夥伴冷着眼,腳步快速的奔進了酒吧,望到凡不是自己所管理的人,夥伴就是一人一腳,保證是一腳到位,踢的那人是站不起來。

見到夥伴來的酒吧衆人,欣喜的叫道“我們老大來了”他們的呼喚聲,讓原本被砍的全身是血,已經沒了力氣在打的人,頓時又恢復了精神,強忍着痛,還想在給被打的朋友們幫忙。

夥伴速度很快,拳來腳往間,夥伴不時也被‘手槍’擊中了,但是夥伴沒有倒下,還是忍着痛,想快點結束這場砸場子鬥爭。

“艹,這幫狗屎還帶了槍了”酒吧內的自己人,怒氣衝衝的說道。

那些人的子彈也是有限的,在打完後,手槍一扔,赤手空拳的重新加入了戰局。

夥伴身上已經中了三顆子彈,但是夥伴只是額頭上出了些冷汗,實則並沒有對自己的戰鬥,有一點影響。

不多時,他們全被夥伴一方的人打趴下了。

然行跟莫飛身上帶傷的一步步走過來“楓庭哥,對不起了,沒能保護住大家”兩人臉上更是一陣失落的樣子。

夥伴只是漠然的一笑,也沒對他倆的話,表示什麼。

這所原來熱鬧的酒吧,所有地方都被砸了個稀巴爛。

地上還嚎叫着那些來砸場子的人。

受傷的大家,都極爲憤怒的站起身子,朝着地上那些人,就是死命的踢打。

有的撿起被打爛的鐵棍就往地上的人一個個砸,還沒忘吐個口水,罵個幾句。

“他們都是什麼人?”夥伴慢慢坐到了一個唯一健全的座椅上休息着,而肚子上還在流血的傷口,好像被夥伴無視一般的還有這閒工夫,問人家這個。

“楓庭大哥,先去治傷吧”莫飛看到楓庭大哥身上的傷勢比自己跟然行兩人還嚴重,不僅就一陣心痛。

“是東南路的‘李芳平’的人”然行平靜下心神後,跟還喘着粗氣的夥伴說着這個李芳平的來路。

李芳平是東南路一塊的黑幫老大,他們也不幹嘛,也不管場子,就是專門做些收保護費的事情。

然行還猜測的說道,這個李芳平很厲害,據說連美姐都不是他對手。

夥伴沉默了片刻,閉上了眼,回到了意識海“楓庭你去接管你的身體,我已經幫你瞭解到了這次是誰砸的場子”

“李芳平是吧?”

夥伴微微一點頭“呃”

兩人又交換了回來,平陽楓庭只感覺身上劇痛無比。暗怪夥伴技不如人,學學五年前電視裏的“銀色屠殺”那一個人搞上萬人的視頻,嚇不死你。 “楓庭大哥,先處理傷口”這時,從俱樂部樓上跑下來幾位身着便裝的女孩子,都是手持一堆醫院專門治療的器具,還有藥品。

然行跟平陽楓庭說“楓庭大哥,她們幾個都是俱樂部專門負責治療的,她們以前都是護士出身”

真是有味,現在黑幫也越來越奇怪了,連專門的護士都有了,以後還要醫生幹嘛?

那幾個女孩子下來後,全部分散開了,給受傷的大家包紮治療,而地上的李芳平的人,全被俱樂部未受傷的大家,用繩子一個個綁了起來。

平陽楓庭身上幾顆子彈被女孩子取了出來,這個過程,差點沒把平陽楓庭痛暈過去。

先是將一把刀子放入消毒水中泡了會,然後在用火燒了燒,女孩子睜着眼跟要平陽楓庭‘忍住’平陽楓庭於是咬緊牙關,還沒準備好,刀子就將被子彈打中的地方,讓女孩子用那把手術刀給割開了“啊……”

平陽楓庭取完彈後,滿頭大汗,像是剛剛搬完磚的人。

周圍那些個手下,全部大驚小怪的盯着這個老大看,不是老大身上長了什麼東西,而是這個老大,剛纔那似殺年豬的聲音,太讓衆人震撼了。

可能在他們眼裏,自己跟着的老大,可能就跟關公“刮骨療傷”一樣的震撼人心,誰知道這個老大,就像是個從來都沒受過傷的人,這才取幾顆子彈,就痛叫成那副德行。

然行拿出一大把紙遞給平陽楓庭“楓庭大哥,你太逗了,你看看其他受傷的兄弟,那取子彈,是眉頭都不眨一下。”

然行的話,明顯就是在取笑他。

平陽楓庭扯出一大把紙擦了擦額頭“哎,因爲我太厲害的緣故,很少受傷,你以爲我是你們啊,都受傷受習慣的,割皮剔肉的都沒感覺了。”

那個剛纔給平陽楓庭取彈的女孩子將取出的四顆子彈扔掉後,輕聲的問道“楓庭大哥,你身上還有哪裏不舒服的地方嗎?”

