

再次將體內鬥氣輸入到八極扇中,夢蕁天同時在腦海中回憶著關於石頭的一切相關知識。

此時,夢蕁天全身處於最輕鬆的狀態,彷彿身處浩瀚的宇宙之中。

夢蕁天甚至生出一種錯覺,好像只要自己揮一揮手,便能破滅萬物,再揮一揮手,就能重建天地。

某一刻,在八極扇前面出現了一個土黃色的小光團,光團緩緩旋轉著,隨著夢蕁天的調動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了拳頭大小的光團。

待得光芒散去,夢蕁天睜開眼中,只見在前方的空氣中漂浮著一塊石頭,與拳頭一般大小。

夢蕁天狂喜,一下子將石頭抓在手中。

這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將沙石凝聚,這可是真正的創造力量啊。

「我了個乖乖,我竟然創造出了一塊石頭。」

一塊石頭雖然不起眼,但這是夢蕁天修鍊路上一個里程碑般的進步,證明著他從此開闢出了一條新的修鍊方向,同時多出了一個超級大殺招。

想象一下,如果在和敵人對戰的時候,突然變出一座大山來,不把敵人砸死,也能把對方嚇死。

夢蕁天激動得全身顫抖,攥著八極扇不斷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原來真的是這樣,創造的力量,我可以創造萬物了,這下子,死亡空間荒蕪的情況就能解決了。」

夢蕁天一激動,直接將手中的石頭攥成了粉末。

然而,令夢蕁天詫異的一面出現了,石頭雖然碎成了粉末,但是還不到十秒鐘的時間,那無數的碎屑竟然緩緩凝聚,再次變成了之前一模一樣的石頭。

夢蕁天舉起石頭來回把玩著,自言自語:「怎麼弄不碎呢?」

夢蕁天連續試了十多次,每次將石頭弄碎都會快速恢復如初。

攻妻不備:林先生,你有毒! 看來,還是沒有徹底了解八極扇的奧妙啊。

夢蕁天又試著創造出了一些水滴和小植物,全都一一成功了。

他本想直接創造出一條河流來,也好出去賣弄一下,在詩紫晴面前牛氣一把,結果試了半天把自己弄得疲累不堪,也沒有成功。

夢蕁天知道,那只是因為自己的力量不夠,如果自己能達到那位神秘老者的力量,也能弄出山川河流來。

不過即使是這樣也已經足夠了,只需要將死亡空間的所有人集中到一起,利用群雄的力量合力施為,以八極扇做引導就能創造出無數的植物河流,讓荒蕪的死亡空間煥發生機。

而且……

想著自己的計劃,夢蕁天嘴角翹起,一陣得意。

收起八極扇,夢蕁天走出房間,找到了紫衣婦人。

她當初和天亞商盟的白衣老者一起被夢蕁天打進死亡空間,兩人認識時間最長,關係也不錯,所以他想要讓紫衣婦人做引路人。

夢蕁天一直好奇天亞商盟此行的目的,今天他就要去探探口風。

「天亞商盟,我終於又要跟你們打交道了。」

夢蕁天嘆了口氣,將腦海中的雜念甩出了九霄雲外,邁步朝著天亞商盟的方向走去。 離開逍遙門之後,夢蕁天沒有做停留,直接穿過街道朝著天亞商盟的勢力範圍走去。

一路上,夢蕁天算是開了眼,各種犯罪情況層出不窮。

偷盜、搶劫、殺人越貨到處都是,完全就是一塊三不管地帶。

夢蕁天一路上眉頭緊皺:「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改變這裡的情況。」

聞言,紫衣婦人笑著搖了搖頭:「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這死亡空間創建百年,一直都是如此,強者生存,弱者被淘汰的觀念也已經根深蒂固,想要改變談何容易。」

對於紫衣婦人的話夢蕁天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自從出道以來,常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他做得還少嗎?