“暫時沒有了,謝謝你”

“嗯,沒事情的,能親手給你包紮傷口,是我的本份事,請你以後不要跟我說這種見外的話了”

“呃,好吧”平陽楓庭摸摸鼻頭,沒想到謝謝也謝錯了。

女孩子拎起醫療箱,走去了別人那幫忙包紮。

“放我們回去,你們這些渣渣”這時候那些被綁的人,清醒了過來。其中一個肥頭大耳的帶着牛腩肚的人,口氣異常的狂妄,全然沒有作爲一個被綁人的口氣。

“艹,還敢丟大話”一個手臂被綁了一圈紗布的手下,氣的走過去,就是對着這個罵人的人一腳。

牛腩肚被他踢了腳,口氣沒有因爲他的這一腳停下來,反而更狂妄了“你們這些狗東西,等我們老大來要人了,就是你們的死期,別以爲你們長春幫有什麼了不起,要不是我們隱忍多年培養自己的勢力,你們能狂妄到現在嗎?”

腦袋先前被這些人打的差點腦震盪的莫飛,走上去,照着牛腩肚的大頭,就是一巴掌“你M的,我叫你罵,你知道剛纔跟你動手的人是誰不?”

“能是誰?要不是我被你們偷襲了,我一個打翻你們所有人”牛腩肚口氣越加的放肆。

莫飛怒火中燒的四下看看,撿起地上一根斷了的蹬腿“我打不死你”

“慢着”平陽楓庭邁着一瘸一拐的步子,喊住了要下手的莫飛“讓我來看看他有什麼囂張的資本”

牛腩肚那不屑的眼神望着平陽楓庭那跟瘸子一樣的走來自己身邊“你個瘸腿的想拿我如何?”

“我拿你如何?你剛纔說,要不是你被人偷襲了,你一個人打翻我們所有人?你的自信是來源於哪裏?”

“自信?”牛腩肚微微低頭想了想,隨即擡頭,輕視的對上了平陽楓庭的眼神“我的拳腳功夫”

“喔,是嗎?”

“要不要試試看?”

“可以啊”

“楓庭大哥,你不會真要跟他打吧?”然行驚異的奔到平陽楓庭身前問道。

“楓庭大哥,算了吧,這些人我們想辦法問問這次他們拉來砸場子的目的”莫飛建議道。



平陽楓庭無所謂的聳聳肩“沒關係,得讓他們服我的唯一辦法,就是像他說的一樣,我憑本事打翻他,難道你們不相信我的實力嗎?”平陽楓庭斜着眼在莫飛跟然行還有在場的所有手下的身上掃視了一圈“那麼,按我說的,放開這個兄弟”

牛腩肚驚異的看着面前這個比自己還矮了何止一個頭的人,竟敢如此狂妄的要跟自己戰一場?

這人的身手,剛纔牛腩肚在酒吧鬧事的時候,也看見過他那如幽靈般的出手,的確很厲害,但是也不是不能打敗他。

爲此牛腩肚開場就將面前這個笑的‘無毒害’的青年當成了自己的老大“李方平”看待。

“還不知道你名字呢”平陽楓庭輕鬆的笑問對面準備大展拳腳的牛腩肚。

牛腩肚擺開一個葉問的開場姿勢“我叫龍元興”

“龍元興嗎?名字不錯”平陽楓庭讚賞的誇獎完,閉上了眼睛。接着睜開眼後的平陽楓庭原本那散漫的眼神,隨即成了一把刀子般要插入龍元興的胸口。

此時已經換上了夥伴“你先上吧”夥伴語氣傲慢的朝着對面擺好架子龍元興勾勾手指頭。

“呀,太看不起人”龍元興見他那副輕視自己的樣子,頓時一股無名火涌上胸口“哇呀呀呀”龍元興口中一陣怪叫,隨着他整個人就像是一頭下山猛虎般,氣勢逼人。

平陽楓庭的手下,都爲那位看似風輕雲淡的老大捏了一把‘臭汗’