這死亡空間雖然毫無秩序,但是有一點夢蕁天很喜歡,就是誰的拳頭硬誰說了算。

現在夢蕁天可以說掌控著逍遙門、冷族兩大勢力,在這死亡空間內已經沒有人能與他抗衡了,想要一統死亡空間幾乎只是他願不願意的問題。

「當初烈陽宗被紫雲宗視為不可超越的勢力,不一樣折在我手裡?」

紫衣婦人搖頭而笑,暗道夢蕁天還是太年輕了,她來到這裡多年,這裡的水有多深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或許讓他碰一次壁也是好事吧。」紫衣婦人輕笑一聲,沒有言語。

很快,兩人已經暢通無阻得來到了天亞商盟的府邸。

天亞商盟不愧是號稱玄幻大陸最富有的勢力,即使到了這荒蕪的死亡空間也不忘做生意,此時的商盟門口排著長長的隊伍,似乎在排隊買什麼東西一樣。

夢蕁天雙目微眯,調動起體內的一縷鬥氣,朗聲喊道:「逍遙門門主夢蕁天前來拜見。」

夢蕁天的聲音仿若憑空炸雷,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以逍遙門如今的勢力,他值得任何人對其刮目相看。

人群之中,議論紛紛。

「他就是夢蕁天,那個消失了三年的逍遙門門主?」

「看他也沒有二兩肌肉,怎麼那麼厲害,聽說上次神龍墓穴開啟,他獨戰一百武宗強者毫髮無傷,而且連城主府的人都栽在他手上了。」

「你沒聽說嗎?他有一條龍做護體靈獸,而且,那神龍墓穴中的神龍,似乎還跟他認識,有那麼強悍的後盾,誰敢招惹?」

對於這種無聊的議論夢蕁天早已經習慣了,不過這種被人崇拜的感覺還是不錯的。

夢蕁天嘿嘿一笑,朝著人群拱了拱手:「逍遙門正在廣招各路英雄,如果哪位美女想要加入,可以來找我報名,待遇從優。」

話音剛落,人群被分到兩邊,一位紫發老者走了出來。

紫發老者帶著面具般的笑容,一路走到夢蕁天面前,恭敬地施禮道:「夢少俠,我家小姐已經等候多時了。」

夢蕁天挑了挑眉毛,小姐?

瞬間,夢蕁天的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了那個如小妖精一般的少女。

這使得他的心情一陣激動,雖然趙倩雯早已經離開了他,但是夢蕁天心中卻始終放不下,如果能在這荒蕪的死亡空間見到她,那便能直接證明他之前的猜想。

也能化解他多年的心結!

跟隨紫發老者穿過人群來到後面的議事大殿,幾位漂亮的女子立刻端上茶水,然後面帶恭敬之色退下。

夢蕁天神識散出,感受著這裡人們的氣息,竟然發現沒有一個人低於武宗境界。

不過話說回來,連武宗的實力都沒有達到,到這極端殘酷的死亡空間來,那根自殺又有什麼區別?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像夢蕁天一樣的底牌和運氣的。

夢蕁天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手掌不住地搓著:「小倩,快點來,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夢蕁天直接將聽力擴張到了最大的程度,天亞商盟內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躲不過他的耳朵,只聽一陣輕緩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夢蕁天的心跳也隨之加速起來。