“氣勢還算嚇人,但是速度太慢了,你是屬烏龜的嗎?麻煩你速度能不能在快一點?哎,受不了你”

“納尼?”全場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掉地上了,包括那些身子被捆的龍元興的人。

龍元興那氣勢十足的拳腳,都沒碰到夥伴的衣角,他雖拳腳兇猛,可是速度太慢,夥伴在輕鬆的躲着他的拳腳的同時,還在傲慢的取笑他的缺點在哪裏,甚至是讓他改正,在打的猛點。

龍元興那個氣啊,簡直是奇恥大辱。


龍元興喘着大氣,看看自己手下還在爲自己加油,頓時精神頭,又竄了上來,面前這個人,自己沒有小看他,因爲知道他可能很厲害,哪知道,竟然這麼厲害?

“到我了?”夥伴在龍元興還沒緩過氣來的時候,速度極快的跑到了龍元興面前,一個強踢,腳速帶風的將龍元興踢倒在地。

然後又是一腳對準了龍元興的臉面。

“……”龍元興被夥伴這突然一擊打蒙了,驚異的是夥伴那對準自己臉面踢下來的一腳,停在了自己鼻子的一毫米處,停了下來。

“算了,真是無聊”平陽楓庭親手將處於愣神的龍元興扶了起來“好了,現在服不服?”

“服……服了”

“你說話,別結巴好不?”

“楓庭大哥萬歲,楓庭大哥萬歲”所有手下,像是商量好的,紛紛舉手高喊着讓夥伴背後流冷汗的口號。 在當平陽楓庭趕到醫院時,除了正在清理門口由比冰母親一地血的清潔工外,她跟她母親都不在了,去醫院詢問了那些醫生。醫生說是不知道她們去哪了。

平陽楓庭又問道要由比冰的電話,醫生去到那個登記進院人的名單,找到了由比冰跟她母親兩個人的電話。

“你撥打的電話已停機,如需回電請撥16198”由花的電話是停機的。

平陽楓庭焦急的又撥通了由比冰的電話,可是傳來的也是對方的電話已關機。

什麼情況?平陽楓庭手中的登記表掉落在地,由比冰身上可是沒什麼錢啊,她這次不就是要問自己借錢的嗎?現在她母親死了,可能一大堆麻煩的地方,都需要用到錢,臨走時,不是跟她交待要她等自己一個小時嗎?爲什麼?爲什麼她在多等半小時的耐心都沒有?

平陽楓庭惱怒的轉身就走了出去。

站在夜晚的醫院門口,仔細的看了看周圍,沒有找到,又給黃小偉打了個電話,問他由比冰平常會去哪。

黃小偉說打到由比冰前面工作的世紀輝煌去問問。

一會黃小偉回電給焦急的平陽楓庭“楓庭大哥春香說知道由比冰平常愛去哪。”

春香跟黃小偉說是電話裏說不清楚,要是對平陽楓庭很重要的話,春香說是把楓庭大哥的電話給她,她親自打過去。

黃小偉思量了會,想到剛纔楓庭大哥電話中拿焦慮的口氣,可能他很爲由比冰着急。

“喂,楓庭大哥嗎?”春香打通了平陽楓庭的電話。

“呃,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春香,由比冰的好朋友”

“喔,春香你知道由比冰現在在哪嗎?”

“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她經常去的地方,可以的話,楓庭大哥現在告訴我你現在的所在地,我帶你一起去吧”

平陽楓庭現在心急由比冰的狀況,也沒多想,報了醫院的名字後。春香說“好的,你等我,我跟店長說一聲。”

“好的”

“喂,你好,請問是楓老大嘛?”平陽楓庭聽到電話那頭一個男人的聲音“是我”

“哦,楓老大,是不是讓春香提前下班過來你那?”

“是啊,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電話那頭男子,連忙道“沒有,沒有,只是跟你確認一下,現在我就給她安排車子”

“那麻煩你了”

“沒事,沒事,楓庭老大的事就是我的事”

平陽楓庭着急的在醫院門口,來回渡步的想着由比冰可能去的地方,可是自己對她還了解的不多,唯有等春香過來在說了。

由於剛纔下過一場大雨,現在地面都是一片溼漉漉的,很多人哪怕現在停了雨,還是以防萬一的打着傘經過自己身邊。


wanzuzhijie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