然而,當這位腳步的主人出現的那一刻,夢蕁天臉上的激動之色瞬間便消失了。

來人與趙倩雯長相、年齡、身材都極為相似,不過,眼神與趙倩雯相比卻是天差地別。

當年第一次見到趙倩雯的時候,她的目光如同修鍊成人的狐狸精一般勾人心弦,後來和自己在一起了,她的目光便變得如同鄰家女孩,天真無邪。

但是面前的少女,眼中不時閃爍的精光卻在告訴著夢蕁天,這是一個精明強幹的女強人。

夢蕁天很清楚,不論趙倩雯當初為什麼離開,在解開謎團之前,他不可能再看到趙倩雯的那種眼神了。

少女蓮步輕移,在夢蕁天面前站定,微微躬身:「小女子趙倩蓮等候夢少俠多時了。」

此時,在大殿的一個隱蔽處,一位妙齡女子全身包裹在大衣下,偷偷注視著夢蕁天,眼中流露著濃濃的愛慕,卻也夾雜著淡淡的幽怨。

知道此人不是趙倩雯,夢蕁天的心情早已經一落千丈,心中不耐煩了。

隨意地聳了聳肩問道:「等我幹什麼?」

趙倩蓮淡淡一笑,無視坐在旁邊的紫衣婦人,坐在了夢蕁天椅子的邊緣,與他緊挨著。

夢蕁天白了她一眼,不愧是跟趙倩雯名字這麼相近的姐妹,連出場方式都一樣。

夢蕁天心中納悶了,兩女的基因也太像了,不光長得相似,連勾引男人這一套也一個比一個厲害。

見夢蕁天面不改色,趙倩蓮眼中閃過一道訝異之色。

這麼多年在商海沉浮,她認識了無數的男人,但是從沒有一個人能無視自己的美貌,想盡辦法還要與自己近距離接近一下呢。

但是現在自己主動送上門來了,夢蕁天竟然毫無所動。

趙倩蓮皺了皺眉,心中一陣不滿,暗道當初你為了趙倩雯那個小丫頭都搞得痛不欲生,難道我的魅力比不了她嗎?

趙倩蓮雖然心中不滿,但是仍舊笑道:「夢蕁天,紫雲宗天才少年,龍雲城城主,天亞帝國第十兵團長,曾經在玄幻大陸創下無數神話,我對你可是仰慕已久了呢。」

夢蕁天暗道狡猾,這丫頭不愧是天亞商盟出來的,剛上來就給自己灌迷魂湯。

夢蕁天擺了擺手,裝作無所謂的樣子:「不用客氣,我是個不慕虛名的人,就像我曾經夜探雲帆帝國皇宮,勇闖死亡空間的事迹,我從來不會跟人說的。」

「夢少俠果然如傳聞中一般。」

「痛痛快快說吧,你們來死亡空間的目的。」夢蕁天已經沒有耐心去跟她耗了。

趙倩蓮大眼睛一轉:「如果我說,是因為我仰慕你,所以特意來救你,你信不信?」

「不信!」

不等趙倩蓮說話,夢蕁天直接冷聲道:「不要跟我廢話,以我現在的實力,完全能夠靠武力將你們驅逐,我知道天亞商盟一向無寶不到,所以不要跟我兜圈子。」

趙倩蓮心生不快,聲音嬌滴滴道:「人家好歹也是個女孩子,你就不能對人家客氣一點嗎?」

夢蕁天手指敲擊著桌面沒有說話,不管天亞商盟的目的是什麼,他們早晚都要出去的,所以他們必須和自己聯盟,根本沒得選擇。

離開死亡空間,可不是簡單的能量碰撞那麼簡單,否則這裡的惡人早就跑了。

見夢蕁天態度堅決,根本不把自己的美色放在眼裡,趙倩蓮朝著大殿一個隱蔽的角落處投過去一個惡狠狠的目光,引來了一陣淡淡的嬌笑聲。

趙倩蓮貼近夢蕁天耳根,輕聲道:「神龍。」 「神龍?」夢蕁天一陣納悶,在這裡能夠被稱為神龍的除了小龍和龍祖,就是神龍墓穴中的那具神龍骸骨了。

趙倩蓮召來手下,在夢蕁天同意之後,便派人帶著紫衣婦人到了後面招待,和夢蕁天私下談話。

趙倩蓮點了點頭,面露認真之色:「根據可靠情報,神龍墓穴下面封印著遠古神龍的力量,只要將封印打破,神龍便將出世。」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